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弩小说

第八章 奥利弗夫人的探访 · 1

[英]阿加莎·克里斯蒂2019年08月10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奥利弗夫人走进了“威廉姆斯与巴尼特”。这是一家设施齐全的药店,兼卖各式各样的化妆品。她在一个看上去有点蠢、正在卖各种各样鸡眼药的服务员前停了一下,又在堆成山一样的橡胶海绵前犹豫不决,接着茫然地走向处方药柜台,最后向摆放着很漂亮的化妆品的柜台走去。那里摆放着伊丽莎白·雅顿、赫莲娜、蜜丝佛陀和一些其他使女人们容光焕发的美容品。

奥利弗夫人最终在一个体态丰满的女店员前停了下来,问店员要了某种唇膏,然后发出了一声短暂的惊呼:

“马琳—是马琳吗?”

“噢,天啊!这不是奥利弗夫人吗!见到您真是太高兴了!这真是太棒了,不是吗?如果我告诉其他姑娘您来这儿买东西的话,她们一定会激动万分的。”

“没必要告诉她们。”奥利弗夫人说。

“我敢肯定她们都会拿出签名本来!”

“我宁愿她们别这么做。”奥利弗夫人说,“马琳,你还好吗?”

“马马虎虎吧。”马琳说。

“我不知道你还在这儿工作。”

“我想这儿跟其他地方也差不多。在这儿他们给我的待遇很好。去年我才加了薪,我现在基本负责这个化妆品柜台。”

“你妈妈呢,她好吗?”

“噢。她很好。如果她听说我遇见您的话一定会很开心的。”

“她还住在原来那幢房子吗?在去医院那条路上的那幢?”

“是的,我们还住在那儿。我爸爸身体不太好,他已经来医院住了一阵子了。但是我妈妈身体一直很健康。知道我遇见您,她一定会很开心的。您还会在这儿待一阵儿吗?”

“不了,”奥利弗夫人说,“事实上我只是路过。我去看了一位老朋友,现在我想——”她看了看手表,说道,“马琳,你妈妈现在在家吗?我想去看看她,在我回去之前跟她聊上几句。”

“您快去吧,”马琳说,“她肯定高兴极了。真抱歉我不能陪您一起去,我想——被别人看见不太好。您知道的,工作时间我不能离开。”

“好的,下次吧。”奥利弗夫人说,“我不太记得清你家的地址了,是十七号吗?还是有个什么名字?”

“是叫月桂树小屋。”

“啊,是的,我真笨。很高兴见到你。”

奥利弗夫人把一支自己根本不想要的唇膏装进包里,急匆匆地离开了药店。她开着车行驶在奇平·巴特拉姆的主街上,转了个弯,经过一个车库和一间医院后,开进了一条很窄的路。这条路虽然很窄,但两旁却有很多漂亮的小房子。

奥利弗夫人把车停在月桂树小屋外,然后上前敲了敲门。一位五十岁左右、神采奕奕的灰发清瘦女人打开了屋门。她立即认出了奥利弗夫人。

“怎么会是您,奥利弗夫人!真好。我已经很多很多年没有见过您了。”

“是啊,确实很多年了。”

“进来,快进来。喝杯茶吗?”

“不用了,”奥利弗夫人说,“我刚在一个朋友那儿喝过,而且过会儿我还得赶回伦敦。你说多巧,我进了一家药店想买点东西,结果就在那儿碰见了马琳。”

“是的,她在那儿有一份很不错的工作。老板很看重她,还说她有进取心。”

鲲。弩。小。说。w ww…k u n N u…co m

“那很好。您怎么样,巴克尔夫人?您看起来很不错,跟我上次见您的时候没什么变化。”

“唉,我可不这么觉得。头发都变灰了,人也瘦了许多。”

“今天对我来说好像是个遇见老朋友的日子,”奥利弗夫人说着,被领进了一间有些过度拥挤的小客厅。她说:“不知道您还记不记得卡斯泰尔斯夫人?朱莉娅·卡斯泰尔斯。”

“当然了,记得很清楚。她一定过得不错。”

“她确实过得不错。我们见过面,还谈起了很多过去的事。实际上,我们甚至聊了过去发生的那件惨案。我那时候在美国,所以知道得不多。人们管它叫雷文斯克罗夫特惨案。”

“啊,那件事我记得很清楚。”

“您过去为雷文斯克罗夫特一家工作过,对吗,巴克尔夫人?”

