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弩小说

第二十五章

[英]阿加莎·克里斯蒂2019年08月11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四个人坐在波洛的屋子里。波洛坐在他的方椅上喝着一杯黑醋栗蜜糖水[1]。诺玛和奥利弗夫人坐在沙发上。奥利弗夫人身着与她不太相称的果绿色锦缎外套,配上一个费心打造的发型,显得很是快活。斯蒂林弗利特医生从椅子上伸出两条细长的腿,似乎可以越过半个屋子。

[1]原文为法语。——译者注

“那么现在,我还有很多事情要问。”奥利弗夫人说道,她的声音里透着一股责难的意味。

波洛连忙息事宁人。

“但是,亲爱的夫人,您想想,我欠您的真是难以言喻。所有这一切,我所有的好主意都是被您启发的。”

奥利弗夫人疑惑地看着他。

“不是您把‘第三个女郎’这个词汇说给我听的吗?我从这一点开始着手,也在这三个合租公寓的女郎身上结束了。从专业技术角度来说,我一直把诺玛当作那第三个女郎,但是当我绕了一大圈之后,才找到正确的切入方式。那个遗失的问题,那块缺失的拼图,每一次都是同样的,回到了这第三个女郎身上。

“一直是这样,如果您懂我的话,那个不在场的人。她对我而言,就是个名字而已。”

“我从未把她跟玛丽·雷斯塔里克联系在一起。”奥利弗夫人说,“我在克劳斯海吉斯见过玛丽·雷斯塔里克,跟她说过话。当然了,第一次我见到弗朗西丝·凯莉的时候,她的黑发挡住了脸。不论是谁都会被她骗过去的。”

“但是还是您,夫人,让我留意到女性的外貌是如何轻易地被发型所改变的。您要记住,弗朗西丝·凯莉可是受过戏剧表演训练的。她擅长易容,她也可以在需要的时候改换腔调。作为弗朗西丝,她留着长长的黑发,半遮着自己的脸庞,擦着浓重惨白的遮瑕粉,浓黑的眉毛和睫毛膏,声调是低沉喑哑的。而玛丽·雷斯塔里克,戴着精心打理过的波浪形卷发,穿着普通的衣物,她的口音稍带一些殖民地的腔调,她说话时的那种清脆的声音,与弗朗西丝形成了完全不同的鲜明对比。虽是这样,但是从一开始,她就让人觉得不像是一个真实存在的人物。她是个什么类型的女人?我不知道。

“我对她完全摸不到头脑,不,我,赫尔克里·波洛,一点也不清楚。”

“听听,听听。”斯蒂林弗利特医生说,“第一次,我听到您这么说,波洛!真是什么奇迹都会发生!”

“我真的不知道她为什么要扮演两个角色。”奥利弗夫人说,“似乎没什么必要。”

“不,这对她来说很重要。您看,这让她不论在什么时候都能拿出不在场证明。想想它就在那儿,一直都在,就在我眼前,我就是会忽视它!那顶假发,我下意识地一直留意它,但是不明白为什么它会让我分心。两个女人,永不在同一时刻同时出现。她们的生活安排得如此巧妙,当人们不去特别留心的时候,是不会注意到这两个人的日常行程会有如此大的差异。玛丽总是去伦敦,去购物,去寻找房产中介,还拿着一大沓单子去看货品,假装那是她消磨时间的方式。弗朗西丝去伯明翰、曼彻斯特,甚至飞往国外,经常跟切尔西区的属于她的那个艺术圈子里的年轻男人打交道,她雇用他们从事一些法律不允许的行为。韦德伯恩画廊的画框都是经过特别设计的。冉冉上升的年轻艺术家在那里举办画展,他们的画作销售得都很不错,还被运往国外,运往国外参展的画作的画框里都被偷偷放置了小包的海洛因,艺术欺诈,善于伪造身份不清不楚的绘画大师,这类事都是她策划和组织的。大卫·贝克就是她所雇用的其中一个艺术家,他是个天赋异禀的善于仿作的画家。”

