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弩小说

第二部分 第十一章

[英]阿加莎·克里斯蒂2019年08月10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埃莉诺·卡莱尔……

一张桌子,隔开了两人。波洛用探询的目光看着桌子对面的埃莉诺。

他们单独在一起,警卫透过玻璃监视着他们。

波洛注意到她有一张聪明敏感的脸,宽阔白皙的额头,耳朵和鼻子的轮廓十分精致。看得出来,这是一个高傲而敏感的人,有着良好的教养和自制力。另外还有一些别的东西——某种激情。

他说:“我是赫尔克里·波洛。彼得·洛德医生派我来的,他觉得我可以帮你。”

埃莉诺·卡莱尔说:“彼得·洛德……”

她的语气像是在回忆。过了一会儿,她微微一笑,客气地说:“他真好心,但是我觉得你做不了什么。”

波洛说:“你能不能回答我一些问题?”

她叹了口气,说:“相信我,真的,最好还是什么都不要问。有可靠的人帮我,塞登先生一直十分帮忙,他为我请了一个非常有名的律师。”

波洛说:“他不如我有名!”

埃莉诺·卡莱尔带着淡淡的倦意说:“他名气很大。”

“是的,在为罪犯辩护方面。而我的伟大声誉在于证明清白。”

她终于抬起了眼睛——生动而美丽的蓝眼睛。它们直视着波洛的眼睛。她说:“你相信我是无辜的?”

波洛说:“你是无辜的吗?”

埃莉诺笑了,那是一抹讽刺的微笑。她说:“你的问题就是这样的吗?回答‘是的’不是很容易的吗?”

他出人意料地说:“你很累了,是不是?”

她的眼睛睁大了一点,回答说:“哦,是的——这比什么都累。你怎么知道的?”

赫尔克里·波洛说:“我知道……”

埃莉诺说:“当这一切结束的时候,我会很高兴。”

波洛默默地看了她一分钟。然后他说:“我已经见过你的表哥,为了方便我能不能这样称呼他——也就是罗德里克·韦尔曼先生?”

一丝红晕爬上那苍白而高傲的面孔。他立即知道他的一个问题不需要问就已经有答案了。

她的声音在微微地颤抖,她说:“你见过罗迪?”

波洛说:“他在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帮你。”

“我知道。”

她语速很快,声音温柔。

波洛说:“他贫穷还是富有?”

“罗迪?他自己没多少钱。”

鲲=弩=小=说

“他生活奢侈吗?”

她几乎是心不在焉地回答:“我们俩都没有想过这有什么关系。我们知道总有一天……”

她停了下来。

波洛赶紧说:“你们指望着将来继承的遗产?这是可以理解的。”

他接着说:“也许,你已经听说了你姑姑的尸检结果。她死于吗啡中毒。”

埃莉诺·卡莱尔冷冷地说:“我没有杀她。”

“你有没有帮助她自杀?”

“我有没有帮助?原来如此。不,我没有。”

“你知道你姑姑没有立遗嘱吗?”

“不,我不知道。”

她的声音平平的,近乎呆滞。回答是机械的,提不起任何兴趣。

波洛说:“那你自己呢,你有没有立遗嘱?”

“有的。”

“你是在洛德医生和你谈起遗嘱的那天立的吗?”

“是的。”红晕再次掠过她的脸颊。

波洛说:“你怎么处理你的财产,卡莱尔小姐?”

埃莉诺平静地说:“我把一切都留给了罗迪——罗德里克·韦尔曼。”

波洛说:“他知不知道?”

她迅速说:“当然不知道。”

“你没跟他商量吗?”

“当然没有。他会觉得非常尴尬的,而且他会很不喜欢我这么做。”

“还有谁知道你的遗嘱的内容?”

“只有塞登先生,我想,还有他的雇员。”

“是塞登先生帮你起草遗嘱的吗?”

“是的。我写信给他,就在当天晚上——我指的是洛德医生跟我说起这件事的那天晚上。”

“你自己寄的信?”

“不是。这封信和其他的信一起放在家里的寄信箱里。”

“你写好信,把信装进信封,封好,贴上邮票,并把它放箱子里,是这样吗(原文为法语。——译者注)?你没有停下来想一想?把信再看一遍?”

埃莉诺盯着波洛,说:“是的,我再看了一遍。我去找邮票。等我拿着邮票回来的时候,我又读了一遍信,以确保我已经把意思说清楚了。”

“有谁和你一起在房间里吗?”

“只有罗迪。”

“他知道你在做什么吗?”

“我告诉过你,他不知道。”

“当你离开房间的时候,会不会有人看了那封信?”

“我不知道。你是指某个仆人吗?我想,如果我离开房间的时候,他们恰好进来,是可以有机会的。”

“在罗德里克·韦尔曼先生进来之前吗?”

“是的。”

波洛说:“他有没有可能也看了信?”

