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弩小说

第十章 革律翁的牛群 · 4

[英]阿加莎·克里斯蒂2019年08月08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6

在将要举行庆典的那天下午,卡纳比小姐在纽顿伍德伯里这个冷清小镇的一家小茶馆里会见了赫尔克里·波洛。卡纳比小姐满脸通红,比往常还要气喘吁吁。她坐在那里呷着茶,用手捏碎一块岩石面包。

波洛问了几个问题,她都用只言片语简单作答。

接着他问道:“有多少人参加这次庆典?”

“我想大概有一百二十人。埃米琳当然会在场,还有柯尔先生——最近他真的非常怪。他有很多幻觉,他向我描述过一些,真是古怪极了……我希望,我真的希望他别是精神失常了。此外还会有不少新成员,大约二十名。”

“好。您知道您该干些什么吗?”

沉默片刻后,卡纳比小姐用一种奇怪的语气说道:“我知道您告诉我该做的事,波洛先生……”

“很好!”

接着,艾米·卡纳比清楚而明确地说道:“不过我不会去做的。”

赫尔克里·波洛瞪大了眼睛望着她。卡纳比小姐站了起来,语速很快,语气歇斯底里。

鲲*弩*小*说* W ww … ku n Nu … c om

“您派我到这里来监视安德森博士,您怀疑他在干各种各样的坏事,可他却是个了不起的人——一位伟大的导师。我全心全意信任他!我再也不干您说的那种监视工作了,波洛先生!我是牧羊人的羊群中的一员。大师给世界带来了一个新信息,从现在起,我的身心全都属于他所有。对不起,我自己付我的茶钱!”

说完这些微微令人扫兴的话之后,卡纳比小姐“啪”的一声往桌上放下一先令三便士,然后就冲出了茶馆。

“老天爷!老天爷!”赫尔克里·波洛叹道。

女侍者叫了两次他才回过神来,发现她正拿着账单等他付钱。他瞥见临桌一个样子阴沉的男人正以一种饶有兴趣的眼神注视着他,脸一下子红了。他付完钱,匆匆走了出去。

他在努力地思索着。

7

“羊群”再次聚集在“伟大的羊栏”里。宗教问答也都吟诵过了。

“你们准备好领受圣礼了吗?”

“我们准备好了。”

“蒙上你们的眼睛,伸出你们的右臂。”

“伟大的牧羊人”身穿绿色长袍,神采奕奕,在等待的人群中走来走去。那个只吃甘蓝菜、经常见到幻象的柯尔先生紧挨在卡纳比小姐身旁,当针头扎进他的皮肉里时,他发出了一声痛楚而狂喜的呼喊。

“伟大的牧羊人”站在卡纳比小姐身旁,双手握着她的手臂……

“不,住手!不许动……”

难以置信的话语,史无前例。接着发生了一阵扭打,响起一声怒吼。蒙在眼睛上的绿纱都被揪了下来,大家看到了难以置信的景象——那位“伟大的牧羊人”正在披着羊皮的柯尔先生和另一名信徒的牢牢控制中挣扎。

柯尔先生用职业的语气迅速说道:“我有逮捕令。我要警告你,你说的每一句话都可能成为呈堂证供。”

这时,另有一些身影出现在“羊栏”门口——都是穿着蓝色制服的身影。

有人喊道:“是警察。他们要把大师带走。他们要把大师……”

每一个人都震惊了——吓坏了。对他们来说,那位“伟大的牧羊人”是个殉道者,就像世上所有伟大的导师那样遭到外界无知的迫害而受难……

与此同时,柯尔警督正小心地收拾起从那位“伟大的牧羊人”手中掉落在地上的皮下注射器。

8

“我勇敢的同事!”

波洛热情地握着卡纳比小姐的手,把她介绍给贾普总警督。

“非常出色,卡纳比小姐,”贾普总警督说道,“没有您的协助,我们完不成这项任务,这是真的。”

“哦,老天!”卡纳比小姐受宠若惊地说道,“您这样说太客气了。您知道,恐怕我还真挺享受这项任务的呢。蛮刺激的,您知道,我扮演的这个角色,有时还真有点失控,真觉得自己也是那些傻女人当中的一员呢。”

“您的成功就在于这一点,”贾普说道,“您的表演相当投入。只有这样才能骗过那位先生!他是一个相当狡猾的流氓。”

