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弩小说

第十六章 戈比先生的报告

[英]阿加莎·克里斯蒂2019年08月10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戈比先生走进房间,波洛请他坐在他常坐的那把椅子上。他环视四周,打量着究竟房间里的哪样家具能够让自己对着说话。和往常一样,戈比先生决定选择电暖气,毕竟暖气在每年的这个时候还没有打开。戈比先生从不向他的直属上司面对面进行报告,他总是选一些屋檐、暖气、电视、钟表之类的家具,有时甚至是地毯或是垫子。这时他从一个公文箱中拿出几页纸。

“好了,”赫尔克里·波洛说,“你有我要的东西吗?”

“我已经收集到各种各样的细节。”戈比先生说。

作为一个情报商人,戈比先生在伦敦可是名声在外,也许在全英格兰甚至是更大的范围内都鼎鼎有名。没有人知道他是如何奇迹般地收集到所有情报的。他的员工并不多,他称他的员工们为自己的“腿”。戈比先生有时会抱怨这些“腿”没有以前“跑得快”了。但他调查出的结果仍会让他的委托人大吃一惊。

“伯顿-考克斯夫人,”他念出这名字的时候仿佛自己是当地的教区委员在讲解《圣经》一样。他也许下一句话就要说出:“以赛亚书,第四章,第三节。”

“伯顿-考克斯夫人,”戈比先生再次说道,“已婚,丈夫是塞西尔·阿尔德伯雷先生,他有一家规模很大的纽扣制造厂,很富有。阿尔德伯雷先生还涉足政坛,是小斯坦莫尔的议员。阿尔德伯雷先生结婚四年后死于一场车祸,他们夫妇俩唯一的孩子也在那不久之后的一次意外中身亡。阿尔德伯雷先生的财产由他的妻子继承,但几乎所剩无几了,因为纽扣厂那几年的生意并不景气。阿尔德伯雷先生还给一位凯思林·芬小姐留了一笔数目不小的钱,看上去他和这位小姐似乎一直保持着不为他妻子所知的亲密关系。在那之后,伯顿-考克斯夫人继续从政。大约三年之后,她收养了凯思林·芬小姐的孩子,后者坚持称这个孩子是阿尔德伯雷先生的遗腹子。从我调查得到的结果来看,这种说法很值得怀疑。”戈比先生继续说,“芬小姐曾经与很多男士都有关系,他们通常都是些出手大方的人。毕竟,大多数人都有他们自己的价钱,不是吗?恐怕对于我这次的调查,我所要的价格就不低呢。”

“继续说。”波洛说。

“阿尔德伯雷夫人当时同意收养这个孩子。没过多久,她就嫁给了伯顿-考克斯少校。凯思林·芬小姐后来成了名动一时的演员和流行歌手,赚了很大一笔钱。然后她又给伯顿-考克斯夫人写信,说她想重新要回那个孩子。伯顿-考克斯夫人拒绝了她的要求。据我了解,伯顿-考克斯夫人那时生活得很富足,因为伯顿-考克斯少校在马来亚被杀了,给她留下了一笔数目不小的财产。我还得知,凯思林·芬小姐前不久刚刚去世,可能是一年半以前吧,她留下了一份遗嘱。遗嘱中将她的所有财产都留给她的亲生儿子德斯蒙德,那可是很大一笔财富。而德斯蒙德就是我们现在所说的德斯蒙德·伯顿-考克斯。”

“她可真大方。”波洛说,“芬小姐是怎么死的?”

“我的线人告诉我说,她得了白血病。”

“德斯蒙德那孩子已经继承了他母亲的遗产了吗?”

鲲。弩。小。说。w ww…k u n N u…co m

“现在钱在信托基金里,等他二十五岁时才可以正式继承。”

“所以在拿到钱后他会自己独立生活,还会有一大笔财富。那伯顿-考克斯夫人呢?”

“她在投资方面并不太顺利,这很好理解,她有足够的钱用于吃住,但剩下的就不多了。”

“德斯蒙德立过遗嘱了吗?”波洛问。

“那个嘛,”戈比先生说,“恐怕我还不知道。但是我有特定的途径可以打听到,一有消息我就会马上通知你。”

戈比先生离开时,心不在焉地向电暖气鞠躬道别。

大约一个半小时后,电话铃响了。

赫尔克里·波洛在面前的纸上做着笔记,时不时皱皱眉,或是用手捻着自己的胡须,在纸上划掉一些字,又写上一些字。电话铃响起时,他立刻拿起话筒接听。

“谢谢你,”他说,“你的动作真的很快。是的……是的,我很感激。有时候我真不知道你是怎么做到这些事的……是的,这样一来事情就清楚了,之前不合理的事现在都合理了……是的,就我看来……是的,我在听……你确定就是因为那件事。他知道自己是被收养的……但从来没有人告诉他她的生母是谁……对,我明白……非常好,你会弄清楚另外一点?谢谢。”

他放下了话筒,再一次在纸上写起来。又过了半小时电话再次响起,波洛拿起话筒。

“我从切尔滕哈姆回来了。”一个波洛马上就听出来的声音说道。

“啊,亲爱的夫人,您回来了?您见过罗森特拉夫人了?”

