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弩小说

第十四章 威劳比医生

[英]阿加莎·克里斯蒂2019年08月10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赫尔克里·波洛下了出租车,付了车费和小费后,打开笔记本核对了地址,然后从口袋里小心地掏出一封给威劳比医生的信,这才走上门前的台阶并按下了门铃。一个仆人开了门,问了波洛的名字,告诉他威劳比医生正在等他。

波洛被领进一间舒适的小房间,房间一侧摆满了书架,火炉旁有两把椅子,一个盘子上放着几个杯子和两个醒酒器。威劳比医生站起身来迎接他。医生大约五十来岁,身材瘦削,额头很高,有着黑色的头发,还有一双敏锐的灰色眼睛。他和波洛握了手,请他坐下。波洛把信递给他。

“啊,好的。”

威劳比医生接过信,打开信封读完后把信放在了一边,饶有兴致地看着波洛。他说:“我已经从加洛韦总警长那里听说了,我的另一个在内政部工作的朋友也请求我帮助你处理你感兴趣的那件事。”

“我知道这是个不情之请。”波洛说,“但是对我来说,确实有一些很重要的原因。”

“这么多年过去了,这件事还对你很重要吗?”

“是的。不过如果您已经全都忘了,我也完全能够理解。”

“倒不能说完全忘了。想必你已经听说了,我对我专业领域中的某些特定分支很感兴趣,我的研究已经持续了很多年。”

“我知道您的父亲是一位在精神病领域很杰出的专家。”

“是的。他一生都对此很感兴趣。他有很多理论,有些被后人证实是正确的,但有些是错误的。我猜你感兴趣的是某个具体案例吧?”

“有一个女人,她的名字是多罗西娅·普雷斯顿-格雷。”

“是的,我记得她。那时我还年轻,我对我父亲的研究思路很感兴趣,但我们的理论并不完全相同。他当时从事的工作很有意思,而作为他助手的我也兴趣高涨。多罗西娅·普雷斯顿-格雷,后来的贾罗夫人,我不知道你对她的哪个方面感兴趣呢?”

鲲。弩。小。说。w ww…k u n N u…co m

“据我所知,她是一对同卵双胞胎中的一个。”波洛说。

“没错。我父亲当时就在对双胞胎进行研究。他当时的一个项目就是研究同卵双胞胎的日常生活。有的双胞胎在同样的环境中长大,有的则完全相反,有着截然不同的生活经历。通过这种研究,能够发现双胞胎经过各种事后,还会保留多少相似程度,也能发现在他们身上发生的相似事件。例如,一对双胞胎姐妹或是兄弟,尽管他们没有在一起生活过,但相同的事还是会在相同的时间点在他们身上发生。这一切——确实这一切都非常不可思议。但是我想这并不是你感兴趣的事。”

“是的,”波洛说,“我感兴趣的是一起案子中的一部分,一起发生在孩子身上的意外事件。”

“是这样啊。我想那件事是发生在萨里。那是个很美的地方,很多人都住在那儿,离坎伯利也不太远。贾罗夫人的丈夫那时才因为意外去世不久,她年纪轻轻就守寡,还带着两个年幼的孩子。结果她——”

