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弩小说

第五章 梦境 · 1

[英]阿加莎·克里斯蒂2019年08月08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1

赫尔克里·波洛认真地打量着眼前的这栋房子。他环顾了一下四周的环境、街边的店面、右边的大型厂房,以及对面的一片廉价公寓。

他的目光又一次回到眼前的诺思韦大宅,这栋历史遗留品,来自居住空间宽裕、生活悠闲的时代。那时它被绿色的草坪环绕,显得优雅而傲慢。而眼下,它与周围环境格格不入,挤在现代伦敦城最热闹的地带,却不受关注、被人遗忘,五十个人中没有一个人能告诉你它在哪里。

不仅如此,也很少有人能说出谁是这栋房子的主人,尽管他是全世界最富有的几个人之一。不过钱既可以让人扬名于世,也可以让人彻底隐形。本尼迪克特·法利,这位古怪的百万富翁,就选择不对外公开自己的住所。甚至很少有人见过他,他也不怎么在公共场合露面。但他会时不时出席董事会议,以消瘦的身材、鹰钩鼻子和刺耳的声音统领并支配着聚集的董事们。不过有很多关于他的传说,有说他如变态般吝啬,也有说他十分慷慨大方,还有很多传说与私人生活有关——相传他那件有名的睡衣已穿了二十八年之久,上面布满了补丁;他永远只吃卷心菜汤和鱼子酱,以及他十分讨厌猫。这些都是众所周知的。

赫尔克里·波洛也知道这些传闻。对于他即将拜访的男人,他所知道的就这么多。在他大衣口袋里的那封信并没有告诉他更多的信息。

默默地审视了一会儿这栋惹人叹息的旧时代之象征的建筑之后,他走上通往正门的台阶,按响门铃,同时看了一眼精巧的手表——它已经取代了他曾经最爱的大怀表。此时正好九点半,赫尔克里·波洛一向非常准时。

恰当的间隔过后,门开了。大堂的灯光中出现了管家的身影,俨然是完美管家的范本。

“本尼迪克特·法利先生在家吗?”赫尔克里·波洛问。

管家从头到脚打量了波洛一遍,高效且毫无冒犯感。

周到而细致,赫尔克里·波洛暗自赞赏。

“您是否有约,先生?”管家的声音十分温和。

“有的。”

“请问您的姓名是?”

“赫尔克里·波洛。”

管家鞠了个躬后退到一边。赫尔克里·波洛走进了房子,管家关上了门。

麻利地接过访客的帽子和手杖之前,还有一道程序要完成。

“先生,请您谅解,需要您出示一下邀请信。”

波洛慎重地从口袋里掏出一张折叠的信纸,递给了管家。后者只扫了一眼,就又一鞠躬将信还给了波洛。赫尔克里·波洛将它收回口袋,信的内容很简单。

诺思韦大宅W.8

赫尔克里·波洛先生
亲爱的先生:

本尼迪克特·法利先生想请教您的意见。如果您方便的话,他希望能明天晚上9:30(星期四)按以上地址与您会面。

您真挚的,

雨果·康沃西

(秘书)

以及,请携带此信前来。

管家熟练地接过波洛的帽子、手杖和大衣,说道:“请您跟我到康沃西先生的房间。”

管家在前面领路,走上了宽阔的楼梯。波洛跟着他,一路以赞赏的眼光看着这座丰富多变,如艺术品般的建筑!他的艺术审美一直带有些资产阶级的情调。

他们到了二楼,管家敲了敲其中一扇门。

鲲·弩^小·说

赫尔克里·波洛的眉毛因这意外的声响微微扬了一下。顶级管家进主人房间是不会敲门的,而这位毫无疑问是一位顶级管家啊!

这可以说是波洛第一次感受到这位百万富翁的古怪之处。

房里的人喊了句什么,管家推开了门,宣布道(波洛又一次感觉到对正统礼节的刻意叛离):“您等待的那位先生到了。”

波洛走进屋里。房间不小,以一种工人阶级式的方式朴实地布置了一下。有装满东西的文件柜,一些书籍,几把靠背椅,以及一张夸张醒目的大桌子,上面整齐地摆满了文件。屋里很暗,唯一的光源是一盏用绿色罩子罩着的读书灯,摆在一张靠背椅旁的小台子上。这么安排是为了让光线照向从门口进来的人。赫尔克里·波洛眨了眨眼,心想这盏灯起码有一百五十瓦。扶手椅上坐着的人身材消瘦,穿一件拼布风格的睡衣——这就是本尼迪克特·法利。他的头略往前伸,像要表达什么态度,突出的鹰钩鼻让他看起来像只鸟,前额有一撮白鹦鹉那样的白发。他的眼睛在厚厚的镜片后面闪烁着,怀疑地审视着他的访客。

“嘿,”他终于说话了,声音尖锐刺耳,“你就是赫尔克里·波洛,哼?”

