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弩小说

第十六章

[英]阿加莎·克里斯蒂2019年08月11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今天我要做很多事。”第二天,当赫尔克里·波洛起身从餐桌边站起来,去找莱蒙小姐的时候这样说道,“要查询很多事。事先约定的会面和必要的联络人您都帮我安排妥当了吗?”

“那是自然了。”莱蒙小姐说,“都在这里了。”她递给他一个小公文包。波洛匆匆扫了一眼,接着点点头。

“莱蒙小姐,我总是信赖您。”他说,“您真是太不可思议了[1]。”

[1]原文为法语。——译者注

“真的,波洛先生,我一点也看不出这有什么不可思议的。您给我下命令,我遵照指令去做。自然而然。”

“呵,才不是那么理所当然呢。”波洛说,“我也常常给那些瓦斯工、水电工还有维修工指示,他们总是按照我的指示去做吗?极少,极少会这么做的。”

他走在通往前门的走廊的时候说:“乔治,拿我的那件薄外套来。我感受到了外面凉凉的秋意。”

他探头看向秘书室。“顺便问一句,那位昨天来这里的小姐,您觉得她怎么样?”

莱蒙小姐正准备伸出手指打字,她简洁地答道:“外国人。”

“是的,是的。”

“很明显是个外国人。”

“除此之外,您就没有别的评价了吗?”

莱蒙小姐思索着。“我判断不出她的能力。”她有些怀疑地补充道,“她似乎因为某事而深感沮丧。”

“是的,她被怀疑了,你明白的,怀疑偷了东西!不是钱,是文件,从她雇主那里。”

“天呐,天呐。”莱蒙小姐喊道,“很重要的文件吗?”

“很有可能是的。但是还有可能他根本就什么都没有丢。”

“啊,这样啊。”莱蒙小姐说道。她向她的雇主投去了意味深长的一瞥,当她想要把他打发走,以便于专心投入工作的时候,她总是会用这种眼神。“嗯,我总是说当您雇什么人的时候,最好还是要考虑到自己身处何地,还是用英国本地人比较妥当。”

赫尔克里·波洛走了出去。他要先去博罗登大楼。他叫了一辆出租车。在大楼院内下车后,他环视四周。有一位身着制服的看门人守在一扇大门之前,吹着一首有些孤寂的小调。当波洛走上前去的时候,他开口说道:“先生,您有什么事吗?”

“我想,”波洛说,“您能否告诉我关于最近发生在这里的那场惨不忍睹的事故。”

“惨不忍睹的事故?”看门人问道,“我一无所知。”

“一位女士纵身从楼上跳下,或者可以说她是从高楼上掉下来,结果摔死了。”

“啊,那件事啊。我对此一无所知,因为我只在这里工作了一个星期而已,您明白的。您好,乔!”一位从对面公寓走出来的看门人朝他们这边走来。

“您知道那个从七楼掉下来的女士的事吗?那件事大约发生在一个月前,是吧?”

“没有隔那么久。”乔说。他是个语速很慢的年迈的人。“那真是太骇人了。”

“她是直接就摔死了吗?”

“是的。”

“她的名字是什么?她或许是我的一位亲戚。”波洛解释道。他不是那种对说谎心有顾虑的人。

“是吗?先生。真是太不幸了。她是一位叫作卡彭特的夫人。”

“她在这里住了有一段时间了吧?”

👓 鲲·弩+小·说w ww - k u n n u - c om-

“是的,现在让我回想一下。大约是一年,或许是一年半。不是的,我想一定是两年。住在七楼的76号。”

“那是顶层吗?”

“是的,先生。卡彭特夫人。”

波洛没有再进一步问一些细节,因为他想既然他是那位女士的“亲戚”,自然会对她有所了解。所以他又换了一种问法:

“那件事引起什么大的轰动了吗?有没有人对此问这问那的?它是什么时段发生的?”

“早晨五点或是六点,我想。事先没有什么预兆。她就这么掉了下来。虽然是清晨,但是还立即围上来一大群人。您知道人们都是喜欢看热闹的。”

“那是当然,警察也来了吧?”