“她精神错乱了?”波洛问。

“不,还没有到那种程度。她丈夫的死让她备受打击,而且产生了很强的失落感。为她治疗的医生说,恢复得不太好。医生不太看好她在恢复期中的病情发展趋势,而她也没有像医生所期待的那样摆脱失去亲人的痛苦。医生对她的治疗反而对她产生了特殊的影响。后来,那位医生想进行一次会诊,于是他就请我父亲去看看。我父亲发现贾罗夫人的情况很有意思,同时也非常危险。他认为让她住进疗养院会好一些,因为在那儿有专人可以照顾她。在发生了那起意外后,贾罗夫人的情况恶化了。那时有两个孩子,根据贾罗夫人的叙述,是女儿攻击了小她四五岁的弟弟,她用铲子或是锄头砸了他,之后他跌进花园里的观赏池塘中淹死了。你也知道,这种事情在孩子们中间经常发生。有的孩子还坐在摇篮车里,就被推进湖中,发生这样的事只是因为另一个年龄大一点的孩子的嫉妒心作祟,他会想‘如果没有爱德华就好了,妈妈就会少很多麻烦’或是‘这样对妈妈更好’。这全都是嫉妒的结果。尽管在这起案件中好像没什么特别的起因或是嫉妒的证据,那个姐姐并不憎恶她弟弟的出生。但从另一方面说,尽管贾罗夫人的丈夫对于第二个孩子的出生很开心,但贾罗夫人并不想要这个孩子。她联系过两位医生想做流产手术,但人家都没答应,因为当时流产手术还并不合法。据一个仆人和一个去她家送电报的男孩说,是一个女人向那孩子发起的攻击,而并不是那个姐姐。还有一个仆人十分确定地说,她从窗户向外看时,看到的是她的女主人在攻击那个孩子。她说:‘太太真是可怜,我想她并不知道自己在做些什么。自从老爷死了之后,她就像变了一个人似的。’就像我说过的,我并不知道你究竟想从那起案件中了解些什么。当时的结论是一起意外,人们判定那件事是一起意外。就是孩子们一起玩儿的时候,互相推推搡搡,之后意外地酿成了一起惨剧。那件事就那样过去了,但我父亲跟贾罗夫人进行了谈话,还对她进行了一些特定的测验、问卷调查等等,之后他很确定她对发生的事负有责任。根据我父亲的建议,贾罗夫人有必要接受精神治疗。”

“当时您父亲很确定她是有责任的?”

“是的。我父亲采用了一种当时很流行的治疗方法。他相信在经过充分的治疗后,病人能够重新开始正常的生活。虽然这段治疗时间可能会很长,也许要一年或是更久,但这种疗法是为了病人自身利益着想。治疗结束之后病人可以回家生活,只要辅以适当的药物治疗,还要有病人的家人能够和病人一起生活,并观察他们的日常行为,这样病人生活中的一切都会很顺利。这种疗法在最初的几个病例中很成功,但后来的病例就不尽如人意了,有几起病例甚至产生了很不幸的结果。看上去已经痊愈的病人回到家里,回到他们最为熟悉的生活环境,回到了他们的家人、配偶和父母身边,但是病又慢慢地复发,导致了悲剧或是近乎悲剧的惨事发生。有一起病例使我父亲非常沮丧失望,同时这起病例对他的研究来说也非常重要。在这起病例中,一个女人回家以后和她得病以前的室友住在一起。一切看上去都进展得很顺利,但五六个月后那个女人紧急地叫了医生来,跟他说:‘我一定要带你上楼去,因为你会对我所做的事感到非常气愤,之后你一定会叫警察来。我很害怕。我知道那一定会发生的。我看到魔鬼在希尔达的眼睛里。魔鬼在她的眼睛里盯着我看。我看到了魔鬼,所以我必须要做些什么,不得不杀了她。’那个室友的尸体躺在椅子上,已经被勒死了,死后还被人戳伤了眼睛。杀人凶手最终死在精神病院,直到最后她也没有意识到自己的罪行。她只是认为自己受到召唤,而摧毁魔鬼就是她的使命。”

波洛悲伤地摇了摇头。

威劳比医生继续说着:“就是这样。我认为多罗西娅·普雷斯顿-格雷当时有轻度的精神病。她的情况很危险,只有接受严格的照看才算安全。但是这种观点在当时并不为人所接受,我父亲也认为这是一种极不明智的观点。贾罗夫人曾经被送去一所条件很好的疗养院接受高水平治疗。过了几年,表面上看起来她又一次痊愈了,于是她离开了疗养院,再次开始了平静的生活。有一个很好的护士看护着她,但在她们家里那个护士被当作女佣。贾罗夫人甚至走出家门交了很多朋友,之后她便出国了。”

“去了马来亚。”波洛说。

“是的,我想你得到的信息都很正确。她去马来亚跟她的双胞胎妹妹同住。”

“然后在那儿又发生了一起惨案?”

“是的。邻居家的一个孩子遭到了袭击。最初受到怀疑的是一个保姆,我想后来人们又怀疑起一个当地的搬运工。但是由于只有她才有那些精神问题,贾罗夫人无疑要对这起惨案负责。我想当时并没有什么确凿的证据对她不利。但我记得将军——我记不清他的名字了——”

“雷文斯克罗夫特?”波洛问。

“没错,雷文斯克罗夫特将军同意安排她回英格兰再次接受治疗。这就是你想知道的吗?”

