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弩小说

第六章 辛西娅·戴克斯

[英]阿加莎·克里斯蒂2019年08月10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黄琥珀公司的店面布置得清新纯净。店里的墙面是米白色,厚厚的绒毛地毯浅得近乎白色,整体的装饰都是如此;镀铬饰物四处闪闪发亮;一幅巨型画作挂在墙上,上面画着亮蓝色和鲜黄色的几何图案。这间屋子由西德尼·桑德福德先生设计,他是时下刚刚崭露头角的年轻设计师。

蛋蛋·利顿·戈尔坐在一把外形现代时尚的扶手椅上,让人隐约想到牙科病人的椅子。她正看着一群精致时髦、身段婀娜的年轻女模特在她面前走来走去,每个人都长着一张了无生气的美丽脸庞。蛋蛋全力表现出一副五六十英镑买件裙子只是小菜一碟的样子。

戴克斯太太与往常一样拿腔作调,(用蛋蛋的话说)正故意卖弄着。

“喏,你喜欢这个吗?这些肩饰很有意思,对吧?腰线也很明显。不过,我不应该用朱红色,应该用最近流行的颜色,西班牙红,非常具有穿透力,有点像芥末黄,又掺杂了些辣椒红。你觉得酒红色如何?很可笑,是不是?惹人注目又滑稽怪异。现在的衣服,千万不能太严肃正式。”

“这很难选。”蛋蛋说,“你瞧,”她变得自信满满,“我以前从来买不起什么像样的衣服,我们一直过得很拮据。我记得,你那晚在鸦巢真是艳光四射,我当时就想,‘我现在手头有些钱了,就应该去找戴克斯太太,请她给我一些建议。’那晚我对你心生许多钦佩羡慕。”

“亲爱的,你真是太会说话了。我很喜欢给年轻姑娘打扮。女孩子不应该看起来很青涩,这点很重要,希望你明白我的意思。”

“你可一点不青涩,”蛋蛋毫不领情,暗自想道,“完全熟过头了。”

“你很有个性,”戴克斯太太继续道,“所以不能穿得太普通。你的衣着要简约又具有穿透力,刚刚好能让人注意到你,又不能太夸张,明白吗?想要几件衣服吗?”

“我想要四件晚宴礼服,还有几件常服,再来一两身运动装什么的。”

戴克斯太太本就甜美亲切,这下变得更殷勤了。幸亏她不知道,此时蛋蛋的账户余额仅有十五英镑又十二先令,她得用这笔钱撑到十二月份。

蛋蛋面前又渐次走过几位穿着礼服的姑娘。在谈衣服的间歇,蛋蛋随口提起其他事情。

“那之后你应该没再去过鸦巢吧?”她说。

“没有。亲爱的,我不会去了。那里太让人不舒服了。而且,我一直都觉得康沃尔那里过于演员气了……我简直受不了演员。他们的身材都很奇怪。”

“这件事非常让人震惊,是吧?”蛋蛋说,“而且,老巴宾顿先生广受爱戴。”

“我猜,他应该算得上是一代人的典型形象。”戴克斯太太说。

“你以前在哪里见过他吗?”

“那位老先生?我见过吗?我不记得了。”

“我记得他好像说见过。”蛋蛋说,“不过,不是在康沃尔见的,应该是在一个叫吉尔林的地方。”

“是吗?”戴克斯太太的眼神有些茫然,“不,玛赛尔,我想要的是小小丑闻的感觉——那个叫詹妮的模特,之后是穿蓝色的帕图[1]。”

💦 鲲 | 弩 | 小 | 说 | w w w |k u n n u | co M|

[1]此处戴克斯太太在和女孩们谈论衣服。

“巴塞洛缪爵士被害,中毒身亡,是不是引起很大轰动?”蛋蛋说。

“亲爱的,这事真是太有魔力了!我从中获利不少。各种烦人的女人出于猎奇心理,都到我这儿来跟我订礼服。喏,这个叫帕图的模特身上的衣服很适合你。瞧瞧,这没用又夸张的荷叶边给整件衣服增色不少。散发青春活力,不会拖沓老气。没错,可怜的巴塞洛缪爵士死了,对我来说简直是天赐良机。我或许有一丝渺茫的机会可以杀了他。我主动迎合了这种猜想。身材滚圆的女人来我店里,毫不掩饰地瞪眼看我。太有魔力了。而且,你瞧——”

然而,一位重要的美国客人出现,打断了她的话。显然,那位客人极受重视。

美国人向他们交代了一大堆要求,听上去像是一笔大单子。趁此机会,蛋蛋告诉接手自己的年轻姑娘,她会再考虑一下,以后决定买哪些衣服,然后悄悄离开店里。

蛋蛋走上布鲁顿街,瞧了一眼手表。差二十分钟一点。要不了多久,她就可以实施自己的第二个计划了。

她继续走到伯克利广场,又慢慢走回来。到了一点钟,她把脸贴上一扇橱窗,里面展示着中国艺术品。

多丽丝·辛姆斯小姐快步走上布鲁顿街,转身往伯克利广场的方向走去。还没走到广场,她身边响起了一个声音。

“不好意思,”蛋蛋说,“可以占用你一分钟吗?”

女孩惊讶地转过身。

“你是黄琥珀公司的一名模特,对吧?我今天上午看到你的。请见谅,不过我觉得你的身材很好,是我见过的最好的身材。”

多丽丝·辛姆斯对这话并不恼怒,只是有些迷惑不解。

“你真是太好了,非常感谢你,小姐。”她说。

“你看起来也非常好,”蛋蛋说,“所以,我才想请你帮个忙。我能否邀请你到伯克利或者丽思酒店,和我一起用个午餐,我把事情详细告诉你?”

