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弩小说

第十二章 制伏恶犬刻耳柏洛斯 · 5

[英]阿加莎·克里斯蒂2019年08月08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6

凌晨时分,电话铃响了。

波洛拿起话筒。

贾普的声音说道:“你让我给你打电话。”

“对,没错。怎么样了?”

“没发现毒品,但我们找到了那些绿宝石。”

“在哪儿找到的?”

“在李斯基德教授的口袋里。”

“李斯基德教授?”

🌲 鲲#弩#小#说# ku n Nu # co m

“你也没想到吧?坦率地说,我也闹糊涂了!他看上去像个被吓坏了的娃娃,瞪着眼看着宝石,说他根本不知道这些东西是怎么进了他的口袋。可是妈的,我相信他说的是实话!瓦莱斯库可以在灯灭的时候轻而易举地把东西塞进教授的口袋。我看不出老李斯基德这样的人怎么会跟这种事搅到一块儿去。他属于那种精英知识分子阶层,要知道他甚至跟大英博物馆也有关系!他唯一的花费就是买书,还是那些发了霉的旧书。不,他不可能干这种事。我现在开始觉得我们对整件事的判断是错的,那家夜总会里压根儿就没有贩卖毒品那回事儿。”

“哦,有的,我的朋友,昨天夜里就在那里。告诉我,没人从你说的那个秘密出口走出去吧?”

“有,斯堪德伯格的亨利亲王和他的随从。他昨天才抵达英国。内阁大臣维塔米安·伊文斯——当一名工党的大臣可不好干,得特别小心!没人理会一名保守党政客生活放荡、花天酒地,因为纳税人会认为他花的是自己的钱,可要是一位工党的人,公众就会认为花的是他们的钱!总的来说就是这么回事。贝阿特丽斯·万纳女士是最后一位,她后天就要嫁给那位年轻而自命不凡的莱姆斯特公爵了。我想这群人里不会有谁搅在这起案子里。”

“你说得对。但是毒品昨晚就在夜总会里,有人把它带出来了。”

“是谁?”

“是我,我的朋友。”波洛轻轻说道。

他把话筒放了回去,切断了贾普气急败坏的叫喊声,这时门铃响了。他走过去打开了前门,罗萨科娃女伯爵昂然走进来。

“要不是咱们俩,唉,都太老了,这传出去影响多不好!”她喊道,“您看,我照您写在字条上的吩咐到这儿来了。我想,还有个警察跟在我后面呢,不过他可以待在街上。好吧,我的朋友,到底是什么事?”

波洛殷勤地帮她解下狐皮围脖。

“您干吗把那些绿宝石放进李斯基德教授的口袋里啊?”他说道,“您这样做,多不好呀!”

女伯爵的眼睛瞪大了。

“我当然是想把那些绿宝石放进您的兜里呀!”

“哦,放进我的兜里?”

“当然,我急忙跑到您常坐的那张桌子前,可当时灯灭了,我可能阴差阳错地放进教授的兜里了!”

“那您为什么要把偷来的绿宝石往我的兜里放呢?”

“当时我——我得立刻拿个主意,您明白,这是最好的办法!”

“说真的,维拉,您可有点过了!”

“可是,亲爱的朋友,您为我想想嘛!警察来了,灯熄了,我们为了照顾一些身份不太方便的贵宾的隐私——这时有只手把我的手提包从桌上拿走了。我又夺了回来,可是隔着丝绒料子我摸到里面有什么硬东西。我把手伸进去,一摸就知道是珠宝,而我立刻就明白是谁放进去的了!”

“哦,是吗?”

“我当然知道!就是那个流氓!那个追逐富婆的游手好闲的家伙,那个恶魔,那个两面派,叛徒,蠕动的毒蛇,猪崽子,保罗·瓦莱斯库!”

“就是您在‘地狱’的那位合伙人吗?”

“是的,是的,他是那里的所有人,是他出钱开设的。直到现在我都没有背叛他,我是很忠诚的!可他居然出卖我,他想把我跟警察搅和到一起去,哼!我要把他抖搂出来——对,抖搂出来!”

