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弩小说

第十三章 · 1

[英]阿加莎·克里斯蒂2019年08月11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波洛很少用钥匙进入自己的公寓。相反的是,他选择了老式的做派,按门铃,等待着乔治来给他开门。可是,他从医院回来的这次,来开门的却是莱蒙小姐。

“您有两位来访者。”莱蒙小姐将自己的声音调整成一种让人感觉很舒服的语调,算不上私语,但是却比她平日里的声音低了几个音阶。“一个是戈比先生,另一个是一位名叫罗德里克·霍斯菲尔德的老绅士。我不知道您想先见谁。”

“罗德里克·霍斯菲尔德爵士。”波洛沉思着说。他思考的时候,头偏向另一侧,这让他看上去颇有些像一只知更鸟,他衡量着这个最新的发展对这整件事有怎样的影响。这时戈比先生如往常一样突然出现在供莱蒙小姐打字的小房间里,很显然他是被莱蒙小姐提前安排待在这里的。

波洛脱下大衣,莱蒙小姐帮他把大衣挂在衣帽架上,戈比先生还是习惯性地坐在莱蒙小姐后面说着话。

“我跟乔治一起去厨房喝杯茶。”戈比先生说,“我的时间属于我自己,由我自己支配。”

他很规矩地进入了厨房。波洛走进客厅,罗德里克爵士精力充沛地来回踱着步。

“终于见到了你,我的小伙子。”他温和可亲地说,“电话真是个好东西。”

“您还记得我的名字?我真是不胜荣幸。”

“嗯,我不是真的记得住您的名字。”罗德里克爵士说,“记名字,您知道的,不是我的强项。我却永远不会忘记任何一张脸。”他颇为自负地说,“不,我给伦敦警察厅打了电话。”

“啊!”波洛略微显得有些惊讶,虽然他知道这是罗德里克爵士喜欢做的那类事。

“他们问我想要跟谁通话,我说,给我找你们的头儿。我的小伙子,为人处世就要这样。不要跟那些次要的人等耗费时间,没有用。直接去找顶头上司,我就是这么办事的。我说了我是谁,说我找上面的头儿通话,他们最后也为我接通了电话。那人倒也不错。我告诉他我想要问问某个时段在法国某地和我一起在联军情报工作机构共事的人的住址。那个人看上去好像有些茫然,于是我说:‘您知道我说的是谁。’我说是一个法国人,或是个比利时人。您是比利时人吧,是吗?我说:‘他的名字是阿基里斯什么的。不是阿基里斯,’我说:‘只是像阿基里斯,是个小个子。’我说:‘胡子浓密。’他似乎有些明白了,接着他说您的名字可能在电话簿里。我说这好极了,但是我说:‘他的名字不会只是阿基里斯或是赫尔克里(他是这么说的),是吗?我不记得他的姓了。’所以接着他就告诉我了。真是个很好的家伙,非常友善,我必须得这么说。”

“很高兴见到您。”波洛说,他的脑海中匆匆闪过一个念头,不知道那个之前在电话中跟罗德里克爵士交谈过的人之后会怎么跟他说呢。幸好那个人不是什么真正的头儿。可以推测那个人是某个跟他相熟的人,他所做的工作就是为那些昔日里声名显赫的名士做些服务。

“总而言之。”罗德里克爵士说,“我来到了这里。”

“不胜荣幸。我给您上点饮品。茶、红石榴汁、威士忌还是苏打水,或是黑醋栗蜜糖水[1]——”

[1]原文为法语。——译者注

鲲~弩~小~说~w ww -k u n n u - Co m

“天呐,不要。”罗德里克听到黑醋栗蜜糖水这个词就感到大为吃惊。“我还是喝威士忌吧。虽然我是不被允许喝酒的,”他补充道,“但是医生们都是些傻瓜,我们对此都心知肚明。他们做的就是去阻止你做你自己喜欢做的事。”

波洛摇铃把乔治召唤来,给了他指示。乔治把威士忌和苏打水放在罗德里克爵士手肘旁之后,就退了出去。

“现在,”波洛说,“我能为您做些什么呢?”

“我给您找了个活儿,老伙计。”

一段时间之后,他似乎更加确信自己过去和波洛确实有着紧密的来往,这正合波洛的意。因为这就会让罗德里克爵士的外甥更加依赖于波洛的能力。

“文件。”罗德里克爵士压低声音说,“我丢了一些文件,我必须要找回来,您明白吗?所以我想既然我的眼神不好,记忆力衰退,我还是找个懂门道的人来帮我,您明白吗?您那天来拜访我,很是及时,也很有必要,因为我一定要找回它们,您知道的。”

“这听起来很有趣。”波洛说,“那些文件是什么?我能问问吗?”