“是的,她人很好,非常友好。你之前说得很对,她的确是另一只大象。”

“什么意思,亲爱的夫人?”

“我的意思是她记得莫莉·雷文斯克罗夫特。”

“她也记得她的假发?”

“是的。”

奥利弗夫人简单描述了一下那位退休的美发师给她讲的关于假发的事。

“是的,”波洛说,“那就对了,和加洛韦总警长跟我提到的完全吻合。警察找到了四顶假发,一顶是卷发,一顶是晚上戴的,还有两顶普通一些的。一共四顶。”

“所以我告诉你的这些都是你已经知道的事情?”

“不,您告诉我的事情要多一些。她说——您刚才是这么告诉我的吧——雷文斯克罗夫特夫人本来已经有两顶假发了,后来又在他们夫妇自杀前的三到六周左右订了另外两顶。这真是很有意思,不是吗?”

“这有什么,”奥利弗夫人说,“我是说,你知道女人们,她们有时候很容易毁掉东西,比如假发之类。如果被弄坏的假发不能得到修整和清理,或是假发被烧坏或是溅上了什么洗不掉的东西,又或是假发被染上了错误的颜色,发生类似这样的事情,那当然需要订两顶新假发来替换了。我不明白为什么你会对这件事如此感兴趣。”

“也没有那么夸张,”波洛说,“不过,这是很关键的一点。但是您刚刚补充的另外一点也很有意思。把假发送去再制或是修整的人,是个法国姑娘,对吗?”

“是的。我想她是雷文斯克罗夫特夫人的女伴之类的。将军夫人当时已经住在医院或是疗养院了,身体状况也不太好,她当然没法自己去选假发。”

“我懂了。”

“所以她的法国女伴代她去了。”

“您知道那个法国女伴的名字吗?”

“不知道。我想罗森特拉夫人并没有提到她的名字,我认为她也不知道。那次见面是由雷文斯克罗夫特夫人安排的,我想那个法国姑娘只是把假发带去量尺寸什么的。”

“好吧。”波洛说,“这些信息对我接下来要进行的调查很有帮助。”

“你究竟从这些事中了解到了什么?”奥利弗夫人问道,“你还做了什么其他的调查吗?”

“您总是这么爱怀疑人,”波洛说,“您总认为我什么也不做,只是坐在椅子上歇着。”

“我认为你常常坐在椅子上思考问题。”奥利弗夫人说,“但我知道你确实不怎么出去走动或出门进行调查。”

“我想我很快就要出门进行调查了。”波洛说,“这样您高兴了吧。我甚至可能要横跨英吉利海峡,当然不是坐船,显然,我会坐飞机。”

“噢,”奥利弗夫人说,“需要我和你一起去吗?”

“不必了,”波洛说,“我想这次还是我自己去比较好。”

“你真的会去吗?”

“是的,当然。我一定会到处打听并搜集信息的,所以您应该对此感到高兴,夫人。”

波洛放下电话,又翻开他的笔记本找到另一个号码。他拨通了电话。接电话的正是波洛要找的人。

“我亲爱的加洛韦总警长,我是赫尔克里·波洛。但愿我没有太打扰您,您现在忙吗?”

“不,我现在不忙。”加洛韦总警长说,“我正在修剪玫瑰,仅此而已。”

“有件事我想要问您,很小的一件事。”

“是关于咱们之前聊过的那件双双自杀的案子吗?”

“没错。您之前说过当时房子里有一条狗,您还说那条狗跟着将军一家出去散步了,对吗?”

“是的,我确实提到过狗。我想是管家或是别人说过当天将军和往常一样出去遛了狗。”

“在验尸的时候,雷文斯克罗夫特夫人身上有被狗咬过的痕迹吗?有可能是自杀案发生前一阵的痕迹。”

“你这么说还真有点奇怪。但如果不是你提起来这件事,我可能已经忘了。是的,将军夫人身上确实有几处伤疤,但都不严重。管家提到过,那条狗曾经不止一次攻击过它的女主人,还咬伤了她,不过都不太严重。你看,波洛,那条狗并没有狂犬病,也没有任何类似的病,如果那就是你在想的问题的话。不管怎样,将军夫人是被枪杀的,他们夫妇都是。警察并没有发现他们身上有腐败毒或是破伤风的迹象。”

“我并不是要嫁祸于那条狗,”波洛说,“我只是想知道这件事的情况而已。”

“当时将军夫人身上有一处被狗咬过的新伤痕,我想大概是死前的一个星期留下的,也有人说是两个星期。伤口没有严重到要打针的程度,那个伤口愈合得很好。那句话怎么说来着?”加洛韦总警长继续说道,“‘死的确实是那条狗。’我不记得这句话是从哪儿来的了,但是——”

“不管怎样,这次死的并不是那条狗。”波洛说,“那并不是我问题的重点。我真希望我能见见那条狗,也许它是一条很聪明的狗。”

表达了对加洛韦总警长的感谢后,波洛放下了电话听筒。他自言自语道:“那可真是一条聪明的狗,也许是一条比警察还要聪明的狗。”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