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弩小说

第二章 · 2

[英]阿加莎·克里斯蒂2019年08月08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是吗?”

“当然,很有异域风情。”艾默里小姐承认道,“相貌英俊,而且英语说得非常好。”

“是的,我也这样觉得。”

艾默里小姐似乎不愿意结束这个话题。“你真的不知道他在这一带吗?”她问。

“我一点儿都不知情。”露西娅断然说道。

理查德·艾默里专注地注视着自己的妻子,现在他开口道:“这对你来说是个多么美好的惊喜啊,露西娅。”

他的妻子飞速地抬头望了他一眼,但是没有回答。艾默里小姐面露喜色。“确实如此。”她继续说道,“你在意大利时跟他熟吗,亲爱的?他是你的好朋友吗?我猜他一定是。”

露西娅的声音中流露出些许苦涩。“他从来都不是我的朋友。”她说。

“噢,我明白了。你们只是认识。但是他接受了你慷慨的邀请并留下来了啊。我经常觉得外国人有点固执。噢,我并没有说你,当然啦,亲爱的……”艾默里小姐停了下来,脸一下子红了。“我的意思是,你已经是半个英格兰人了。”她狡猾地看着她侄子,又说:“她现在已经非常英国化了,不是吗,理查德?”

理查德·艾默里没有回应他姑姑的话,只是向门口走去并打开了门,似乎在下逐客令般请她回到餐桌前。

“好吧。”艾默里小姐回答,然后极不情愿地走向门口,“如果你确定我不能帮上忙的话。”

“是的,是的。”理查德说,语气唐突,然后为她把门。艾默里小姐做了个不确定的手势,勉强地朝露西娅笑了一下,离开了房间。

理查德在她走后关上门,松了一口气,然后回到他妻子的身边。“唠叨,唠叨,真是唠叨!”他抱怨道,“我以为她不会走了呢。”

“她只是想表现得和善一些,理查德。”

“噢,我知道她是好心。但做得有点过头了。”

“我想她很喜欢我。”露西娅喃喃道。

“什么?噢,当然。”理查德·艾默里的声音听起来心不在焉。他站在那儿,仔细地端详着妻子。两人尴尬地沉默了一阵子。然后,理查德走近露西娅,看着她说:“你确信我不用帮你拿点什么吗?”

露西娅抬头看他,勉强笑了一下:“没什么,真的,谢谢你,理查德。回餐厅去吧。我现在已经好多了。”

“不。”她丈夫回答,“我留下来陪你。”

“但我更想一个人待一会儿。”

一时间屋里一片寂静,理查德走到沙发后说:“垫子这样可以吗?要不要在你头底下再垫一个?”

“我就这样,挺舒服的。”露西娅说,“但如果能有点新鲜空气就更好了,你把窗子打开好吗?”

理查德走向落地窗,拨弄了几下搭钩。“该死!”他叫道,“老头子用专门的搭钩把它锁上了,没有钥匙打不开它。”

露西娅耸耸肩。“哦,没关系。”她喃喃道,“真的没关系。”

理查德离开落地窗,然后在桌子旁的一把椅子上坐下。他身子前倾,把胳膊轻松地放在腿上。“真有意思,那个老头,总是发明这发明那。”

🍵 鲲 · 弩 + 小 · 说 w Ww - k u n n u - c om-

“是啊。”露西娅回答,“他一定用那些发明挣了很多钱吧?”

“多得不得了。”理查德沮丧地说,“不过吸引他的倒不是钱。这群科学家都是一样的。总是在追求些不切实际且只有他们自己感兴趣的东西。什么用高速粒子撞击原子之类的,我的老天啊!”

“但是无论怎样,你的父亲是个伟大的人。”

“我猜他是当今首屈一指的科学家。”理查德勉强承认道,“但除了他自己别人的意见他都不听。”他越来越恼怒,“他对我真是坏极了。”

“我知道。”露西娅说,“他把你留在这儿,禁锢在房子里,把你弄得像囚犯一样。为什么他让你离开军队住在这里?”

“我猜……”理查德说,“他觉得我可以在工作上帮到他。但是他应该已经知道,在那方面我一点都帮不上忙,我就是没有那根筋。”他把椅子挪向露西娅,然后身子再次前倾。“上帝啊,露西娅,有时候我真的很绝望。他有那么多钱,每一分都花在那该死的实验上了。你以为他有一天会给我属于我的东西,并且让我自由地离开这里吗?”

