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弩小说

第四章 侦查简报

[英]阿加莎·克里斯蒂2019年08月10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很好,”波洛说,“那我们就是同事了。那么,如果可以的话,请先让我熟悉一下案件的进展。”

萨特思韦特简要介绍了他们回到英格兰之后采取的行动,波洛仔细地听着。萨特思韦特是个讲故事的好手,善于制造氛围、描绘场景。他对庄园、仆人和警察局长的描述都详尽生动,令人钦佩。听到查尔斯爵士在炉子下面发现了未完成的书信,波洛热烈地表达了自己的欣赏。

“啊,这真是妙哇!”他激动地感叹道,“其中的推理、重构,真是完美!查尔斯爵士,你本应成为大侦探,而非演员。”

查尔斯爵士谦虚地接受了这份赞美,不过充满他的个人风格。多年以来,他在台上接受过不少对自己舞台表演的夸赞,他已经形成了自己接受赞美的一套无可挑剔的方式。

“你的观察也很准确,”波洛向萨特思韦特说,“你提到他突然与那位管家十分熟稔。”

“你觉得,关于德·拉什布里奇太太的想法是否有价值?”查尔斯爵士急切地问。

“这只是个想法。它表明……嗯,它表明了好几种可能呢,对吧?”

谁也拿不准这“好几种可能”是什么,但也没人愿意承认,所以另外几个人只是喃喃赞同。

查尔斯爵士接着讲述其余的行动和发现。他讲了自己和蛋蛋去拜访巴宾顿太太的经过,最终并未得到积极的成果。

“那么现在,你已经掌握了既有的情况,”他说,“你知道我们做了什么。说说吧,有什么想法?”

🌏 鲲·弩*小·说 ww w ·k u n n u · Om

他探身向前,有种孩子般的急切。

波洛沉默了一会儿,另外三个目不转睛地看着他。

终于,他说道:

“小姐,你是否有一丁点印象,巴塞洛缪爵士在桌上放的是哪种波尔多红酒杯?”

蛋蛋不耐烦地摇摇头。查尔斯爵士则插话道:

“我可以告诉你。”

他起身走到柜橱,拿出几个笨重的雕花雪利酒杯。

“当然,形状与这些不太一样,更圆润一些,是很规整的波尔多酒杯。他从老拉莫斯菲尔德店里买的,当时买下了这一整套玻璃器皿。我很喜欢,他就把多余的几个给了我。质地上乘,对吧?”

波洛接过酒杯,拿在手里反复打量。

“的确,”他说,“做工精细。在我的设想中,当晚使用的就是类似的餐具。”

“为什么?”蛋蛋叫道。

波洛仅以微笑应答。

“那么,”他继续自己的话,“我们很容易可以解释清楚巴塞洛缪·斯特里兰奇爵士的死。但是,斯蒂芬·巴宾顿的死却更加复杂。啊,要是顺序调换就好了!”

“顺序调换是什么意思?”萨特思韦特问道。

波洛转向他。

“朋友,仔细想一下。巴塞洛缪爵士是一位知名医生,他被害的原因可能有很多。一位医生会知道别人的秘密,很重要的秘密。医生也有一定权力。想象一下,病人若处在理智崩溃的边缘,只要医生一句话,就会被判处流放,无法再接触这个世界。对于一个神志不清的人而言,杀掉医生是个多好的主意啊!如果自己的一位病人突然死亡,医生也会心生疑虑。哦,没错,对于医生的死,我们能够找出一堆作案动机。

“正如我所说,如果顺序调换就好了。假如巴塞洛缪·斯特里兰奇爵士先于斯蒂芬·巴宾顿被害身亡,斯蒂芬·巴宾顿就有可能看到了什么,进而对第一起死亡事件产生怀疑。”

他叹了口气,又继续道:

“但是,人不能按照自己意愿选择所办案件的情况,只能从案件本身的状况出发。这仅仅是我自己提出的一点小的想法。我想,斯蒂芬·巴宾顿的死不可能是意外,如果有人下毒的话,那这个人本来是要毒死巴塞洛缪·斯特里兰奇爵士,结果不小心杀了另一个人。”

“真是与众不同的想法。”查尔斯爵士说。他荣光焕发,但马上脸上又晴转多云,“不过,我不认为这个想法成立。巴宾顿进屋大约四分钟后,就出了状况。这段时间内,他入口的只有半杯鸡尾酒,而鸡尾酒中什么都没有——”

波洛打断他。

“这个你已经跟我说过了。但为了理论成立,我们可以假设鸡尾酒里有毒。会不会有人本来想毒死巴塞洛缪·斯特里兰奇爵士,而巴宾顿先生误饮毒酒了?”

