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弩小说

第十七章

[英]阿加莎·克里斯蒂2019年08月10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几分钟后,艾默里一家开始聚集到阅览室里。卡雷利仍然坐在长靠椅上,一脸阴沉。而波洛继续在落地窗边徘徊。芭芭拉·艾默里拽着黑斯廷斯穿过落地窗,从花园里回来了。芭芭拉和卡雷利一起坐到了长椅上,而黑斯廷斯则站到了波洛身旁。波洛对他的朋友黑斯廷斯轻声讲道:“黑斯廷斯,如果你能做个记录,在心里记,你明白,记下他们都选择坐在哪儿,这将对我们很有帮助。”

“有帮助?什么帮助?”黑斯廷斯问。

“从心理学方面,我的朋友。”波洛简而言之。

这时露西娅走进房间,黑斯廷斯看着她坐在了桌子右边的椅子上。随后理查德和他的姑姑艾默里小姐也到了,艾默里小姐在凳子上坐了下来,而理查德则走到桌子后面以呵护的眼神凝视着他的妻子。爱德华·雷纳是最晚到的,他在扶手椅后头找了个位置站着。跟在他身后的是约翰逊警士。警士关上了门,在门边站着。

理查德·艾默里向贾普介绍了他还没见过的两个家庭成员。“我的姑妈,艾默里小姐。”他说道,“还有我的堂妹,芭芭拉·艾默里小姐。”

发现理查德正在介绍她,芭芭拉问道:“有什么刺激的事情吗,探长?”

贾普对她的问题避而不答。“我想大家都在这儿了吧,不是吗?”

艾默里小姐看上去很困惑,还有些担忧。“我不太明白。”她对理查德说,“这位先生……来这里做什么呢?”

“我想或许我应该告诉您一些事情。”理查德回答她说,“你看,卡洛琳姑姑,还有你们所有人……”他往房间里扫视了一圈,补充道:“格拉汉姆医生发现,我父亲是……被毒死的。”

“什么?”雷纳尖锐地叫道。艾默里小姐也惊恐地叫了一声。

“他是被天仙子碱毒死的。”理查德继续说道。

雷纳先开口道:“天仙子碱?为什么,我看见……”他突然停住,看着露西娅。

贾普探长朝着雷纳迈了一步,问道:“您看见了什么?雷纳先生?”

秘书先生看上去很尴尬。“没什么……真的没什么……”他闪烁其词地说,声音渐渐消失了。

“我很抱歉,雷纳先生。”贾普坚持说道,“但是我必须知道真相。说吧,人人都意识到您隐瞒了些什么。”

“没什么,真的。”秘书先生说,“我的意思是,这总会有合理的解释。”

“哪件事会有很合理的解释,雷纳先生?”贾普问。

雷纳依然犹豫不决。

“您到底隐瞒了我们什么?”贾普催促他道。

🍵 鲲 · 弩 + 小 · 说 w Ww - k u n n u - c om-

“只不过是……”雷纳又停了下来,然后下定决心说,“就是我看见艾默里太太倒了一些小药片在她手里。”

“什么时候?”贾普问他。

“昨天晚上。我当时刚从克劳德爵士的书房出来。其他人都聚集在留声机旁忙活着。我注意到艾默里太太拿起一管药片,我觉得那就是天仙子碱,然后她把大部分药片倒在了手里。后来克劳德爵士就把我叫进了书房。”

“为什么之前您一直没有提到这件事?”

露西娅想要开口,却被贾普示意阻止了。“抱歉,艾默里太太,就一分钟。”他坚决地说,“我想先听雷纳先生说完。”

“我从没再想过那件事儿。”雷纳告诉他,“直到艾默里先生刚才说,克劳德爵士是被天仙子碱毒死的,我才想起来。当然,我知道其实这也没什么。只是这巧合让我吃了一惊。那药片可能根本不是天仙子碱,她拿的可能是别的试管。”

贾普这才转向露西娅。“好吧,夫人。”他问道,“您刚才想说什么呢?”

露西娅看起来十分镇静,她答道:“我那时只是想找点能使我入睡的药片罢了。”

贾普再次看向雷纳,问道:“您说她几乎把一管药都倒空了?”

“我想确实如此。”雷纳说。

贾普又转向露西娅:“您为了让自己入睡不需要那么多药片吧?一两片应该就足够了。您是如何处理剩下的药片的?”

露西娅沉思了片刻,然后答道:“我想不起来了。”她正打算继续说时,卡雷利跳起来恶狠狠地喊道:“你看见了吗,探长?这就是你要找的女凶手!”

