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弩小说

第九章 追踪大象的结果 · 2

[英]阿加莎·克里斯蒂2019年08月10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千万别这么想。”波洛说,“我敢肯定,您那本漂亮的紫色笔记本中一定记了些跟过去那起惨案有关的事。我可以告诉您,从我自己对将军夫妇死亡的调查来看,事实仍旧是个谜。警方的结论是:他们是一对很相爱的夫妻,没有关于他们私生活的流言蜚语,也没有足以导致他们自杀的病症。不过您得明白,我现在说的时间段仅限于惨剧发生前的那一小段。在那之前,可还有很长的一段时间。”

“我懂你的意思。”奥利弗夫人说,“我还从一位老保姆那里听到了些事。她现在可能得有……我说不好……可能得有一百岁了,但也许只有八十岁。我小时候就受她照顾,她过去常常给我讲在国外当兵的人的故事——印度、埃及、暹罗、香港或者其他地方的故事。”

“她讲的事里有什么让您感兴趣的吗?”

“是的。”奥利弗夫人说,“她提到了某件惨案,但她对惨案的详情好像也不太确定。我不知道那是否跟雷文斯克罗夫特一家有关,也有可能是关于别人的。因为她对姓名和事情都记得不太清楚了。那是某个家族中的人患有精神病的案件。有个姐姐,可能是某将军的姐姐或是他夫人的姐姐,她在精神病院住过几年。很久以前,她要不就是杀了自己的孩子,要不就是试图杀掉自己的孩子。然后她应该是被治好了或是被医院允许回家住,她就去了埃及或是马来亚或是类似的地方。她出院后跟大家一起生活,之后好像又被牵扯进别的惨案中。我想是跟孩子之类的有关。不管怎样,这件事没有被张扬出去。这个案件引起了我的好奇,他们家族的人会不会也有什么精神问题,我是说雷文斯克罗夫特将军的家人或者将军夫人的家人。我想这个精神病人和雷文斯克罗夫特夫妇的关系不至于近到姐弟或者是姐妹,很可能是表亲。但是我认为这条线索值得调查下去。”

“是啊,”波洛说,“任何事都有可能发生,深埋多年的事会突然从过去浮现,呈现在人们眼前。这就是别人告诉过我的:旧时的罪孽有着长长的阴影。“

“在我看来,”奥利弗夫人说,“事实可能并不是这样的,也有可能老保姆玛恰姆夫人的回忆并不准确,甚至她根本就记错了人。但这有可能跟文学午宴上那个讨厌的女人对我讲的话有关。”

“您是说她想知道……”

“是的。她想让我从那个女儿——我的教女身上问出来,究竟是她母亲杀了她父亲,还是她父亲杀了她母亲。”

“她认为那女孩可能知道?”

“嗯,她很可能知道。我是说,不是当时就知道——当时人们可能瞒着她——但她可能会知道一些相关的事,关于她父母当时的生活状态或是谁有可能杀了他们。只是她从未对任何人说起过。”

“还有您说的那个女人——那个什么夫人——”

“我现在已经忘了她的名字了,好像是伯顿夫人什么的。她说她儿子想和女友结婚。我能理解她,她想知道自己准儿媳的家庭中父亲或母亲一方是不是有什么犯罪前科,或者是不是有精神病遗传。她可能认为如果是准儿媳的母亲杀了父亲的话,那她儿子娶这个姑娘就是很不明智的决定。但如果是那女孩的父亲杀了她母亲的话,她可能就不会那么介意了。”奥利弗夫人说。

“您是说那位夫人认为遗传会随母亲?”

“嗯,她可不是那种很聪明的女人,专横无理。”奥利弗夫人说,“她自认为知道很多事,但实际并不是这样。我认为如果你是女人的话,你也会这么想的。”

“这是一种很有趣的想法,不过很有可能。”波洛说,“我觉得我们还有很多事要做。”

“我还听到了另一些侧面消息。是同一件事,但已经是二手消息了,我想你应该懂我的意思。有人说,雷文斯克罗夫特夫妇好像收养了一个孩子。孩子被收养后,他们对那个孩子非常上心。他们自己的孩子在马来亚夭折了。后来,那孩子的生母上门想要回孩子,双方还打了官司。法庭把孩子的监护权判给了雷文斯克罗夫特夫妇,那个生母心中不服,企图用绑架的方式夺回孩子。”

“您的记录中有些更简单直接的疑点,我对那些更感兴趣。”波洛说。

“例如?”

“假发,四顶假发。”

“我想那确实引起了你的兴趣,但我不明白。”奥利弗夫人说,“那好像并不意味着什么。另外一个故事是关于精神病人的。有位精神病人被送进了精神病院,因为他们杀了自己或是别人的孩子,只是为了某些荒谬疯狂的理由。我不明白为什么这会使雷文斯克罗夫特将军夫妇想要自杀。”

“除非他们中的一人被牵扯进去了。”波洛说。

“你的意思是,将军可能杀了人,杀了一个孩子,他妻子或是他自己的私生子?不,我觉得我们想的有些离谱了。要不就是将军夫人杀了她丈夫或她自己的私生子?”