“啊,是的。警察很快就来了。还来了一位医生和一辆救护车。就是通常的那套。”那位看门人用厌烦的口吻说道,听起来就好像这里每个月总有那么一两次会有人跳楼。

“我想楼上的住户听到楼下的声音之后,就都跑了下来吧。”

“啊,没什么人下来,因为这里的车辆往来的声音太过嘈杂,住户们大多数并不知道下面发生了什么。有人说当她摔下来的时候似乎小声尖叫了一下,但是声音太小,并没有引起什么真正的轰动。只有那些在街上路过的人看到了。当然了,之后,他们伸着脖子往栏杆里看,其他的人看到他们探头往里看,也跟着挤着一起看。您知道的,一旦出了什么事故,人们就喜欢看热闹!”

波洛对他说自己对这种现象也很是了解。

“她是独居吗?”他用一种很随意的口吻说道。

“是的。”

“但是我想她总有些朋友吧,她和住在这所公寓里的其他住户关系密切吗?”

乔耸耸肩,摇摇头。“可能会有,我不清楚。我从来没在餐厅里看到她和别人在一起。有时候,她会请外面的朋友去餐厅吃饭。不,我不能说她跟这里的任何人有亲密的关系。您最好还是,”乔略有些厌烦地说,“还是去找我们的主管麦克法兰先生吧,如果您想知道关于她的更多的事。”

“啊,谢谢您。是的,我正要去呢。”

“他的办公室在那幢楼的底层,先生。您能在他的门口看到门牌。”

波洛按照指示走了过去。他从手提包里莱蒙小姐为他准备好的信件中拿出最上面的那封信,上面写着“麦克法兰先生”。麦克法兰先生是一位长相英俊、颇为精明的二十五岁的男士。波洛把信递给他。他打开了信件,读了起来。

“啊,好的。”他说,“我知道了。”

他把信放在桌子上,看向波洛。

“这座公寓的主人吩咐我在露易丝·卡彭特夫人死亡这件事上全力协助您。先生,现在我具体能帮助您什么呢?”他再次看了一眼信,“波洛先生?”

“当然了,这次的行动要完全保密。”波洛说,“警察和律师曾经和她的亲属联系过,但是他们太过焦急,因为我要来英国,所以他们希望我能获得一些其他的事实真相。希望您能理解我,您知道只依靠官方的报告,是很难让人真正放心的。”

“是的,确实是这样。是的,我很明白确实是这样。好的,我会尽我所能告诉您一切的。”

“她在这里住了多久,她是怎么租下这里的公寓的?”

“她在这里,我能立马查出来,大约两年了。这里有一间空房,我想那位要搬走的女士肯定是跟她熟识,所以提前告诉她自己要搬走。那位女士是怀尔德夫人,在BBC工作。她在伦敦待了一段时间,但是她要去加拿大了。真是位不错的女士。我认为她与这位意外死亡的女士并不太熟。她只是偶然之间说起自己要搬走,而卡彭特夫人很喜欢这间公寓罢了。”

“您认为她是个合适的租客吗?”

在麦克法兰先生回答之前,先是迟疑了一阵。

“她是个不错的租客,是的。”

“您可以跟我有话直说,”赫尔克里·波洛说,“她在公寓里举办狂野的派对,呃?有一点太……我们该怎么说呢,在招待朋友的时候有些过于喧闹?”

麦克法兰先生的态度有些不那么拘束了。

“有时会这样,有人对此有些抱怨,但是大多是些年纪比较大的人。”

赫尔克里·波洛做了个意味深长的手势。

“有点过于爱喝酒了,是的,她的朋友都是些游戏人间之人。有时候,就会给自己招惹些麻烦。”“她喜欢跟男士们交往吗?”

“这个,我不想扯得太远。”

“是的,是的,我理解。”

“当然了她也不年轻了。”

“只看外表不是那么可信。您看她有多大年纪?”

“这很难说。四十,四十五。”他补充道,“您知道的,她的健康状况不是太好。”

“我知道。”

“她酗酒,毫无疑问。她还常常深陷忧郁之中。她对自己的状况很担忧。她总是去看医生,而且不相信医生所说的话。女士们在这种年纪,总是会有这样的担忧,她以为自己得了癌症,还对此深信不疑。医生说她没有生病,但是她却不相信。在验尸的时候,医生也说她一点病都没有。啊,是的,人们总是会听到这类的事。她对此无法忍受,有一天——”他点点头。

“真是太惨了。”波洛说,“在这所公寓楼的租户里,她有没有什么朋友?”