芭芭拉迅速地从长椅上跳起来,从卡雷利身边走开,黑斯廷斯急忙走到她身旁。意大利人继续说道:“您应该知道真相了,探长。我到这个地方就是特地来见这个女人,是她找我来的。她说她会弄到克劳德爵士的方程式,还提议说要卖给我。我承认我过去也做过这样的事。”

“这可算不上什么坦白。”贾普劝诫他道,边说边走到了卡雷利和露西娅中间。“我们已经听说了。”他转向露西娅,“对此您要说些什么,夫人?”

露西娅站起身来,她的脸色苍白,毫无血色。理查德走向她:“我不准备允许……”他刚开口说话,贾普就阻止了他。

“对不起,先生。”

卡雷利又开口了:“看看这个女人吧!你们谁都不知道她是谁,可我知道!她是塞尔玛·戈茨的女儿。这个世界上最无耻的女人的女儿!”

“这不是真的,理查德!”露西娅哭了出来,“这不是真的!别听他的……”

“我要打断你身体里的每一根骨头!”理查德·艾默里向卡雷利咆哮道。

贾普朝理查德走了一步。“保持冷静,先生,请保持冷静。”他劝诫道,“我们必须弄清真相!”贾普转向露西娅:“继续吧,艾默里太太。”

片刻的寂静过后,露西娅试图开口。“我……我……”她看向她的丈夫,随即又把目光移向波洛,无可奈何地向侦探伸出了手。

“鼓起勇气,夫人。”波洛建议道,“您要相信我。告诉他们吧,告诉他们真相。我们正到了关键时刻,谎言不会长久的。真相总会浮出水面的。”

露西娅祈求地望着波洛,可是波洛只是重复道:“鼓起勇气,太太。是的,是的,勇敢点,讲出来吧。”然后他又回到了落地窗前。

经过一段长时间的沉寂,露西娅开始说话,声音低沉而压抑:“我确实是塞尔玛·戈茨的女儿。可我没有让这个男人来这里,也没有提议要把克劳德爵士的方程式卖给他。他到这儿来是为了勒索我!”

“勒索!”理查德倒吸一口气,向她走去。

露西娅转向理查德,语气十分急促:“他威胁我,如果我不帮他得到方程式,他就要告诉你关于我母亲的事,可我并没有这样做。我想一定是他偷了方程式。他是有机会的。他在那儿单独待过,在书房里。而且现在我也明白了,他一心想让我吞下那些天仙子碱自杀,这样大家就都会以为是我偷了方程式。他差点就让我在恍惚中……”她再也控制不住情绪,便在理查德的肩膀上哽咽起来。

“露西娅,亲爱的!”理查德哭喊着,紧紧地抱住了她,随后把他的妻子交给了艾默里小姐。艾默里小姐站起身来,安慰地抱住这个哀伤的年轻女子。理查德看向贾普:“探长,我想跟您单独谈谈。”

贾普盯着理查德·艾默里看了一会儿,然后向约翰逊点了点头。“好。”他同意了。于是警士为艾默里小姐和露西娅打开房门。芭芭拉和黑斯廷斯抓住机会,穿过落地窗回到了花园里。当爱德华·雷纳离开后,贾普向理查德喃喃道:“我很抱歉,艾默里先生,非常抱歉。”

正当卡雷利拎着他的手提箱跟在雷纳身后向门外走去时,贾普示意他的警士道:“要密切监视艾默里太太和卡雷利医生。”卡雷利在门口回过身来,贾普仍对他的警士继续说道:“不允许任何人有非法行为,明白了吗?”

“明白了,长官!”约翰逊答道,然后紧跟着卡雷利走出了房间。

“我很抱歉,艾默里先生。”贾普对理查德·艾默里说,“可是当雷纳先生告诉我们那些后,我必须要做一些预防措施。我希望波洛先生能留在这儿,作为您和我谈话的见证人。”

理查德走近贾普,脸上的表情像是做出了某个重大的决定似的。他深吸一口气,下定决心说:“探长!”

“是的,先生。您想说什么?”贾普问。

理查德非常谨慎而缓慢地答道:“我想应该是我坦白的时候了。是我杀了我父亲。”

贾普笑了:“恐怕这种罪名是洗不清的,先生。”

理查德看起来很惊讶:“您这是什么意思?”

“不是这样吧,先生?”贾普继续说道,“或者换种方式说,您这一手可行不通。我意识到您非常专情于您的好太太。新婚夫妇都是如此吧。可是我坦率地跟您讲,为了这么一个坏女人而把自己的脖子套上缰绳可不值得。尽管她很漂亮,没错,我得承认。”

“贾普探长!”理查德愤怒地喊道。

“扰乱我的思路没什么意义,先生。”贾普泰然地继续说道,“我已经很坦率地告诉了您事实,不带拐弯抹角,而且我敢肯定波洛先生在这儿也会跟您说一样的话。我很抱歉,先生,可是责任归责任,杀人就是杀人。这件事儿到此为止。”贾普果断地点了点头,然后离开了房间。

理查德转向波洛,后者已坐在长靠椅上目睹了一切。理查德冷冷地问道:“好吧,您也打算这么跟我说吗,波洛先生?”

