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弩小说

第十五章 探访美发师

[英]阿加莎·克里斯蒂2019年08月10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奥利弗夫人看着切尔滕哈姆几个字,点了点头,她是第一次来这儿。她暗自想道,这儿可真好,看看这些房子,只有这样的房子才能被称为房子啊。

她的思绪回到了年轻的时候,她记得那时她在切尔滕哈姆还认识些人,至少有她的亲戚,她的姑妈就住在这里。一般来说,在这里住的都是些从陆军或海军退休的人。奥利弗夫人觉得这儿是那种人们愿意长住的地方,尤其是那种在国外生活了很久的人们。这儿能够给人一种英格兰式的安全感,生活品质也不错,也总能找到聊得来的人们。

在查看了一两家精致的古玩店后,奥利弗夫人找到了自己本来要去的地方——或者说是波洛希望她去的地方——玫瑰美发屋。她走进店里,四处看了看,店里有四五个客人正在理发。一位胖乎乎的年轻姑娘停下手中的活计,带着询问的表情向她走来。

“罗森特拉夫人在吗?” 奥利弗夫人瞥了一眼手中的名片,说道,“她说过如果我今天上午来店里的话,她能够见我。我是说,我并不是来做头发的,但是我想要向她咨询一些事。我之前给她打过电话,她说如果我十一点半来,她可以腾出一点时间见我。”

“噢,是的,”那女孩说,“我想罗森特拉夫人是在等人。”

胖姑娘带着奥利弗夫人穿过一条走廊,又走下几级台阶,在走廊尽头处推开了一扇旋转门。很明显,她们从美发屋走到了罗森特拉夫人家里。胖姑娘敲了敲门,把头探进门内说:“有位夫人想见您。”然后她又有些紧张地转头向奥利弗夫人问道,“您说您叫什么?”

“奥利弗。”

奥利弗夫人走了进去,隐约地感觉这里似乎又是另一件陈列室。房内挂着玫瑰色的窗纱,墙上贴着布满玫瑰的壁纸。奥利弗夫人感觉罗森特拉夫人大约和自己同龄或比自己年长很多,这时她才刚刚喝完一杯咖啡。

“是罗森特拉夫人吗?”奥利弗夫人问。

“是的,你是?”

“您应该是在等我吧?”

“噢,是的。我没太搞清楚究竟是为了什么事,电话线路太糟糕了,我都没听清。没关系,我大概有半小时的空闲时间。你要喝杯咖啡吗?”

“不用了,谢谢您。”奥利弗夫人说,“我不会耽误您太长时间。我只是想向您打听一些也许您还记得的事情。我想您已经在美发这行干了很多年了吧。”

“是的。我很高兴现在有几个姑娘来接我的班,现在我已经不需要亲自做什么事了。”

“您还在指导她们吗?”

“是的。”罗森特拉夫人微笑着说。

罗森特拉夫人长着一张很友善的脸,看起来很聪明。她棕色的头发被精心打理过,还夹杂着几缕灰色的头发。

“我还是不太清楚你来的目的。”

“是这样,其实我只是想问您一个问题。算是跟假发有关的问题吧。”

“现在我们已经不怎么做假发了。”

“您以前在伦敦有一家店,对吗?”

“是的。起初是在邦德街上,之后我们搬到了思楼恩街。不过在这么多年后,我还是觉得像现在这样住在乡下更舒服。我丈夫和我都对这里很满意。我们现在的店铺不大,也不怎么做假发了,尽管我丈夫还是会给那些秃顶的男士提供建议并设计假发。你知道吗,头发对某些特定行业的人来说真的很重要,如果因为秃顶显得年迈,他们可能连工作都找不到。”

🦀 鲲。弩。小。说。w ww…k u n N u…co m

“我能想象。”奥利弗夫人说。

由于紧张,奥利弗夫人只说了些闲聊一样的话,并且在想该如何开始自己的正题。这时罗森特拉夫人突然向前倾了倾身子,说道:“你是阿里阿德涅·奥利弗,对吗?那个小说家?”奥利弗夫人吓了一跳。

“是的,”奥利弗夫人说,“事实上——”她一脸尴尬,就像每当有人提起这事的时候一样,“——是的,我确实写小说。”

“我非常喜欢你的小说,我看过很多本。啊,这可真是太棒了。现在告诉我,我能怎么帮到你?”

