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弩小说

第二十四章

[英]阿加莎·克里斯蒂2019年08月11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1

他们都目瞪口呆地看着他。

“没有预料到这一点,是吧?”

雷斯塔里克愤怒地说:“您错了!这个姑娘甚至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她是无辜的,完全是无辜的!她不能对连她自己都不知道是否做过的事情负责任!”

“您让我继续说。我知道我在说什么,您不明白。那个姑娘心智正常,能为她的行为负责。过一会儿,我们就会让她进屋来,自己说清楚。她是唯一一个没有得到为自己辩解的机会的人!啊,是的,他们仍旧在看守着她,有一名女警察在她的卧室里看守。但是在我们问她一些问题之前,我要说点什么,你们最好还是先听听。

“那个姑娘到我这里的时候,她已服下了不知道多少毒物。”

🐼 鲲·弩+小·说 w ww - k u n n u - c oM-

“一定是他给她的!”雷斯塔里克咆哮道,“那个堕落、可恶的小子!”

“毫无疑问,是他诱使她吃的。”

“感谢上帝。”雷斯塔里克说,“对此真是感谢上帝。”

“您为什么要感谢上帝?”

“我误解了您。我想您坚持说她神志正常,是要把她送入虎口。都是毒品造成了这个局面。毒品使得她做出了她的判断力绝对不会允许她做的事情,还使她对自己所做过的事情一无所知。”

斯蒂林弗利特提高了声音。

“如果您能少说两句,不要做出一副什么都知道的样子,让我说下去,我们还能了解得更多。首先,她不是个成瘾者。她身上没有针孔。她没有吸海洛因。有什么人,可能是那个小伙子,也可能是别的什么人,偷偷在她不知道的情况下给她服下了毒物。不是那种紫心锭或是什么时下流行的药物,而是一种相当有意思的混杂的药物。迷幻药让她产生了一系列的幻梦,有噩梦也有美梦。大麻把时间要素弄得混乱了,所以她会把一次几分钟的经历当作是持续了一个小时的事。除此之外,还有几种奇怪的药物,我现在还不想让你们知道。一个对于药物很是熟稔的人带着这个姑娘在地狱里游历。兴奋剂、镇定剂都曾经控制过她,让她把自己看作是一个与别人迥然不同的人。”

雷斯塔里克打断他说道:“这就是我所说的啊。诺玛不该负责任!有人催眠了她,要她去做这些事的。”

“您还是没能了解我的观点!没人让这个姑娘去做她不想去做的事!他们所做的是,让这个姑娘去相信自己做了这样的事。现在我们把她带进来,看看她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

他请示般地看着尼尔检察官,后者点点头。

斯蒂林弗利特医生在走出客厅的时候,侧身对克劳迪亚说:“你把另一个姑娘安置在哪里了?那个你从雅各布斯那里带过来的,给她服下了镇定剂的那位?是在她房间的床上吗?最好摇醒她,想办法把她带过来。所有能帮上忙的,我们都需要。”

克劳迪亚也走出了客厅。

斯蒂林弗利特医生回来了,扶着诺玛,还粗声粗气地鼓励着她。

“这才是好姑娘……没人会咬你的。坐在这里吧。”

她顺从地坐下了,她那副温驯的样子还是让人相当惊恐。

女警察在门口有些生气地走来走去。

“我需要你说实话。这绝对不会像你所想的那样艰难。”

克劳迪亚带着弗朗西丝·凯莉进来了。弗朗西丝打着大大的哈欠。她的黑头发就像是一块幕布一样搭在脸上,把她那哈欠连连的嘴遮住了一半。

“您需要一点提神的饮品。”斯蒂林弗利特医生对她说。

“我希望你们能让我去睡觉。”弗朗西丝有些含混地嘟囔道。

“在我对大家质询完毕之前,谁也别想去睡觉!现在,诺玛,你回答我的问题,那个在走廊上的女人说你向她坦陈是你杀了大卫·贝克,是这样吗?”

她用顺从的口吻回答道:

“是的,我杀了大卫。”

“是用刀刺死的吗?”

“是的。”

“你是怎么知道是你刺死了他的呢?”