波洛起身,从衣袋中掏出烟盒,从中取出一支烟。他没有回答理查德的问题,反而提出了自己的一个问题。“艾默里先生,您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怀疑您妻子的?”他问道。

“我从没有——”理查德刚要开口,就被波洛打断了。波洛从桌上拿起一盒火柴,接着说了下去。

“请您,我请求您,艾默里先生,讲真话!您确实怀疑了她,我知道。在我来之前,您就已经开始怀疑她了,所以您才会那么急切地要把我从这所房子里赶走。不要否认。想要欺骗赫尔克里·波洛是不可能的。”他点燃了他的纸烟,把火柴又放回桌上,然后抬头向那个高个子男人微笑。理查德同铁塔般高,和波洛形成了可笑的对比。

“您错了。”理查德固执地告诉波洛,“完全错了。我怎么会怀疑露西娅呢?”

“不过,当然了,情况对您也一样不利。”波洛重回他的座位,沉思地继续讲道,“您碰过那些药品,您也碰过咖啡,您很缺钱,而且不顾一切地想要搞到一些。哦,没错,人人都可以找到一些怀疑您的理由。”

“贾普探长看样子可不会同意您这种说法。”理查德评论道。

“啊,贾普!他确实掌握了一般的常识。”波洛微笑道,“可他并不是一个恋爱中的女人。”

“一个恋爱中的女人?”理查德听起来很困惑。

“先生,让我来给您上一堂心理学课吧。”波洛提议道,“我第一次到这儿时,您妻子就跑过来乞求我留在这儿,抓出凶手。一个有罪的女人会这么干吗?”

“您的意思是……”理查德急切地开口道。

“我的意思是……”波洛打断了他,“在今晚日落前,您就会跪下请求她的谅解了。”

“您在说什么?”

“也许,我说得太多了。”波洛承认道,接着站了起来,“现在,先生,把你自己放心地交到我手里吧,赫尔克里·波洛手里。”

“您能救她吗?”理查德问道,声音中充满绝望。

波洛很严肃地看着他说:“我会遵守我的诺言。虽然,我许诺的时候,还不知道完成这许诺的难度会有多大。您瞧,现在时间还没过多久,我们得赶紧有所行动。您必须保证您会按我说的去做,不要问为什么,更不要阻挠。您可以向我保证吗?”

“行吧。”理查德很不情愿地答道。

“那就好。那么现在,听我的。我的指示既不是很困难也不是不可能做到的事。事实上,这是一种常规的做法。这座房子会在不久后被警察接管。因为他们不久就会蜂拥而至,把所有的地方都搜查一遍。你们一家人可能会很不愉快。我建议你们暂时离开回避一下。”

“把这所房子交给警察?”理查德怀疑地问道。

“这是我的建议。”波洛重复道,“当然,你们可以暂时待在邻居家里。然而我听说本地的饭店也相当舒适。在那儿订几个房间吧。如果警方什么时候想问讯你们所有人,也可以很方便地找到你们。”

“但您建议这件事什么时候做呢?”

波洛朝他笑了笑:“我的想法是,立刻。”

“真的,这一切看起来古怪极了。”

“一点不古怪,一点都不。”小个子侦探再次微笑着对理查德说,“这将是次彻底的搜查,那话怎么说来着?最高敏感度的那种。你们聚集在这儿会觉得厌烦,在这儿多待一个小时您都会觉得难受,我向您保证,我这主意实在不错。”

“那探长该怎么办呢?”

“我会亲自去跟贾普探长解释的。”

“我仍旧看不出这么做会有什么好处。”理查德坚持说道。

“是啊,您现在当然还看不出。”波洛的声音听起来有些得意扬扬。他耸了耸肩:“您现在看不出来并不要紧,我能看出来就行了。我,赫尔克里·波洛。这就够了。”他搭着理查德的肩膀。“去吧,去安排吧。或者,您不愿意就此浪费精力,就让雷纳帮您干吧。去吧,去吧!”他几乎是把理查德推出了房门。

理查德最后又焦虑地回望了波洛一眼,然后离开了房间。“噢,这些英国人哪!多么固执啊!”波洛喃喃道。然后,他走到落地窗前喊道:“芭芭拉小姐!”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