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弩小说

第十章 革律翁的牛群 · 3

[英]阿加莎·克里斯蒂2019年08月08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4

赫尔克里·波洛说道:“您必须非常小心地遵从我的指示,明白吗?”

“哦,是的,波洛先生。您可以相信我。”

“您已经提到捐助那个邪教组织的打算了吗?”

“是的,波洛先生。我亲口对大师——哦,请原谅,对安德森博士说的。我十分激动地告诉他,这整个事业是件多么了不起的启示啊——我如何原本想来此嘲弄一番结果却相信而留下来了。我——说真的,说这些话的时候我感觉相当自然。您知道,安德森博士有一种迷人的吸引力。”

“我看出来了。”赫尔克里·波洛不动声色地说道。

“他的举止非常有说服力,你会真的感觉他根本不在乎钱。‘尽力而为吧,’他用他那讨人喜欢的派头微笑着说,‘即便你什么也给不了也没关系。你照样是羊群中的一员。’‘哦,安德森博士,’我说,‘我还不是一个那么差劲的人。我刚从一位远房亲戚那里继承了一笔数目可观的遗产,尽管在所有手续办完之前我还不能动用它,不过有一件事我想立刻就做。’然后我解释说我正在立遗嘱,要把我的一切财产都留给那个组织。我又解释说自己没有任何近亲。”

“他是不是优雅地接受了这项遗赠?”

“他完全不为所动。说我还会活很多年的,他看得出我在过去很长一段时间里生活痛苦、精神空虚。他讲得真的很动人。”

“想必是的。”波洛完全不动声色,他接着说道,“您提到自己的健康状况了吗?”

“提了,波洛先生。我告诉他我一直有肺的毛病,犯过不止一次了,但是几年前我在一家疗养院里治疗过,我希望这病算是治好了。”

“好极了!”

“其实我的肺十分健全,我不明白为什么非要说我得过肺病。”

“相信我这是必需的。您提到您那位朋友了吗?”

“提了,我告诉他——我是十分机密地讲的——亲爱的埃米琳除了从她丈夫那儿继承的那笔遗产以外,不久后还会从一位宠爱她的姑妈那里继承一笔更大的财产。”

“好的,这样就可以让克莱格太太暂时平安无事啦。”

“哦,波洛先生,您真认为这里头有什么不对头的地方吗?”

“这正是我想要努力查清的。您在‘圣殿’里见过一位柯尔先生吗?”

“我上次去那儿的时候见到过一位柯尔先生。一个非常古怪的人。他穿草绿色的短裤,只吃甘蓝菜。他是一个非常狂热的信徒。”

“好的,一切进行得很顺利——我要表扬您所做的工作,现在全都为那个秋季的庆典准备好了!”

5

“卡纳比小姐,请等一下。”

柯尔先生一把抓住卡纳比小姐,两眼兴奋得发亮。

“我看到了一个幻象,一个非常了不起的幻象——我非得告诉您不可。”

卡纳比小姐叹了口气。她相当害怕柯尔先生和他的那些幻象,有些时候她确信柯尔先生是个疯子。

而且她发觉柯尔先生的那些幻象有时令人十分难堪,它让她想起了她来德文郡之前读过的那本谈论潜意识的德文书中的一些露骨的章节。

柯尔先生两眼闪闪发亮,嘴唇抖动着,开始激动地说道:“我刚刚一直在闭目沉思——思考着充实的生活,和谐的至高无上的快乐……然后,您知道,我睁开了眼睛,看到了……”

卡纳比小姐强打精神,并且希望柯尔先生这次见到的不是他上次见到的景象——那次分明是古代苏美尔的两位男女神祇举行婚礼的宗教仪式。

🦀 鲲。弩。小。说。w ww…k u n N u…co m

“我看见,”柯尔先生朝她探出身子,大口喘着气,眼神真的非常疯狂,“先知伊利亚[6]乘着他那辆火红的战车从天堂下来。”

[6]公元前九世纪以色列的先知。

卡纳比小姐松了一口气,伊利亚好多了。她倒不太在乎伊利亚。

“下面,”柯尔先生接着说,“是巴尔[7]的祭坛,成百上千个祭坛。一个声音向我喊道,‘看啊,写吧,见证你将要看到的一切吧……’”

[7]古代腓尼基人的太阳神。

他停了下来。卡纳比小姐礼貌地小声说道:“哦?”

“祭坛上摆放着祭品,捆绑在那里,绝望地等待着被宰杀。全都是处女——上百名处女,年轻漂亮的、一丝不挂的处女……”

柯尔先生咂了咂嘴,卡纳比小姐脸红了。

“接着飞来了一大群乌鸦,奥丁[8]的乌鸦从北方飞来了。它们跟伊利亚的乌鸦相遇,一起在空中盘旋,然后它们向下猛扑,啄食那些祭品的眼睛。一片哀号和咬牙声,那个声音喊道:‘看这献祭吧,因为从今天起耶和华与奥丁签订了血盟!’然后那些祭司便扑向他们的祭品,举起尖刀,屠杀那些处女……”

[8]北欧神话里掌管文化、艺术、战争、死亡的最高之神。

卡纳比小姐挣扎着甩开了这个折磨她的人,后者嘴边淌着涎水,正陶醉在性虐的激情中。

“打扰一下!”

她急忙向李普斯康搭话,他是“青山圣殿”的看门人,正巧路过这里。

“请问,”她说道,“您有没有见到我丢失的一枚胸针?我肯定把它掉在这附近的什么地方了。”

李普斯康显然没被“青山圣殿”的静谧和光明所感化,只简单地吼着说他没见到什么胸针,而且四处寻找东西也不是他的职责。他想摆脱卡纳比小姐的纠缠,可她缠着他不放,不停地唠叨那枚胸针,直到她离狂热的柯尔先生有了一段安全的距离。

正在这时,大师本人从那“伟大的羊栏”里走了出来,受到他那慈祥的微笑的鼓励,卡纳比小姐壮起胆子向他说出了心里话。

他是否认为柯尔先生相当——相当——

大师把一只手搭在她的肩膀上。

“您应当摆脱恐惧,”他说道,“至善的爱可以驱除恐惧……”

“可我认为柯尔先生确实疯了。他看到的那些幻象——”

“暂且,”大师说道,“透过他那充满肉欲的双眼,他所见的还不尽如人意……不过,总有一天他会学会透过心灵去看——就会见到神灵。”

卡纳比小姐感到局促不安。当然,要那么说的话……她又提出另一点小小的不满。

“另外,说真的,”她说道,“李普斯康一定得那么令人讨厌、那么粗鲁无礼吗?”

大师又祥和地微微一笑。

“李普斯康,”他说道,“是一条忠诚的看门狗。他是个粗人,一个未经开化的灵魂。不过很忠诚,彻头彻尾的忠诚!”

他向前走去。卡纳比小姐看到他遇到柯尔先生,停了下来,把一只手搭在后者的肩上。她希望大师的影响会改变那人今后见到的幻象的内容。

反正,还有一个星期就到秋季庆典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