露西娅坐直了,苦涩地叫道:“钱!什么事归根结底都是那些,钱!”

“我就像只被蛛网抓住的苍蝇。”理查德继续说道,“无助,真是太无助了!”

露西娅恳切地看着他。“噢,理查德。”她解释道,“我也如此。”

她的丈夫警觉地看着她。他正要开口,露西娅又说:“我也是一样的无助,我想逃走。”她忽然站起身来走向他,激动地说:“理查德,看在上帝的分上,趁现在还来得及,带我走吧!”

“走?”理查德的声音空洞而又绝望,“去哪儿?”

“哪里都行。”露西娅回答,她越说越激动,“这个世界哪儿都行!只要远离这栋房子!这才是最重要的,远离这栋房子!我很怕,理查德,我跟你说我好怕。这里到处是阴影……”她看向身后,就像可以看见他们似的,“到处都是阴影。”

理查德坐着不动。“我们没有钱怎么走?”他问道。抬头看着露西娅,然后继续痛苦地说:“女人不喜欢没有钱的男人,对吗,露西娅,对吗?”

她后退了一步。“为什么你要说这些?”她问,“你是什么意思?”

理查德继续默默地看着她,他的脸紧绷着,没有表情。

“你今晚怎么了,理查德?”露西娅问他,“你似乎哪里不对劲……”

理查德站了起来:“有吗?”

“是啊,你怎么了?”

“呃……”理查德刚开口便停了下来,“没什么,什么事都没有。”

他转身要走,但是露西娅拉回了他,把手放在他肩上。“理查德,亲爱的。”他把她的手拿下来。“理查德。”她又叫道。

理查德把双手放到背后,低下头看着她,问道:“你以为我是个十足的白痴吗?你以为我就没看到你那位‘老朋友’今晚塞给你一张字条吗?”

“你的意思是,你以为——”

他激烈地打断了她。“为什么你晚宴吃到一半出来了?你并不是真的头晕。这都是假装的。你想一个人读你那张宝贵的字条。你都等不及了。你差点就没耐心地疯掉了,因为你摆脱不掉我们。先是卡洛琳姑姑,然后是我。”他看向她时目光冰冷,充满痛苦和怒火。

“理查德。”露西娅说道,“你才疯了。哦,太荒唐了。你不会以为我喜欢卡雷利吧?你这样想吗?真的吗?我亲爱的理查德,亲爱的,我只喜欢你。我心里没有别人,只有你。你应该知道这一点!”

理查德的眼睛盯着她,静静地问道:“字条里写的什么?”

“没什么,真的没什么。”

“那给我看看。”

“我……我不能。”露西娅说,“我已经把它毁了。”

理查德的脸上泛过一阵冷笑。“不,你没有。”他说,“给我看看。”

露西娅沉默了片刻,她恳求地望着他,然后问道:“你不相信我吗?”

“我可以从你那里抢过来,”他咬牙切齿地说,然后向她走近了一步,“我已经有一些这样的想法了。”

露西娅后退了几步,低声哭泣,她的眼睛始终盯着理查德的脸,希望他能相信她。突然间,他转过身。“不。”他说道,像是在自言自语,“我想总有些绝对不能做的事。”他转向他的妻子。“但是,上帝做证,我会向卡雷利讲个明白。”

露西娅抓住他的手臂,惊恐地哭了起来:“不,理查德,你不能,不可以。不要这么做,我求你了,别这样做。”

“你是为你的情人担心了,是吗?”理查德冷笑。

“他不是我的情人。”露西娅激烈地反驳。

理查德握住她的肩膀。“或许他现在还不是。”他说,“或许他……”

理查德忽然听到外面的大厅有声响,便不说话了。他努力控制着自己,走向壁炉,拿出香烟盒和打火机,点了支烟。当通向大厅的门打开以后,这声音越发响了。露西娅坐到理查德刚刚坐过的椅子上,她的脸色苍白,双手紧张地握成一团。

艾默里小姐和她的侄女芭芭拉一起走了进来。芭芭拉二十一岁,是位极其时髦的年轻女士。她一边晃悠着她的钱包,一边朝露西娅走去。“你好,露西娅,你现在好点了吗?”她问道。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