“嗯,我想既然要请您帮我找它们,您肯定会询问我的,不是吗?不好意思,它们都是绝密的。最高机密,或者它们之前是这样的。看起来现在它们又是如此了。它们是一些往来的信件。在当时并没有那么重要,或者说人们认为它们没有那么重要;但是政治这事总是风云变幻。您对此应该能理解。总是反复无常,您知道当战事一起,什么都可能发生。没有人知道我们将会往哪里去。上一场战争中,我们和意大利还是盟友,然而到了下一场战争中,就反目成仇了。我不知道什么才是最糟糕的。第一次世界大战中,日本是我们亲密的盟友,下一次大战中,他们就炸毁了珍珠港!你永远不知道自己是站在哪一边的!最初是跟俄罗斯并肩战斗,结果最后却分道扬镳。我告诉您,波洛,现今没什么比分辨盟友更为困难的事了。一夜之间,什么都会变的。”

“您说您丢失了一些文件?”波洛说,提醒那位老绅士注意此行的目的。

“是的。您知道,我有许多文件,我最近都翻了出来。我把它们保存得很安全。在一家银行里,事实上,我把它们都取了出来。我想要给它们做分类,因为我想写一本回忆录。现在那些家伙都在写这玩意儿。蒙哥马利、阿兰布鲁克、奥钦列克都在书里胡侃乱说,多半是一些关于其他元帅们的闲言碎语。甚至那位老莫兰,那个备受尊敬的医生,也在大说特说他那些有名望的病人呢。真不知道下一个该轮到谁了!不管怎么说,我有些触动,想到我确实也有兴趣写一些我所知的逸闻轶事!为什么我不能跟其他人一样把这些倾吐出来呢?我也经历过这一切啊。”

“我肯定读者们一定会对此很感兴趣的。”波洛说。

“啊哈,是的!我认识很多新闻人物。人们都对他们很是敬畏,但是他们不知道那些人物所犯下的愚蠢的错误,我知道。我的天呐,那些著名人物所犯下的错误,您简直都不敢相信。所以我取出了我的文件,我找了个小姑娘协助我整理它们。一个非常不错的小姑娘,还相当聪慧,只是英文不是很好,但是除此之外,她很聪明,能帮我做很多事。我收藏了很多材料,但是它们有一些无序。最关键的是,我想要的文件竟然不在那里面。”

“不在里面?”

“不在。我们原以为是一开始自己搞丢了,但是又检查了一遍之后,我告诉您,波洛,我觉得这些文件中的很大一部分都被人动过了。它们中的一些文件不是很重要。实际上,我要找的文件也不是特别重要,我的意思是,没人觉得它们很重要,要不然我也不会被允许保留这些东西了。但是不管怎么说,那些重要的信件都不在了。”

“我肯定会保守秘密的。”波洛说,“您能告诉我您所说的那些信件的性质吗?”

“不知道我是否能说出来,老兄。我最多能跟您说这是关于现今那些人在书里胡侃那些自己过去做的事情和说的话,但是他们并没有说实话,这些信件恰恰能证明他们是怎样的骗子!不好意思,我认为现在我的这些信件都没有人敢付诸出版。我们就是想复制一份寄给当事人,告诉他们当时自己究竟说了些什么,可以以信件为凭证。如果事情之后会变得大为不同的话,您明白吧?我都不必问,我需要问吗?您对于这类消息的快速传播应该很熟悉吧。”

“您说得对极了,罗德里克先生。我知道您的意思,但是您要知道如果我不知道这些文件是什么,或是它们现在可能在哪儿的话,我是很难为您找回来的。”

“首要的事是:我想要知道是谁动过它们,因为您知道这一点很重要。在我收藏的东西里可能还有更机密的材料呢,我想要知道是谁胡乱翻动过它们。”

“您自己一点想法都没有吗?”

“您认为我应该知情,呃?”

“嗯,看起来最有可能的是——”

“我知道。您是想要我说是那个小姑娘。这件事,我不认为是那个小姑娘做的。她说她没有动过,我相信她。你明白吗?”

“是的。”波洛深深叹了口气,“我明白。”

“一方面来讲,她太年轻了。她不会知道这些文件的重要之处的。那些事发生在她很小的时候。”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