查尔斯爵士摇摇头。

“只要了解托里的人,都不会在鸡尾酒里给他下毒。”

“为什么?”

“因为他从来不喝鸡尾酒。”

“从来不喝?”

“从来不喝。”

波洛露出烦躁的表情。

“啊,整件事全弄错了。说不通……”

“此外,”查尔斯爵士又说道,“我不明白怎样把两个人的杯子搞混,或者诸如此类的事情。坦普尔把它们都放在一个托盘上端出来,每个人都可以任意取用。”

“的确如此。”波洛喃喃道,“不能像强迫人出牌一样强迫人喝哪杯鸡尾酒。你家这位坦普尔是个什么样的人?她是今晚接待我的那个女仆吗?”

“没错。她来我家三四年了,干活一直很稳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我不知道她是从哪儿来的,米尔雷小姐都了解。”

“米尔雷小姐是你的秘书吗?那个高高的女士,有些魁梧,像个士兵?”

“非常魁梧。”查尔斯爵士同意道。

“我以前和你吃过很多次饭,但那晚之前我好像没见过她。”

“是的,她通常不和我们一起用餐。当晚有十三个人共同进餐的原因所以她才加入的。”

查尔斯爵士解释了当时的情况,波洛仔细听着。

“是她自己提出要与你们一起用餐的?我知道了。”

他陷入沉思,然后说道:

“我可以和你的客厅女仆谈谈吗?就是那位坦普尔。”

“当然可以,亲爱的朋友。”

查尔斯爵士按了按铃,对方马上有所回应。

“先生,您按铃了?”

坦普尔三十二三岁,个头高挑。她打扮得很精神,头发整洁,很有光泽,虽然并不漂亮,但举手投足显得镇定干练。

“波洛先生想问你几个问题。”查尔斯爵士说。

坦普尔将不卑不亢的目光转向波洛。

“我们在谈巴宾顿先生在这里去世当晚的事情。”波洛说,“你记得当晚的事情吗?”

“哦,先生,我记得。”

“我想知道鸡尾酒具体是怎样端给客人的。”

“我不明白您的意思,先生。”

“我想了解一下鸡尾酒的情况。是你调的吗?”

“不是的,先生,查尔斯爵士喜欢亲自调制。我将酒瓶拿进来,有苦艾酒、杜松子酒以及其他东西。”

“你把这些东西放在哪里?”

“那张桌子上,先生。”

她指向靠墙的一张桌子。

“托盘就在这里,上面放着酒杯,先生。查尔斯爵士调制并摇匀之后,将鸡尾酒倒在杯子里,然后我端着托盘四处转,把酒递给各位女士和先生们。”

“托盘里的酒都是你递出去的吗?”

“查尔斯爵士给利顿·戈尔小姐递了一杯,先生。他当时在跟戈尔小姐说话。他给自己也拿了一杯。还有萨特思韦特先生——”她看了萨特思韦特一眼,“他过来给一位女士取了杯酒。我想应该是威尔斯小姐。”

“没错。”萨特思韦特说。

“先生,其余都是我递的。每个人应该都拿了一杯,只有巴塞洛缪爵士没有喝。”

“坦普尔,能麻烦你重复当时的动作吗?咱们用垫子代替当时在场的人们。我记得自己站在这里,萨特克里夫小姐在这里。”

在萨特思韦特的帮助下,大家重现了当时的情景。萨特思韦特观察入微,清楚记得屋里每个人的位置。接着,坦普尔走了一圈。他们发现她从戴克斯太太开始,之后是萨特克里夫小姐和波洛,接着来到坐在一起的巴宾顿、玛丽夫人和萨特思韦特身边。

这与萨特思韦特的记忆一致。

最后,他们让坦普尔退下了。

“呸!”波洛大声嚷道,“说不通。坦普尔是最后接触鸡尾酒的人,但她没法动手脚。而且,我还是那句话,你不能指定一个人取用某一杯鸡尾酒。”

“人会不自觉地拿距离自己最近的一杯。”查尔斯爵士说。

“或许可以将托盘先递给受害人,但即便如此,也有很大的不确定性。杯子放得很密,与受害人的距离都差不多,没有哪个特别近。不不,凶手不会采用这么不保险的手法。萨特思韦特先生,请问巴宾顿把鸡尾酒放下了吗,还是一直拿在手里?”