“对此我不是很了解。这个地方,您看,不是那种关系亲密的地方。租户们多半是经商的人或是有自己工作的人。”

“我想到了克劳迪亚·瑞希-何兰小姐。不知道她们两个人之间熟识吗?”

“克劳迪亚·瑞希-何兰小姐?不,我不认为如此。啊,我的意思是,她们只是认识而已,是那种会在电梯里打个招呼的关系。但是我认为她们在社交上没有任何联系。您看,她们不是一个年龄段的人。我的意思是——”麦克法兰先生有些慌张。波洛猜测着其中的原因。

波洛说:“我想,另一位跟何兰小姐合租的小姐知道卡彭特夫人——诺玛·雷斯塔里克小姐。”

“她知道卡彭特夫人吗?我一点都没想到,她是最近才搬过来的,我对她还有些不太眼熟呢。她是一个总是面露惊恐的年轻女士。我觉得她离开学校还没多久。”他补充道,“先生,我还能为您做些什么呢?”

“不了,谢谢您。您真是友善。我想如果可能,我是否可以去看看那间公寓?只是为了能跟她的亲属们说——”波洛顿住了,不知道自己要说些什么。

“好的,现在我带您去看看。现在是一位名叫特拉弗斯的先生住在那里。他全天都在城里工作。是的,如果您想看看的话,请随我来,先生。”

他们上到了七楼。当麦克法兰先生把钥匙插进锁眼的时候,门牌从大门上掉了下来,差点砸到波洛的黑色漆皮皮鞋上。他躲开了,接着弯腰拾起了门牌,小心地把门牌上的钉子复归原位。

“这个门牌都松了。”他说。

“先生,不好意思。我会记下来的。是的,它们时不时就会松。好的,我们进来吧。”

波洛走进起居室。他进来的那一刻,看到这里并没有什么个人特色。墙壁贴着木纹的壁纸。屋里摆放着那种常见的、舒适的家具,属于租客个人的东西只有那台电视机和一些书。

“您看,我们这里的公寓都是带家具的。”麦克法兰先生说,“租客不用带任何东西,除非他们自己要带。我们这里多半是搬进搬出的租客。”

“屋内的装饰都是一样的吗?”

“不全是。人们似乎很喜欢这种原木的效果,跟挂画很相配。唯一不同的是正对着大门的挂画。我们有一系列水彩画可供租客选择。”

“一共有十套。”麦克法兰先生带着自豪感说,“有日本风情系列,非常具有艺术气息,您不觉得吗?英国园林系列,还有一种稀有鸟类系列,树木系列,小丑系列,线条和立体抽象效果系列,色彩对比鲜明系列……它们都是由著名的艺术家设计的。我们的家具都是相同的。有两种色彩,可供租客随意挑选。但是通常都不劳他们费心。”

“就如您所说,他们中的大多数都不是那种爱操持家的类型。”波洛说道。

“是的,更像是那种漂泊不定之人,或者是那种工作繁忙,需要纯粹的舒适,只要可以方便洗漱,而对室内装饰不太感兴趣的人。虽然偶尔也会有那么一两位喜欢随自己的意愿摆弄,在我们看来,并没有什么好的效果。我们在租房合约上写明了在租客退租之前要把东西都摆回原位,如果有什么破坏之处,是要赔偿的。”

他们之间的谈话似乎离卡彭特夫人之死这个话题越来越远了。波洛朝窗口走了过去。

“是从这里跳下去的吗?”他轻声问道。

“是的,就是从这扇窗户。左手边的那个。那外面有个阳台。”

波洛朝下看去。

“七层。”他说,“真是挺高的。”

“是的,还算幸运,当场就死了。当然,这也可能是一场意外。”波洛摇摇头。

“您不会真的这么想吧,麦克法兰先生。这肯定是有意为之的。”

“嗯,总要找个说得通的理由。恐怕她不是个快活的女人。”

“谢谢您。”波洛说,“谢谢您帮忙。这么一来我就能给身在法国的她的亲戚们一个清楚的说法了。”

他对于这件事的了解不像他自己想要的那样清楚。迄今为止,没有什么发现可以支持他认为露易丝·卡彭特之死具有重要的意义这一理论。他若有所思地重复着她的名字。露易丝……为什么露易丝这个名字一直在他的脑中挥散不去呢?他摇摇头。他谢过了麦克法兰之后就离开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