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弩小说

第三章

[英]阿加莎·克里斯蒂2019年08月10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哈卡斯特探长惊呆了。

“啊,那么,佩玛繻小姐。那在壁炉台上摆放的德累斯顿瓷钟是怎么回事?还有那个精巧的法式时钟,镀金的,还有那个银质旅行钟,还有,对了,在钟面一角写着‘Rosemary’的那个时钟。”

-鲲-弩-小-说w ww ^ k u n n u^ c o m. 🌂

这回轮到佩玛繻小姐惊呆了。

“不是你精神失常,就是我疯了,探长。我确信我没有德累斯顿瓷钟,也没有,你刚才说什么来着,钟面上标有‘Rosemary’的时钟,也没有法式镀金时钟和……还有一个是什么钟?”

“银质旅行钟。”哈卡斯特失神地说道。

“我也没有那个钟。如果你不相信我说的,你可以去问为我打扫房间的那个女人。她叫柯汀太太。”

哈卡斯特探长十分诧异。佩玛繻小姐似乎很确信,她的口气锐利坚定,使人信服。他花了一会儿时间仔细想了想事情的来龙去脉。然后站起身。

“我想知道,佩玛繻小姐,你介意和我一起去隔壁房间看看吗?”

“当然可以。坦率地说,我自己也想去看看那些时钟。”

“看?”哈卡斯特感到疑惑不解。

“说感知也许更合适,”佩玛繻小姐说,“但是,探长,即使是盲人,当他们用普通的习惯用语说话时,并不代表着就是那些普通的含义。当我说想‘看看’那些时钟时,我的意思其实是用我自己的手指去‘感知’它们。”

哈卡斯特走出厨房,佩玛繻小姐跟在后面,穿过小门厅,进入了客厅。提取指纹的工作人员抬头看着他。

“我差不多已经完成了所有工作,警官,”他说,“你可以随意触摸任何东西了。”

哈卡斯特点点头,拿起了那个一角写着“Rosemary”的小旅行钟。他把它放在佩玛繻小姐的手里。她仔细触摸着它。

“这似乎是一个普通的旅行钟,”她说道,“包着皮革的那一种。这不是我的,哈卡斯特探长,当我在一点半离开家时,它不在这个屋里,我非常确信这一点。”

“谢谢你。”

探长从她手里把钟拿了回来。他小心地从壁炉架上拿起那个德累斯顿小瓷钟。

“小心点儿,”当他把钟放进她手里时说,“它容易碎。”

蜜勒莘·佩玛繻用纤弱的指尖触摸着这个瓷质小钟。然后她摇了摇头。“这肯定是一个迷人的小钟,”她说,“但也不是我的。它是摆放在哪里的?”

“在壁炉架的右侧。”

“那里应该是摆着一对蜡烛台的其中一个。”佩玛繻小姐说。

“是的,”哈卡斯特说,“有一个在那里,但是已经被推到了最边上。”

“你是说还有一个钟吗?”

“还有两个。”

哈卡斯特拿回了德累斯顿瓷钟,给了她那个法式镀金时钟。她很快地摸了摸,然后还给他。

“不是。这个也不是我的。”

他递给她那个银质时钟,同样地,她还给了他。

“通常在屋子里摆放的就只有那座老爷钟,放在窗户旁边的角落里——”

“是的。”

“还有在房门附近的墙上有一个布谷鸟钟。”

哈卡斯特发现接下来不知该说什么。他仔细地观察着眼前的这个女人,知道她不可能回应他的审视,他感觉安心多了。她的前额由于困惑微微皱着。她突然说道:

“我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我真的无法理解。”

她伸出一只手,因为清楚地知道自己在房间的什么位置,很快就找到椅子坐下了。哈卡斯特看到了站在门边的指纹采证员。

“这些钟你都查过了?”他问道。

“我检查了每一样东西,先生。镀金钟上没有指纹,本来就应该没有,因为那种材质的表面不会留下指纹。同样瓷质时钟上也没有。但是在皮质旅行钟和银钟上也没有指纹,这就有些不可思议了,正常情况下那里应该有指纹才对。顺便说一下,所有钟都没有上发条,它们都停在了同一个时间,4点13分。”

“其他房间的情况呢?”

