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弩小说

第十七章 波洛宣布启程

[英]阿加莎·克里斯蒂2019年08月10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利文斯通小姐领着客人走了进来,向奥利弗夫人通报道:“赫尔克里·波洛先生到了。”

利文斯通小姐走出房间后,波洛在她身后关上门,然后在奥利弗夫人身边坐下。

他稍稍压低了声音,说:“我要出发了。”

“你要干什么?”奥利弗夫人问道。她总是会为波洛传达信息的方式感到吃惊。

“我要出发了,出远门。我要坐飞机去日内瓦。”

“听起来你就像是要去联合国组织或是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之类的地方。”

“不,我这次行程只是一次私人行动。”

“你在日内瓦找到了一头大象吗?”

“嗯,我想您可以这么认为。也说不定是两头大象呢。”

“我没有任何新的发现。”奥利弗夫人说,“实际上,我不知道我还能去找谁了解更多的情况。”

“我想您提到过,或是别人提到过,您的教女西莉亚·雷文斯克罗夫特有个弟弟。”

“没错,我想他叫爱德华。我几乎没怎么见过他。我记得有那么一两次,我把他从学校里接出来玩儿,但那已经是很多年以前的事了。”

“他现在在哪儿?”

“我想他正在加拿大上大学,或者是在那儿读一些工程学的课程。你是想去找他问些什么事吗?”

“不,现在不去。我只是想要知道他现在在哪儿而已。据我所知,那起自杀案发生的时候他并不在家,对吗?”

“你不会是在想——你不会真的认为是他干的吧?我是说,干出开枪射杀他的父母这种事儿。我知道年轻男孩子们有时会做些奇怪的事。”

“他当时并不在家。”波洛说,“这一点我已经从警察的报告中得到确认了。”

“你还发现了别的什么有意思的事吗?你看起来相当兴奋。”

“从某个角度说,我确实很兴奋。我掌握了一些情况,这些情况有可能会使我们之前感到费解的情况变得明朗起来。”

“啊?明朗起来?”

🤡 鲲`弩-小`说ww w ,K u n N u ,c o m

“现在看来,我好像能够理解为什么伯顿-考克斯夫人要接近您,还试图让您帮她问出关于雷文斯克罗夫特夫妇自杀一案的事了。”

“你是说她不仅仅是个多管闲事的人?”

“是的。我想这背后一定有某种动机,也许就在这里,钱被牵涉进来了。”

“钱?钱跟这件事有什么关系?那个女人挺有钱的,不是吗?”

“伯顿-考克斯夫人确实吃穿不愁。但看起来她收养的儿子知道了他自己是被收养的,而她一直以来都把他看作自己的亲生儿子。那儿子对自己的亲生父母一无所知。他一到法定年龄就立下了遗嘱,也许是他的养母强烈要求他这样做的,也许是她让朋友暗示他,又或者是某个她曾经咨询过的律师让他做的。不管怎样,到了那个时候,他也许会觉得他应该把一切都留给他的养母,前提是那时他没有别人继承他的遗产。”

“我不懂,这跟她想了解一起自杀案有什么关系?”

“您不懂吗?伯顿-考克斯夫人想要阻止她儿子结婚。如果德斯蒙德交了个女朋友,如果他打算很快就和她结婚,就像现在很多年轻人那样,他们不会再三考虑之后才做一件事。如果是这样的话,伯顿-考克斯夫人就没法继承他留下的遗产了,因为德斯蒙德和西莉亚的婚姻会使之前的任何遗嘱都失效。而且如果德斯蒙德真的娶了西莉亚,他一定会立一份新的遗嘱。他会把一切都留给他的妻子,而不是他的养母。”

“你是说伯顿-考克斯夫人并不希望这样的情况发生?”

“她希望能找出阻止这场婚姻的理由。我认为她希望,或者她真的相信西莉亚的母亲杀死了丈夫然后又自杀。这种事有可能会打消他结婚的念头。即使是西莉亚的父亲杀了她的母亲,也是一样。这能轻易地影响一个小伙子的想法。”

“你是说德斯蒙德会认为,如果她的父亲或母亲是个杀人凶手,那么她也会有杀人的倾向?”

“也许不像您说得这么直接,但我想差不多是这个意思。”

“但他并不富有,不是吗?他只是个被收养的孩子。”

“德斯蒙德并不知道自己的亲生母亲是谁,但他的生母——一个女演员、歌手,在病死前攒下了一大笔钱,她曾经想要回她的儿子,但伯顿-考克斯夫人并没有同意。我想他的生母很想念他,所以决定将所有财产全都留给他。德斯蒙德满二十五岁就可以继承这笔钱,但现在所有的钱都存放在基金里。所以很显然,伯顿-考克斯夫人不想让他结婚,即使结婚,也只能跟她赞成并能够加以控制的女人结婚。”

“这似乎很合理。伯顿-考克斯夫人并不是个友善的人,对吗?”

“是啊,”波洛说,“我也觉得她不是个好人。”

“这就是为什么她不怎么想见你,也不想让你调查她的事。因为她怕你发现她的计划。”

“有这种可能。”波洛说。

“你还了解到别的什么事吗?”

“是的,我几个小时之前才了解到这件事。加洛韦总警长刚好给我打电话,谈论一些别的小事。但是在我问了他之后,他告诉我那个年老的管家视力很差。”

“那又跟什么有关系呢?”

“有可能有关系。”波洛看了一眼手表,说,“我想我得走了。”

“你要去机场赶飞机了吗?”

“不,我的飞机明天早上才起飞。但今天我还得去一个地方,这个地方我想亲自去看看。外面有辆车等着我——”

“你要去看什么?”奥利弗夫人好奇地问。

“也不完全是看,更多的是去感觉。是的,这个词才准确,去感觉并确认我以前的一些感觉……”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