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弩小说

第一部分 第六章

[英]阿加莎·克里斯蒂2019年08月10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7月14日,奥布莱恩护士寄给霍普金斯护士的信:

拉布洛庄园

亲爱的霍普金斯,

早就想给你写信了。这是一所漂亮的房子,风景也不错,相信颇负盛名。但我觉得还是比不上H庄园舒适,我想你明白我的意思。在这种乡下地方,很难请到女佣,他们找的女孩子都是些粗鄙的丫头,有些还很不听话。虽然我从来不是什么挑剔的人,但是饭菜端上来至少应该是热的吧,烧水的东西也没有,泡茶都没有热水!不过,也不能奢求凡事都尽善尽美。病人是一位安静的好绅士——双侧肺炎,不过已经过了危险期。

我要告诉你的这件事真是太巧合了,你肯定会感兴趣。在这个房子客厅的三角钢琴上,有一张大大的镶着银色边框的照片,你能相信吗,那张照片就是我跟你提到过的那张——就是老威尔曼夫人要我拿给她的、上面还有刘易斯签名的那张照片。嗯,我当然很感兴趣,谁不会呢?我问管家照片里的人是谁,他马上说这是瑞特利夫人的哥哥——刘易斯·克罗夫特爵士。他过去就住在离这里不远的地方,但在战争中丧生了。真令人伤心,不是吗?我装作不经意地问他是否结婚了,管家说是的,但是克罗夫特夫人在婚后不久就进了疯人院,真可怜。他说她还活着。你瞧,是不是很有趣?原来我们都想错了。他和韦尔曼夫人一定深爱对方,但却无法结婚,因为他的妻子在疯人院。就像电影里演的一样,不是吗?这么多年她一直思念着他,直到去世还在看着他的照片。管家说他是1 917年阵亡的。真是太浪漫了,我是这么觉得的。

这儿附近连个看电影的地方都没有!噢,埋没在乡下地方真是太可怕了。难怪他们找不到像样的女佣!好了,该说再见了,亲爱的,写信告诉我所有的新闻。

你诚挚的
艾琳·奥布莱恩

7月14日,霍普金斯护士寄给奥布莱恩护士的信:

玫瑰小屋

亲爱的奥布莱恩,

我这儿一切如常。H庄园变得冷冷清清——所有的仆人都被遣散了,房子挂牌出售。我前几天碰到毕索普太太了,她现在住在离这儿大约一英里外的姐姐家。你可以想象得到,她很不开心这个地方被卖掉。看来她一直以为卡莱尔小姐会嫁给韦尔曼先生然后定居在这里。毕索普太太说他们的婚约取消了!你离开这里后不久,卡莱尔小姐去了伦敦。有那么一两次,她的举止很古怪。我真的不知道她是怎么了!玛丽·杰拉德也去了伦敦,开始接受当按摩师的培训,我觉得她这么做很明智。卡莱尔小姐要给她两千镑,我觉得她真是大方,一般人不会这么做。

另外,有些事真是无巧不成书。你还记得你曾告诉我,韦尔曼夫人给你看过一张有刘易斯签名的照片吧?我有一天和斯莱特里太太聊天(她是洛德医生的前一任老兰塞姆医生的管家),因为她在这里住了一辈子,认识这儿附近的许多贵族家庭。我只是假装随意地聊起人们的教名,并且说刘易斯这个名字很少见,她就提起福布斯庄园的刘易斯·克罗夫特爵士。他大战时在第十七枪骑兵部队服役,在战争快结束的时候阵亡了。于是我就说,他和H庄园的韦尔曼太太是好朋友,不是吗?她马上看了我一眼,说,是的,他们曾是非常亲密的朋友,有人说他们的关系不只是朋友那么简单,但她自己从来没传这些闲话,凭什么他们不能当朋友?于是我说,韦尔曼夫人那时候已经守寡了吧?她说,哦,是的,她是一个寡妇。所以,亲爱的,我听出她话里有话,所以我就说,那就怪了,他们为什么不结婚呢。她马上说:“他们不能结婚。他有个妻子住在疯人院!”所以,你瞧,我们终于把这件事情搞清楚了!

