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弩小说

第一章 雪地上的女尸 · 9

[英]阿加莎·克里斯蒂2019年08月08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我可不认为李·沃特利先生会去找警察,小姐。”他说,“他不想掺和到谋杀里来,他被吓坏了。他所看到只是拿到红宝石的机会。他抢了宝石,假装电话坏了,冲出去要去找警察,其实开着车跑了。我想短时间内你不会再见到他了。据我所知,他有离开英国的方法。他有自己的飞机,不是吗,小姐?”

萨拉点了点头。“是的。”她说,“我们本来计划着——”她打住了。

“他计划让你跟他用这种方式私奔,对吗?确实,这是一种很好的走私珠宝的方法。当你跟一个女孩私奔,而这事众所周知时,你就不会同时被怀疑将传家珠宝走私出境了。是的,私奔是个很好的幌子。”

“我不相信这一切。”萨拉说,“我一个字都不相信!”

“那么,问问他的妹妹吧。”波洛说,用下巴示意站在后面的一个人。萨拉猛地转过了头。

一位淡金发女子站在门口。她穿着一件毛皮大衣,绷着脸,显然正在发火。

·鲲·弩·小·说 w w w_k u n n u_c o m

“妹妹个鬼!”她说,令人不悦地冷笑了一声,“那个下流的家伙根本不是我哥哥!他拿了好处,让我来担当罪名?整件事是他的主意!是他让我这么做的!他说这一切轻而易举,因为他们害怕有丑闻所以不会报警,我也完全可以说阿里是自己把传家之宝送给我的。本来我要和那个卑鄙的家伙在巴黎分赃的,结果他现在丢下我跑了!我真想杀了他!等我离开这儿——”她突然换了个话题,“有人能帮我叫辆出租车吗?”

“有一辆车正在门口等着送您去车站呢,女士。”波洛说。

“你想好了所有的事情,是吧。”

“绝大部分。”波洛得意地说。

但是,波洛并没有这么容易就逃脱。当他帮助假冒的李·沃特利小姐坐上等在门口的车子后回到餐厅时,发现科林正等着他。

他那张孩子气的脸上愁眉不展。

“但是波洛先生,红宝石呢?可别说你让他拿着红宝石跑了。”

波洛的脸色沉了下来。他捻了捻胡子,看上去有些不安。

“我会把它找回来的。”他不太有把握地说,“还是有其他的方法,我还是有可能——”

“哦,我就知道!”迈克说,“那个卑鄙的混蛋拿着红宝石就这么跑了!”

布里奇特比较敏锐。

“他又一次骗了我们。”她高声道,“是吧,波洛先生?”

“让我们进行最后一个魔术表演吧,小姐。摸摸我左边的口袋。”

布里奇特把手伸了进去。再把手抽出来时高举着一颗闪烁着深红色光芒的红宝石,她发出了胜利的尖叫。

“你看出来了,”波洛解释说,“之前我让你紧紧握住的那颗,是玻璃仿制品,是我从伦敦带来的,以防万一需要的时候用来调包的。你们明白吧?我们不希望出现任何丑闻。德斯蒙德先生会试图在巴黎或者比利时或者其他有联系人的地方处理那颗红宝石,到时他将会发现那块石头不是真的!还有什么结果比这更让人兴奋呢?所有事情都有个好结局。丑闻避免了,王储找回了他的红宝石,他清醒过来,回到自己的国家,我们祝福他拥有一个愉快的婚姻。所有一切都很完美。”

“除了我。”萨拉喃喃道。

她的声音很小,除了波洛没有人听到。波洛温和地摇了摇头。

“你错了,萨拉小姐。您在这段经历中得到了经验,所有的经验都是宝贵的。我预言,一定有幸福在将来等着您。”

“这不过是你说的。”萨拉说。

“但是,波洛先生,”科林皱着眉头道,“您怎么会知道那是我们跟您开的玩笑呢?”

“我的工作就是要知道各种各样的事情。”波洛捻着他的小胡子说道。

“我懂。但我不明白的是,您是怎么做到的。是有人说漏嘴了吗?有人来找您,跟您说了我们的计划吗?”

“不、不,不是那样的。”

“那您是怎么做到的?告诉我们!”

其他人纷纷应声道:“请告诉我们!”

“不行。”波洛抗议道,“如果我告诉你们我是如何推理出来的,你们会觉得平淡无奇。这就像魔术师向别人泄露魔术的秘密一样。”

“告诉我们吧,波洛先生!快,告诉我们吧!”

“你们真的希望我解开这最后一个秘密?”