“乐意为您效劳。”波洛礼貌地说道,鞠了个躬,并将一只手放到椅子的靠背上。

“请坐……请坐。”老人急躁地说道。

赫尔克里·波洛坐了下来——在台灯炫目的强光下。坐在灯后的老人似乎正在专注地研究着他。

“我怎么知道你就是赫尔克里·波洛,哼?”他焦躁地问道,“告诉我——哼?”

波洛再一次从口袋里掏出信,交给了法利。

“好吧。”百万富翁勉强地承认,“这封信是我让康沃西写的。”他把信折起来,扔了回去,“所以你就是那个家伙,是吧?”

波洛略略摆了摆手说:“我向您保证,这不是个骗局。”

本尼迪克特·法利突然咯咯地笑了起来。

“魔术师从帽子里变出金鱼前总会说这样的话!说这话也是魔术骗术的一部分!”

波洛没有回应。法利突然说:“你是不是觉得我是个多疑的老头,哼?是的,我就是。不要相信任何人!这是我的座右铭。有钱人不能信任任何人。任何,任何,任何人都不能信。”

“您想向我咨询什么?”波洛礼貌地询问道。

老人点了点头。

“找专家,不要计较开销。您可能注意到了,波洛先生,我还没问过您怎么收费。我也不准备问!过后给我寄账单来——我不会讨价还价的。牛奶场的那些该死的傻子想将市价两块七的鸡蛋用两块九卖给我——骗子!我可不会被骗。但行业里的精英是不同的,他们值这个价。我自己就是个精英,所以我知道。”

赫尔克里·波洛没有回答。他认真地听着,头微微歪向一边。

他外表冷静,但内心觉得有些失望。他无法很清晰地说出这是一种怎样的奇怪感觉。至今为止,本尼迪克特·法利的表现都非常典型——或者说他似乎在刻意表现得和传闻中说的一样。然而,波洛却觉得失望。

这个人,他暗自厌恶地想到,是个江湖骗子——彻头彻尾的江湖骗子!

他也认识一些古怪的百万富翁,但几乎每次遇到这样的人,他都能从对方那里感受到一种力量,一种内部能量,让他产生敬意。如果他们穿着一件拼布风格的睡衣,那么应该是因为他们喜欢穿这样的睡衣。但是本尼迪克特·法利的睡衣,起码在波洛看来,本质上就是一件舞台上的道具。而这个人从本质上看也不过是在做戏。他说的每一个词都如此符合他的形象,因此波洛可以肯定,他不过是在装模作样。

他不带感情地重复道:“法利先生,您希望我做什么?”

百万富翁突然转变了态度。他身子前倾,声音压得很低。

“是的、是的……我想听听你怎么说——你怎么认为……找行业内最厉害的!这是我一贯的做法!最好的医生、最好的侦探——二者择其一。”

“先生,我还是不明白。”

“自然。”法利厉声道,“我还没开始说呢。”

他又一次往前探了探身子,丢出一个突兀的问题。

“波洛先生,您对梦了解多少?”

小个子男人抬了抬眉毛。他确实有些猜测,但绝对没猜到对方会问这个问题。

“关于这个话题,法利先生,我推荐拿破仑的《梦之书》——或者去哈利街的心理咨询师那儿请教最新理论。”

本尼迪克特·法利严肃地说:“这两者我都尝试过了……”

百万富翁停顿了一下,然后以近乎耳语的声音再次开口,之后声音越来越大。

“我总是做同一个梦——每晚如此。而且我担心……告诉您吧,我真的很担心……这件事会继续下去。梦里我坐在隔壁房间,坐在桌前写东西。然后我看了一眼房里的钟,时间正好是三点二十八分。总是同样的时间,您明白吗?

“当我看到时间的时候,波洛先生,我知道我必须要去做了。我不想——我厌恶去做那件事——但我必须去做……”

他的声音已变得刺耳。

波洛毫不慌乱地说:“您必须要做的是什么?”

“三点二十八分,”本尼迪克特·法利声音嘶哑地说,“我打开书桌右手边的第二个抽屉,拿出放在那里的左轮手枪,装上子弹,走到窗边,然后……然后……”

“然后?”

本尼迪克特·法利低语道:“然后我对自己开了枪……”

一片寂静。

波洛说:“这就是您的梦?”

“是的。”

“每晚都一样?”

“是的。”

“您对自己开枪之后发生了什么?”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