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弩小说

第一章 雪地上的女尸 · 2

[英]阿加莎·克里斯蒂2019年08月08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2

金斯莱西狭长的画室保持着令人舒适的华氏六十八度[1]。赫尔克里·波洛和莱西太太坐在巨大的窗前闲聊。莱西太太一边说话一边做着针线活,并非绣地毯或在丝绸上绣花之类精细的手工活,而是为洗碗布卷边。她说话的声音温柔稳重,波洛觉得很有魅力。

[1]即摄氏二十度。

“波洛先生,我希望您能喜欢我们的圣诞聚餐。请您谅解,来参加聚餐的只有家人,包括我的孙女、外孙和他的朋友,我的好外甥女布里奇特,我的一个远亲戴安娜,以及一位老朋友大卫·韦林。这只是一个家庭聚会。但埃德温娜·莫克姆说这正是您真正想体验的,一个传统的圣诞节。没有哪里能比我们更传统了!我的丈夫,如您所知,是个绝对生活在过去时光里的人。他喜欢把所有一切都保持在自己还是十二岁小男孩时来这里过圣诞节时的模样。”她笑了起来,“所有的一切,圣诞树、悬挂的长筒袜、牡蛎汤,以及火鸡——必须有两只火鸡,一只煮一只烤——以及包有戒指和单身汉纽扣等其他所有东西的圣诞布丁[2]。可惜六便士不再是银质的,我们不能再用了。但我们有所有的传统甜点,埃尔瓦什李子和卡尔斯巴德李子、杏仁和葡萄干,以及水果蜜饯和糖姜。天哪,我听上去像是在念福特纳姆和梅森[3]的产品目录。”

[2]英国传统圣诞布丁也称葡萄干布丁,是一种包含了干果的布丁。习俗会在布丁中放一些象征性的小物品(例如戒指、银质硬币等),搅拌煮熟之后点缀上冬青草浇以白兰地,点燃后再隆重地端上餐桌。

[3]福特纳姆和梅森(Fortnum&Mason)是英国伦敦的著名食品商店,以茶叶和甜点最为出名。

“您说得我垂涎欲滴。”

“希望明天晚上我们能很满意地吃到发撑。”莱西太太说,“我们现在都不太能吃了,不是吗?”

她的话被窗外传来的叫嚷和大笑声打断了。她往外看了看。

“我不知道他们在外面做什么。大概是在玩什么游戏,或者做些其他的事情。您知道吗,我之前一直担心年轻人会觉得在我们这儿过传统的圣诞节很无聊。但事实上完全不会,正好相反。我的儿子、女儿以及他们的朋友们都受够了圣诞节,认为太小题大做,毫无意义。他们更乐意出门去酒店跳舞。不过更年轻的一代觉得圣诞非常有吸引力。而且,”莱西太太特意补充道,“男女学生们都总是饥肠辘辘,我想他们一定是在学校被饿着了。毕竟人人都知道,这个年龄的孩子一人大约能吃三个强壮成年人的分量。”

波洛大笑起来说道:“夫人,您和您的丈夫实在太好了。感谢您能以这种方式邀请我来参加您的家庭聚会。”

“哦,我们很乐意。”莱西太太说,“顺便一提,如果您发现贺拉斯有些板着脸,请别在意。他就是这种性情。”

实际上,她的丈夫莱西陆军上校对她说的是:“无法想象你为什么要让一个该死的外国人在这里搞乱我们的圣诞节?为什么我们不能在其他的时候邀请他?真受不了外国人!好吧、好吧,所以是埃德温娜·莫克姆希望他跟我们一起过?我真想知道她出了什么毛病。为什么她不邀请他到自己家过圣诞?”

“因为你也很清楚,埃德温娜总是去克拉里奇酒店[4]过圣诞节。”莱西太太只好如此回答。

🐨 鲲#弩#小#说# w ww # ku n Nu # co m

[4]克拉里奇酒店是一家坐落在伦敦的老牌著名五星级酒店。

她丈夫目光锐利地看着她。“你不会在计划着什么吧?”

“计划着什么?”艾玛[5]睁大了蓝色的眼睛说,“当然不是。为什么我要这么做?”

[5]莱西太太名叫艾米琳,艾玛为昵称。

老莱西上校发出了雷鸣般的笑声。“如果你在计划什么,我一点也不奇怪,艾玛。”他说,“当你看起来最无辜的时候,总是在计划着什么。”

在脑中绕开这个话题,莱西太太继续对波洛说:“埃德温娜说,她认为您可能可以帮助我们……我不太清楚具体情况,但她告诉我,你们有位共同的朋友曾经处在一个跟我们类似的情境里,最终得到了您的帮助。我……也许您并不清楚我在说什么?”

波洛鼓励地看着她。莱西太太即将七十岁了,她坐得笔直,头发雪白,面色红润,有一双蓝色的眼睛、可笑的鼻子和一个看上去意志坚定的下巴。

“如果有任何事情能帮上忙,我将非常乐意。”波洛说,“据我所知,事情跟一位年轻的女士不幸沉醉于盲目的爱情有关?”

