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弩小说

第二十三章 · 2

[英]阿加莎·克里斯蒂2019年08月11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是的。我是一度跟她熟识,那是很多年前的事了,那时我对她很熟悉……不,我要说她那时并不叫卡彭特。那时她的名字是露易丝·比雷尔。”

“您曾,呃,爱上了她!”

“是的,我爱上了她……完完全全地爱着她!因为她的缘故我离弃了我的妻子。我们去了南非。仅仅过了一年,我们就分手了。她回到了英国。从那时起我就再也没有听到过她的消息,我甚至不知道她究竟怎样了。”

“那么您的女儿呢?她是否也认识露易丝·比雷尔?”

🐬 鲲 = 弩 = 小 = 说~w w w =k u n n u = c om

“当然了,她不记得她。她那时还是个五岁的孩子而已!”

“但是她确实不认识她吗?”波洛坚持不懈地问道。

“是的。”雷斯塔里克缓缓地说,“她知道露易丝。也就是说,露易丝来过我们家。她曾跟孩子一起做过游戏。”

“那么有可能,即使时光已经流逝,但是那个姑娘还记得她。”

“我不知道,我就是不知道。我不知道她长的什么样,露易丝到底有多少改变。我跟您说过,我永远不想再见到她。”

波洛温和地问道:“但是雷斯塔里克先生,您收到过她的信件,是吗?我的意思是,您回到英国后,曾收到过她的信件吧?”

又是一阵默默无语,接着是一声不愉快的长叹:

“是的,我收到过她的信件……”雷斯塔里克说。接着,他突然有些奇怪地问道,“波洛先生,您怎么会知道呢?”

从他的口袋里,波洛拿出了一张叠得很整齐的信纸。他打开了它,把它递到雷斯塔里克手里。

后者看着这封信,稍显困惑地微微皱起了眉。

亲爱的安迪:

我在报纸上看到你归国的消息。我们必须要见一面,聊聊我们这些年都过的怎么样了——

信在这里中断了,接着又写了下去。

安迪,你猜这封信是出自谁手?露易丝。你敢说你已忘了我!——

亲爱的安迪:

你可以在信封上看到我的地址。我和你的秘书住在同一幢大楼的公寓里。世界真是小啊!我们一定要见个面。你下周一或周二能来我这里喝杯酒吗?

安迪亲爱的,我一定要再见见你……只有你对我来说意义重大——你也一定没有真的忘记我,是吗?

“您是怎么找到这封信的?”雷斯塔里克轻轻地指着信问波洛。

“是我的一个朋友在一辆搬运车上找到的。”波洛说,并瞥了一眼奥利弗夫人。

雷斯塔里克有点厌恶地看着奥利弗夫人。

“我可不是有意为之。”奥利弗夫人说,好像是表明他的这个厌恶的眼神没有正确性。“我想被人搬出来的家具大概是她的,那个男人不小心把一张桌子摔了出去,上面的一个抽屉掉了出来,到处都是杂物,一阵风把这张纸吹到了院子里,于是我捡起了它,想要把它还给那个男人,但是他们不耐烦地说他们不需要这个,所以我就不假思索地把它放在我的外套口袋里了。直到今天下午,我要把外套送去清洗的时候,整理口袋,才发现了它。所以这实在不是我的过错。”

她停住了,有点喘不过气来。

“最终她是否把信寄给您了呢?”波洛问。

“是的,她寄了,是一封更加正式的版本!我没有回信。我想我还是不要回信最好。”

“您不想再见见她?”

“她是我最不想见到的人!她是个极其难对付的女人,一贯如此。我听闻过很多她的闲言碎语,比如她酗酒过度。并且还有——其他的事。”

“您保留了她的信件吗?”

“没有,我撕毁了它!”

斯蒂林弗利特医生插话问道:

“您的女儿曾经跟您提到过她吗?”

雷斯塔里克有些不情愿回答。

斯蒂林弗利特医生催促道:

“您知道的,如果她提到过她,这个事实很重要。”

“您们这些医生!是的,她曾有一次跟我提到过她。”

“她具体说了什么?”

