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弩小说

第二十章 特别法庭 · 2

[英]阿加莎·克里斯蒂2019年08月10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但那是不可能的。”西莉亚说。

“不,这并不是不可能的。你们要记得,毕竟她们两个是双胞胎。现在我要说一些奥利弗夫人引起我注意的事。别人告诉了她一些事,是关于雷文斯克罗夫特夫人的事。她生病住进了一家医院或是疗养院,也许她知道自己得了癌症,或是认为自己得了。但是,医生的看法却刚好相反。在那之后,也许她仍旧那么认为,但事实并不是那样。之后我一点一点地得知了她和她双胞胎姐姐早期生活的一些事,她们就像普通双胞胎一样相亲相爱,什么都一样:穿一样的衣服,发生同样的事,同时生病,同时结婚。最终,就像很多双胞胎一样,她们再也不想什么都一样了,于是她们两个想要变得完全相反,尽可能地变得和对方不同。她们之间甚至还产生了厌恶。除此之外,还有另一个原因导致她们的分开。阿里斯泰尔·雷文斯克罗夫特年轻时爱上了多罗西娅·普雷斯顿-格雷,也就是双胞胎中的姐姐。但之后他又爱上了双胞胎中的妹妹,玛格丽特,并和她结了婚。毋庸置疑,嫉妒心就这么产生了,之后还导致了两姐妹的疏远。玛格丽特仍旧深深爱着她的姐姐,但多罗西娅却不再像以前一样爱着自己的妹妹。在我看来,这可以解释很多事。多罗西娅是个充满悲剧的人物。她的精神状态总是不稳定,但这并不是她自己的错,而是某种遗传上的意外导致的,跟基因有关。她还很年轻的时候就产生了对小孩子的厌恶,但是没有人知道究竟是因为什么。我们完全有理由相信有一个孩子是因她而死。尽管证据不够明确,但对于医生来说已经足够让她住院进行精神治疗了。所以在之后的几年中,她在一所精神病院内接受治疗。当医生认为她已经痊愈之后,她重新开始了正常的生活,还时不时去跟她的妹妹一起住一段时间。当莫莉和雷文斯克罗夫特将军他们被派往马来亚时,多莉还去跟他们一起住了。就在那里,又发生了一起意外,这次是邻居家的小孩。尽管还是没有明确的证据,但看起来多罗西娅又要对那起意外负责。于是雷文斯克罗夫特将军把她带回了英格兰,送进了医疗机构进行治疗。又一次,她看起来已经痊愈,医生也又一次说她可以出院开始正常的生活。这一次,玛格丽特相信多罗西娅真的已经完全康复,并认为她应该来和他们一起住,这样他们就可以周全地照顾她,以便能及时发现她是否再次发病。我认为雷文斯克罗夫特将军并没有同意。我想他有一种很强烈的信念,就像是有些人天生畸形、身体麻痹或是瘸腿一样,他相信多莉大脑中的毛病一定会一次又一次复发。这样一来,她必须被严加看管,才能避免更多惨剧的发生。”

“你是说,”德斯蒙德问道,“多莉开枪杀死了雷文斯克罗夫特夫妇吗?”

“不,”波洛说:“那不是我的结论。我认为多罗西娅只是杀死了她的妹妹,玛格丽特。有一天她们两人去悬崖边散步,多罗西娅把妹妹从悬崖上推了下去。她心中沉睡已久的怨恨全部爆发了出来。她可能在想,为什么妹妹和她如此相像,但妹妹却是那个身心都健康的人。仇恨、嫉妒、杀戮的欲望一下子全部涌了上来,使多罗西娅不能自已。我想有一个局外人对这件事是知情的,因为她当时就在这里。我想你知道这件事,泽莉小姐。”