“冷静一下,”波洛说道,“现在跟我到隔壁房间去一下。”

他打开房门。那是一间小屋,猛地进来会让人觉得这里被一条大狗完全占满了。刻耳柏洛斯即便在“地狱”那么宽敞的地方都显得巨大无比,在波洛公寓里的这间小小的餐厅里,就越发显得屋里除了狗什么都没有了。不过,这里还有个散发着臭味的小个子。

“我们按照计划到您这里来了,老板!”小个子声音沙哑地说道。

“杜杜!”女伯爵嚷道,“我的宝贝杜杜!”

刻耳柏洛斯用尾巴拍打着地板,但它没有动。

“让我介绍您认识一下威廉·希格斯先生,”波洛大声喊着,好盖过刻耳柏洛斯尾巴拍打地板那雷鸣般的声音,“他是他们那一行里的大师。在昨天晚上那阵喧嚣中,希格斯先生诱引刻耳柏洛斯跟着他走出了‘地狱’。”

“您把它引诱出来了?”女伯爵难以置信地瞪着那个耗子一样的小个子,“可您是怎么办到的?怎么办到的?”

希格斯先生窘迫得垂下双眼。

“我不太想在一位太太面前说这种事。不过有一样东西任何一条狗都无法抗拒,只要我想,它就会跟随我到任何地方去。当然,您明白,这法子对母狗不起作用……对,那就不同了,就是那样。”

女伯爵转向波洛。

“可为什么呢?为什么?”

波洛慢慢说道:“一条训练好的狗可以把东西叼在嘴里,不接到命令就绝不松口。如果需要的话,它能叼在嘴里好几个小时。您现在让您的狗把嘴里的东西吐出来,好吗?”

维拉·罗萨科娃瞪大了眼睛,她转过身,清脆地喊出了两句话。

刻耳柏洛斯便张开巨大的嘴。接下来的一刻令人非常震惊,刻耳柏洛斯的舌头似乎从嘴里掉了出来。

波洛走上前去。他捡起了一个用粉色的橡胶制盥洗用品袋包着的小包,把它打开,里面是一包白色的粉末。

“那是什么?”女伯爵厉声问道。

波洛轻声说道:“可卡因。看起来就这么一点,可是对那些愿意付钱的人来说,它值上万英镑……足以给几百人带来毁灭和灾难……”

她屏住了呼吸,喊道:“您认为是我——可不是那样的!我向您发誓不是那样的!过去,我会弄些珠宝、古玩、小玩意儿什么的解解闷,您明白,那是为了生活。而且我也觉得,凭什么不行?凭什么一个人该比别人拥有更多的东西?”

“我对狗就是那样的感觉。”希格斯先生插嘴道。

“您没有是非观念。”波洛难过地对女伯爵说道。

她接着说道:“可是毒品……不!这种东西会造成灾难、痛苦、堕落!我没想到……一点都没想到,我那个那么迷人、那么无辜、那么令人高兴的小‘地狱’竟被人用来干这种勾当!”

“我同意您对毒品的看法,”希格斯先生说道,“可是用猎犬贩毒,可太卑鄙了!我绝不会干那种事,我也从没干过!”

“可您说过您相信我,我的朋友。”女伯爵向波洛央求道。

“我当然相信您!难道我没花工夫费心思去抓出那个贩毒的真正元凶吗?难道我没完成赫拉克勒斯的第十二件艰巨任务,把刻耳柏洛斯带出‘地狱’,来证明我的推断吗?因为我要告诉您,我不愿见到我的朋友遭到陷害——没错,陷害,因为如果案发了,将会是您去承担罪责!因为绿宝石会在您的手提包里搜出来,如果再有人足够聪明——像我这样,怀疑到毒品的藏匿地点是在一条凶狠的狗的嘴里。没错,这条狗又是您的,对不对?即使它也已经认可小艾丽丝到了听从她的命令的地步!对,您现在可以睁开眼睛明辨是非了!从一开始我就不喜欢那个满口科学术语、身穿带大口袋的上衣和裙子的年轻女人。没错,口袋。竟有女人对自己的仪表如此不注意,这很不对头!她还跟我说什么来着——重要的是本质!啊哈,所谓本质就是那些口袋。通过那些口袋,她可以带来毒品并取走珠宝,这个小小的交换可以在她跟同伙跳舞时轻而易举地进行,而那个同伙却被她装作是一个心理学研究对象来对待。啊,这个伪装真是太棒了!没人会怀疑这位戴眼镜、有医学学位、认真、科学的心理学家。她可以偷运毒品入境,诱使她那些有钱的病人成瘾,然后出钱开设一家夜总会,并且安排好由一个——我们可以这样讲——过去有些小缺点的女人来公开经营!可她藐视赫尔克里·波洛,她以为自己可以用谈论童年时代的保姆和马甲背心等鬼话来欺骗他!好的,我准备好了等着她。灯熄了。我立刻起身离开桌子,站到了刻耳柏洛斯旁边。在黑暗中,我听见她走了过来。她掰开了它的嘴,把那个小包硬塞进它的嘴里,而我——小心翼翼地,没让她感觉到,用一把小小的剪刀剪下了她袖子上的一小块衣料。”

