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弩小说

第三章 弱者的愤怒 · 8

[英]阿加莎·克里斯蒂2019年08月08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8

波洛没有事先说明就去了伦敦一事让阿斯特韦尔爵士夫人吃了一惊。在他离开了二十四小时又回到宅子后,帕森斯告诉他阿斯特韦尔爵士夫人想尽快见见他。夫人在自己的卧室里。她躺在长沙发上,脖子下垫着靠垫,看上去病怏怏的,有些憔悴,完全没有波洛上次拜访时见到的神采。

“波洛先生,你回来了?”

“我回来了,夫人。”

“你去伦敦了?”

波洛点了点头。

“你没有告诉我你要去伦敦。”阿斯特韦尔爵士夫人厉声说道。

“非常抱歉,夫人。这是我的错,我应该告诉您的。下次——”

“下次你还是会这么做的。”阿斯特韦尔爵士夫人机灵又幽默地打断了他,“先把事情做了再告诉别人,这果然是你的座右铭。”

“也许这也是夫人您的座右铭?”波洛眨了眨眼。

“是的,偶尔。”对方承认了,“波洛先生,您去伦敦做什么?这您可以告诉我吗?”

“我跟我们的好督察米勒见了一面,然后还见了优秀的梅休先生。”

阿斯特韦尔爵士夫人端详着他的表情。

“那么,你怎么认为?”她慢慢地说。

波洛直视着她。

“查尔斯·莱弗森有可能是无辜的。”他严肃地说。

“哦!”阿斯特韦尔爵士夫人跳了起来,把两个靠枕碰到了地板上,“那么,我是对的了,我是对的!”

“我只是说有这个可能性,夫人,仅此而已。”

他语气里的什么引起了她的注意。她半坐起来,用一只胳膊撑着头,目光锐利地看着他。

“我能做什么吗?”她问。

🐼 鲲·弩+小·说 w ww - k u n n u - c oM-

“是的。”波洛点了点头,“您可以告诉我,阿斯特韦尔爵士夫人,您为什么怀疑欧文·特里夫西斯。”

“我告诉过你,我就是知道——仅此而已。”

“很不幸,这不够。”波洛冷冷地说,“夫人,请您回想一下那个致命的夜晚,回想所有的细节、所有微小的事件。您注意或者看到秘书做什么了吗?我,赫尔克里·波洛相信,您一定看到了什么。”

阿斯特韦尔爵士夫人摇了摇头。

“我整晚都几乎没注意过他。”她说,“肯定也没想起过他。”

“您当时在想其他的事情?”

“是的。”

“想着您丈夫对莉莉·玛格雷夫小姐的不满?”

“是的。”阿斯特韦尔爵士夫人点了点头,“你似乎知道所有事情,波洛先生。”

“我确实知道所有事情。”小个子男人得意洋洋地说。

“我喜欢莉莉,波洛先生,你也看到了。鲁本却因为推荐人以及其他一些这样那样的事情大吵大闹。听我说,我没有说她在这件事上没有说谎,她确实伪造了推荐人。但老天保佑,以前我做过很多更糟糕的事。你必须耍各种小手段才能搞定剧场经理。那时我什么样的假话都敢去写、去说。

“莉莉想要这份工作,于是耍了一些不是那么——好吧,不是那么上得了台面的花招。男人在这方面很愚蠢,他说的好像莉莉以前是一个银行收银员,卷了几百亿潜逃了一样。我那一整晚都很忧虑,因为虽然我一般最后都能搞定鲁本,但他有时真的蠢得可以,就是个猪脑袋,可怜的家伙。所以,我没有时间关注秘书。无论如何,没人会太关注特里夫西斯先生。他只是待在那儿,就这样。”

波洛说:“我注意到特里夫西斯先生不是那种会站出来的人,他不引人注目,也不会突然爆发。”

“是的,他不是。”阿斯特韦尔爵士夫人说,“他不像维克多。”

“维克多·阿斯特韦尔先生,我必须说,是个火药桶。”

“这真是个非常贴切的形容。”阿斯特韦尔爵士夫人说,“他在家里随时爆发,像炮火似的。”

“一个急脾气?”波洛说。

“哦,他一发起怒来完全就是个恶魔。”阿斯特韦尔爵士夫人说,“但老天垂怜,我不怕他。维克多是只只吠不咬的狗。”

波洛看着天花板。

“您无法告诉我任何那晚和秘书有关的信息了?”他柔声嘟囔道。

“我告诉你了,波洛先生,我就是知道。这是直觉,女人的直觉——”

“那是没有办法让一个人被判死刑的。”波洛说,“更重要的是,也无法拯救一个即将因此被判死刑的人。阿斯特韦尔爵士夫人,如果您真的相信莱弗森先生是无辜的,同时确定对这个秘书的怀疑是有根据的,您是否愿意做一个小试验呢?”