诺玛嘟囔道:“可怜的大卫。当我第一次遇到他的时候,还以为他很好呢。”

“那些画作。”波洛像说梦话一般,“总是,总是,不断在我脑海中重现。为什么雷斯塔里克会把那幅肖像画带到办公室里呢?这对他又有什么特殊的意义吗?我对自己如此愚钝感到很不满意。”

“我不明白这两幅肖像画到底是怎么回事。”

。鲲。弩。小。说。🍒 w ww…k u n N u…co m

“这是个绝妙的主意。它是用来起到某种身份认证的作用的。两幅肖像画,丈夫和妻子,是当时一位极受欢迎且十分入时的人像画家所画的。当把原来的画作从储藏室里拿出来之后,大卫·贝克就把奥威尔的肖像画跟雷斯塔里克的对调了,还将奥威尔的样貌画得年轻了二十岁。没人会想得到这幅画像会作假;那种风格,画作的笔触,还有画布,都是令人心悦诚服的优秀作品。雷斯塔里克把它挂在自己的办公桌后面的墙壁上。任何多年前曾经认识雷斯塔里克的人可能都会这么说:‘我都快要认不出您了!’或者‘您真是变了好多’。他们会再看看肖像画,但是只会以为自己是真的忘了另一个人的相貌究竟如何。”

“这对于雷斯塔里克来说是有很大风险,或者应该说是奥威尔,要去承担的。”奥利弗夫人若有所思地说。

“可能没您想的那么大。从商业信用来说,您看,他不是那种喜欢追债的人。他只是这个著名的城市企业圈中的一员,多年旅居海外,他哥哥去世之后,回到英国来料理他哥哥的产业。他携在海外结识不久的新夫人一起回来,跟一位年迈、半瞎但是声名显赫的舅舅住在一起,那位舅舅自从他还在上学时起,就跟他不是太熟络。他没有什么疑问就接纳了他。他也没有什么亲密的近亲,除了那个五岁就跟他分开的女儿。当他原先离开这里去南非的时候,还在公司的两位老办事员也相继去世了。年轻的职员都不会在公司待太久。他们家族的律师也去世了。据此可以断定,在弗朗西丝决定牟取这家的财产的时候,就已经把这家的情况摸得明明白白的了。”

“看起来,她在两年前就在肯尼亚遇到了他。他们都是骗子,虽然兴趣点不一致。他专做各式各样采矿方面的伪造交易,雷斯塔里克和奥威尔曾一起去荒野之地探查过矿藏。曾经流传过雷斯塔里克已死亡的谣言(可能是真的),谣言之后又被击破了。”

“我猜他是在赌博上卷入了很多钱?”斯蒂林弗利特医生问道。

“一笔数量惊人的钱财被卷了进去。是一次令人惊讶的赌博,赌注也非常骇人。最后他赢了。安德鲁·雷斯塔里克本身是个极端聪明的人,他还是他哥哥财产的继承人。没人质疑过他的身份。然而后来,事情就变得不妙了,天空阴云密布,他收到了一个女人的来信,如果这个女人见到了他,她就会立马认出他不是安德鲁·雷斯塔里克。另一件糟糕的事情也发生了,大卫·贝克开始敲诈他。”

“我想,这可能是他们早该料想到的。”斯蒂林弗利特医生沉思着说。

“他们没有预料到会这样。”波洛说,“大卫之前从未敲诈过他们。我想是因为这个男人惊人的财富冲昏了他的头脑。他觉得相形之下,他为这个男人伪造的肖像画所得到的报酬也未免太微薄了,他想要更多的钱。所以雷斯塔里克给他开了一张大额支票,假装是为了他的女儿,防止她跟那个他看不上的男人成婚。不论他是否真的愿意娶她,我不知道,他可能会这么做。但是想要敲诈像奥威尔和弗朗西丝·凯莉这样的人是很危险的。”

“您的意思是这两个人就这样冷血地计划谋杀大卫和露易丝,如此坦然,就这样去做?”奥利弗夫人问道。

她看上去有些支撑不住了。

“他们可能把您也添加在名单里了,夫人。”

“我?您的意思是他们中的一个在背后敲了我一棒吗?我想是弗朗西丝做的,而不是那只可怜的‘孔雀’?”

