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弩小说

第一章 雪地上的女尸 · 1

[英]阿加莎·克里斯蒂2019年08月08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1

“我非常抱歉——”赫尔克里·波洛先生说道。

他的话被打断了。打断他的一方并非粗鲁无礼或是针锋相对,反而显得委婉巧妙且令人信服。

“请不要立刻拒绝,波洛先生。事关重大,皇室将非常感激您的合作。”

“你太抬举我了,”赫尔克里·波洛摆了摆手,“但我实在不能接受你的委托。在一年中的这个时节——”

杰斯蒙德先生再一次打断了他。“圣诞节马上就要到了,您可以在英国乡村度过一个愉快而传统的节日。”他的话语充满了说服力。

然而,赫尔克里·波洛哆嗦了一下。在这个寒冷季节,英国乡村对他没有任何吸引力。

“一个美好的传统圣诞节!”杰斯蒙德先生强调着。

“对我来说……请你理解,我不是英国人。在我自己的国家,圣诞节是小孩子的节日,新年才是我们成年人庆祝的。”赫尔克里·波洛回答道。

“但是在英国,圣诞节是一个重要的节日。而且我向您保证,您将见到金斯莱西最美好的一面。它是一栋古老迷人的别墅,其中的一翼建于十四世纪。”杰斯蒙德先生说。

赫尔克里·波洛再次哆嗦了一下。十四世纪的英国庄园别墅让他感到不安,毕竟,他经历过太多次英国乡村历史建筑的折磨。他感激地环视着自己这套舒适的现代公寓,暖气炉和最新专利发明帮他阻挡了冬日的严寒。

鲲~弩~小~说~w w w -k u n n u - co m 💨

“在冬天,我是不会离开伦敦的。”他坚定地说。

“波洛先生,我认为您还没有完全理解这件事情的严重程度。”杰斯蒙德先生说着,看了一眼他的同伴。

波洛的另一位访客,在到访时礼貌而官方地问候了一句“您好”之后,至今都未开口说话。他坐在那儿,低着头盯着自己刷得亮锃锃的鞋子,咖啡色的脸上露出极为沮丧的神情。他是个年轻人,看上去似乎不超过二十三岁,显然正沉浸在深深的痛苦之中。

“当然、当然,”赫尔克里·波洛说,“事情很严重,我明白。我对殿下的处境感到非常遗憾。”

“殿下的处境非常敏感。”杰斯蒙德先生说。

波洛的目光从年轻人的身上移开,转向了他这位较为年长的同行者。如果要用一个词来总结杰斯蒙德先生的话,那就是谨慎。杰斯蒙德先生做什么都小心翼翼的。他穿着裁剪精良却又低调不张扬的服装,令人愉悦、教养良好的声音几乎没有提高过音调,太阳穴附近的浅棕色头发稍微有些稀疏,面色苍白而严肃。赫尔克里·波洛觉得至此自己认识不止一位杰斯蒙德先生,这世界上有一打杰斯蒙特先生,而他们迟早都会在某个时刻说出相同的一句话——“处境非常敏感”。

“你们可以向警察求助,”赫尔克里·波洛说,“警方会很谨慎的。”

杰斯蒙德先生坚决地摇了摇头。

“我们不能寻求警方的帮助,”他说,“要找回……嗯……我们想要找回的东西,几乎不可能不触动法律程序,但我们对其知之甚少。我们有我们的怀疑,但仍未把握事情的真相。”

“对此我深表同情。”赫尔克里·波洛又重复了一次。

如果他认为他的同情对他的访客具有任何意义的话,他错了。他们不需要同情,他们需要实际的帮助。杰斯蒙德先生又一次提及即将来临的英式圣诞节将会多么令人愉快。

“真正的传统圣诞节即将消失。”他说,“如今人们都在酒店过圣诞。但传统的英式圣诞节应该是全家人团聚在一起,有孩子们和他们满怀期待准备接收圣诞礼物的长筒袜,有诱人的圣诞树、火鸡、圣诞布丁和饼干。窗外堆着雪人——”

