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弩小说

第十五章

[英]阿加莎·克里斯蒂2019年08月11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很多民众参加了庭审。由于谋杀案引起的恐慌,克罗町的人们对那个耸人听闻的事件的揭露表现出了极大的热情。然而,庭审的过程却不如想象中的有趣。希拉·韦伯无需惧怕对于她的严酷考验,因为就只有短短几分钟而已。

有一个电话打到了卡文迪什文书打印社,直接找她,让她去威尔布拉汉新月街19号。她到了那里,按照提前被告知的进入了客厅。在那里她发现了死者,尖叫着冲出屋子求救。没有要问的问题或者要求进一步地详尽阐述。同时,马丁代尔小姐提供了证据,她的问讯时间更短一些。她接到一个电话,声称来自佩玛繻小姐,要求安排一位速记员去威尔布拉汉新月街19号,指明要希拉·韦伯小姐,而且明确指示了进屋后该怎么做。她记录了电话打进来的时间是一点四十九分。这样,马丁代尔小姐也过关了。

接下来是佩玛繻小姐,她坚决否认了以上陈述。那天她没有打电话给卡文迪什文书打印社要求任何一个打字员去她那里。哈卡斯特探长做了简短的、像是例行公事的陈述。他一接到电话就去了威尔布拉汉新月街19号,在那里他发现了死者的尸体。验尸官接着问他:

“你查出这个死者的身份了吗?”

“还没有,先生。由于这个原因,我请求这次审讯延期。”

“的确应当如此。”

接下来是提交医学证据。代表警方的里格医生对自己的工作和专业资质做了简单介绍,讲了他到达威尔布拉汉新月街19号的经过,还有对死者做的检查。

“你能估测一个死亡的大概时间吗,医生?”

“我在三点半的时候对他做了检查。我推断死亡的时间应该是在一点半到两点半之间。”

“能否说得更精确一些?”

“恐怕做不到。据猜测,最可能的时间应该是两点或者更早一些,但是要考虑许多因素。如年龄及健康状况等等。”

“你验过了尸体?”

“是的。”

“死亡原因是什么?”

“被害者被一把薄而尖锐的刀子刺死。也许是一种法式烹饪刀具,尖端的刀刃逐渐变细的那种。这种刀的尖端扎进去……”医生娴熟地描述着匕首刺进心脏后的精确位置。

“死者是立即死亡的吗?”

“大约是几分钟之内就死亡了。”

“死者没有喊叫或者挣扎吗?”

🍔 鲲·弩*小·说 w w w ·k u n n u · c om

“根据他被刺的情况来判断,没有。”

“你可以给我们解释一下吗,医生,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我检查过他的内脏器官,并且做了一些实验。我要说的是,当他被刺杀时,他正处于昏迷的状态,这是由于一种药物的作用。”

“你能告诉我们这种药物是什么吗,医生?”

“可以。它叫水合氯醛。”

“你能讲讲它是如何起作用的吗?”

“我只能猜测,它是混在酒精之类的东西里被喝下去的。水合氯醛的药效非常快。”

“就像在酒里掺了麻醉药,我想。”验尸官低声说。

“正是那样,”里格医生说,“他毫无怀疑地喝了这种液体,不一会儿就感到眩晕,然后就失去意识了。”

“以你的看法,他是在毫无意识的情况下被刺杀的?”

“我是这么认为的。这也可以解释为什么现场没有挣扎的痕迹,还有他死时外表安详。”

“他失去意识之后多久遇害的?”

“这个我无法精确地说出来。这主要取决于被害者的个人体质。但他肯定在半小时之内不会苏醒,很可能比半个小时要久。”

“谢谢你,里格医生。你有证据证明死者最后一次用餐的时间吗?”

“如果你是这个意思的话,他并没有吃午餐。他至少有四个小时没有吃固体食物。”

“谢谢你,里格医生。我想我没有问题了。”

然后验尸官环顾四周,说道,

“审讯将休庭十四天,九月二十八日再次开庭。”

审讯结束了,人们开始向法庭外移动。伊娜·布伦特和卡文迪什文书打印社的其他女孩在一起。在要出门的时候,她犹豫了一下。打印社今天上午不用上班。其中一个女孩莫林·韦斯特对她说:

“怎么了,伊娜?我们去蓝鸟吃午餐吧?还有很多时间。无论怎样,你都有时间的。”

“我没有你那么多时间,”伊娜委屈地说,“沙猫告诉我让我最好在轮第一班时吃午餐。她真残忍。我原以为我有额外的一小时去购物或者做其他的什么事。”

“这就是沙猫,”莫林说,“真是小气,对吗?我们两点钟开始上班,大家都要到。你正在找什么人吗?”