卡纳比小姐转向波洛。

“茶馆里的那一刻太可怕了。我不知道该怎么办,只好当机立断地采取行动。”

“您真了不起!”波洛热情地说道,“一时间我还以为不是您就是我失去理智了呢。有那么一瞬间我还真以为您是那个意思呢。”

“真吓了我一跳,”卡纳比小姐说道,“咱们俩正在密谈时,我从镜子里看见了李普斯康,就是那‘圣殿’的看门人,他就坐在我身后的一张桌子旁。我不知道那是偶然的还是他在跟踪我。就像我说的,我只好当机立断尽我所能,同时相信您会明白这是怎么一回事。”

波洛微笑着说道:“我确实明白了。那个人坐得离我们足够近,可以偷听到我们的谈话。我一走出茶馆就安排好人等他出来时跟踪他。他径直回到了‘圣殿’,我就明白完全可以信任您,您不会让我失望——可我的确也在担心,因为这事给您增添了危险。”

“真……真的有危险吗?那支注射器里装的是什么啊?”

贾普说道:“你来解释还是我来?”

波洛严肃地说道:“小姐,这位安德森博士在实施一项剥削和谋杀计划——科学谋杀。他大半生都在从事细菌研究。他用另一个名字在舍菲尔德开了一家化学试验室,在那里培养各种杆菌。每次庆典上,他就往他的信徒身上注射少量但足够有效的印度大麻,也叫大麻酚或者大麻精。那会让人产生宏伟的幻觉和愉悦感。借此把那些信徒牢牢地拴在他身边。这就是他许诺的带给他们的灵魂的欢乐。”

“真是非同寻常,”卡纳比小姐说道,“真是一种非凡的感觉。”

赫尔克里·波洛点了点头。

“这就是他惯用的手段——操纵他人的精神,造成集体性歇斯底里,还有就是借助这种药物反应。但他心里还在盘算下一步计划。

“那些感恩戴德的孤独的女人纷纷立下遗嘱,死后把财产赠给这个异端教会。那些女人一个接一个死去,都死在自己家里,而且看上去显然是自然死亡。我尽量不用太专业的知识来解释一下:通过培养,可以强化某些细菌。譬如说,普通的大肠杆菌就是溃疡性结肠炎的病因,伤寒杆菌也可以被注入体内,肺炎球菌也一样。还有一种叫作旧结核菌素的东西,对健康人无害,却能刺激陈旧的结核灶再次活跃起来。您意识到这个人的聪明之处了吧?这些死亡事件会发生在全国各地,由不同的医生治疗,不会有引起怀疑的危险。我想,他还研制了一种可以延缓却又能加强杆菌活性的物质。”

“如果世上真有魔鬼的话,他就是一个!”贾普总警督说道。

波洛继续说道:“按照我的指示,您告诉他您曾是个结核病患者。柯尔逮捕他的时候,那支注射器里就装着旧结核菌素。由于您是健康人,那玩意儿伤害不了您,这就是我让您强调自己患过结核病的原因。直到现在我都很害怕他会选用别的病菌,可我敬重您的勇气,只好让您冒这个险。”

“哦,那倒没什么关系。”卡纳比小姐愉快地说道,“我不在乎冒险。我只害怕地里的公牛之类的东西。可你们有足够的证据给那个恶棍定罪吗?”

贾普咯咯地笑了起来。

“证据多得很,”他说道,“我们查到了他的那个试验室、他培育的各种细菌和他犯罪的全部计划。”

波洛说道:“我想,很可能他已经犯下了一系列谋杀案。我敢说他也并不是因为他母亲是犹太人才被德国大学解雇的,那只是他编造出来的一个听起来颇为可信的故事,以便合理地解释他为什么会到这里来,并博得同情。实际上,我猜他是个纯种雅利安人。”

卡纳比小姐叹了口气。

“怎么啦?”波洛问道。

卡纳比小姐说道:“我刚刚想起我第一次参加庆典时所做的那个美妙的梦——我想是大麻造成的。我把整个世界安排得那么美好!没有战争,没有贫穷,没有疾病,没有丑恶……”

“那一定是个好梦。”贾普羡慕地说道。

卡纳比小姐忽然跳起来,说道:“我得回家了,埃米莉一直很担心。我听说亲爱的奥古斯特斯一直非常想我。”

赫尔克里·波洛微微一笑,说道:“它可能在担心,您也许会跟它一样,要为赫尔克里·波洛去死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