他戏剧性地举起了一小片衣料。

“您看,标志性的格子花呢布。我会把它交给贾普,让他去跟它的出处比对,然后就把她逮捕归案。再说一次,苏格兰场是多么聪明能干啊!”

女伯爵目瞪口呆地望着他,突然像雾角那样地恸哭起来。

“可我的尼基……我的尼基。这对他会是个很大的打击……”她停了一下,问道,“您认为不会吗?”

“美国有的是姑娘。”赫尔克里·波洛说道。

“要不是因为您,他的母亲就会进监狱——进监狱。头发都被剪掉,坐在一间牢房里,还有消毒水的味!哦,您真是太棒了——太棒了。”

她冲上去,把波洛搂到怀里,以斯拉夫人的热情紧紧拥抱他。希格斯先生赞赏地观望着。刻耳柏洛斯使劲用尾巴敲着地板。

在这一片喜庆之中,忽然传来了门铃的颤声。

“贾普!”波洛喊道,连忙从女伯爵的拥抱中脱身出来。

“也许我到隔壁那间屋子里去更好些!”女伯爵说道。

她通过相连的门溜进了那个房间。波洛往大厅的门走去。

“老板,”希格斯着急地喘着粗气说道,“您最好先照照镜子,看看您自己那副模样!”

波洛照办了,然后退了回来。口红和睫毛膏把他的脸涂得花里胡哨。

“如果来的是苏格兰场的贾普先生,他肯定会往最坏里想——肯定会的。”希格斯先生说道。

门铃又响一声,波洛正疯狂地努力擦掉唇髭尖上油腻腻的口红,希格斯又问了一句:“您还要我干些什么?也走开吗?这条‘地狱’大狗怎么办?”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赫尔克里·波洛说道,“刻耳柏洛斯回到了‘地狱’。”

“就依您说的。”希格斯先生说道,“实际上,我喜欢上这条狗了。不过,它不是我会留下的那种,没法一直养着,太扎眼啦,如果您明白我的意思。想想看,我得花多少钱买牛肉和马肉养活它啊!我料想它像一头小狮子那样能吃。”

“从涅墨亚的狮子到刻耳柏洛斯,”波洛喃喃道,“全部完成了!”

7

一周以后,莱蒙小姐给老板拿来一张账单。

“对不起,波洛先生,我要不要照付这笔款子?丽奥诺拉花店,红玫瑰,十一镑八先令六便士,送至西中央一区终端街十三号‘地狱’,维拉·罗萨科娃女伯爵收。”

赫尔克里·波洛的脸变得像红玫瑰一样红了,连脖子都红了。

“照付,莱蒙小姐。是对……对一件喜事的……一点……嗯……小意思。女伯爵的儿子刚在美国跟他老板的女儿订婚了,女孩的父亲是一位钢铁大王。我好像记得,她最喜欢的花……是红玫瑰。”

“不错。”莱蒙小姐说道,“可这个季节玫瑰的价格相当昂贵。”

赫尔克里·波洛挺直了身子。

“有些时候,”他说道,“人不必考虑节约。”

他哼着小曲儿走出了房门。他的脚步轻快,近乎欢快。莱蒙小姐呆呆地注视着他的背影,忘记了自己的文件分类系统。她作为女人的天性一下子被激发了起来。

“老天爷,”她喃喃道,“我真怀疑……说真的,他都这把岁数了!……不至于吧……”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