埃莉诺的声音清晰,带着轻蔑。她说:“我可以向你保证,波洛先生,你所称呼的我的‘表哥’,绝不会偷看别人的信。”

波洛说:“我知道,这是大家公认的想法。但如果知道有多少人做了‘绝不会做的’事情,你会大吃一惊的。”

埃莉诺耸耸肩膀。

波洛不动声色地说:“是不是在那一天,你第一次有了杀死玛丽·杰拉德的想法?”

埃莉诺·卡莱尔的脸第三次红了。这一次,一直烧到了耳后。她说:“是彼得·洛德告诉你的吗?”

波洛温和地说:“是不是就在那个时候?你从窗户里望进去,看见她正在写遗嘱。是不是就在那时,你突然觉得,要是玛丽·杰拉德刚好死了,将会多么有趣——而且多么方便啊?”

埃莉诺压着嗓子低声说:“他知道,他一看见我就知道……”

波洛说:“洛德医生知道很多事。那个一脸雀斑、有着茶色头发的小伙子不是傻瓜。”

埃莉诺轻声问:“这是真的吗,他请你来——帮我?”

“这是真的,小姐。”

她叹了口气,说:“我不明白。真的,我不明白。”

波洛说:“听着,卡莱尔小姐。你必须告诉我,玛丽·杰拉德死的那天发生的事,你在哪里,做了什么。不止如此,我还要知道一切,包括你的想法。”

她凝视着他。然后她的嘴角慢慢地浮现一抹古怪的微笑。她说:“你一定是个非常单纯的人。难道你不知道我要骗你是多么容易吗?”

波洛平静地说:“没关系。”

她一脸困惑。“没关系?”

“是的。谎言,小姐,告诉听者的内容丝毫不亚于真话。有时甚至透露得更多。来吧,现在开始吧。你碰到了你的好管家,毕索普太太。她想要和你一起来庄园帮你。你没答应她。为什么呢?”

“我想一个人待着。”

“为什么?”

“为什么?为什么?因为我想静静地想一想。”

“你要想一想。好吧。之后你做了什么?”

埃莉诺挑衅似的抬起下巴,说:“我买了一些做三明治的肉糜。”

“两罐吗?”

“两罐。”

“然后你去了H庄园。你在那儿做了些什么?”

“我去了楼上我姑姑的房间,开始清理她的东西。”

“你发现了什么?”

“发现?”她皱起了眉头。“衣服,旧的信件,照片,珠宝首饰。”

波洛说:“没有秘密?”

“秘密?我不明白你的意思。”

“那就让我们继续。接下来呢?”

埃莉诺说:“我下楼到厨房,切好三明治。”

波洛轻声说:“你那时在想什么?”

她的蓝眼睛突然闪过一丝光。她说:“我在想和我同名的阿基坦的埃莉诺……”(阿基坦的埃莉诺:阿基坦女公爵,先后做过法国国王路易七世和英格兰国王亨利二世的王后。——译者注)

波洛说:“我完全了解。”

“你了解?”

“哦,是的。我知道这个故事。她是不是向丈夫的情妇罗莎蒙德提出两种选择:匕首或毒药。罗莎蒙德选择了毒药……”

埃莉诺什么都没说。脸色一片惨白。

波洛说:“不过,这次没有选择……继续说,小姐,接下来怎样?”

埃莉诺说:“我把三明治做好放在盘子里,然后就去了门房。霍普金斯护士和玛丽在那里。我告诉她们我在大宅里做了一些三明治。”

波洛看着她。他轻声说:“是的,然后你们就一起到大房子里来了,是不是?”

“是的。我们在晨间起居室吃了三明治。”

波洛还是用温和的声调说:“是的,是的——宛如一场梦……然后……”

“然后?”她瞪大了眼睛。“我留下她一个人站在窗前。我去了厨房。这一切至今仍然像你说的那样像在梦中……护士在那里洗东西……我把放鱼糜的罐子给她。”

“是的,是的。然后发生了什么呢?你接下来怎么想的?”

埃莉诺犹如还在梦中似的说:“护士的手腕上有一个伤痕。我问她是怎么回事,她说是被门房花架上的玫瑰刺到了。门房的玫瑰……罗迪和我很久以前曾经吵了一架——关于玫瑰战争。我支持兰开斯特家族,而他支持约克家族。他喜欢白玫瑰。我说,白玫瑰不真实——它们甚至没有香味!我喜欢红玫瑰,又大又红,像天鹅绒一般的触感,具有夏日的芳香。我们的争吵愚蠢极了。你看,所有的回忆都涌上了心头。在那个厨房里,还有一些东西消散了——那种恶毒的恨意,无影无踪了。想起我们曾经一起玩耍的无忧无虑的童年。我不恨玛丽了。我不想她死。”

她停了下来。

“可是后来,当我们回到晨间起居室,她已经快死了……”

她停住了。波洛非常认真地盯着她看。她满脸通红地说:“你还要问我,我有没有杀了玛丽·杰拉德吗?”

波洛站了起来。他迅速说道:“我没什么要问你的了。有些事情我也不想知道……”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