“什么样的试验?”阿斯特韦尔爵士夫人狐疑地问。

“您是否同意接受催眠?”

“为了什么?”

波洛向前探了探身子。

“如果让我来说的话,夫人,您可能不相信,但您的直觉是建立在一些下意识间看到的事情上的。我只能说,这个试验可能会对查尔斯·莱弗森,那个不幸的年轻人很重要。您不会拒绝吧?”

“谁来催眠我呢?”阿斯特韦尔爵士夫人继续狐疑地问,“你吗?”

“我的一个朋友,阿斯特韦尔爵士夫人。如果我没弄错,他刚刚到了。我听到外面有车开进来的声音。”

“他是谁?”

“哈利街的卡扎勒特医生。”

“他——可信吗?”阿斯特韦尔爵士夫人担忧地问道。

“他绝对不是个骗子,夫人,如果您是在担忧这个的话。您可以完全相信他。”

“好吧。”阿斯特韦尔爵士夫人叹了口气,“我认为这些都是胡说八道,不过您如果想的话可以试试。我不会妨碍您的调查的。”

“非常感谢,夫人。”

波洛匆忙离开了房间。几分钟之后他又回来了,带着一位兴致勃勃、戴着眼镜的圆脸小个子男士。他的形象和阿斯特韦尔爵士夫人心中认为的催眠师大相径庭,这让夫人有些失望。波洛介绍了他。

“好吧。”阿斯特韦尔爵士夫人好脾气地说道,“怎么开始这个把戏?”

“很简单,阿斯特韦尔爵士夫人,很简单。”小个子医生说,“只需要您躺下来,对——这样就可以了,好的。请放松。”

“我很难放松。”阿斯特韦尔爵士夫人说,“我希望能不理我的意愿直接把我催眠。”

卡扎勒特医生粲然一笑。

“但您同意了,这就不是违背您的意愿,对吧?”他愉快地说,“这就对了。波洛先生,能请您把灯都关了吗?阿斯特韦尔爵士夫人,您只要睡着就可以了。”

他稍微调整了一下姿势。

“现在很晚了,您变得很困——非常困。您的眼皮很重,慢慢闭上了——闭上了——闭上了。您很快就会入睡……”

他的声音低沉、轻柔、单调。过了一会儿,他附下身,轻柔地翻了翻阿斯特韦尔爵士夫人的右眼皮,然后回过身,冲波洛满意地点了点头。

“可以了。”他低声说道,“我可以继续了吗?”

“请。”

医生用严厉且充满权威的口吻说:“阿斯特韦尔爵士夫人,您睡着了,但仍能听到我的声音,并且可以回答我的问题。”

躺在沙发上的人一动不动,也没有睁开眼睛,但用一种不带变化的语调低声回答道:“我可以听到你的声音,可以回答你的问题。”

“阿斯特韦尔爵士夫人,我现在要你回到你丈夫被杀的那天夜里。你还记得那个夜晚,对吧?”

“是的。”

“你坐在晚餐桌边。描述一下你看到了什么、有什么感觉。”

躺在沙发上的人有些不安地动了动。

“我很紧张。我很担心莉莉。”

“我们知道。告诉我们你看到了什么。”

“维克多在吃盐烤杏仁,他很贪吃。明天我要告诉帕森斯不要在他那头摆小零食了。”

“请继续,阿斯特韦尔爵士夫人。”

“鲁本今晚一直在破坏气氛。我不认为完全是因为莉莉。似乎是生意上出了什么事情。维克多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着他。”

“向我们描述一下特里夫西斯,阿斯特韦尔爵士夫人。”

“他衬衫的左袖口磨破了。他在头上抹了很多油。我真希望男士们都不要这么做,这会毁了客厅里的防尘罩。”

卡扎勒特看了看波洛,后者点了点头。

“阿斯特韦尔爵士夫人,现在晚餐结束了,你在喝咖啡。向我描述一下周围的情况。”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