莱西太太点了点头。“是的。我应该——或者说我想跟您说,这件事似乎有些奇怪。毕竟,您是一位完全的陌生人……”

“同时还是个外国人。”波洛表示理解。

“是的,”莱西太太说,“不过也许从另一个角度说,这反而让我能更自如地跟您商讨这件事。无论如何,埃德温娜似乎认为您可能知道一些——我应该怎么说好呢——您可能掌握着一些关于这位年轻的德斯蒙德·李·沃特利先生的信息,这些信息对我们能有所帮助。”

波洛顿了一下,在心中默默感叹杰斯蒙德先生办事巧妙,他利用莫克姆女士轻易地达到了自己的目的。

“据我所知,这个年轻人的名声不是太好?”他谨慎地开口了。

“是的,他没有好名声,他的名声很差!但萨拉并不在意这个。告诉一个年轻的女孩对方没有好名声永远是毫无任何帮助的,不是吗?这只会刺激她。”

“您说得非常正确。”波洛说。

“在我年轻的时候,”莱西太太继续说,“天哪,这真是非常久以前的事了!我们那时会被警告要小心某些年轻人,但这反而增加了我们对他们的兴趣。我们会想尽办法和他们跳舞,或者跟他们在黑暗的暖房单独相处——”她笑了起来,“这就是为什么我不让贺拉斯做任何他想做的事情。”

“请告诉我,”波洛说,“这件事具体怎么困扰您了?”

“我们的儿子在战争中死了。”莱西太太说,“儿媳在萨拉出生时也过世了。因此,萨拉一直跟我们生活在一起,是我们把她抚养成人的。也许是我们教育她的方式不太正确——我也不知道。我们原本以为应该让她尽可能自由地成长。”

“我想现在是鼓励这么做。”波洛说,“人是无法抵抗时代的潮流的。”

“是的,”莱西太太说,“我也是这么觉得的。而且,显然,现在的女孩们都这样。”

波洛用询问的眼神看着她。

“我想应该这么说,”莱西太太说,“萨拉跟那些所谓的泡咖啡吧的人混在一块儿。她不去跳舞,不出来社交,也不考虑在恰当时机正式加入社交圈之类的事情。相反,她在切尔西附近的河边租了两间让人不快的房间,平时穿一些他们那群人喜欢穿的奇装异服,配黑色或者亮绿色的长筒袜,非常厚的长筒袜——我总觉得那东西看上去很扎腿!而且她还不好好梳洗打扮,披头散发就四处走动。”

“啊,这是很正常的。”波洛说,“现在的时尚正是如此,他们的生活方式就是从中发展而来的。”

“是的,我知道。”莱西太太说,“我不是为了这个而担心。但您看,她现在跟这位德斯蒙德·李·沃特利在一起。这位先生的名声实在是不太体面,他基本是靠有钱的女孩养着。她们似乎为他疯狂。他之前差点娶了霍普家的女孩,但她的家人向法庭申请将她监护了起来还是什么的。当然,贺拉斯也想这么做的,他说为了保护萨拉必须这么做。可是波洛先生,我认为这真的不是一个好办法。我的意思是,他们只需要一起私奔去苏格兰,或者爱尔兰,或者阿根廷,或者其他什么地方结婚,甚至只是同居而不结婚就可以了。虽然这样可能犯了藐视法庭之类的罪名,但最终并不能真正解决问题不是吗?特别是,如果她怀孕了的话,我们只能放弃,允许他们结婚。在我看来,这样的婚姻在之后一两年内就会破灭。然后女孩回到家中,通常一两年后再嫁人安定下来,所嫁之人一般都是善良到极其沉闷的人。对我来说,如果有一个孩子,这一切就更加令人伤心了,因为无论继父为人多么好,由继父抚养与由亲生父亲带大是不同的。我觉得我们应该像我年轻时那样处理这些问题。我的意思是,每个女孩的初恋对象都是个混账。我记得我当时跟一个年轻人陷入了恐怖的热恋之中,他叫——啊,他叫什么来着?——真是神奇,我已经完全无法想起他的教名了!他姓蒂比特,年轻的蒂比特。当然,我父亲基本上禁止他到家里来,但他总是被邀请去参加我参加的舞会,我们会在那儿一起跳舞。有时我们会偷跑去野外坐坐,有时朋友们会安排一些野餐活动让我们一起参加。当然,那是一段非常刺激而有禁忌感的交往,让人非常享受。但我们那时不会——应该说,不会像现在的女孩那么投入。因此,过了一段时间,蒂比特先生就从我的生活中淡去了。您知道吗,当我四年后再次见到他时,甚至惊讶于自己怎么会看上他!他看上去是个如此无聊的年轻人,华而不实,无法进行什么有趣的对话。”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