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弩小说

第一章 雪地上的女尸 · 4

[英]阿加莎·克里斯蒂2019年08月08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谁还想散步呢?”德斯蒙德说,“我去把我的车开出来,我们一起去斑点野猪酒吧喝杯酒吧。”

萨拉犹豫了一下说:“我们去莱德伯里市场的白色公鹿那儿吧,那里更有趣一些。”

虽然她绝对不会说出来,但萨拉本能地对和德斯蒙德一起去本地的酒吧感到反感。她总觉得,这不是金斯莱西的传统。金斯莱西的女性从来不会经常光顾斑点野猪酒吧。她隐约觉得,去那里的话,老莱西上校和他的妻子会失望的。有什么不可以呢?德斯蒙德·李·沃特利会这么说。有那么一个瞬间,萨拉愤怒地觉得他应该知道为什么!除非必要,没有人会让像祖父和亲爱的老艾玛这样的老人家感到不安。他们真的对她非常好,即使完全不明白为什么她想在切尔西过她现在过的日子,也接受了这一切,让她拥有自己的生活。当然,这都因为有艾玛在,祖父本会无休无止地抱怨的。

萨拉对她祖父的态度没有什么幻想,德斯蒙德能被邀请来金斯莱西不是他的决定。这一切都是因为祖母艾玛,亲爱的艾玛,她一直那么好。

德斯蒙德去拿车的时候,萨拉再一次探头到客厅里。

“我们要去莱德伯里市场了。”她说,“我们想去那儿的白色公鹿喝一杯。”

她的声音中稍微有一丝挑衅的意味,不过莱西太太似乎并没有在意。

“好的,亲爱的。”她说,“我相信这是个好主意。我真高兴看见大卫和戴安娜一起去散步了。我是灵机一动想到邀请戴安娜来的。她才二十二岁,还这么年轻就被留下来,成了寡妇。我真希望她能很快再婚。”

萨拉警惕地看着她:“艾玛,你在计划着什么?”

“我有我自己的小计划。”莱西太太愉快地说,“我觉得她很合适大卫。当然,亲爱的萨拉,我知道他疯狂地爱着你,但你对他没有兴趣,我也意识到他不是你喜欢的类型。但我不想让他继续这么不开心下去,我觉得戴安娜真的适合他。”

“艾玛,你成天想着做媒。”萨拉说。

🍐 鲲`弩-小`说ww w ,K u n N u ,c o m

“我知道。”莱西太太说,“上了年纪的女人都是如此。我想戴安娜对他很有兴趣,你不认为他们很合适吗?”

“我不觉得。”萨拉说,“我认为戴安娜太——好吧,太过紧张和严肃了。我觉得大卫和她结婚会觉得很无聊的。”

“好吧,我们到时候看看吧。”莱西太太说,“反正你不想要他,对吧,亲爱的?”

“是的,我不想。”萨拉迅速地回答,然后突兀地问了一句,“你是真的喜欢德斯蒙德的吧,艾玛?”

“我相信他是个好人。”莱西太太说。

“爷爷不喜欢他。”萨拉说。

“你该不会指望他喜欢你的小伙子吧?”莱西太太笃定地说,“但我敢说,当他习惯了现状之后会转变想法的。亲爱的,你不能逼他。老人家改变想法是很慢的,何况你的爷爷还很顽固。”

“我不在乎爷爷想什么或者说什么。”萨拉说,“我想嫁给德斯蒙德时就会嫁给他。”

“我知道,亲爱的,我知道。但是,试着在这件事情上现实点。你爷爷可能会制造很多麻烦,你知道的。你也还没到结婚的年龄。再过一年,你就可以做你想做的事情了。我相信贺拉斯在那之前会回心转意的。”

“你是站在我这一边的,对吧,奶奶?”萨拉说,然后搂住祖母,给了她一个深情的吻。

“我希望你快乐。”莱西太太说,“啊,你的年轻人把车取来了。你知道,我喜欢现在这些年轻人穿的紧身裤,看起来很利落——只是也使得外八字腿特别明显。”

是的,萨拉想着,德斯蒙德是有点外八字,她之前从来没有注意到过……

“去吧,亲爱的,玩得开心。”莱西太太说。

莱西太太看着萨拉走到车边,然后想起了她的外国客人。她一路走到书房看了看,赫尔克里·波洛正在小憩。她笑了笑,穿过大堂走到厨房,跟罗斯太太商议晚饭去了。

“快点儿,美女。”德斯蒙德说,“你的家人不会是接受不了你去酒吧吧?这里真是太落后于时代了。”

“他们才没有那么大惊小怪。”萨拉坐进车里,高声说道。

“那个外国佬为什么在这儿?他是个侦探,对吧?这里有什么好侦查的?”

