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弩小说

第四章 · 1

[英]阿加莎·克里斯蒂2019年08月11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赫尔克里·波洛沿着长麓村的主干道走着。就这个村庄来讲,这条道路实际上是唯一可以这样称呼的街道。它是那种似乎在长度上蔓延无尽而在宽度却几乎可以忽略的村庄。这里有一座尖塔高耸的引人注目的教堂,教堂的院子里有一棵肃穆老迈的紫杉树。村子的街道两旁排列着各式各样的店铺。其中有两家古董店,一家陈列着斑驳剥落的松木壁炉架;另外一家满是古董地图,大量瓷器(这些瓷器大部分都有缺口),虫蛀的老旧橡木柜子,一架子玻璃杯,维多利亚时期的银器,因为地方不够,所有这些东西都挤在一起。有两间咖啡馆,环境都很糟糕。有一间可爱的帽子店,陈设着各种各样的家庭手工物品。还有一间邮局附带着蔬菜水果店。一家布料店,里面售卖女帽。一家儿童鞋店和一家货品丰富的百货商店。还有一家兼卖烟草和糖果的文具报纸店。一家绒线商店,它明显是此地最具上流气息的地方。两位头发花白的严厉的女接待员守着架子上摆设着的各种材质的编织材料。这里还有各种工艺刺绣所用的裁剪和编织图样。几家本地的杂货店现在都跟随着流行趋势改作“超市”了,货架上满是铁线篮筐,里面有包着各式各样彩色包装纸的货品,从谷物制品到卫生用品一应俱全。有一家有一扇小橱窗的服装店,上面用花体英文写着店名“莉拉”,橱窗里展示了一件法式女衬衫,广告上写着“时尚前沿”,还有一件海军蓝裙子和一件标着“分体套装”的紫色条纹套头毛衣。这些展示的衣服都像是被人随意丢在橱窗里一样。

波洛漫不经心地浏览着这一切。这个狭长的村落和小街道里还散落着几座小房子,老式的风格,有的还保留着英国乔治国王时代的气息,更多的地方显露出的是维多利亚时代残存的气息,诸如走廊,弧形窗或小小的温室。有那么一两座房子有完备的电梯,它们透出一种自诩为新潮的感觉,并对此颇为自豪。这里还有一些让人愉悦的属于旧世界的小村舍,有一些故意营造出比它们自己实际存在的年头要长一百多年的感觉;另外一些就很实在,任何额外的方便的管道或是类似的设施都被小心翼翼地隐藏起来。

波洛轻轻地走着,仔细观察着他所看到的一切。如果他那位缺乏耐心的朋友奥利弗夫人跟他同行的话,她肯定会质疑他为什么如此浪费时间,因为这里距离他们要去拜访的人家还有四分之一英里路呢。波洛会告诉她他正沉浸于当地的氛围之中,这些东西有时会具有重要的意义。走到村庄的尽头,眼前的景色突然发生了变化,被路挡住的那一侧是一排新建的政府公屋,房子前面是绿色的草坪,每户人家的门口都被涂上了不同的颜色。公屋后面,风吹过田野和树篱笆,不时地点缀着被房产中介名单推荐的“令人向往的住宅”,这些住宅每一幢都有自己的树丛和花园,自带一种孤芳自赏的气质。在波洛前方的马路的尽头,他发现了一幢房子,顶楼上盖了一个不寻常的球形建筑物。这很显然是几年前加盖在上面的。毋庸置疑,这肯定是他此次要去的地方。他走到大门前,门上挂有克劳斯海吉斯的名牌。他仔细探查这座房子。这是一幢建于本世纪初的房屋,它说不上漂亮也谈不上丑陋,“平常”应该是最适合的用来形容它的词语了。花园远比房屋本身要美丽得多,显然当年是被精心打理过的,虽然现今有些凋敝了。它仍旧保留修剪得整整齐齐的绿草坪和大量的美丽花圃,被细心打理的菜园多少也为这里增光添彩。一切都井然有序。波洛推测,一定是有人雇了园丁来这里打理花园的,主人也花费了不少精力,因为在房子的一角,他看到一位妇人正弯着腰在花圃上忙着,他想她应该是在捆绑大丽花,她的头部就像是闪耀着的金色光环。她又高又瘦,却有着宽阔的肩膀。他拉开了大门,迈了进去,走向里面的房子。那位妇人转过头,接着整理了一下衣服,有些好奇地望向他。