“是的,我知道。”泽莉·米欧霍拉特说,“我那时确实在这里。雷文斯克罗夫特将军夫妇一直很担心多罗西娅。当他们看到多罗西娅试图伤害他们的儿子爱德华后,他们立刻将爱德华送回了学校,而我和西莉亚一起去了瑞士。我把西莉亚安顿好之后又回到了这里。有一次家里只有我、雷文斯克罗夫特将军夫妇和多罗西娅,大家心情都很好。接着就出事了。两姐妹一起出门,但只有多莉一个人回了家。她那时处于一种很异常的精神状态下,非常紧张。她进了屋,在茶几边坐了下来。过了一会儿,雷文斯克罗夫特将军发现她的右手上有血,于是他就问她是不是跌了一跤。她回答说‘噢,没有,不是什么大事儿。什么都没发生,我只是被玫瑰刮到了’。但在房子周围根本没有玫瑰。她的谎话太愚蠢了,如果她说是被荆豆刮伤,我们没准儿就信了。我跟着雷文斯克罗夫特将军走出了门,一路上他一直在说:‘玛格丽特出事了,我敢肯定莫莉出事了!’后来我们在悬崖下方的一个石台上找到了她,她被岩石撞得不轻。将军夫人那时还没有死,但已经失血过多。当时我们完全不知所措。我们不敢移动她。我们认为得马上找个医生来,但还没等我们来得及去,夫人就抓住了将军的胳膊。她气若游丝地说:‘是的,是多莉干的。她不知道她自己在干什么。她真的不知道,阿里斯泰尔,你一定不能让她因此受苦,她根本意识不到自己做了什么事,为什么做那些事。她没法控制自己,她从来都没法控制自己。你一定要答应我,阿里斯泰尔。我想我就快死了。不——不,我们没时间找医生了,即使找来医生也无济于事。我一直躺在这儿流血,我知道我很快就要死了,但是你一定要答应我。答应我你会救她。答应我你不会让警察抓她。答应我她不会因为这件事受到审讯,她不能被当作罪犯在监狱里过一辈子。把我的尸体藏起来吧,这样就没人会发现了。求求你了,这是我求你的最后一件事。我爱你胜过这世上的一切,如果我能为了你而活下去,我一定会的,但现在不行了。我能感觉到。我爬了一小段距离,但我的身体已经不允许我做别的事了。答应我。还有你,泽莉。我知道你也爱我,你一直对我很好,总是照顾我。你也爱孩子们,所以你必须救救多莉。你必须救救可怜的多莉。求求你了,请看在我们对彼此的爱的分上,一定要救救多莉。’”

“之后呢,”波洛说,“你做了什么?在我看来,你一定——”

“是的,她死了。她说完最后那些话之后,不到十分钟就死了。然后我帮助将军把尸体藏了起来。我们抱着夫人,沿着悬崖又走了一段路,把她的尸体藏到了一个有很多岩石的地方,然后尽我们所能地把她埋起来。那里并没有通路,必须爬着才能过去。从头至尾,阿里斯泰尔只是在重复说着:‘我答应了她,我必须兑现我的诺言。我不知道该怎么做,我不知道怎么救她。我不知道。但是——’不过,我们确实做到了。多莉在家里,她很害怕,近乎绝望的害怕,但同时她又表现出一种恐怖的满足感。她说:‘我一直都知道,这么多年来一直都知道,莫莉才是真正的魔鬼。她把你从我身边抢走了,阿里斯泰尔。你是属于我的,但是她把你抢走了,还强迫你跟她结婚。我一直都知道。现在我好害怕。他们会对我怎么样——他们会说些什么?我不能再被关起来了。我不能,我不能。我会疯的。你不会让我被关起来的,他们会把我带走,说我是凶手。这不是谋杀啊。我只是不得不这么做。有时候我不得不做很多事,我想看见血,你懂吗?我没法看着莫莉死去,所以我跑了。但是我知道她一定会死的,我只是希望你不会找到她。她只是跌下了悬崖,人们都会说那只是一起意外。’”

“这真是一个可怕的故事。”德斯蒙德说。

“确实。”西莉亚说,“这确实是一个可怕的故事。但是知道真相总是好一些的,不是吗?我甚至无法为她感到难过,我是指我的母亲。我知道她是个很好的人,我也知道她心里根本没有一丝丝邪恶的念头,她是一个善良的人。我知道,并且理解为什么我父亲不想和多莉结婚。他想要娶我母亲是因为他爱她,而且他也发现多莉有些不正常,她的性格既邪恶又扭曲。但是怎么——你们究竟是怎么做到一切的?”

🍓 鲲 # 弩 # 小 # 說 # w ww # ku n Nu # Co M

“我们说了很多谎。”泽莉说,“我们希望尸体不会被发现,也许晚些时候尸体会被海浪卷进海里,那样的话看起来就像是她跌下悬崖,摔进了海里。但是后来我们想到了梦游这种说法。我们要做的事很简单。阿里斯泰尔说:‘你知道吗,这太可怕了。但是我答应过——我向莫莉发过誓,要按照她死前的意愿来做。一定有一种办法,一个可行的办法能救多莉,只要她能演好她自己那部分戏。但我不知道她能否做到。’我说:‘做什么?’他说:‘我们可以假装她才是莫莉,而梦游中跌下悬崖摔死的是多罗西娅。’我们做到了。我们把多莉带到一间闲置的屋子里,我在那里和她待了几天。阿里斯泰尔则对外宣称莫莉因为无法承受她姐姐的死讯而被送去了医院。之后我们把多莉带了回来,假装她就是莫莉,让她穿着莫莉的衣服,戴着她的假发。我还去订了额外的假发,那种带有小卷的假发能很好地伪装她。我们的老管家眼神不太好。多莉和莫莉又长得非常相像,声音也几乎一样,于是每个人都轻易地接受了她才是莫莉这件事。只是由于受到了打击,她的行为举止有些不同。一切都看起来很自然。这就是整件事中最可怕的部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