“在房间里发现了三种到四种不同的指纹,根据初步判断,应该都是女人的。死者口袋里的东西都放在了桌上。”

朝着那个人的头示意的方向,他看到了放在桌上的一小堆东西。哈卡斯特走近看了看。有一个小皮夹,里面装有七英镑十先令和一些零钱,一块没有标记的丝质手帕,一小盒有助消化的药丸以及一张名片。哈卡斯特弯腰看着它。

R. H. 寇里先生,

大城市小地方保险公司,

丹佛街七号,

伦敦西区二号。

哈卡斯特回到了佩玛繻小姐坐着的沙发旁。

“你偶尔会和保险公司的什么人预约见面吗?”

“保险公司?没有,绝对没有。”

“‘大城市小地方保险公司’呢?”哈卡斯特说。

佩玛繻小姐摇了摇头。“我从来没有听说过这家公司。”

“你没有想过要投哪一种保险吗?”

“没有。我在‘木星保险公司’投保了火灾和盗窃险,这家公司在这儿有分公司,我没有投人身保险。我没有家人,也无近亲,所以没必要为我的生命投保。”

“我明白了,”哈卡斯特说,“那么寇里这个名字和你有什么关系吗?R. H. 寇里先生?”他仔细看着她。他看到她的脸上没有任何反应。

“寇里?”她重复着这个名字,然后摇了摇头。“这不是一个常见的名字,对吗?不,我想我没有听说过这个名字或者认识叫这个名字的人。这是那位死者的名字吗?”

“可能是。”哈卡斯特说。

佩玛繻小姐犹豫了一会儿。然后说:

“我要不要去,去摸摸——”

他很快明白了她的意思。

“你是说亲自去‘感知’一下吗,佩玛繻小姐?这是不是对你要求太多了?我不太善于做这种事,但是,比起口头描述来说,你的手指可能会让你更好地了解那个人的长相。”

“是这样的,”佩玛繻小姐说,“我承认去做这件事并不会让人感到愉快,但是如果你认为这会对你有帮助的话,我很情愿去做。”

“谢谢你,”哈卡斯特说,“我来带你去。”

他带她绕过了沙发,示意她弯下膝盖跪下去,然后轻轻地引导她的手到死者的脸上。她非常镇静,不带丝毫情感。她的手指抚过了死者的头发和眼睛,在左耳处徘徊了一会儿后,又依次抚过鼻梁、嘴和下巴。然后她摇了摇头,站了起来。

“我清楚地知道他的长相了,”她说,“但是我很确信我没见过他,我不认识他。”

那位指纹采证员收拾起他的工具箱,走出屋子,又把头探了进来。

“他们准备把他搬走,”他说着,指了指那具尸体。“可以搬走了吗?”

“搬走吧,”哈卡斯特探长说,“请过来坐到这边吧,佩玛繻小姐。”

他安排她坐在角落里的一把椅子上。两个男人走进屋子。很快,寇里先生的遗体就被抬出去了。哈卡斯特出去走到大门口,然后又回到客厅。他坐在了佩玛繻小姐的旁边。

“这是一件离奇的事,佩玛繻小姐。”他说,“我想再给你叙述一遍整件事情的关键之处,看看我说的是否正确。如果我哪里说错了,请指出来。你今天没有预约任何来访者,你没有咨询过、也没有打算要投任何一种保险,你没有收到任何信件说有某家保险公司的业务员今天要来拜访你,对吗?”

“完全正确。”

“你不需要一位速记员的服务,你没有打电话给卡文迪什文书社并要求在三点钟时派人来这里。”

“没错。”

“当你在大约一点三十分离开屋子时,在这个屋里只有两个钟,布谷鸟钟和老爷钟。而没有其他钟。”

在刚要准备回答“是的”时,佩玛繻小姐停住了。

“如果要求我的回答必须完全正确的话,这里我不敢保证。因为看不见,我不可能时刻清楚不在屋子里的东西出现在屋里,又或者什么东西不见了。也就是说,我能确认这屋里所有东西的最后时间,是我今天清晨打扫屋子的时候,当时所有东西没有什么异常。我通常自己打扫这间屋子,是因为清洁女工们总是忘记打扫那些装饰品。”

“你早晨的时候出去过吗?”