她仍旧站在那里,等着他先开口,她的左手还垂着一些捆绑鲜花用的麻线绳。他留意到她看上去有点迷惑不解。

“您有什么事吗?”她问道。

鲲l弩x小x说s

波洛用外国式的礼节,脱帽在身前一挥舞,然后鞠躬致意。她的眼中满是惊讶,目光落在了他的胡子上。

“雷斯塔里克夫人?”

“是的,我——”

“希望我没打搅您,夫人。”

她的唇边现出一丝浅浅的微笑。“一点都没有,您是?”

“我答应过要来拜访您的。我的一位朋友,阿里阿德涅·奥利弗——”

“啊,是的。您一定是波莱特先生。”

“波洛先生。”他特意强调自己的名字的第二个音节来纠正她,“赫尔克里·波洛,请您多指教。我途经此地,请恕我冒昧来访,希望我能有幸向罗德里克爵士请安。”

“是的,内奥米·洛里默告诉我们您或许会来这里。”

“希望我没有打搅到你们。”

“啊,一点都没有。阿里阿德涅·奥利弗上周来这里过周末。她和洛里默夫妇一起来的。她写的书精彩极了,不是吗?但是您可能对侦探故事不感兴趣。您本人就是侦探,不是吗?一位真正的侦探?”

“我是个货真价实的侦探。”波洛说。

他注意到她勉强挤出一丝微笑。他进一步观察她。她的样貌是那种刻意打扮出来的俊朗,她的金发打理得十分密实。他猜想她是否在内心对自己的身份不是那么肯定,对于自己所扮演的那种沉醉于打理花园的英国主妇的角色表现得不是那么娴熟。他对她的身家背景有些怀疑。

“您这里的花园可真是美极了。”他说。

“您喜欢花园吗?”

“不像英国人那么喜欢。你们英国人对于打理花园颇具天赋。它们对于你们的意义可比对于我们要重要。”

“您是指法国人?啊,是的,我记得奥利弗夫人提起过您曾在比利时警界工作过?”

“确实如此。我,是一条比利时老警犬。”他礼貌地一笑,挥着手说道,“但是您的花园,你们英国人,我真是无比佩服,简直五体投地!拉丁民族,他们喜欢大气的花园,城堡式的花园,小型的凡尔赛城堡,当然了,他们也发明了家庭菜园。这真是很重要,菜园必不可少。在英国你们也有菜园,但是你们是从法国人那里学来的,您喜爱鲜花超过蔬菜,是吗?是这样吗?”

“是的,您说得对。”玛丽·雷斯塔里克说道,“请进屋吧。您来这里是为了看我舅舅的吧。”

“就像您所说的,我来这里是为了拜访罗德里克爵士,但是我也向您请安,夫人。我也向我所见的美人儿问安。”他鞠躬致敬。

她有些羞涩地笑了起来。“您不必如此恭维我。”

她在前面领路,穿过一扇法式落地窗,波洛在后面跟着。

“我在1944年见过您的舅舅。”

“可怜的舅舅,他现在真是老迈极了。恐怕他几乎已经完全聋了。”

“我很久之前曾遇到过他。他或许已经忘了。那是一次关于间谍与科学发明的某个会议。那项发明全仰仗罗德里克爵士。我希望他愿意与我会面。”

“啊,我肯定他会很乐意的。”玛丽·雷斯塔里克说道,“现今,他的生活也相当无趣。我经常去伦敦,我们想在那里找到合适的房子。”她叹了口气说,“老人有时候很难相处。”

“我知道的。”波洛说,“我常常也是这样的,我很难相处。”

她笑了。“啊,不,波洛先生,怎么这么说呢,您怎么能说自己老呢?”