“是的,我以前一周会去他们家三个上午。他们人很好,是真正的军人和淑女,作风有点保守的那种。”

“他们发生的事情太惨了。”

“是的,确实很惨。”

“那时您还在为他们工作吗?”

“不,事实上那时候我已经辞掉他们家的工作了。我年迈的姑妈艾玛来和我住在一起,她的眼睛快瞎了,身体也不太好。那时我真的腾不出时间去别人家做工了,所以就辞掉了雷文斯克罗夫特家的工作。不过直到悲剧发生的前一两个月,我还在他们家工作。”

“发生那样的事情真是太可怕了。”奥利弗夫人说,“我听说,那是一起约定自杀。”

“我不信。”巴克尔夫人说,“我很确定他们不会一起自杀。他们不是那样的人。那对夫妇一直幸福快乐地生活在一起。当然,他们没在那个地方住多久。”

“嗯,是没住多久。”奥利弗夫人说,“他们第一次回英格兰时住在伯恩茅斯附近的什么地方,是吗?”

“是的,但他们觉得那里离伦敦太远了,所以搬到了奇平·巴特拉姆。他们的房子很漂亮,花园也很漂亮。”

“您最后为他们工作的那段时日,他们两人的身体都还好吗?”

“像大多数人一样,将军感到有些岁月不饶人,他的心脏有些毛病,或是有点中风。你知道,就是类似那样的病。他按时吃药,时不时还卧床休息一阵。”

“那夫人呢?”

“我认为她很怀念之前在国外的生活。他们在这儿认识的人不是很多,认识的都是他们那个阶层的人。但是我想在马来亚或其他那些地方就不一样了,在那些地方他们会有很多仆人。我猜也会有很多华丽的宴会,或者类似的活动。”

“您认为夫人很怀念她那些华丽的宴会?”

“这我就不太清楚了。”

“有人告诉我她戴假发。”

“是,她有好几顶假发。”巴克尔夫人笑了笑,说,“很精美,也很昂贵。她时不时会把假发送回伦敦的店里保养,店员为她修补好之后再送回来。她有各式各样的假发。有一顶是红褐色的,有一顶满头都是灰色的小卷发。她戴那顶最好看。还有两顶——嗯,不是很漂亮,但是很实用——大风天,可能会下雨,你需要在头上戴点什么。夫人很在意自己的外表,在衣服上也花了不少钱。”

“您认为导致这起惨剧的原因是什么?”奥利弗夫人说,“您知道,我当时不在这儿而是在美国,也没见到任何朋友,所以关于这件事我什么都不知道。我又不好写信去问谁。我猜一定有某种原因。我是说,据我了解,凶器是雷文斯克罗夫特将军自己的左轮手枪。”

“是的,将军在屋子里放了两把手枪,他常说没有手枪的房子不安全。也许他说得对。据我所知,他们之前一直没有遇到过什么麻烦。有一天下午,一个脏兮兮的男人来敲门,想要见将军。我不喜欢那人的样子。那人说他年轻时在将军的手下当兵。将军问了他几个问题,就把他打发走了。我想将军是认为那人不怎么可靠。”

“您认为是外来者干的吗?”

“一定是这样的,我也想不出其他原因了。告诉你吧,我很不喜欢那个来为将军夫妇打理花园的男人。他的名声不太好,我猜他以前坐过牢。但是将军接受了他的自荐,想给他一个机会。”

“所以您认为有可能是那个花匠杀了他们?”

“我一直那样认为。但是我可能想错了。对我来说——我是说,人们说的那些关于将军和夫人的传闻,或者究竟是将军杀了夫人还是夫人杀了将军之类,这都是胡编乱造的无稽之谈。一定是个外来者干的。一个外来者——其实以前的人没有现在这么坏,因为那时候人们还没有暴力的想法。但是看看现在每天在报纸上读到的内容——年轻人,其实还只是男孩子呢,吸毒、发疯、横冲直撞,还莫名其妙地杀人。他们在酒吧里邀请女孩一起喝酒,之后送她回家,第二天人们就在水沟里发现了女孩的尸体。他们从婴儿车里偷走小孩,带女孩子去跳舞,然后在回家的路上勒死女孩。任何人都可以为所欲为。不管怎样,将军夫妇人很好。他们只是晚上出去散了个步,然后就被子弹打中头部死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