“是这样的,我想跟您聊聊关于假发还有一件很多年前发生的事,也许您已经不记得了。”

“啊,我不太明白——你是说很多年前的时尚吗?”

“不,是关于一个女人的事。她是我的一个朋友,实际上她是我的同学,她结婚后去了马来亚,后来又回到英格兰,之后发生了一起惨案,她去世了。在她去世后,人们对一件关于她的事感到很奇怪,那就是她有很多顶假发。我想那些假发都是出自您之手,我是说出自您的店铺。”

“啊,一起惨剧!她叫什么?”

“我认识她的时候,她姓普雷斯顿-格雷,但她嫁人之后姓雷文斯克罗夫特。”

“噢,是她啊。我记得雷文斯克罗夫特夫人。我还记得很清楚。她人非常好,也非常漂亮。对,她的丈夫是位上校或是将军之类的,他们退休后住在——我忘了那儿叫什么了——”

“有人猜测他们夫妇都死于自杀。”奥利弗夫人说。

“是的,是的。我记得我在报纸上读到这件事时还在说‘为什么这种事偏偏发生在我们可爱的雷文斯克罗夫特夫人身上’。当时的报纸上还登出了他们两个人的照片,我一看果然是他们。当然了,我从来没有见过将军,但报纸上的确实是将军夫人没错。这事真是让人太难过了。我听说是因为将军夫人得了癌症,无药可治,所以他们俩才会自杀。但我从来没有听说过任何细节。”

“噢,是这样啊。”奥利弗夫人说。

“但是你想从我这里知道些什么呢?”

“您为她做了假发,据我了解,当年那些调查案情的警察认为四顶假发有些多,但也许有些人确实会同时有四顶假发?”

“嗯,我想大多数人都最少有两顶假发。”罗森特拉夫人说,“一顶假发被送回店铺修整的时候,他们可以戴备用的那一顶。”

“您还记得雷文斯克罗夫特夫人向您订过另外两顶假发吗?”

“她并没有亲自来。我想那时候她因为生病而住院了,或是类似的事情。那时是一位法国姑娘来的,我想她可能是夫人的女伴吧。她人很好,英语也非常流利,她对额外要订的假发也解释得很清楚,包括尺寸、颜色还有样式。是这样的,我竟然还能记得这么清楚。我当时根本没有想到在——一个月后,也许更久一点,六周以后,我就看到了她自杀的消息。恐怕她从医生的口中得知关于自己病情恶化的消息,然后再也没有勇气生活下去,她丈夫感觉不能没有她——”

奥利弗夫人悲伤地摇摇头,接着问道:“我猜那些假发都是不同款式的,对吗?”

“是的。一顶有一缕很漂亮的灰发,一顶是参加聚会时戴的,一顶是晚上戴的,还有一顶是小卷发,非常漂亮,你可以戴上它再戴一顶帽子,头发也不会乱。我很难过,因为我再也见不到雷文斯克罗夫特夫人了。除了她的病之外,她那时已经为她刚刚死去的双胞胎姐姐难过不已了。”

“是啊,双胞胎总是亲密无间,不是吗?”奥利弗夫人说。

“她以前一直看起来都是个幸福的女人。”罗森特拉夫人说。

两个女人同时叹了口气。奥利弗夫人转换了话题。

“您觉得我需要假发吗?”她问道。

罗森特拉夫人这位做假发的行家伸出一只手摸着奥利弗夫人的头发,说:“我觉得没有这种必要,你的头发非常好,还很厚实,我猜——”她淡淡地笑着,说:“——你很喜欢摆弄自己的头发吧?”

“您真是太聪明了,确实是这样的——我喜欢拿自己的头发做实验,我觉得很有意思。”

“你很享受生活,是吗?”

“是的。我想是因为那种你永远不知道下一秒会发生什么事的感觉。”

“是啊,那种感觉,”罗森特拉夫人说:“那种感觉让很多人每天都无法停止担忧。”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