出于严谨,赫尔克里·波洛打断了他的话。

“只有下雪的时候人们才能堆雪人。”他严肃地说,“即使是为了英式圣诞节,也没有人能命令上天降雪。”

“我今天刚同气象局的朋友谈及此事,”杰斯蒙德先生说,“他告诉我今年圣诞节极可能下雪。”

他不应该说出这句话,赫尔克里·波洛听后,颤抖得更厉害了。

“下雪的乡村,一座空荡寒冷由石头砌成的庄园别墅!这简直糟透了。”他说。

“您完全不用担心。”杰斯蒙德先生说,“过去的十多年,一切都改变了很多。那栋别墅现在安装有燃油中央供暖设备。”

“金斯莱西有燃油中央供暖设备?”赫尔克里·波洛问道。这是他第一次看上去有些动摇。

杰斯蒙德先生敏锐地抓住了机会。“是的,”他说,“还有完美的热水系统。每个卧室都有暖气。波洛先生,我向您保证,金斯莱西的冬天非常舒适,你甚至有可能觉得房间里太温暖了。”

“这是不太可能的。”赫尔克里·波洛说。

经验丰富而机警的杰斯蒙德先生稍微改变了他劝说的方式。

“您明白我们两难的处境。”他压低了声音,以一种私密的语气说道。

赫尔克里·波洛点了点头。他们所面对的问题确实让人不快。一位即将继位的年轻王储,同时也是一个富裕且重要的国家的统治者的独子,在几个星期前到达了伦敦。他的国家正处于动荡之中。他父亲的生活方式非常东方且保守。他虽然忠于父亲,但民众对这位年轻王储的看法是有所保留的,因为这位年轻的王储有过一些西式的愚蠢行为,民众对此并不认可。

然而最近,他宣布了婚约——他即将与一位同血统的表妹结婚。这位年轻女士虽然是在剑桥接受的教育,但她在自己国家里小心翼翼地展现出未受西方文化影响的形象。他们婚礼的日子已经公布,年轻的王子带着他家族的一些知名的传世珠宝到英国来,准备让卡迪亚珠宝公司将这些首饰改造成现代的样式。这其中包括一颗非常著名的红宝石。知名珠宝商将宝石从笨重过时的项链上取下来,赋予它一个全新的样式。事情至此本是很顺利的,但之后发生了一件小小的意外。富有且热爱社交的年轻男性是很容易犯下一些贪图享乐的错误的。只要没有造成任何严重的后果,年轻的王子们以这样的方式消遣也无妨。王储带着临时的女友在邦德街[1]散步时赠送她一对翡翠手镯或一小块钻石来表示感谢都是正常且得体的行为。事实上,王储的父亲当年就曾赠送卡迪拉克车给他最喜欢的舞女。但这位王储所做的比他父亲更加随意和不谨慎。在与女伴调情时,他向她展示了重新设计改造过的著名红宝石,最终竟然不明智地同意让女伴佩戴红宝石一晚!

[1]伦敦市中心著名的购物街。

后续故事很短且令人伤心。这位女士以补妆为借口离开了餐桌,时间分分秒秒流逝,她却一直没有回来。她从另外一个出口离开了建筑物,就此消失了。更重要而又让人感到不安的是,那颗重新打造过的昂贵的红宝石就此和她一起消失得无影无踪。

这些事情一旦被公开,将会直接产生冲击性影响。这颗红宝石不仅仅是一颗宝石,它同时是具有重大历史意义的传家宝。造成它遗失的缘由又是如此,任何不适当的消息泄露都会造成严重的政治后果。

