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弩小说

第三章 弱者的愤怒 · 10

[英]阿加莎·克里斯蒂2019年08月08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9

赫尔克里·波洛看上去要长久地在邦德堡住下去了,这让许多人感到不安。维克多·阿斯特韦尔就此事向他的嫂子提出了抗议。

“这下可好了,南希。你不知道他这类人是什么样的,他已经兴高采烈地在这里建立了他的总部,舒适地住了差不多一个月了,这期间每天还要向你收取几畿尼的咨询费用。”

阿斯特韦尔爵士夫人的回复则是,她可以管好自己的事情,不需要其他人来干涉。

莉莉·玛格雷夫在极力隐藏她的不安。一开始她认为波洛相信了她的说法,但现在她不是非常确定了。

波洛并非完全按兵不动。住在这里的第十五天,晚餐的时候,他拿出一本指纹采集本。用这个方法来采集全家人的指纹看起来有些笨拙原始,不过也许正因如此,没有人敢拒绝。等这位小个子侦探回房间休息了,维克多·阿斯特韦尔说出了他的看法。

“你知道他是什么意思了吧,南希。他现在正在调查我们中的某个人。”

“别胡思乱想了,维克多。”

“哦,他带来的那个闪亮的小本子还有什么其他的意义吗?”

“波洛先生知道他在做什么。”阿斯特韦尔爵士夫人得意地说,并意味深长地看着欧文·特里夫西斯。

之后的一天,波洛又用一沓纸采集了所有人的脚印。第二天上午,他像猫一样无声地走进了书房,把欧文·特里夫西斯吓了一大跳,特里夫西斯像中枪了一样从椅子上跳了起来。

“非常抱歉,波洛先生。”他正色道,“不过您让我们神经紧张。”

“哦,为什么这么说?”小个子男士无辜地问道。

“我必须承认,”秘书说,“我觉得查尔斯·莱弗森的案子铁证如山。但您似乎并不这么认为?”

波洛站在那儿看着窗外。然后突然转过身来看着对方。

“我必须告诉您一些事情,特里夫西斯先生……仅限于我们之间。”

“什么?”

鲲l 弩x 小x 说s = Ww w * k u n n u * co m

波洛看起来并不急着开口。他迟疑了一分钟,犹豫着。当他开始说的时候,开头的几句话正好与大门的开关声重合了。就一个说秘密信息的人来说,他的声音有点太大了。他的声音吸引了一个正在外面大堂走动的人。

“我想私下告诉您,特里夫西斯先生,有新证据出现了。能证明当查尔斯·莱弗森走进阁楼的时候,鲁本爵士已经死了。”

秘书盯着他。

“是什么证据?为什么我们没有听说?”

“你们会知道的。”小个子男人神秘兮兮地说,“不过在此之前,这个秘密只有你我知道。”

他脚步敏捷地走出了房间,差点儿撞上站在外面的维克多·阿斯特韦尔。

“啊,您刚刚回来吗,先生?”

阿斯特韦尔点了点头。

“外面的天气很糟糕。”他喘着粗气说,“又冷,风又大。”

“啊。”波洛说,“那我今天不出去散步了——我就像一只猫,坐在壁炉边上取暖。”

“这办法会有用的,乔治。”傍晚时分,波洛一边搓着手,一边对自己忠诚的男仆说着,“他们全都焦虑不安——忍不住要跳起来了!乔治,玩猫捉老鼠的把戏很难,要一直等着,不过很有效果,是的,效果非常好。明天我们再努力一下。”

第二天,特里夫西斯要去城里办事。他和维克多·阿斯特韦尔上了同一列火车。他们离开之后,波洛立马积极行动了起来。

“来,乔治,我们赶紧开始工作。如果女仆靠近这些房间,你就拖住她,跟她说一些好听的废话,让她待在走廊上。”

波洛先进了秘书的房间,开始搜查,没有放过任何一个抽屉和架子。之后他迅速把所有东西放归原位,宣称搜查结束。在门口把守的乔治象征性地咳了一声。

“先生,能否允许我说一句?”

“什么,我的好乔治?”

“先生,鞋子。那两双棕色的鞋子是放在第二层架子上的,而那双漆皮的放在下面那一层。您搞错了位置。”

“太了不起了!”波洛握住他的手说道,“不过让我们别为这事烦恼了。我向你保证,乔治,这不重要。特里夫西斯先生不会注意到这种微不足道的事情的。”

“如您所愿,先生。”乔治说。

“会注意到这些是因为你的工作性质。”波洛拍着他的肩鼓励道,“这也说明你的工作做得很好。”

男仆没有回话,之后波洛在维克多·阿斯特韦尔的房间犯下同样错误的时候他也没有吭声。阿斯特韦尔先生的贴身衣物没有完全按照原来的样子摆放回抽屉里。而至少在这第二个房间的搜查上,之后所发生的事情证明男仆是正确的,波洛是错误的。维克多·阿斯特韦尔当天晚上暴怒地冲进了会客厅。

“看着我,你这个该死的、傲慢无礼的比利时小矮子,你为什么搜查我的房间?你以为在我那儿能发现什么?我不会杀鲁本的,你听到了吗?这就是家里有一个到处打探的间谍的结果。”

波洛摊开手狡辩了几句。他一遍又一遍地道歉,承认自己愚蠢、笨拙又好管闲事,他说他现在很困惑,所以未经允许就擅自行动了。最后,那位暴怒的绅士被劝走了,离开的时候还在愤怒地咆哮着。

傍晚时分,波洛再次啜饮着大麦茶,对乔治嘟囔道:“有进展,我的好乔治。是的——有进展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