“是的,请告诉我们吧。”

“啊,我不认为应该这么做。你们会很失望的。”

“别这样,波洛先生,告诉我们。您是如何知道的?”

“好吧,是这样的。那天喝完下午茶,我坐在书房窗边的椅子上休息。睡了一会儿醒来的时候,刚好听到你们站在窗外讨论你们的计划,当时最上面的那扇窗是开着的。”

“就这样?”科林懊恼地叫了起来,“这么简单!”

“看吧,”赫尔克里·波洛微笑着说,“你看,你们失望了。”

“好吧,”迈克说,“不管怎么说,现在我们知道所有的真相了。”

“是吗?”赫尔克里·波洛自言自语道,“我还没有。而我的工作是要知道所有的事情。”

他走进门厅,微微摇了摇头,大概是第二十次从口袋里掏出那张有些弄脏了的纸片。

“不要吃圣诞布丁。来自一个希望你一切安好的人。”

赫尔克里·波洛若有所思地摇了摇头。他这样一个能解释所有事情的人却无法解释这张纸条!这真是奇耻大辱。是谁写了这张纸条?为了什么?他不知道真相就不得安宁。突然,一声奇特的喘息让他从沉思中回过神来。他目光锐利地看过去,看到一个浅黄色头发,穿着花罩衫,正拿着簸箕和扫帚忙碌的人,此人双眼圆睁,盯着波洛手上的纸片。

“哦,先生,”人影说,“哦先生,请不要责怪我,先生。”

“请问你是谁,我的孩子?”波洛和蔼地问。

“安妮·贝茨,先生。请不要责怪我,先生。我是来帮罗斯太太的。我不是故意,先生,我不是故意多管闲事的。我是出于好心,先生。我的意思是,为了您好。”

波洛恍然大悟。他拿着那张肮脏的纸片。

“安妮,这是你写的?”

“我不想伤害任何人,先生。真的,我从来没有想过伤害别人。”

“你当然不想,安妮。”他对她笑着说,“但请告诉我,为什么你会写这样一张纸条呢?”

“是因为他们两个人,先生。李·沃特利先生和他的妹妹。我敢肯定她不是他的妹妹,我们没有人相信她是!而且她也没生病,我们都看得出来。我们认为——我们都认为——有什么可疑的事情正在发生。我可以直接告诉您,先生。我在她的梳洗室里更换浴巾时听到了房间里的他和她在谈话。我听到他们在发牢骚。‘那个侦探,’他说,‘那个要来这里的侦探波洛,我们得想办法解决掉他。我们必须要快,让他没法来妨碍我们。’然后他压低声音,用一种卑鄙阴险的口气说:‘你放在哪里了?’她说:‘在布丁里。’哦,先生,我的心跳停了一拍,我都以为它再也不跳了。我认为他们打算在圣诞布丁里下毒害您。我不知道该怎么办!罗斯太太是不会相信我这类下人的话的。我想到可以提醒您。于是我写了这张纸条放在您的枕头上,这样您在上床睡觉的时候就可以看到它了。”安妮屏住气,停止了讲述。

波洛认真地打量了她几分钟。

“我想安妮,你看了太多耸人听闻的电影了。”他终于开口了,“或者是电视节目?不过重要的是你很善良,而且机智。等我回到伦敦之后会送你一份礼物的。”

“哦,谢谢您先生。太感谢了,先生。”

“安妮,你想要什么礼物呢?”

“任何我喜欢的东西都可以吗,先生?我可以要我喜欢的任何东西吗?”

“只要是合理的要求。”赫尔克里·波洛慎重地说,“是的。”

“哦,先生,我能要一个化妆包吗?像李·沃特利先生的妹妹的那个一样——哦,她不是他妹妹——真正时髦的新款包,可以吗?”

“当然,”波洛说,“当然,我想我可以做到。”

“真有趣。”他又沉思道,“之前在博物馆看到一些来自巴比伦或者其他那类地方出土的文物,那是几千年前的东西了,中间就有一些化妆盒。女人的内心几千年来都没有什么变化。”

“您在说什么,先生?”安妮问。

“没什么。”波洛说,“我在反思人性。你会得到你的化妆包的,孩子。”

“哦,谢谢,先生。真是太感谢您了,先生。”

安妮狂喜地离开了。波洛看着她的身影,满意地点了点头。

“啊,”他自言自语道,“现在我可以走了。这里已经没有其他事情需要处理了。”

一双手悄悄地从后面伸了过来,出人意料地抱住了波洛的肩膀。

“如果你能站在槲寄生下面的话——”布里奇特说。

6

赫尔克里·波洛惬意地享受着这一切。他对自己说,他度过了一个非常愉快的圣诞节。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