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弩小说

第九章 希波吕忒的腰带[1] · 1

[英]阿加莎·克里斯蒂2019年08月08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1]欧律斯透斯安排的第九项任务是拿到亚马逊女巫希波吕忒的腰带,此腰带是希波吕忒的父亲、战神阿瑞斯送她的。关于此项任务有多种说法,获得最广泛认可的是希波吕忒对赫拉克勒斯印象极佳,愿把腰带送给他。然而,女神赫拉再次出来阻挠,她扮成亚马逊人潜入,散播谣言说赫拉克勒斯要诱拐女王,于是亚马逊人对赫拉克勒斯的船只发动攻击,无奈之下,赫拉克勒斯从背后脱下希波吕忒的腰带,并击退敌人,最后开船离开了。

1

一件事总是引出另一件事,这是赫尔克里·波洛总爱说的一句没多少新意的话。

他认为再没有什么比鲁本斯[2]的名画被盗一案更能证明这句话的准确性了。

[2]佛兰德画家,巴洛克时期美术界代表人物。

他对这桩鲁本斯画作盗窃案并没有多少兴趣。首先,鲁本斯不是他欣赏的画家;另外,这桩盗窃案的手法太过普通。他插手这起案件是因为亚历山大·辛普森恰好是他的一个朋友,另外出于某个他个人的原因,就是跟古典文学的关系!

画作失窃之后,亚历山大·辛普森派人把波洛请了过去并向他倾诉了自己的不幸遭遇。那张鲁本斯的画作是新近发现的一幅迄今为止尚鲜为人知的杰作,不过毫无疑问是幅真品。那幅画在辛普森画廊展出时,竟在光天化日之下被偷走了。当时大批失业者正躺在进入里兹酒店的必经之路上,以此进行抗议示威活动。其中一小部分人还进入了辛普森画廊,躺在地上举着“艺术太奢侈,饥饿者要吃饭”的标语。警察来了,人群好奇地聚在那里看热闹,直到示威者被警方用武力驱散之后,大家才发现那幅鲁本斯的画被人从画框上干净利落地割走了!

“要知道,那是一幅很小的画,”辛普森先生说道,“谁都可以把它夹在胳膊底下走出去,而那时人人都在看着那些可怜的失业的白痴。”

后来警方发现那些闹事的人是受人雇用的,在那起盗窃案中扮演无辜的角色。他们被指派到辛普森画廊去示威,而直到事后才知道让他们去那里的真正原因。

赫尔克里·波洛认为这是一个有趣的障眼法,可他对此无能为力。他指出,完全可以仰赖警方,侦破这起简单的盗窃案。

亚历山大·辛普森说道:“听我说,波洛。我知道是谁偷走了那幅画,并且知道画的去向。”

根据辛普森画廊的所有者所说,那幅画是被一个国际盗窃团伙应某位百万富翁的要求盗走的,那人不介意以极为低廉的价格购进艺术品,而且从来不问来历!辛普森说那幅鲁本斯的画作会被偷运到法国,然后转到那位百万富翁手中。英法两国警方都处于戒备状态,但辛普森却认为他们不会截获。“画一旦落入那个恶棍手中,就难办了。有钱人可不好惹。这就是为什么要请您来。情况会变得很微妙,您是办这事的唯一人选。”

最后,尽管毫无热情,赫尔克里·波洛还是在百般劝说下接受了这个任务。他同意立即动身前往法国。他对这项调查其实兴趣不大,却由此意外接触到了一起女学生失踪案,那个案子倒让他更感兴趣。

他是从总警督贾普那里第一次听说这起案子的。当时波洛正对男仆为他收拾的行李表示满意,总警督前来拜访。

“哈,”贾普说道,“去法国,对不对?”

波洛说道:“亲爱的,你们苏格兰场的消息可真灵通啊!”

🐹 鲲+弩-小+说+ ww w +k u n n u - c o m +

贾普咯咯笑起来,说道:“我们有眼线!辛普森竟然找你去办鲁本斯那个案子,可见他信不过我们!不过这都无所谓,我想托你办的是另外一件事。反正你要去巴黎,我想你不妨来个一箭双雕。赫恩警督正在那边跟法国人合作——你认识赫恩吧?是个好小伙子,不过也许不太有想象力。我想听听你对这案子的看法。”

“你说的到底是什么事?”

“一个孩子失踪了。今天的晚报会登出这条消息。看起来她像是被绑架了。她是克兰切斯特郡一位教长的女儿,名字叫金,温妮·金。”

接着他就开始讲述事情的经过。

温妮当时在去巴黎的路上,前往为英美姑娘们创办的高级女子学校——“波普小姐女子学校”。温妮是乘早班火车从克兰切斯特郡动身的,“大姐姐有限公司”的一名成员护送她走过伦敦街头,该公司的主要业务是护送女孩子从一个火车站到另一个车站。在维多利亚车站,温妮被交给波普小姐女子学校的二把手布尔肖小姐,随后由布尔肖小姐带领,同其他十八个姑娘一起乘港口联运火车离开维多利亚站。十九个女孩过了海峡,通过加莱海关,搭上了去巴黎的火车,还在餐车里一起吃了午饭。可是等到了巴黎市郊布尔肖小姐清点人数时,发现只有十八个姑娘了!