她看上去有些疑惑不解。“我不知道您在说什么。他躺倒在地板上,死了。”“刀在哪里?”

“我把它拾起来了。”

“那上面有血迹吗?”

“是的,他的衬衫上也有血迹。”

“它摸起来是什么样的感觉,刀上的血迹?你沾到手上的,你想要洗掉的血迹,是湿的吗?或者是像草莓果酱?”

“它摸起来有些像草莓果酱,是黏的。”她颤抖了一下,“我一定要洗干净我的手。”

“很合理。嗯,一切事情都能说通了。被害人,谋杀者,你,还有凶器,这就齐备了。你还能记起到底是不是你自己下的手吗?”

“不……我不记得了……但是我一定是动了手,不是吗?”

“不要问我!我又不在现场。是你自己这么说的。但是在这个案件之前还出过一桩命案,是不是?之前的那桩命案。”

“您的意思是,露易丝?”

“是的,我指的就是露易丝……你第一次想要谋杀她是在什么时候?”

“很多年前吧,嗯,很久之前。”

“当你还是个孩子的时候……”

“是的。”

“已经等待多年了,是吗?”

“我已经忘了。”

“直到你再次见到她,并且还认出了她?”

“是的。”

“当你还是个孩子的时候,你就恨她。为什么?”

“因为她把我的父亲抢走了。”

“而且她令你的母亲倍感忧伤?”

“母亲也恨露易丝。她说露易丝实在是个邪恶的女人。”

“你们经常会谈到她,是吗?”

“是的。我真希望她能不这么做……我不想要总是听到她的事情。”

“单调无趣,我明白。仇恨不会有什么新意。当你再次见到她的时候,你是真的想要谋杀她吗?”

诺玛似乎在思考。她的脸上现出一些饶有趣味的神色。

“我没有,真的,您知道的……这都是很多年前的事情了。我不能想象自己会,这也就是为什么——”

“为什么你不敢确定是自己杀了她?”

“是的,我的心中有很多奇怪的想法,知道我自己并没有杀了她。但是这就像是一场梦境一样。或许她真的是自己从窗户里纵身跃下的。”

“嗯,为什么不是这样的呢?”

“因为我知道是我做的,我说了是我做的。”

“你是说你动的手?你对谁说了这样的话?”

诺玛摇摇头。“我不能……那人是一个向我展露善意的人,想要帮我。她说她会假装什么都不知情。”她继续说着,语速变快,情绪更加激动,“我在露易丝的门外,第76号门,我刚从那里出来。我觉得自己像是在梦游一样。她们,她,说出事了。跌落在院子里面。她反复告诉我,这跟我没什么关系。甚至没人会知道,我不记得我做过什么了,但是我手上有东西——”

“东西?什么东西?你是指血迹吗?”

“不,不是血,是撕碎的窗帘之类的东西。当我把她推下去的时候。”

“你记得是你把她推下去的,是吗?

“不,不。这就是让我烦心的地方。我不记得任何事。这就是为什么我期盼着。这也就是为什么我要去——”她把头转向波洛,“去找他——”

她又转头去看斯蒂林弗利特医生。

“我永远记不清我做过什么,一件也记不得。我变得越来越惊恐。因为曾经有那么一大段的时间是空白的,完全空白,有些时段的事我记不清楚,有时我不记得自己去了哪儿,干了什么。但是我发现了一些东西,一些肯定是我自己藏起来的东西。玛丽被我下了毒,他们在医院里发现她被下了毒。并且我发现在我的抽屉里藏着除草剂。在公寓房里,我又找到了弹簧刀。还有一把我根本就不记得我曾经买过的左轮手枪!我杀了人,但是我不记得自己杀了他们,所以我不是一个真正的谋杀犯,我只是疯癫了!最起码我自己是这么认为的。我疯了,我无法抑制自己。人们不该去责怪一个不记得自己在发疯的时候所做过的事的人。如果我来到这里,杀了大卫,这正证明我疯了,不是吗?”

“您很乐意发疯吗?”

“我,是的,我想是的。”

“如果是这样,为什么你要向别人说是你把一个女人推出窗口的呢?你把这件事告诉了谁?”

