鲲弩小说

第八章 狄俄墨德斯的野马 · 3

[英]阿加莎·克里斯蒂2019年08月08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5

拉金太太的房间里挤满了人。

拉金太太本人在墙边的一张桌子边配制鸡尾酒。她个子很高,浅棕色的鬈发耷拉在脖子后面,一双灰里透绿的眼睛,瞳孔又黑又大。她动作灵敏,有一种优雅的邪气。她看上去像是三十岁出头的样子,但凑近了细看就会发现她眼角的鱼尾纹,这说明她至少比看起来的要老上十岁。

卡米雪夫人的一位朋友,一位活泼的中年妇女,带赫尔克里·波洛来到这里。有人递给他一杯鸡尾酒,并请他给坐在窗前的一个姑娘送去一杯。那个姑娘小小的个子,浅色头发,脸色白里透着粉红,犹如天使一般。她的眼神,赫尔克里·波洛立即注意到,警惕而多疑。

他说道:“祝您身体健康,小姐。”

她点了点头,呷了一口酒,然后突然说道:“您认识我妹妹吧。”

“您妹妹?啊,那您一定是格兰特家的小姐了?”

“我是帕姆·格兰特。”

“您妹妹今天去哪儿了?”

“她出去打猎了,应该很快就回来!”

“我在伦敦见到过您妹妹。”

“我知道。”

“她告诉您了?”

帕姆点了点头,接着又突然问道:“希拉是不是有麻烦了?”

“这么说,她没把事情全都告诉您?”

那个姑娘摇了摇头,问道:“安东尼·浩克当时也在吗?”

波洛还没来得及回答,房门打开了,浩克和希拉·格兰特走了进来。他们都穿着打猎装,希拉的脸颊上有一些泥巴印。

“哈喽,大伙儿,我们来讨杯酒喝。安东尼的水壶空了。”

波洛小声说道:“说到天使——”

帕姆·格兰特打断了他的话:“您指的是魔鬼吧。”

波洛连忙反问道:“是吗?”

贝瑞尔·拉金走了过去,说道:“你可来了,安东尼,跟我讲讲打猎的情况。你转完格莱特矮林了吗?”

💦 鲲 | 弩 | 小 | 说 | w w w |k u n n u | co M|

她娴熟地把他拉到壁炉旁的沙发上。波洛看见他离开之前扭头望了一眼希拉。

希拉看见了波洛。她犹豫了一下,然后走到窗前波洛跟帕姆站的地方。她恶狠狠地说道:“原来是你昨天到我们家来了。”

“是您父亲告诉你的吗?”

她摇了摇头。

“阿布杜尔把你形容了一番。我……猜的。”

帕姆惊呼道:“您去见父亲了?”

波洛说道:“哦,是的。我们有些……共同的朋友。”

帕姆立刻说道:“我不信。”

“您不信什么?不信您父亲和我会有共同的朋友吗?”

姑娘的脸红了。

“别装傻了。我是说……那不是您来这儿的真正原因……”她转问她的妹妹,“你怎么不说话呀,希拉?”

希拉开口道:“这……这跟安东尼·浩克没什么关系吧?”

“为什么会跟他有关系呢?”波洛问道。

希拉脸红了,转身穿过房间,朝其他人走去。

帕姆突然冲动地小声说道:“我不喜欢安东尼·浩克。他身上有股邪气——她也有点,我是说拉金太太。瞧瞧他们俩现在的样子。”

浩克的脑袋正紧紧地贴着女主人,看上去像是在安慰她。后者的嗓音一下提高,说道:“……可我等不及啦。我现在就要!”

波洛微微一笑。

“女人们哪……不管是什么,她们总是立刻就要弄到手,是不是?”

帕姆没搭理他,她神情沮丧,神经质地不断搓弄着身上的花呢裙子。

波洛小声搭话道:“您跟您妹妹的性格完全不一样,小姐。”

她仰起头来,撇开那些套话,直接问道:“波洛先生,安东尼给希拉的东西到底是什么?到底是什么让她变得……不像原来那样了?”

他凝视着她,问道:“您吸过可卡因吗,格兰特小姐?”

她摇了摇头。

“哦,没有!原来是这么回事?可卡因吗?可那不是很危险吗?”

希拉·格兰特手里端着一杯新的饮料又回到他们身边,问道:“什么东西很危险?”

波洛说道:“我们在谈论吸毒的后果。谈到精神和灵魂的慢性死亡——人生一切的真实和美好的东西的毁灭。”

希拉·格兰特屏住了呼吸,手中的杯子晃了晃,酒溅了一地。波洛接着说道:“我想斯托达医生已经清楚地告诉过你生活毁灭的后果。染上毒瘾非常容易,戒掉就很难了。那个蓄意让别人堕落和痛苦却从中牟取暴利的人是一个吃人肉、喝人血的吸血鬼。”

说完波洛转身走开了,他听见帕姆·格兰特在身后喊了一声“希拉”,还听到一句耳语——一句微弱的耳语,是希拉·格兰特说的,声音低得几乎听不到:“水壶……”

赫尔克里·波洛向拉金太太道了别,走到外面的大厅。大厅的桌子上放着一个打猎时带的水壶、一条马鞭和一顶帽子。波洛拿起了水壶,那上面写着两个大写字母:“A.H.”[5]。

[5]安东尼·浩克的首字母。

波洛自言自语道:“安东尼的水壶是空的吗?”