“啊哈,”波洛点了点头,“火车在什么地方停过吗?”

“在亚眠停了一下,但那时姑娘们都在餐车里,她们都肯定地说温妮跟她们在一起。这么说来,她就是在她们回自己的车厢隔间时失踪的。也就是说,她没有跟另外五个姑娘一起进入自己的隔间。她们也没怀疑出了什么事,只认为她在另外的两个包间里。”

波洛点了点头。

“那最后见到她……具体是在什么时候?”

“大约是在火车离开亚眠之后十分钟,”贾普轻轻咳了一声,“她最后被人看见时……嗯……正要进厕所。”

波洛喃喃道:“这是人之常情。”他接着问道,“没有什么别的情况吗?”

“有,还有一件事,”贾普的脸色很严肃,“她的帽子在铁路边被发现了,距离亚眠大概十四英里的地方。”

“但是没有发现尸体?”

“没有发现尸体。”

波洛问道:“你是怎么想的呢?”

“我真不知道该怎么想!既然没找到尸体,她就不可能是从火车上摔下去的。”

“火车离开亚眠以后就再也没停过吗?”

“是的。只碰到了一个信号灯……慢行,但是没停。我怀疑是不是火车行驶得足够慢,人就能跳下火车而不受伤。你是不是在想,那个女孩子可能一时惊慌而想跑掉啊?这是她的第一个学期,她可能会想家,这倒是实情,可她毕竟已经十五岁半了——懂事的年龄了,而且她一路上精神挺好,一直在聊天什么的。”

波洛问道:“搜查过那列车了吗?”

“哦,当然,他们在火车抵达巴黎北站之前就彻底搜查了一遍。姑娘没在火车上,这点可以肯定。”

贾普又恼火地说道:“她就这么不见了——消失在空气里了!根本讲不通嘛,波洛先生。这太疯狂了!”

“她是个什么样的姑娘?”

“很普通,据我了解,是那种普通的正常姑娘。”

“我是说……她长得怎么样?”

“我这里有一张她的快照。她可真算不上是个美人坯子。”

他把照片递给波洛,后者默默地端详着。

照片上是个身材瘦长的姑娘,梳着两条毫无特色的辫子。这不是一张摆好姿势拍的照片,是在她不注意时抓拍下来的。她正在吃苹果,嘴巴张开,露出微微突出的牙齿,上面还戴着牙箍。她还戴眼镜。

贾普说道:“长得很一般——不过孩子们在这个年龄都不好看!昨天在牙医那儿,我在《速写》杂志上看到一张本季美人玛西娅·冈特的照片。我还记得她十五岁时我去过她家的宅邸,调查那里发生的一起盗窃案。她一脸雀斑,笨手笨脚,牙齿暴突,头发乱蓬蓬的。可是一夜之间,她们就长大了,变成美人了——我不知道她们是怎么变的!就像是奇迹!”

波洛微笑着说道:“女人是能创造奇迹的物种!那个孩子家里怎么样呢?他们说了什么有所帮助的信息吗?”

贾普摇了摇头。

“没什么有帮助的。母亲是个病人。可怜的老金教长真是急得傻了眼,他发誓说那个姑娘疯了一样非要去巴黎不可,她一直盼望着去。想去学绘画和音乐那类玩意儿。波普小姐那个学校的姑娘在艺术课上都是优等的。你也许知道,波普女子学校非常有名,许多社会名流的女孩都去那所学校。她十分严格——像个母老虎,那里的学费非常昂贵,挑选学生极为苛刻。”

波洛叹了口气。

“我了解那种类型的女人。从英国把姑娘们接过去的布尔肖小姐怎么样呢?”

“脑子倒还没乱,只是非常害怕波普小姐会说这是她的错!”

波洛若有所思地说道:“没有什么小伙子跟这事有牵连吗?”

贾普指了指那张照片。

“你看她那副长相像有事的吗?”

“不,不像。不过不管她长相如何,都可能有颗浪漫的心啊。十五岁也不算小了。”

“好吧,”贾普说道,“如果是一颗浪漫的心鼓舞她跳下火车的话,我可要好好读读女作家们的小说了。”

他满怀期望地看着波洛,问道:“你什么想法也没有吗……呃?”

波洛慢慢地摇了摇头,说道:“他们没有碰巧也在铁路边找到她的鞋吗?”

“鞋?没有。为什么问鞋呢?”

波洛喃喃道:“只是一个想法罢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