“我不认为是那只‘孔雀’做的。那个时候您已经去过博罗登大楼了。现在您可能会跟踪弗朗西丝去切尔西区,或者她是这么想的,您还为您的那次行为编造了如此多的理由。所以她就偷偷溜了出来,在您头上重重一击,以便能暂时抑制住您的好奇心。您没有听进去我对您说有危险的警告。”

“我完全不敢相信是她!在那个脏兮兮的工作室里,她躺在那里做出一副伯恩-琼斯的女主角的样子。但是为什么——”她看向诺玛,接着又看看波洛。“他们要利用她,费尽心机,想要嫁祸给她,给她用药,让她相信是她谋杀了那两个人。为什么呢?”

“他们想要一个替罪者……”波洛说。

他从椅子上站起身来,走向了诺玛。

“乖孩子,你已经经历过如此可怕残酷的事,这样的事不会再发生在你身上了。现在记住,你要永远对自己充满信心。在危急关头知晓什么是彻头彻尾的邪恶,这是对人生中潜在危险的一种防御。”

“我想您是对的。”诺玛说,“一想起我发了疯,真的相信自己发了疯,真是件恐怖的事……”她颤抖着。“即使现在,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能逃脱,为什么每个人都竭尽全力相信不是我杀了大卫,即使在我自己都认为是我杀了他的时候?”

“血迹有问题。”斯蒂林弗利特医生简单明了地说,“凝结得如此之快。就如雅各布斯小姐所说,那衬衫上的血迹都‘僵硬了’,不是湿的。在弗朗西丝做出那一番尖叫的表演之前,您杀他也不过是五分钟之前的事。”

“她是怎么做到的——”奥利弗夫人开始有些明白了,“她去过曼彻斯特——”

“她搭乘了早一班的火车,在车上换上了玛丽的假发和衣装。走进了博罗登大楼,以一位没人认识的金发女郎的样子乘坐电梯。在公寓里,大卫早就在那里等候她了,是她告诉他这么做的。当她刺向他的时候,他完全没有防备。接着她再次走出去,等待着诺玛到来。她溜进一间公共更衣室里,在那里改头换面,之后又在路上偶遇她的一个朋友,在博罗登大楼跟她告别,她就上楼继续她的把戏,我想她对此相当享受。等到警察被叫到这里的时候,她认为不会有人怀疑这其中的时间差的。诺玛,我要说,那天你可真是让我们如坐针毡。你坚持说那两个人都是你所杀的那个样子!”

“我想要坦白,想要这一切都结束……您曾经,您曾经有没有想过我可能真的杀了人?”

“我?你把我当作什么人了?我知道我的病人会做什么,不会做什么。但是我想你不会把事情弄得如此复杂困难。我不知道尼尔会支持我们多久。这并不属于警方办案的流程。但是看看他对波洛的那副顺从的样子。”

波洛笑了起来。

“尼尔检察官和我相知多年。除此之外,他自己也已经做了相当全面的调查。您从未到过露易丝的门前。弗朗西丝把门牌号换了。她把你们门牌上的6和7对调了。这些数字是松动的,是用钉子钉在上面的。克劳迪亚那天晚上不在家,弗朗西丝给你下药了,所以这整件事对你来说就是噩梦一桩。”

“我突然明白了。那个唯一有可能杀了露易丝的人就是真正的‘第三个女郎’,弗朗西丝·凯莉。”

“你知道,你始终对她一知半解。”斯蒂林弗利特医生说,“当你跟我描述说,一个人不知怎么就变成了另一个人的时候。”

诺玛若有所思地望着他。

“您对人真是粗鲁。”她对斯蒂林弗利特医生说。他看上去有些呆住了。

“粗鲁?”