“哦,他不是出于工作原因来这里的。”萨拉说,“埃德温娜·莫克姆,我的外婆让我们邀请他的。我想他已经退休很久了。”

“听上去像匹已经快不行的老马。”德斯蒙德说。

“我相信,他是想见识一下传统的英国圣诞节。”萨拉含糊地说。

德斯蒙德轻蔑地大笑起来。“那些东西都是垃圾。”他说,“我都不知道你怎么能受得了。”

萨拉的红发在身后飘动,她抬起了好斗的下巴。

“我很享受!”她挑衅地说。

“宝贝,这是不可能的。让我们明天就了结这里的事情,一起去斯卡布罗或者其他什么地方吧。”

“我不可能这么做。”

“为什么不。”

“这样会伤害他们的感情。”

“哦,胡说八道!你一向不喜欢这些幼稚矫情的废话。”

“好吧,可能不是真的这样,但——”萨拉打住了。她羞愧地意识到她本来是很期待庆祝圣诞节的。她从心里享受着圣诞节所有的一切,却羞于向德斯蒙德承认。这不是因为享受圣诞和家庭生活有什么问题,而是因为她有那么一刻打心底里希望德斯蒙德不会在圣诞期间来金斯莱西。事实上她几乎希望德斯蒙德永远不要来,在伦敦见他比在家里见他有趣多了。

就在这个时候,布里奇特和男孩子们正从湖边走回来,热烈地讨论着关于滑冰的问题。小颗的雪粒不断地飘落,只要你抬头看看天空,就不难预测不久后将有一场大雪。

“今晚会下一整晚雪。”科林说,“我跟你们打赌,到了圣诞节当天早上,会有几米厚的积雪。”

这样的预言让人神往。

“我们来堆雪人吧。”迈克说。

“天哪。”科林说,“自从——嗯,自从大概四岁之后,我就没堆过雪人了。”

“我觉得堆雪人不是件很容易的事。”布里奇特说,“我的意思是,你得知道怎么堆。”

“我们可以堆一个波洛。”科林说,“给它安一个大胡子。梳妆盒里面就有一个。”

“我真想不明白,波洛怎么可能是一个侦探呢。”迈克想了想说,“我无法想象他要怎样易容。”

“我懂你的意思。”布里奇特说,“我也很难想象他拿着个显微镜到处跑,寻找线索或者测量足迹的样子。”

“我有个想法。”科林说,“让我们为他演场戏吧!”

“一场戏?你是什么意思?”布里奇特问。

“嗯,为他安排一场谋杀。”

“这是个好主意。”布里奇特说,“你是指雪中的尸体,这类的东西吧?”

“是的。这会让他觉得宾至如归,对吧!”

布里奇特咯咯地笑了起来。

“我不知道这样会不会玩得太过分了。”

“如果下雪的话,”科林说,“我们就有一个完美的舞台了。一具尸体和脚印——我们必须认真地计划一下,偷一把外公的匕首,再搞些血。”

他们停下了脚步,无视越下越大的雪,展开了激烈的讨论。

“旧教室里面有颜料盒,我们可以调一些血。我想应该是玫红色的。”

“我觉得玫红色有点太粉了,”布里奇特说,“应该更棕一点。”

“谁来演尸体?”迈克问。

“我来。”布里奇特立刻答道。

“听着,”科林说,“这主意是我想到的。”

“不不不,”布里奇特说,“必须是我,必须是一具女尸,这样才刺激。美丽的少女毫无生气地躺在皑皑白雪中。”

“美丽的少女!呵呵。”迈克嘲讽道。

“我还是黑发。”布里奇特说。

“跟这个有什么关系?”

“在雪中看起来效果会非常好。我应该穿上我红色的睡衣。”

“如果你穿着红色的睡衣,就看不出血迹了。”迈克的想法很现实。

“但它在雪中会被反衬得特别显眼。”布里奇特说,“我的睡衣有白色镶边,血可以滴在那上面。这样简直太棒了!你们觉得他会被骗到吗?”

“如果我们做得足够好的话,他会的。”迈克说,“我们要让雪上只有你的脚印,还有另外一行脚印走到尸体边上再离开。当然,必须是男性的。他不会想破坏现场的,所以无法发觉你没有真的死。你们认为——”迈克停了一下,有个突如其来的想法如当头一棒击中了他。其他人都看着他,他又开口道:“你们认为他会因此生气吗?”

“哦,我认为不会。”布里奇特语调轻松而乐观地说,“我相信他会理解我们只是想让他开心。类似于圣诞礼物。”

“我觉得我们不应该在圣诞节这么做。”科林思考了一下说,“我不认为外公会很喜欢这个想法。”

“那就节礼日[6]吧。”布里奇特说。

[6]节礼日是英国与大多英联邦国家在十二月二十六日(圣诞节翌日)庆祝的公众假期。

“节礼日感觉就对了。”迈克说。

“这样我们也有更多的时间。”布里奇特接着说,“毕竟有很多东西需要安排。让我们去看看有什么道具。”

他们匆忙地走回别墅。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