“还有,”波洛说,“人们看上去的样子,往往就是他们真实的样子。”

“你是说——?”

“他们看上去是一对深爱彼此的夫妇,没有争吵,相亲相爱地生活在一起。他们看上去没有比去伦敦看病或是需要动手术更严重的病,没有癌症、白血病或类似疾病的迹象。他们没有无法面对未来的理由。但是到现在为止,我们得到的信息都是关于能发生什么而不是会发生什么的。如果当时还有别的了解情况的人在房子里,比如我的那位警察朋友,他会说那些人讲的事都符合事实。但出于某种原因,将军夫妇就是不想继续活下去了,为什么呢?”

“我认识一对夫妇,”奥利弗夫人说,“在二战期间,他们以为德国人将要入侵英格兰。于是他们决定,如果那种情况真的发生了,他们就一起自杀。我对他们说,这种想法太愚蠢了。但他们告诉我,在那种情况下他们不可能活得下去。这种想法看起来还是很愚蠢。人得有足够的勇气支撑着你应对任何事。我是说,你的死对别人也没什么好处。我很好奇——”

鲲`弩`小`说w w w . ku n Nu . c o m .

“是的,您好奇什么?”

“我刚才说那句话的时候突然想到,雷文斯克罗夫特将军夫妇的死会不会使某些人获益?”

“您是指有人会因为他们的死而继承财产?”

“是的。也可能不是那么明显的收益。也许某些人会有机会生活得更好一些。将军夫妇的生活中可能有些事情永远都不想让他们的两个孩子知道。”

波洛叹了一口气,说道:“您的问题在于,您总在想可能发生的事。您有很多想法,全是关于可能发生的情况,但它们并不是真的会发生的事。为什么?为什么将军夫妇非要去死?他们无病无痛,也没有常人能看见的不幸。那么究竟为什么,在一个美丽的傍晚,当他们带着狗去悬崖边散步时……”

“这跟那条狗有什么关系?”奥利弗夫人问。

“嗯,我想了一阵子。他们是带着那条狗去散步的,还是那条狗跟着他们去的?那条狗怎么也被牵扯进来了?”

“我想就像那些假发一样,”奥利弗夫人说,“只是另一件无法解释也讲不通的事。我的一位‘大象’说那条狗对雷文斯克罗夫特夫人很忠诚,但另一位却说它咬伤过夫人。”

“人总是会回忆起相同的事情。”波洛又叹了一口气说,“人总想了解更多,总想更深入地了解别人。但你怎么可能跨过时间的鸿沟去了解一个人呢?”

“你就这么做过一两次,不是吗?”奥利弗夫人说道,“就是那件油漆匠被枪杀或毒杀的案件。那是在海边一个防御工事之类的地方吧。尽管一个当事人都不认识,你还是找出了凶手。”

“没错。我确实一个当事人也不认识,但我从在那儿的其他人那里了解了他们的情况。”

“嗯,这正是我努力在做的。”奥利弗夫人说,“只是我没法离真相再近一步。我接触不到任何一个知情人,或是被牵涉其中的人。你觉得我们是不是应该放弃了?”

“我想放弃是很明智的。”波洛说,“但总有某个时刻,人们并不想明智。他们想要了解更多。我现在对那对和蔼可亲的将军夫妇很感兴趣。他们还有两个孩子吧?我想他们一定很可爱。”

“那个儿子我不太了解。”奥利弗夫人说,“我没见过他。你想见我的教女吗?如果你愿意的话,我可以让她来见你。”

“是的,我愿意见见她。也许她不愿意来这儿见我,但我们可以在别的地方见面。我想这一定会很有意思。我还想见另一个人。”

“噢!是谁呢?”

“文学午宴上的那个女人,您那位专横无理的朋友。”

“她才不是我的朋友呢。”奥利弗夫人说,“她只是过来跟我说了几句话,仅此而已。”

“您还能重新联系上她吗?”

“当然了,那很容易。我想她可能会高兴得跳起来呢。”

“我想见见她。我想了解为什么她想知道那些事。”

“好的,我想跟她见面也许会有用。总之——”奥利弗夫人叹了口气说道:“我应该高兴,终于能从追寻大象的工作上停下休息一阵了。保姆——你知道,就是那个我提到过的老保姆——她提到了大象,还说大象从不忘事。这句傻兮兮的话已经开始萦绕在我脑海里了。好了,你得去找更多大象了,轮到你了。”

“那您呢?”

“也许我会去找找天鹅吧。”

“老天啊 (原文为法语,Mon dieu ——译者注) ,怎么又扯上天鹅了?”

“那只是老保姆让我回忆起的一些事。小时候我常常跟两个小男孩一起玩儿,他们一个叫我大象小姐,另一个叫我天鹅小姐。当我是天鹅小姐时,我会假装在地板上游来游去。当我是大象小姐时,他们会骑在我的背上。在这件案子中,并没有什么天鹅。”

“幸好如此。”波洛说,“大象已经足够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