“是的,这件事我已经略有耳闻,但基本都是道听途说,不太可靠。我想问您的是,既然这是一起与同卵双胞胎有关的病例,那双胞胎中的另一个呢?玛格丽特·普雷斯顿-格雷,她后来成了雷文斯克罗夫特将军的妻子。她有可能会被类似的疾病影响吗?”

“她从未有过相关的医疗记录。雷文斯克罗夫特夫人的精神绝对正常。我父亲当时对此很感兴趣,还曾经特地去拜访过她一两次。他经常遇到一种情况,就是一对童年时关系很亲密的同卵双胞胎会在之后的生活中患上同一种疾病或同一种精神病。”

“您的意思是,仅仅是童年时亲密的双胞胎?”

“是的,在某些情况下,同卵双胞胎之间会产生一种仇恨的情绪。这种情绪源于最初对彼此保护性的爱护,但之后可能会由情感上的泛滥或是某种情感危机引起,继而演变为一种两姐妹之间近乎仇恨的情感。

“我想问题就在这儿了。雷文斯克罗夫特将军当年还只是个小小的中尉或上尉,我想他和多罗西娅·普雷斯顿-格雷坠入了情网。她那时是个非常漂亮的姑娘,实际上她是两姐妹中更漂亮的那个。当时多罗西娅和雷文斯克罗夫特将军并没有正式订婚,但没过多久,雷文斯克罗夫特将军就转而爱上了姐妹俩中的另一个,玛格丽特,或是莫莉——人们都这么叫她。他爱上了她,并向她求婚。莫莉接受了将军的爱慕,于是两人迅速地结婚了。我父亲当时很确定,双胞胎中的另一个,也就是多莉,对她妹妹和阿里斯泰尔·雷文斯克罗夫特的婚姻深感怨恨,因为她还一直爱着他。但是后来多莉把一切抛诸脑后,没过多久就嫁给了另一个男人,他们的婚姻看上去十分幸福。婚后多莉经常去拜访雷文斯克罗夫特一家,不仅仅是去马来亚,在他们搬迁到别的国家时或者回到英格兰后仍旧保持着这样的拜访。那时候很明显多莉的精神状态是正常的,没有任何负面情绪在困扰她,她还跟一位非常称职的护工和其他仆人住在一起。我相信,或是说我父亲总是告诉我说,雷文斯克罗夫特夫人,也就是莫莉,仍旧非常爱她姐姐。莫莉关切地保护着多莉,深深地爱着多莉。我想莫莉经常想去多看望多莉几次,但雷文斯克罗夫特将军并不十分赞成。我认为有可能是因为多莉,也就是贾罗夫人的精神有些不稳定,而且她还深深爱着雷文斯克罗夫特将军。多莉的这种爱慕给他带来了很大的困扰。虽然将军夫人确信她姐姐已经不再有任何嫉妒和怨恨的情绪。”

“据我了解,在将军夫妇的自杀惨案发生前三周左右,贾罗夫人正在他们家住。”

“是的,确实如此。贾罗夫人就惨死在那个时候。她有梦游的习惯。有一天晚上,她在睡梦中走出了房子,之后就发生了意外。她走上了一条荒废的小路,直接摔下了悬崖。直到第二天人们才发现她,立刻把她送进了医院,但她再也没有恢复过意识,就这样死去了。她的妹妹莫莉非常悲痛。但我要说的是,可能这也是你想知道的,我并不认为这起事故和之后发生的将军夫妇自杀案有关。他们夫妇过得那么幸福美满。将军夫人对于亲姐姐或者将军对于夫人的姐姐死亡而产生的悲痛情绪是不太可能导致他们中的一人自杀的。更别提夫妇二人一起自杀了。”

“除非,也许,”赫尔克里·波洛说,“玛格丽特·雷文斯克罗夫特对多莉的死负有责任。”

“我的天啊!”威劳比医生说,“你不会是在暗示——”

“会不会是玛格丽特跟踪了她梦游的姐姐,并亲手把多罗西娅推下了悬崖?”

“我无法接受这样的想法。”威劳比医生说。

“人啊,”波洛说,“谁知道人能做出什么样的事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