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弩小说

第十章

[英]阿加莎·克里斯蒂2019年08月10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门开了,芭芭拉·艾默里小心翼翼地走进了房间。她从墙边拿了把椅子,然后放在书架前。她站到椅子上,伸手去拿装有药品的马口铁盒。就在这时,黑斯廷斯突然打了个喷嚏,芭芭拉一惊,手中的盒子掉落。“噢!”她困惑地说道,“我不知道这里还有人。”

黑斯廷斯冲上前去取回盒子,波洛又从他手里拿走了盒子。“恕我冒昧,小姐。”侦探说,“我敢肯定这对您来说太重了。”他走到桌子旁,把马口铁盒放在上面。“这是你的收藏吗?”他问道,“鸟蛋?也许是海贝壳?”

🍵 鲲 · 弩 + 小 · 说 w Ww - k u n n u - c om-

“恐怕是更无聊的东西,波洛先生。”芭芭拉紧张地笑了笑,“只是一些药片和药粉。”

“但是……”波洛说道,“一个如此年轻、健康且精力充沛的人,需要这些东西吗?”

“噢,这不是给我的。”芭芭拉向他保证,“这是给露西娅的。她今早头疼。”

“可怜的夫人。”波洛喃喃道,声音中满是同情。“是她让您来拿这些药片的吗?”

“是的。”芭芭拉回答说,“我给了她几片阿司匹林,但她想要一些真正的麻醉剂。我说我会把所有的药都给她拿过去,如果没有人在这里的话。”

波洛把手放在箱子上,边思索边说道:“如果没有人在这里……这很重要吗,小姐?”

“你知道这里是什么样的。”芭芭拉解释道,“大惊小怪,大惊小怪,大惊小怪!我的意思是,比如卡洛琳姑姑,就像只咯咯叫的老母鸡一样!而理查德呢,就是个该死的讨厌鬼,毫无用处,男人在你生病时总是这样。”

波洛理解地点了点头。“我明白,我明白。”他点头表示接受她的解释。他用手指抚过药箱的盖子,又迅速地看了一眼他的手。停顿了一会儿之后,他清清嗓子,略微沙哑地继续说道:“小姐,您知道吗,你们有这样的仆人真是幸福啊。”

“你什么意思?”芭芭拉问。

波洛指指马口铁盒子。“您瞧……”他指着盒子说,“这盒子顶上一点灰尘都没有。要爬到椅子上去才扫得到这么高的地方,不是每个仆人都会这么认真的。”

“是啊。”芭芭拉赞同地说道,“我昨天晚上发现它一尘不染时就觉得奇怪。”

“您昨天晚上看到过这盒子?”波洛问。

“是的,吃过晚餐之后,你知道,这里面装满了老医院的那些东西。”

“我们来看看这些医院的药品吧。”波洛说着便打开了盒子。他拿出了几个小药瓶,把它们举起来后,夸张地抬起眉毛,“马钱子碱,阿托品,真是些可爱的小收藏!噢,这瓶天仙子碱,几乎是空的。”

“什么?”芭芭拉叫道,“怎么会,它们昨晚都是满的。我确定是这样。”

“瞧!”波洛把试管伸向她,接着放回盒子里。“太奇怪了,您说所有的小……您叫它什么来着?药瓶……是满的?昨天晚上这些药到底在哪儿,小姐?”

“是这样的,我们取下来后,把它放到这张桌子上了。”芭芭拉告诉他,“然后卡雷利医生看了一下药品,对它们评论了一番,接着……”

露西娅走进房间时她便停了下来。理查德·艾默里的妻子看到波洛二人在房间里很吃惊。她苍白骄傲的面容在日光下显得憔悴,双唇的曲线也显得很惆怅。芭芭拉快步走向她。“噢,亲爱的,你不该起来。”她对露西娅说,“我正要去照顾你。”

“我的头疼已经好多了,亲爱的芭芭拉。”露西娅回答道,她的目光停留在波洛身上。“我下来是想和波洛先生谈谈。”

“但是,亲爱的,你不觉得你应该……”

“拜托了,芭芭拉。”

“噢,好吧,你自己知道怎样做最好。”芭芭拉说着走向门口,黑斯廷斯冲上去帮她开门,她一出门,露西娅就走到椅子旁坐了上去,“波洛先生……”露西娅说道。

“我愿意为您效劳,夫人。”波洛礼貌地回答。

露西娅的声音有些颤抖,迟疑地说道:“波洛先生……”她开始说,“昨天晚上,我向您提出了一个请求。我希望您能留在这儿。我……我还乞求过您这么做。今天早上,我才发现我错了。”

“您能确定吗,夫人?”波洛平静地问道。

“非常确定。我昨天晚上太紧张了,有些紧张过度了。我非常感谢您答应我的请求,但是现在我觉得您最好离开。”

“啊,是这样啊(注:原文为法语。)。”波洛轻声说。他又大声地不置可否地回答:“我明白了,夫人。”

露西娅站起来,紧张地扫了他一眼问道:“那就这么定了?”

“还没有呢,夫人。”波洛回答道,然后向她走了一步。“不知您是否记得您怀疑您的公公是非正常死亡的。”

“我昨天有点情绪失控了。”露西娅坚持说,“我不知道我在说什么。”

“那您现在确信……”波洛说,“他的去世,是自然死亡了?”

“当然。”露西娅申明道。

波洛的眉毛微微扬起,静静地看着她。

“你为什么那样看着我?”露西娅警惕地问道。

“因为,夫人,有时候你很难让一条狗追寻到线索。可是一旦它找到了线索,就没有东西能够让它离开。如果它是条好狗的话。而我,夫人,我,赫尔克里·波洛,就是一条很好的狗!”

在激烈的争论中,露西娅讲道:“噢,但您必须,必须得走。我求您,求求您,您不知道留下来会带来多么大的伤害!”

“伤害?”波洛问,“是对您的伤害吗,夫人?”

“是对我们所有人的伤害,波洛先生。我不能解释更多,但是我请您相信我的话。第一次见到您的那一刻,我就信任您。求您……”

门开了,露西娅停止了讲话,理查德一脸震惊地和格拉汉姆医生走进了房间。“露西娅!”她的丈夫看见她大叫道。

“理查德,怎么了?”露西娅冲到他身边紧张地问,“发生什么事了?又有事发生了,我看你的脸色就知道了。是什么事?”

“没什么,亲爱的。”理查德试图安慰她道,“你介意离开一会儿吗?”

露西娅看着他的脸。“我难道不能……”她开口说道,但是当她看到理查德走向门口并把门打开后,就犹豫了。“请。”他重复道。

露西娅最后充满恐惧地回头看了一眼,然后离开了房间。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