想想还真令人感叹,是不是?如今离婚是那么方便的事情,可那时候却不能和一个疯子离婚,多么不合情理。

你还记得那个帅小伙子,泰德·比格兰德吗?总是跟在玛丽·杰拉德身后转的那个。他一直求着我给他玛丽在伦敦的地址,但我没有告诉他。在我看来,泰德远远配不上玛丽。我不知道你有没有发现,亲爱的,罗德里克·韦尔曼先生迷上了她。可惜,这会带来不少麻烦。信不信由你,他和卡莱尔小姐取消婚约肯定因为这件事。而且,如果你问我,我会说这事对她打击很大。我不知道她看上他什么了,他可不是我喜欢的类型,但我从可靠的渠道打听到,她一直疯狂地爱着他。真是一团乱麻,不是吗?而且她还得到了所有的钱。我相信他一直以为他的婶婶会留给他一大笔钱的。

门房的老杰拉德的身体一日不如一日——已经晕倒过几次了。不过他还是和过去一样粗鲁。有一天他居然说,玛丽不是他的女儿。 “嗯,”我说,“你这样诋毁自己的妻子,如果我是你,一定感到惭愧。”他只是看着我,说:“你不过是个傻瓜。你不明白。”

真有礼貌,不是吗?我气不过,也尖刻地回了他几句。

我相信他的妻子结婚之前是韦尔曼夫人的侍女。

挚友
杰西·霍普金斯

霍普金斯护士寄给奥布莱恩护士的明信片:

想不到我们的信正好交错了!

天气真糟糕,不是吗?

奥布莱恩护士寄给霍普金斯护士的明信片:

今天早晨收到你的信。真是太巧了!

7月15日,罗德里克·韦尔曼寄给埃莉诺·卡莱尔的信:

亲爱的埃莉诺,

刚收到你的来信。不,说真的,对于出售H庄园我没有什么想法。很高兴你来征求我的意见。我认为你做得很明智,如果你不喜欢住在那里(显然你不喜欢),就没必要留着。不过,你要卖掉它可能会碰到些困难。这所庄园对现今的生活需求来说确实太大了,当然,它经过了现代化的改造,跟得上潮流,有完善的仆人宿舍,接通了煤气和电灯等等。无论如何,我希望你一切顺利!

这里的天气很热。我每天都要花几个小时泡在海里。这儿也有一群有趣的人,但我不怎么跟他们来往。你曾经说过我不是一个善于交际的人。恐怕这是真的。我发现大多数的人都非常令人厌恶。他们可能也是这么看我的。

我一直觉得你是唯一真正令人满意的人类的代表。我正在考虑过一两个星期到达姆内森海岸转转。22日以后,如果有事找我,就写信寄到托马斯库克,杜布罗夫尼克。

致以钦佩和感激之情

罗迪

7月20日,塞登、布莱斯维克和塞登事务所的塞登先生寄给埃莉诺·卡莱尔小姐的信:

布卢姆斯伯里广场104号

亲爱的卡莱尔小姐,

我认为你应该接受萨默维尔少校提出的一万两千五百英镑(£12500)买下H庄园的出价。这么庞大的产业现如今要出手颇为不易,这样的价格已经相当不错了。不过,这个出价可能是出于一时冲动,我知道萨默维尔少校还在看附近的其他地产,所以我建议你立即接受。

我了解到萨默维尔少校想花三个月重新装修,到那时,应该可以办妥法律上的手续,交易就完成了。

至于门房杰拉德和他的遣散问题,我听洛德医生说老人病重,命不久矣。

遗嘱认证还没有完成,但我已经预先支付了一百英镑给玛丽·杰拉德小姐。

此致
埃德蒙·塞登

7月24日,洛德医生寄给埃莉诺·卡莱尔小姐的信:

亲爱的卡莱尔小姐,

老杰拉德今天去世了。有什么我能为你做的?我听说你已经把房子卖给了我们的新任议员萨默维尔少校。

此致
彼得·洛德

7月25日,埃莉诺·卡莱尔寄给玛丽·杰拉德的信:

亲爱的玛丽,

我很遗憾听到你父亲去世的消息。

我打算把H庄园卖给萨默维尔少校。他急着要尽快搬进去。我要去那里清理我姑姑的文件和其他东西。你能否尽快回去一趟,把你父亲的东西搬出门房?祝愿你一切顺利,希望按摩培训没有让你太辛苦。

你真诚的
埃莉诺·卡莱尔

7月25日,玛丽·杰拉德寄给霍普金斯护士的信:

亲爱的护士霍普金斯,

非常感谢你写信告诉我父亲的事。我很高兴他最后走得安详,没有受苦。埃莉诺小姐写信给我说庄园卖掉了,她希望尽快腾空门房。如果我明天回去参加葬礼,能否让我住在你那里?要是没问题就不用回信了。

你深情的
玛丽·杰拉德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