杰斯蒙德先生并没有将事实简单地描述出来,而是用冗长的陈述将它包装了一下。赫尔克里·波洛并不知道杰斯蒙德先生是谁,但在他的职业生涯中,波洛见过其他的“杰斯蒙德先生”。这些“杰斯蒙德先生”并不特定隶属于国土局、外交部,或是其他什么敏感的政府部门,而是基于各个部门共同的利益而行动的。现在这些部门的共同利益就是,为了国家,必须把红宝石找回来。

波洛正是杰斯蒙德先生坚信能找回红宝石的人选。

“我也许可以做到,”赫尔克里·波洛承认,“但是你们能告诉我的太少了,只有一些怀疑和猜测,并没有太多有用的信息。”

“波洛先生,请不要这么说,这肯定是您能力范围之内的事情。请接下这个案子吧。”

“我也不是总能成功的。”

这话不过是虚伪的谦虚。从波洛的语调中可以清晰地听出,在他看来,一旦他接下了这个案子,基本等同于事件已经得到解决。

“王子殿下还很年轻,”杰斯蒙德先生说,“他的一生如果仅仅因为这样一个年轻时不谨慎而犯下的错误就此被毁,实在太可惜了。”

波洛温和地看着沮丧的年轻人。“人年轻的时候正是做些蠢事的时候,”他鼓励道,“对于一般的年轻人而言,这是无害的。有他的好父亲帮忙把债还了,请个家庭律师调解一下纠纷,年轻人从中得到了教训,事情也就皆大欢喜地解决了。只是您现在所处的情境确实很让人为难。您即将开始的婚姻……”

“这正是问题所在,真正的问题就在这儿。”年轻人第一次开口了,“您要明白,她非常非常严肃。她对生活本身非常认真。她在剑桥学习了很多非常正派的想法。您要明白,她认为,我的国家要发展教育,会有许多的学校,还有其他很多东西,这一切都要在民主的名义下进行。她说,所有一切都将会跟我父亲统治的时代大不相同。她自然知道我在伦敦会有其他人。但不能有丑闻,不能!丑闻才是最关键的问题。您知道这颗红宝石非常非常著名,它历史悠久,许多人为之流过血,还有很多伴随着死亡的故事。”

“死亡。”赫尔克里·波洛若有所思。他看着杰斯蒙德先生说:“希望事情不会发展到这个地步。”

杰斯蒙德先生发出了奇怪的声音,像一只刚生了蛋的母鸡又后悔生了蛋一样。

“当然、当然。”他说,语气听上去有些局促,“毫无疑问,我敢肯定,不会有类似的事情发生。”

“你不能肯定这一点,”赫尔克里·波洛说,“现在无论谁拥有这颗红宝石,都会有其他贪婪之人想要占有它。而那些人,我的朋友,他们是不会为杀不杀人这种琐碎的事情烦心的。”

“我真的不这么认为,”杰斯蒙德先生说,语气似乎更加局促,“我们现在没有必要做出这样的猜测,这对我们的处境毫无益处。”

“对我来说,”赫尔克里·波洛突然摆出一副事不关己的态度,“我需要像政治家一样考虑一切可能性。”

杰斯蒙德先生不太有把握地看着波洛。他努力振作了一下,说道:“那么,我能理解成我们达成共识了吗,赫尔克里·波洛先生?您愿意去金斯莱西了?”

“我要如何解释为什么我会出现在那里?”赫尔克里·波洛问。

杰斯蒙德先生露出了自信的微笑。

“我想这很容易安排。”他说,“我向您保证,一切看上去都将十分自然。您会发现那里很有魅力,那里的人也让人愉快。”

“你没有在燃油中央供暖设备这件事情上骗我吧?”

“没有,绝对没有。”杰斯蒙德先生听上去似乎受到了伤害,“我向您保证,您会发现一切都很舒适。”

“所有一切都舒适而现代化。[2]”波洛用怀念的语气自言自语道,“好吧,我接受这个邀请。”

[2]原文为法语。文中多次插入法语,为方便起见,全部以仿宋字体表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