“有时别人会这么说我。”波洛叹了口气说,“您的女儿们可能就会这么说。”他感伤地补充道。

“她们这么做可真不礼貌。我们的女儿可能就会这么做。”她说。

“啊,您有个女儿吗?”

“是的。最起码,她是我的继女。”

“希望能有幸见到她。”波洛礼貌地说。

“嗯,我恐怕她不在这里。她在伦敦,在那里工作。”

“那些年轻姑娘,她们现今都出去工作了。”

“每个人都该有事做。”雷斯塔里克夫人含糊地说,“甚至当她们结婚之后,她们还总是被劝说,要回到工厂或是学校里去工作。”

“夫人,有人劝您回去工作吗?”

“没有。我在南非长大。我跟我先生不久前才来的这儿,这里的一切于我来说都还是陌生的。”

她四下看看,波洛察觉到她的目光中缺乏对这里的热情。这是一间装潢考究但是却很俗气的屋子,没有什么个性。墙上悬挂着两幅巨幅肖像,这是唯一彰显个性的地方。一幅画里是一个身着灰色晚礼服的薄嘴唇的女人。对面的墙壁上挂着一个三十岁左右的男性的画,整个人显露出精力过剩之感。

“我想您的女儿一定感觉乡村生活很是无聊吧?”

“是的,对她来说,待在伦敦要好得多。她不喜欢待在这儿。”她突然闭上了嘴,接着勉强挤出最后一句话,“而且,她不喜欢我。”

“怎么可能!”赫尔克里·波洛说,带着高卢人的优雅口气。

“怎么不可能!这个嘛,我想这也算是常事。我想对于姑娘们来说,接受一个继母不太容易。”

“您的女儿对自己的亲生母亲很有感情吗?”

“我想一定是的。她是个很难对付的姑娘。我想大多数姑娘都是这样。”

波洛叹了口气说:“如今,父母亲很难掌控自己的女儿们。过去那种老式的美好日子一去不复返了。”

“确实是啊。”

“夫人,我不该这么说,但是我不得不表示遗憾,她们在选择她们的,我该怎么说呢,她们的男朋友方面真是一点都不谨慎啊。”

“诺玛最令她父亲担忧的正是这一点,但是我想抱怨也是无益,人们总是要经历过才能明白。我得带您去见我的罗迪舅舅了,他在楼上有自己的房间。”

她带领着他走出了这间屋子。波洛扭头瞥了一眼,真是个无趣的房间啊,一间毫无个性的房间——除了那两幅肖像。从画中女人的衣饰来看,波洛觉得这必定是很多年前的画作了。如果那就是第一任雷斯塔里克夫人的话,波洛私下里想,自己也不会喜欢她的。

他说:“夫人,那真是不错的画作。”

“是的,是兰斯贝格的画作。”

这是二十年前非常著名,而且画作索要的报酬也极高的一位人像画家。他的那种细致的自然主义风格现在已经不流行了,从他逝世之后,就再也没被人谈及过。他画作中的模特有时被戏称为“衣服架子”,但是波洛认为事实远非如此。他推测隐藏在兰斯贝格圆滑的笔触之外,不动声色又轻而易举地表达了一丝嘲讽。

玛丽·雷斯塔里克一边上楼梯一边说着:

“它们是刚刚从储藏室里被翻出来的,被清理过了并且——”

她猛地停住脚步,动作变得僵直起来,一只手紧紧攥住楼梯扶手。

在她上方,一个人影转向楼梯角落,正要往下走。这个人影看起来极不协调,穿着奢华,和这座房子的气质完全不搭。

对于波洛来说,在不同的场景中,这个人影都很熟悉,一个经常会在伦敦的大街上或是聚会上遇到的那种人,代表着现今的一代青年。他穿着黑色的外套、精致的天鹅绒马甲、紧身裤子,浓密的栗色长卷发垂在颈侧。他看起来很新潮,有一种说不出的美丽,需要花费几分钟来分辨他的性别。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