多丽丝·辛姆斯略作迟疑,同意了。她心存好奇,而且也愿意吃些好的。

二人在饭店就座,点好菜后,蛋蛋就开始解释。

“我希望你能保密,不告诉任何人。”她说,“我手上的工作,就是描述女性的各种职业,把它们都记录下来。我希望你能跟我好好讲讲服装制作行业的方方面面。”

多丽丝看起来有些失望,但她还是欣然同意,坦诚地说出自己工作的上班时长、薪酬水平、工作利弊等。蛋蛋将细节都记在一个小笔记本上。

“真是太感谢你了。”她说,“我毫无专业知识,这些内容都是第一次接触。我生活得很拮据,这次采访记录工作能帮我很大忙。”

她又表现出一副交心的样子继续说:

“要走进黄琥珀的店里,我真得鼓起十足的勇气,假装自己能买得起你们展示的许多衣服。说真的,我只有几英镑可以买衣服,还得撑到圣诞节。戴克斯太太要是知道了,估计得大为光火。”

多丽丝咯咯笑起来。

“我估计她会的。”

“我当时表现得还可以吧?”蛋蛋问道,“我看着像有钱人吧?”

“你表现得非常好,利顿·戈尔小姐。夫人以为你要买很多东西呢。”

“恐怕她要失望了。”蛋蛋说。

多丽丝又笑起来。这顿午餐很合她的胃口,她也很喜欢蛋蛋这个人。“她或许是个社交场上的姑娘,”她暗自想道,“但她并不摆架子,反而非常亲切自然。”

二人之间的氛围愉悦融洽起来,随后蛋蛋便毫无困难地把话题引向对方的雇主,多丽丝也开始侃侃而谈。

“我一直觉得,”蛋蛋说,“戴克斯太太像是个可怕的女人。是这样吗?”

“我们都不喜欢她,利顿·戈尔小姐。事实如此。当然,她还是很聪明的,很有生意头脑,不像有的社交场上的女士,做起制衣生意,结果朋友们只拿衣服不给钱,最后都赔光了。夫人铁石心肠,不谈感情——不过,我认为她确实漂亮,而且品位不错。她眼光独到,善于给人们搭配适合他们的风格。”

“她应该能赚很多钱吧?”

多丽丝眼里闪现一丝了然于胸的奇怪神情。

“这件事轮不上我说什么,我也不该多嘴。”

“没错。”蛋蛋说,“接着说。”

“但是,如果你非要问我的话——公司现在濒临破产。有个犹太先生来见过夫人,此外还有一两件事,我认为,她一直靠贷款维持公司运转,指望公司哪天能起死回生。我还认为,她已经深深陷入困境了。利顿·戈尔小姐,我不骗你,她有时样子很憔悴。非常绝望又急切。不知道她卸妆之后是什么样子。我觉得她晚上肯定睡不着觉。”

“她丈夫是个什么样的人?”

“是个怪人。要我说,不是什么好人。我们不怎么能见到他。虽然别的姑娘不同意我的观点,但我认为,她还是非常爱她丈夫的。自然,有一些不好的传言满天飞——”

“比如?”蛋蛋问。

“哎,我不喜欢嚼舌根。从来不是那种人。”

“当然。继续,你刚才说……?”

“哦,姑娘们聊过很多闲话。有个年轻人,人傻钱多。不完全是那种蠢笨,希望你能明白我的意思,而是介于两者之间。夫人跟他走得很近,把所有赌注都放在他身上了。他或许可以帮她脱离困境,因为他足够傻,什么事都能做出来。但是,他后来遵照别人的叮嘱,出海去了,非常突然。”

“遵照谁的叮嘱——医生的吗?”

“是的,哈利街上的某个人。我现在认为,他就是那个在约克郡被害身亡的医生,他们说他是被人下毒了。”

“巴塞洛缪·斯特里兰奇爵士?”

“就是他。夫人出席了那场家庭宴会。我们这些姑娘私下里讨论,只是开玩笑胡乱说,嗯,夫人可能杀害了他,为了报复!当然,只是随口说着玩的……”

“自然是的。”蛋蛋说,“女孩子们瞎说八道。我很理解。你知道吗,戴克斯太太完全是我心中杀人凶手的样子,铁石心肠,冷酷无情。”

“她心肠真的很硬,而且脾气非常不好!她发火的时候,我们都不敢接近她。他们说,她丈夫很怕她,这也难怪。”

“你们听她提起过一个叫巴宾顿的人吗,或者肯特郡一个叫吉尔林的地方?”

“老实说,我现在想不起来自己听到过。”

多丽丝看了一眼手表,发出一声惊呼。

“哦,天哪,我得赶紧走了。我要迟到了。”

“再见,非常感谢你受邀过来。”

“非常荣幸。再见,利顿·戈尔小姐,希望文章面世后能获得成功。我很期待。”

“你的期待要落空了,姑娘。”蛋蛋暗想,一边要来账单。

随后,她一笔勾掉刚才为所谓文章做的假速记,在小本子上写道:

“辛西娅·戴克斯。可能身陷财务困境。他人描述‘脾气非常不好’。传言与年轻(有钱)男性关系暧昧,男人后来遵照巴塞洛缪·斯特里兰奇的医嘱,出海航行。提到吉尔林,或巴宾顿认识她,都没有特别反应。”

“有价值的信息不多呀。”蛋蛋自语道,“有杀害巴塞洛缪爵士的可能动机,但非常单薄。波洛先生或许能从中得出什么结论。我看不出什么。”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