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弩小说

第三章

[英]阿加莎·克里斯蒂2019年08月11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奥利弗夫人把车开进博罗登大楼的内部大院里。停车处已经停满了六辆车。奥利弗夫人正在迟疑之时,有一辆车从车位倒车,开了出去。奥利弗夫人急忙把车停在了空位处。

她走下车,砰的一声关上车门,站直了身体仰望天空。这是座新建筑,占用的是上次大战中被炸毁的一处煤矿的用地。奥利弗夫人想,这块地方可能本来是西大道的一整段[1]街区,先是去除诸如“雁过留毛”的传说,接着决定建筑这排大楼的地址。这里看上去功能完备,但是不论设计师是谁,都显然忽略了任何外在的美观性。

[1]原文为法语。——译者注

这真是个慌乱的时刻。车辆和人流密集地在院里来来去去。

奥利弗夫人低头看了眼腕表。差十分钟七点。时间正好,她是这么估计的。这正是外出工作的姑娘们回来的时间,或是重新打扮一下,换上样式奇怪的紧身裤或是她们认为很时尚的衣服,或是出去逛逛,或是待在家里,洗洗她们的内衣和袜子。不论怎样,这是个很适合去碰碰运气的时刻。这排大楼的东西两侧完全对称,中间都有一扇大的旋转门。奥利弗夫人选择从左边走,但是她立即发觉自己走错了。这一侧的门牌号是从100至200。于是她又转回到另一侧。

67号在六层。奥利弗夫人按了电梯的按钮。门发出了凶恶的碰撞声,像打哈欠的嘴一样咧开了。奥利弗夫人赶紧进到了这个哈欠连连的洞穴里。她对这种新式电梯总是心生畏惧。

砰的一声,电梯门又关上了。开始向上升,几乎又立即停了下来。(这同样非常骇人!)奥利弗夫人就像只惊慌失措的兔子一般逃了出来。

她看了看墙壁,顺着左手边的走廊继续走。她走到了那扇门中心嵌有67号金属门牌的房门前。当她停住脚步的时候,门牌上的数字7正好砸在她的脚上。

“这个地方不欢迎我。”奥利弗夫人自言自语道,她忍着痛,小心地拾起地上的数字号码,把它钉回门牌上。

她按了门铃。或许没人在家。

但是,门却马上开了。一位高挑英气的姑娘站在门口。她穿着一身剪裁得体的深色上衣,配一条超短裙,白色丝绸衬衫,脚上穿的鞋子也相当讲究。她乌黑的头发打理得很是整洁,妆容精致而不张扬,不知为何,这让奥利弗夫人有点不舒服。

“啊。”奥利弗夫人鼓起勇气,想要说出最得体的话,“请问,雷斯塔里克小姐在吗?”

“不,很抱歉,她出去了。我可以为您带个话。”

在下一步行动之前,奥利弗夫人“啊”了一声。她拿出了一个包得很粗糙的牛皮纸包。“我答应送她一本书的。”她解释道,“是我写的一本书,她没有读过。我希望我没有带错。我想,她不会很快就回来吧?”

“这我不敢肯定。我不知道她今晚的安排。”

“哦。您是瑞希-何兰小姐吗?”

那个姑娘看上去有点吃惊。

“是的,我是。”

“我曾见过您父亲。”奥利弗夫人说。她继续说道:“我是奥利弗夫人,是个作家。”她补充这一句的时候,带着一种她惯常在表露身份之后会出现的难为情的表情。

“您不进来吗?”

奥利弗夫人高兴地接受了邀请,克劳迪亚·瑞希-何兰领着她走进客厅。这里的公寓墙壁采用的是统一的人造原木的式样。租客们可以在墙上悬挂自己喜爱的现代画或是任何样式的装饰物。这里的家具是内嵌式的,碗柜和书架等一应俱全,还有一张长靠背椅和一张折叠桌。租客可以再添置些小玩意儿。房间的布置,可以窥见租客们的个人品位,墙上贴有一张巨大的小丑海报,另一面墙上贴着用模版印刷的一张图片,图上有只猴子在棕榈树枝杈前来回荡悠。

“我肯定诺玛看到您的书一定会很高兴的,奥利弗夫人。您想喝点什么吗?雪莉酒?杜松子酒?”

这个姑娘有着真正训练有素的秘书应有的机敏的仪态。奥利弗夫人婉拒了盛情招待。

“您这里的景色真不错。”她望向窗外说道,落日的余晖照进了她的眼睛,她眨了下眼睛。

“是的,但是一旦电梯坏了就比较棘手。”

“我都不会想到那电梯会出什么问题。它看上去是那样——像机器人一样。”

“最近才装上的,但是也没好到哪儿去。”克劳迪亚说道,“总是要修这修那的。”

另一位姑娘走了进来,边走边说。

“克劳迪亚,你知不知道我把——”

她停住了,看向奥利弗夫人。

克劳迪亚迅速为她们介绍了彼此。

“这是弗朗西丝·凯莉,这是奥利弗夫人。阿里阿德涅·奥利弗。”

“啊,真是幸会。”弗朗西丝说道。

她是个身材颀长窈窕的姑娘,有一头黑色长发,惨白的脸上画着浓妆,眉毛和睫毛在睫毛膏的作用下都有些微微上翘。她穿着紫罗兰色的紧身裤和厚毛衣。与干练的克劳迪亚相比,她是个绝好的对照物。

“我带了一本允诺给诺玛·雷斯塔里克的书。”奥利弗夫人说。

“啊!真是遗憾啊,她还在乡下。”

“她还没回来吗?”

很明显出现了一阵沉默。奥利弗夫人察觉到这两个姑娘交换了一下眼神。

“我以为她在伦敦找到了工作。”奥利弗夫人故意表现出一种毫不知情的惊讶。

“啊,是的。”克劳迪亚说,“她在一家室内装修公司工作,有时会被派往乡下送图纸。”她笑了。“我们在这里各过各的,”她解释道,“来去自由,通常不会给彼此留言。但是当她回来的时候,我会记得把您的书交给她的。”

没有什么比这种随意的解释更容易的了。

奥利弗夫人站起身来。“好的,多谢您了。”

克劳迪亚把她送到门口。“我会告诉父亲我跟您见过面了。”她说,“他是个侦探小说迷。”

关上房门之后,她回到了客厅。

那个叫作弗朗西丝的姑娘靠在窗户边。

“对不起。”她说,“我犯了什么错误吗?”

“我刚刚说诺玛出门去了。”

弗朗西丝耸耸肩。

“我想不明白。克劳迪亚,那个姑娘去哪儿了?为什么她周一没回来?她去了哪里?”“我不知道。”

“她没和家人在一起吗?她不是回家过周末了?”

“没有。我打过电话确认了。”

“我想不会真的出什么事的……虽然,她有一点——嗯,有点古怪。”

“其实她还好吧。”但是这话听起来不是那么肯定。

“啊,是的,她是有点古怪。”弗朗西丝说,“有时候她让我毛骨悚然。她不正常,你知道的。”她猛地笑起来。

“诺玛不正常!你知道的,克劳迪亚,虽然你不承认。但是我猜,你对你的老板忠心耿耿。”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