“是的。我和往常一样,大概在十点钟去了阿伦伯格学院。一直到十二点十五分,我在那里都有课。我回到家里的时间大概是十二点四十五分,然后我在厨房给自己做了炒鸡蛋,喝了一杯茶,然后就再次出去了,就像我说的,大概是在一点半的时候。我在厨房用的餐,顺便说一下,我没有再进这间屋子。”

“我知道了,”哈卡斯特说,“你既然肯定地说在上午十点之前这里没有多出来的时钟,那么它们很可能是在那之后被带进来的。”

“对于这个问题,你可以问问我的清洁女工柯汀太太。她大概在十点钟时到这里,通常会在大约十二点钟的时候离开。她住在迪波街17号。”

“谢谢你,佩玛繻小姐。现在我们要解决接下来的问题了,现在我需要你就所发生的事情给我一些提示或建议。在今天的某个时间,有四个钟被带到了这里,这四个钟的指针都被拨到了四点十三分。对于你来说,这个时间有什么含义吗?”

“四点十三分。”佩玛繻小姐摇了摇头,“什么含义都没有。”

“现在我们不谈时钟了,来说说死者。假设你的清洁女工让他进了屋,然后又让他留下来待在这间屋子里,这似乎是不可能的,除非是你提前告诉她,他会来拜访你,但是这点我们会从她那里核实。假设他出于某种业务上的或是个人的原因来这里看你,在一点半至两点四十五分之间被人刺死。如果他是按照约定到的这里,但是你说你不知道这件事;假设他是来联系保险的,但是你也说这不可能。门没有上锁,所以他能进来并坐下等你回来,这又是为什么?”

“整件事情都荒唐至极,”佩玛繻小姐不耐烦起来。“所以你认为是这位名字叫作寇里的人随身带了那些时钟?”

“这里并没有发现什么袋子,”哈卡斯特说,“他不可能在他的口袋里装下四个时钟。佩玛繻小姐,现在仔细想想,想想有什么事是与时钟相关的,或者你有什么关于时钟的建议,或者不是这些时钟,而是时间。四点十三分。四点过十三分这个时间?”

她摇了摇头。

“我一直都在尽力对自己说,这是一个疯子所为,或者就是什么人走错了房子。但是即使这样,也不能完全解释这些事。探长,我帮不了你。”

一个年轻警察探头进来。哈卡斯特走了出去。年轻警察在门厅处等着,他们一起向大门口走去,并交谈了几分钟。

“你现在可以送这位年轻小姐回家了,”哈卡斯特说,“地址是帕默斯顿路14号。”

他返回来,走进餐厅。通向厨房的门敞开着,他能听见佩玛繻小姐在水槽里洗着什么。他站在门口。

“我想把那些钟带走,佩玛繻小姐。我会给你写一张收据。”

“当然可以,探长,它们原本就不是我的。”

哈卡斯特转身,对着希拉·韦伯。

“你现在可以回家了,韦伯小姐。警车会送你。”

希拉和柯林一起站起来。

“送她上车,好吗,柯林?”哈卡斯特说着,拉了一把椅子到桌子跟前,很快写了一张收据。

柯林和希拉出门,走上小径。希拉突然停住了脚步。

“我的手套。我忘拿了——”

“我去给你拿。”

“不用,我知道我把它们放哪里了。现在我不再担心,他们已经把‘它’移走了。”

她跑回去,不一会儿就出来了。

“对不起,我想我那时一定很荒唐可笑。”

“谁都会那样的。”柯林说。

当希拉进入车里时,哈卡斯特也进来了。车开动后,他转身对着那个年轻的警察。

“我需要摆在客厅的那些钟,打包时小心些,墙上的布谷钟和那座老爷钟除外。”

他又做了其他的一些安排,然后转向了他的朋友。

“我要去其他地方。要不要一起去?”

“正合我意。”柯林说。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