“您对每一个人说的那些话。您跟他们说话都是用吼的。”

“啊,是的,是的,可能我有点……我有点气急了。人们有时会让人极端恼火。”他突然向波洛咧嘴一笑。

“她是个不错的姑娘,不是吗?”

奥利弗夫人站起来,深深吐了口气。

“我必须要回家了。”她看看那两个男人又看看诺玛,“我们该如何安置她呢?”她问道。

他们都被这问话吓住了。

“我知道她暂时跟我一起住。”她继续说下去,“并且她说她很快活。但是我的意思是这还有个问题,真的是个问题。因为她的父亲给她留下了大笔的钱,我所说的是她真正的父亲,把大笔的钱都留给了她。这会引起很多麻烦的,会有很多人来祈求施舍。她可以回去跟老罗德里克爵士住在一起,但是这对一个姑娘来说太无趣了,他几乎又聋又瞎,而且就是个彻头彻尾的自私鬼。顺便提一句,他的那些遗失的文件怎么样了?至于那个姑娘,还有皇家植物园的那档子事呢?”

“在他以为自己已经找过了的地方发现了它们,是索尼娅找到的。”诺玛说,接着又补充道,“老舅公罗迪和索尼娅要结婚了,就在下周——”

“真是越老越迷糊!”斯蒂林弗利特医生说道。

“啊哈!”波洛说,“那么这位年轻的女士选择在英国留下好好搞政治运动[2]啊。可能对她来说是个明智的决定,那个娇小的女人。”

[2]原文为法语。——译者注

“我们不说这个了。”奥利弗夫人总结似的说,“我们还是说说诺玛的事儿,人要脚踏实地一点。要去制订计划。那个姑娘不知道如何自己去拿主意。她等待着有人来告诉她、指导她。”

她严肃地看着他们。

波洛一言未发。他笑了。

“啊,她?”斯蒂林弗利特医生说,“嗯,我告诉你,诺玛,我周二要飞往澳大利亚。我要先去看看情况——看看那边为我所做的安排是否合适,这之后,我会给你发个电报,你来跟我会合。接着我们就结婚,你要记住我的话,我并不是想要你的钱。我不是那种想要筹钱去建造研究机构或者诸如此类的医生中的一员。我只是对人感兴趣。我也认为你有能力管住我。比如我对你有些粗鲁啊,我自己都没注意到。这真是奇怪,真的,当你想起这些糟心的事情的时候,就会像只陷入蜜糖里的苍蝇一样,然而最后却不是我去管你,而是你来管我。”

诺玛静静站在那里。她认真细致地看着约翰·斯蒂林弗利特,就好像是用完全不同的观点来思考事物一样。

接着她笑了。真是个甜美的笑容,就像是个年轻快乐的照看孩子的保姆一样。

“没问题。”她说。

她穿过屋子走向赫尔克里·波洛。

“我也很粗鲁。”她说,“那一天当您在用早餐的时候,我来到这里。我跟您说您太老了,帮不了我。这么说真是粗鲁,而且这也并不是真的……”

她把手放在他的肩膀上,吻了他。

“你快去给我们叫辆出租车。”她对斯蒂林弗利特医生说道。

斯蒂林弗利特医生点点头,离开屋子。奥利弗夫人拿起手提包和一条皮毛围巾,诺玛穿上外套,跟着她走出门。

“夫人,稍等片刻——”

奥利弗夫人转过身来。波洛从沙发垫子的缝隙处找出了一撮美丽的灰色卷发。

奥利弗夫人生气地叫起来:“如今做什么东西都是这样,质量低劣!我指的是发夹。它们松掉了,什么都掉下来了!”她皱着眉走了出去。

一两分钟后,她又把头探进来。她有些狡猾地低声问道:

“告诉我,这没什么。还是我把她送到这儿来的,你是有意把这个姑娘送到这位医生那里的吗?”

“当然是了。他的资历是——”

“别提他的资历了。您知道我在说什么。他和她,是你有意为之吗?”

“如果您一定要知道的话,是的。”

“我也这么认为。”奥利弗夫人说,“你总是考虑得很周全,不是么?”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