诺玛转头,迟疑着。接着她举起手,指向某个人。

“我告诉克劳迪亚了。”

“完全不是这样的。”克劳迪亚斥责她,“你从没有告诉我这类的事!”

“我说了,我说了。”

“什么时候?在哪里?”

“我不知道。”

“她告诉我她把这一切都向您说了。”弗朗西丝有些口齿不清地说道,“坦白来说,我想她是有些歇斯底里,她编造了这一切。”

斯蒂林弗利特医生看向波洛。

“她可能会编造这一切。”他带着判断的意味说着,“要想解决这个问题,要花费不少心血。但是如果假设是这样的话,我们需要找到动机,一个强有力的动机,一个让她计划谋杀两个人的动机,露易丝·卡彭特和大卫·贝克。孩子式的仇恨?多年前发生的旧事?荒谬无稽。大卫,只是想要‘逃离他’?这不会成为她杀他的动因的!我们想要比这更有力的动机。一笔惊人的财富,是的!贪婪!”他四下里看了看,把自己的语调换成了普通的声音。

“我们还需要一点帮助。这里还有个人不在。您的夫人真是让我们久候了,雷斯塔里克先生?”

“我想不到玛丽会去哪里。我打过电话了。克劳迪亚也在我们能想到的地方留言了。到现在为止,她起码该从某个地方给我打个电话啊。”

“或者我们都想错了。”赫尔克里·波洛说,“要是说起来,或许,最起码夫人的一部分已经在这里了。”

“您到底是什么意思?”雷斯塔里克愤怒地咆哮道。

“夫人,能麻烦您一下吗?”

波洛身子向前靠向奥利弗夫人,奥利弗夫人有些呆住了。

“我交给您代为保管的那个包——”

“啊。”奥利弗夫人把手伸到自己的帆布袋里摸索着。她把那个黑色的皮夹递到了波洛手里。他听到他近旁有人发出了剧烈的吸气声,但是他并没有转过头去。

他小心翼翼地把包装纸去掉,举起了那个东西,一顶金色的蓬松的假发。

“雷斯塔里克夫人不在这里。”他说,“但是她的假发在这里。真有意思。”

“波洛,您是怎么找到这个的?”尼尔问道。

“从弗朗西丝·凯莉小姐的旅行袋里找到的。她到现在都没有机会把它弄走。你们要看看她戴上这顶假发是什么样的吗?”

他灵巧地一跃,熟练地拨开搭在弗朗西丝脸上的黑色头发,趁她无法反抗之际,就把一顶金发戴到了她的头上,她怒目注视着众人。

奥利弗夫人惊叫道:

“天呐!这就是玛丽·雷斯塔里克。”

弗朗西丝就像是一条愤怒的毒蛇那样弓着身子。雷斯塔里克从椅子上跃起,准备冲向她,但是尼尔紧紧钳制住了他。“不,我们不会让您动手的。把戏结束了,您知道的,雷斯塔里克先生,或者我该叫您罗伯特·奥威尔。”

一堆咒骂的话从这个男人的口中脱口而出。弗朗西丝提高声音尖声叫骂道:

“闭嘴,你个蠢蛋!”

2

波洛放下了他的战利品,那顶假发。他走向了诺玛,并且温柔地握起她的手。

“对您残酷的折磨都过去了。受害者不会被牺牲的。您也没有发疯,或者是杀了任何人。有两个残忍的、毫无心肝的坏人耍了您,他们处心积虑地对您用药,还对您撒各种谎,费尽各种心机想要您自杀或者是相信自己有罪或是真的疯了。”

诺玛目瞪口呆地看着另外一位阴谋者。

“我的父亲,我的父亲?他竟然会如此待我,他的女儿。我的父亲是爱我的——”

“那不是您的父亲,乖孩子,他是在您父亲死后才来这里的,想要冒充他去抢夺一大笔财产。只有一个人或许能认出他,或者应该说能辨认出这个人不是安德鲁·雷斯塔里克——那个十五年前曾经是安德鲁·雷斯塔里克情妇的女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