他轻轻摇晃了一下。没有水声。他拧开了壶盖。

安东尼·浩克的水壶并不是空的,里面装满了白色粉末……

6

赫尔克里·波洛站在卡米雪夫人家的露台上,正在苦劝一个姑娘。他说道:“您还非常年轻,小姐,我相信您并不清楚,不是真正清楚,您跟您的姐妹们究竟在干些什么。你们就像狄奥墨德斯的野马,一直在被人家喂食人肉。”

希拉浑身颤抖,呜咽着说道:“这听起来真是太可怕了。可这却是真的!在伦敦的那天晚上斯托达医生告诉我之前,我从来都没有意识到这一点。他那么严肃,那么真诚。我那时才认识到,我一直在干多么可怕的事……在那之前,我以为这就像是——哦!就像是下班以后喝一杯那样,有些人愿意花钱消遣一下而已,不觉得是什么很要紧的事!”

波洛问道:“现在呢?”

希拉·格兰特说道:“您让我干什么我就干什么!我……我还会去告诉其他人,”她又加了一句,“我想斯托达医生不会再理我了吧……”

“正相反,”波洛说道,“斯托达医生和我正准备尽一切力量帮助你重新做人。你可以相信我们。但是有一件事情必须要做,我们必须消灭一个人——把他彻底消灭。而只有您和您的姐妹们可以消灭他。你们必须出面做证,只有你们出面做证才能给他定罪。”

“您是指……我们的父亲吗?”

“不是您的父亲,小姐。难道我没有告诉过你,赫尔克里·波洛无所不知吗?您的照片很容易被警方辨认出来,您是希拉·凯利,一名年轻的盗窃惯犯,几年前被送进过教养院。您从教养院出来后,这个自称是格兰特将军的人接近你,并且提供给你这个职务——一个做‘女儿’的职务。会有大把的钱、大把的享乐,过好日子。您要做的,就是把‘那玩意儿’介绍给您的朋友们,还要装作是别人给您的。您那几个‘姐妹’跟您的情况一样。”

他停了停,又说道:“来吧,小姐。这个人必须被揭发、被判刑。这之后……”

“这之后会怎么样呢?”

波洛咳嗽一声,微笑着说道:“您将被献给众神……”

7

麦克·斯托达惊讶地望着波洛,说道:“格兰特将军?格兰特将军?!”

“正是,亲爱的。要知道,整个布景都是你可以称为‘冒牌货’的东西。那些佛像,那些贝拿勒斯铜器,那个印度男仆,都是!还有那痛风,也是伪装的!痛风如今早已不多见了,只有很老很老的老头儿才有得痛风的——十九岁年轻姑娘的父亲不会得这种病!

“另外,我还确认了这一点。出去的时候我绊了一下,趁机用手抓住他那条患痛风的腿。那位先生正因为我跟他讲的那些话而忐忑不安,竟然没感觉到我那一抓。哦,没错,那位将军是彻头彻尾的冒牌货!不过不管怎么说,这个主意还是挺精明的。一位退休的驻印英国将军,一个可笑的、脾气暴躁的人物,在那里定居下来——没和其他退休的驻印英国军官住在一起,哦,不,他到了一个对一般退伍军人来说过于昂贵的地区。那里有的是有钱人,有从伦敦来的人,是推销那种货品的绝好的地方。又有谁会怀疑那四个活泼可爱的漂亮姑娘呢?就算出了什么事,她们也会被当成受害者——这是绝对没有问题的!”

“你去见那老魔鬼时到底是怎么打算的呢?是想让他害怕吗?”

“没错,我就是想看看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我没多久就发现了。那几个姑娘接到了命令。安东尼·浩克,其实是她们的受害者之一,准备被当成替罪羊。希拉本想告诉我拉金太太大厅里那个水壶的事,可她不忍心那样做——另外那个姑娘冲她怒喊了一声‘希拉’,她便不得已,支支吾吾地说出了那个水壶的事。”

麦克·斯托达站了起来,来回踱着步子,最后说道:“你知道,我丝毫不松懈地看住了那个姑娘,我已经对青少年的犯罪倾向得出了一个很可靠的理论。如果你调查一下当今的家庭生活,就一定会发现——”

波洛打断他的话说道:“亲爱的,我非常尊敬您的理论知识。我毫不怀疑,您的理论在希拉·凯利小姐身上会取得可喜的成功。”

“对其他人也有效。”

“其他人嘛,也许吧。可能也有效,可我敢确定的只是希拉那个小姑娘。您会驯服她的,毫无疑问!实际上,她已经对您完全言听计从了。”

麦克·斯托达红着脸说道:“波洛,你在胡说什么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