“她说这个的时候很突然。‘爸爸,我前几天看到了露易丝。’我很惊讶,说:‘你在哪儿见到她的?’她回答道:‘在我公寓的餐厅里。’我有点尴尬,就说:‘我想不到你还会记得她。’她说:‘我永不会忘记。妈妈也不会让我忘了她的,即使我自己要忘记她。’”

“是的。”斯蒂林弗利特医生说,“是的,这的确很重要。”

“小姐,至于您,”波洛突然转向克劳迪亚说,“诺玛曾经跟您提到过露易丝·卡彭特吗?”

“是的,在她自杀之后。她说她是个邪恶的女人什么的。她说话的口气很孩子气,我想您知道我的意思是什么。”

“那晚您是在这间公寓里吧,或者更准确地说是在清晨,当卡彭特夫人的自杀案件发生的时候?”

“那晚我不在这里,不在!我不在家里。我记得我是第二天回来的时候才听说这件事的。”

她转身面对雷斯塔里克说:“您记得吗?那是二十三号。我去了利物浦。”

“是的,当然了。你代表我去出席海威尔信托会议。”

波洛说:“但是诺玛那晚是待在这里的吗?”

“是的。”克劳迪亚有些不安地说。

“克劳迪亚?”雷斯塔里克把手放在她的肩膀上面,“你究竟对诺玛了解多少?肯定是有什么事,你肯定隐瞒了什么事。”

“没有的事!我能知道些什么?”

“你觉得她脑子有些不清醒,是吗?”斯蒂林弗利特医生用一种随意的口吻问道,“那个黑发的姑娘也这么想。就跟您一样。”他补充道。之后猛地转向雷斯塔里克说:“我们大家都表现得很正常,极力避免说到这个问题,但是心里想的却是同一件事情!除了尼尔检察官之外。他什么都没有去想。只是在搜集事实:疯狂或是一桩谋杀。那么夫人,您呢?”

“我?”奥利弗夫人吓得跳了起来。“我不知道。”

“您是在保留自己的判断吗?这我不怪您。这很困难。整体说来,大多数人会赞同自己心之所想的事情。他们对此会用各种各样的词汇,就是这样。脑袋不正常,异想天开,胡思乱想,精神有问题,经常出现幻觉……有任何人觉得这个姑娘神志正常吗?”

“贝特斯比小姐。”波洛说。

“怎么又出现了一位贝特斯比小姐呢?”

“是一位女校长。”

“如果我有女儿的话,我会把她送往那所学校的。当然了,我跟诸位不一样。我了解。我了解这个姑娘的一切事!”诺玛的父亲盯着他。

“这个人是谁?”他向尼尔质询道,“他怎么能说他知道我女儿的一切事呢?”

“我了解她。”斯蒂林弗利特医生说,“因为她在过去的十天内都在受着我的专业治疗和关照。”“斯蒂林弗利特医生。”尼尔检察官说,“是一位资格极高的著名心理分析学家。”

“她是如何落入您的手中的,在没有取得我的同意的前提下?”

“问问那个‘小胡子’吧?”斯蒂林弗利特医生说,向波洛点点头。

“您,您……”

雷斯塔里克因为过于生气都说不出话来了。

“我曾经收到过您的指示。您希望在我找到她之后,好好地照料并保护她。我找到了她,并且我劝服斯蒂林弗利特医生看护她。她处在危险之中,雷斯塔里克先生,真的是极端危险。”

“她会比现在更危险吗?因为谋杀罪而被逮捕!”

“从法律来说,她没有被控有这项罪名。”尼尔嘟囔道。

他继续说:“斯蒂林弗利特医生,据我所知,您愿意对雷斯塔里克小姐的精神状况做出自身的专业判断,还有她对自己的行为的本质和意义到底了解多少做出解释,是这样吗?”

“关于《麦诺腾法规》的规定,我们还是在法庭上再谈吧。”斯蒂林弗利特医生说,“我们现在要知道的是,这个姑娘心智是否正常?好的,我告诉您。这个姑娘心智正常,就跟在我们这间屋子里所有的人一样!”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