“他将鸡尾酒放在了这张桌子上。”

“他放下之后,有人靠近过这张桌子吗?”

“没有。我是离他最近的人。我或许可以暗地里对他的杯子做手脚,但我发誓自己没这样做。”

萨特思韦特口气生硬,波洛赶忙道歉。

“不不,我不是在怀疑你,怎么可能!但我想对事实进行再三确认。化验显示,鸡尾酒中没有残留任何异样的物质;排除化验,根据现有条件看,似乎也不可能有东西放进去。两种方法推测出了同样的结论。然而,巴宾顿先生没有吃别的东西,也没有喝别的饮料,如果他是尼古丁中毒身亡,毒发会非常快。这表示什么?”

“什么也不表示,该死。”查尔斯爵士说。

“不是的,我不这样认为。这表示,或许有一种非常可怕的情况,但我希望不是真的,也相信不会是真的。不,当然不会是真的。巴塞洛缪爵士的死亡证明了……然而……”

他皱起眉头,陷入沉思。其他人好奇地看着他。他抬起头来。

“你们明白我的意思,对吧?案发时巴宾顿太太不在梅尔福特庄园,因此她没有受到怀疑。”

“巴宾顿太太……但从来没人想过要怀疑到她头上。”

波洛宽和地笑了笑。

“没怀疑过吗?那还挺奇怪的。我马上就产生了这个想法,但也只是想过一瞬间。如果那位可怜的老先生不是被鸡尾酒毒死的,那他进屋之前几分钟肯定已经中毒了。如何下毒的呢?一粒胶囊?或许类似的东西吧,延缓吸收。但这样一来,谁能动手脚呢?只有妻子可以。谁又可能有动机,而外人却无从怀疑呢?还是妻子。”

“但他们非常恩爱,”蛋蛋心中燃起怒火,大声呵斥道,“你一点都不明白。”

波洛对她露出和蔼的微笑。

“我的确不明白。这一点很重要。你知道,但我却不知道,因此我可以不带任何先入为主的见解,不偏不倚地看待所有线索。我还要告诉你,小姐,在我以往的生涯中,我遇到过五起杀妻的案件,这些丈夫都深爱妻子,还有二十二起丈夫被妻子杀害的案件,而这些妻子也是深爱丈夫的。女人啊,她们显然在外人面前更善于伪装。”

“你太可怕了,”蛋蛋说,“我知道巴宾顿一家不是那样的人。这种猜测真是……真是令人厌恶!”

“小姐,凶杀才令人厌恶。”波洛说。他的口气突然强硬起来。

接着,他又放软声调,继续道:

“虽然我眼里只有事实,但我也认为,巴宾顿太太没有这样做。她当时没在梅尔福特庄园,不是她。正如查尔斯爵士说过的,两起案件都在场的人才有嫌疑,凶手在你们那份七人名单之中。”

屋里一阵沉默。

“你建议我们接下来做什么?”萨特思韦特问道。

“你们应该已经有计划了吧?”波洛说。

查尔斯爵士清了清嗓子。

“唯一可行的应该是排除法。”他说,“我的想法是,将名单上的每个人都视为有罪,反证他们无罪。我是说,我们自己得先认为此人和斯蒂芬·巴宾顿之间有某种联系,并全力找出这个联系。如果我们发现二人之间毫无纠葛,就继续调查下一个人。”

“思路不错。”波洛赞同道,“方法呢?”

“我们暂时还没有讨论。希望你能提出一些建议,波洛先生。或许你自己……”

波洛举起一只手。

“朋友,别让我主动做任何事。我向来认为,解决问题的最好方法就是动脑。这应该叫作旁观监控吧,我想。请让我保持这种状态。你们可以继续自己的调查,查尔斯爵士引领得非常出色……”

“那我呢?”萨特思韦特暗自想道,“这些演员啊!总是在聚光灯下扮演主角!”

“或许你们会时不时地需要所谓的顾问意见。我,就是顾问。”

他微笑着转向蛋蛋。

“你觉得这样合理吗,小姐?”

“非常棒,”蛋蛋说,“你的经验一定会非常有用的。”

蛋蛋看起来松了一口气。她瞥了一眼手表,发出一声惊呼。

“我得回家了。妈妈会担心死的。”

“我开车送你回去。”查尔斯爵士说。

他们双双走了出去。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