“在找希拉。我没有看到她出来。”

“她很早就离开了,”莫林说,“一提供完证词就走了,是和一个年轻人一起,但是我没看清楚他是谁。你要一起吗?”

伊娜还是犹豫着无法确定。“你们先走,我无论如何得去买点东西。”

莫林和另一个女孩一起离开了。伊娜闲逛着。最后她鼓起了勇气,走向站在入口处的一位金发年轻警察。

“我可以再进去吗?”她怯怯地问,“我想和来我们办公室的那位什么探长说话。”

“哈卡斯特探长?”

“正是。那个人在今天早晨提供了证词。”

“嗯。”年轻警察望向法庭,看到探长正和验尸官跟郡警察局长商讨事情。

“他这会儿看起来很忙,小姐,”他说,“如果你可以过一会儿再来拜访,或者如果可以的话请留下你的信息……是很重要的事情吗?”

“哦,其实也不是很重要,”伊娜说,“这个,嗯,我只是不知道她说的是不是真的,因为我的意思是……”她转身离开了,仍然为难地皱着眉头。

她从谷物市场一路晃悠,走上了大街。她还是心神不定地皱着眉头,想着事情。思考从来都不是伊娜的强项。她越是想把事情搞清楚,她的大脑就会变得越糊涂。

她一度想大声说:

“但是不可能是那样的……不可能是她说的那样的……”

突然,像下定了决心似的,她从大街上转弯,走上了通向威尔布拉汉新月街的奥尔巴尼路。

自从媒体报道了在威尔布拉汉新月街19号发生了一起谋杀案,每天都有大量的人聚集在那栋房子前面想看个究竟。在这种情况下,就连砖块和灰浆对围观的人群而言也成了一种真实存在的神秘的东西。在案发后的二十四小时,有一位警察在这里站岗维持行人的秩序。之后,虽说人们兴趣有所减退,但还没有完全消失。厢式送货车经过这里时会放慢速度;推着婴儿车的妇人在对面的人行道上会停留四五分钟,眼睛直直地盯着佩玛繻小姐整洁的居所,心里暗自思忖着什么;提着篮子外出购物的主妇睁着贪婪的眼睛,停下来,愉快地和朋友聊着闲话。

“就是那栋房子,有人在那里被……”

“尸体就在客厅里……不,我想客厅应该是靠前的那个房间,左手边的那一间……”

“杂货店的人告诉我,是右手边的那一间。”

“嗯,也许是吧,我曾经去过那里的10号,我很清楚地记得餐厅在右边,客厅在左边……”

“这可一点都不像是会发生谋杀案的地方,对吗?”

“那个女孩,我想,尖叫着从屋里跑出来,为了摆脱……”

“他们说她的精神现在还不正常,自从……过度的惊吓,当然……”

“大家都说,他是从后面破窗而入的。那个女孩进去,发现他的时候,他正在往袋子里装银器。”

“这栋房子的女主人是一个瞎子。可怜的人。所以,她当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噢,但是事情发生时她不在那里……”

“噢,我以为她在,我以为她在楼上,听到了他的声音。噢,亲爱的,我必须去买东西了。”

这种类似的对话随时都能听到。好像是被磁铁吸引一样,各种各样的人来到威尔布拉汉新月街,停下来,注视,然后走开,有些发自内心的渴望是需要被满足的。

这里,伊娜·布伦特还是迷惑不解。她发现自己被推挤着,夹在五六个人当中走着。他们正沉浸在观察凶宅的乐趣中。

伊娜总是容易受影响的,她也开始盯着看起来。

那么这就是那栋发生了谋杀案的房子!窗户上挂着网眼帘。看起来是那么温馨。然而,一个男人在那里被杀害了,被一把菜刀杀害了,一把普通的菜刀,几乎家家厨房都有一把菜刀……

像是被她周围人们的行为迷惑了,伊娜也瞪着眼,停止了思考……

她几乎忘记了自己是为什么来到了这里……

当一个声音在她耳边响起时,她吓了一跳。

她转过头一看,露出满脸的惊愕。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