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弩小说

第九章

[英]阿加莎·克里斯蒂2019年08月10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波洛探究地看着他的好朋友,眼中闪烁着愉悦的光芒。“你真是太让人激动了,我亲爱的黑斯廷斯!”他大叫道,“是什么样的机智和敏捷啊,让你直接就跳到答案上去了。”

“既然如此,波洛……”黑斯廷斯抗议道,“你不能这样敷衍我。你不会装作认为那个老头死于心脏病吧。昨晚发生的事情还清晰地浮现在我眼前。但我必须说,理查德·艾默里不是一个特别聪明的家伙。他做不出下毒这种事情。”

“你认为不是他吗,我的朋友?”波洛问道。

“我昨晚看准了,就在格拉汉姆宣布他不能签死亡证明还说需要验尸的时候。”

波洛轻轻地叹息了一声。“是啊,是啊。”他喃喃地安慰道,“今早格拉汉姆医生就会来宣布验尸结果了。过几分钟我们就能知道你说的是对是错了。”波洛好像还想说点什么,但克制住了自己。他走向壁炉台,开始整理那个装满用来点火的捻子的瓶子。

黑斯廷斯亲切地看着他。“我说,波洛……”他笑道,“你是有多爱整洁啊。”

“现在看起来是不是好多了?”波洛问道,他歪着头观察着壁炉。

黑斯廷斯轻蔑地哼了一下鼻子。“我之前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好。”

“你应该时刻关注!”波洛说道,冲他训诫地摇了摇手指,“对称性,就是一切。每一个地方都需要整洁和秩序,特别是大脑里那些小小的灰色细胞。”他边拍脑袋边说。

-鲲-弩-小-说w ww ^ k u n n u^ c o m. 🍌

“噢,别这样,别跳转到你自己喜欢的话题上去了。”黑斯廷斯乞求道,“告诉我你那些珍贵的小灰色细胞是怎么想这个案子的就行了。”

波洛走向长靠椅,在回答之前坐了下来。他平静地看着黑斯廷斯,像猫那样眯着眼睛,直到它们闪烁着绿色的光。“如果你会使用你的灰色细胞,并且试着去仔细观察整个案子,就像我一样,你大概就能感知到事情的真相了,我的朋友。”他沾沾自喜地宣称。“然而……”他又继续说,用一种他觉得能显示他宽宏大量的语气,“在格拉汉姆医生到来之前,让我们先听听我的朋友黑斯廷斯的想法。”

“好吧。”黑斯廷斯开始急切地讲道,“在秘书椅子底下找到的钥匙很可疑。”

“你是这样想的,对吗,黑斯廷斯?”

“当然。”他的朋友回答道,“这非常可疑。但是,总体来说,我认为是那个意大利人干的。”

“啊!”波洛喃喃道,“那个神秘的卡雷利医生。”

“确实很神秘。”黑斯廷斯继续说道,“这个词恰到好处地形容了他。他来这个国家干什么?让我来告诉你。他也是为克劳德爵士的方程式而来。他肯定是一个外国政府派来的间谍。你知道我说的这类事情。”

“是的,确实如此,黑斯廷斯。”波洛笑着回答道,“毕竟,我也会偶尔去看看电影,你知道。”

“而且如果最后能够证明克劳德爵士确实是被毒死的……”黑斯廷斯开始踱起大步,“这会让卡雷利医生更加可疑。还记得波吉亚家族吗?下毒是一种意大利式的犯罪。但让我担心的是卡雷利医生会得到方程式并侥幸逃脱惩罚。”

“他不会的,我的朋友。”波洛一边摇头一边说道。

“你怎么能这样肯定?”黑斯廷斯质疑道。

波洛靠回了椅子上,然后以他惯有的方式把指尖聚拢在一起。“我也不是特别清楚究竟是怎么回事,黑斯廷斯。”他承认道,“我不确定,当然。但是我有一些想法。”

“你指的是什么?”

“你觉得那个方程式现在在哪儿,我聪明的伙伴?”波洛问道。

“我怎么知道?”

波洛看了黑斯廷斯一会儿,好似在给他的朋友一个思考问题的机会。然后他开口了:“你想想,我的朋友。”他鼓励道:“整理一下你的思路。要有方法、有条理。这是成功的秘诀。”但黑斯廷斯仅仅是一脸困惑地摇了摇头。这位侦探试着给他的伙伴提供了一条线索。“它只可能在一个地方。”波洛说道。

“那在哪里呢,看在上帝的分上,请你告诉我。”黑斯廷斯说道,语气中带着明显的愤怒。

“当然在这间屋子里了。”波洛宣称,脸上露出得意的柴郡猫(注:柴郡猫(Cheshire Cat)是英国作家路易斯·卡罗尔(Lewis Carroll,1832—1898)创作的童话《爱丽丝梦游仙境》(Alice’s Adventure in Wonderland)中的虚构角色,形象是一只咧着嘴笑的猫,拥有能凭空出现或消失的能力,甚至在它消失以后,它的笑容还挂在半空中。)般的笑容。

“你究竟是什么意思?”

“没错,黑斯廷斯。想想这些事实吧。我们从好心的特雷德韦尔那里得知克劳德爵士采取了某种保护措施来防止方程式被带出这个房间。因此,当他宣布我们的到来让大家大吃一惊时,那个方程式一定仍然在小偷身上。他会做什么呢?他不敢冒被我找到的风险放在身上。他只能做两件事。他可以像克劳德爵士建议的那样归还,或者可以趁那一分钟黑暗的掩饰藏在某个地方。因为他没有按照第一种方法来做,所以他一定是照第二种做的。瞧!方程式就被藏在这个屋子里,这对我来说已经很明显了。”

“天哪,波洛!”黑斯廷斯激动地大叫道,“我相信你是正确的!我们一起找吧。”他迅速地起身,然后走向了书桌。

“尽一切可能去找吧,如果那样做能使你很愉快的话。”波洛回答道,“但是有一个人会比你更容易找到它。”

“哦,是谁?”黑斯廷斯问道。

波洛精力充沛地捻弄着他的胡子。“嗯,不就是那个藏它的人吗,哎呀!”他一边大叫道,一边做着手势,就好像一个魔术师从帽子里面拉出了一只兔子。

“你的意思是……”

“我是说……”波洛耐心地向他的同伴解释道,“过不了多久那个贼就会来取走他的战利品。因此我们中的一个人,必须一直在这里守着。”听见门被缓慢而且小心地打开的声音后,他不再讲话,然后示意黑斯廷斯跟他一起站在留声机旁,那里不在进屋的人的视野中。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