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弩小说

第一章 “西方之星”历险记 · 2

[英]阿加莎·克里斯蒂2019年08月11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我们俩都惭愧地表示没看过。

“我问这个是因为这周的一期有篇关于名贵珠宝的文章,而且真的很奇怪——”她说到这儿戛然而止。

👓 鲲·弩+小·说w ww - k u n n u - c om-

我站起身,走到房间另一边的桌子旁,手里拿着刚才马维尔小姐提到的报纸走回来。她从我手中接过,找到那篇文章,开始大声朗读起来:

“……除却其他名贵珠宝,还有亚德利家族的‘东方之星’钻石。亚德利勋爵的祖先把它从中国带过来,据说关于这颗钻石还有个浪漫的故事。根据故事所述,此宝石曾是庙里一位神明的右眼。与之形状大小完全相同的另一颗钻石则为左眼,而故事说这件珍宝终有一天也会被盗走。‘眼睛的一只会去西方,另一只去往东方,直到它们再次重逢。到那时,它们就将胜利回归神明。’出奇巧合的是,当前正有一颗人们称之为‘西方的星星’或是‘西方之星’的宝石,与故事中描述的极为相似。它的拥有者是著名影星玛丽·马维尔小姐。把两颗宝石做个比较将会是件有趣的事。”

她读完了。

“太棒了!”波洛喃喃地说,“这无疑是最浪漫的事。”他转向了玛丽·马维尔:“夫人,你不害怕吗?你对迷信不恐惧吗?你不怕这对东方双胞胎一相遇就会引出个中国人,然后一施法术,就飞回中国了吗?”

他语带嘲讽,但我看得出他话里藏着严肃之意。

“我不相信亚德利夫人的钻石能比得上我的,”马维尔小姐说,“无论如何,我想去看看。”

还没等波洛再说什么,门突然开了,一个外表光鲜的男人大步走了进来。从他一头整洁的黑色卷发到皮靴光亮的前端,都恰似浪漫故事中的英雄。

“我说过会来接你的,玛丽。”格雷戈里·罗尔夫说,“所以我来了。那么,波洛先生是怎么评价我们的小问题的?是不是像我说的那样,只是个大骗局?”

波洛朝这位名演员微微一笑。他们形成了滑稽的对比。

“不管是不是骗局,罗尔夫先生,”他冷冷地说,“我建议过尊夫人周五不要戴着宝石去亚德利猎场。”

“我赞同您,先生。我已经这么对玛丽说过了。但是,唉!玛丽完全是女人的想法,我猜她一想到有别的女人在珠宝方面胜过她就不能忍了。”

“瞎说,格雷戈里!”玛丽·马维尔小姐厉声说。她气得脸都红了。

波洛耸了耸肩。

“夫人,我奉劝过你。其他的我就无能为力了。就这样吧。

他对两人躹了一躬,将他们送出门口。

“啊!天哪,”他看了看,回过身来,“女人的故事!这个好丈夫,他说到了点子上,但他毕竟不够圆滑!确实不够。”

我给他讲了刚才隐约回想起的事,他用力地点了点头。

“我也是这么想的。整件事背后仍有怪异之处。你若同意,我的朋友,我要出去一趟。拜托你等我回来,我不会去太久的。”

正当我在椅子上昏昏欲睡之时,女房东轻轻敲门,探进头说。

“先生,还有位女士要见波洛先生。我告诉她波洛先生出去了,但她说可以等,看样子是从乡下来的。”

“哦,把她带进来吧,墨钦森太太。也许我能为她做点什么。”

不一会儿那位女士就被领进来了。我一认出她来心就猛然一跳。亚德利夫人的照片经常出现在报纸上,以至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请坐吧,亚德利夫人。”我向前拉过一把椅子来,说道,“我的朋友波洛出去了,不过他很快就会回来。”

她对我表示感谢,坐了下来。这位夫人与玛丽·马维尔小姐非常不同。她个子较高、深色头发、眼中微光流转,还有一张白皙而骄傲的脸庞,双唇却微微翘起,好像在渴求着什么。

我觉得应当自如应对。为什么不呢?波洛在场时我总是感到为难,无法发挥出我的最高水平。毫无疑问,我也具备推理能力,而且不输常人。我一冲动就向前探了探身。

“亚德利夫人,”我说,“我知道你为什么来这里。你收到了有关钻石的勒索信。”

无疑我一语中的。她目瞪口呆地看着我,整个脸都吓白了。

“你知道了?”她惊叹道,“怎么知道的?”

我笑了。

“通过逻辑推理。如果玛丽·马维尔小姐收到了警告信——”

“玛丽·马维尔?她来过这儿了?”

“她刚走。如我所说,她作为一对钻石的拥有者之一,连续几次收到神秘的警告,而你,是另一颗宝石的主人,必然遭遇了同样的事。你看这有多么简单?这么说我猜对了,你也收到那些奇怪的信件了吗?”

她迟疑了片刻,仿佛在考虑是否该信任我,接着她稍微笑了笑,点点头表示肯定。

“是这样。”她确认道。

“也是有人……一个中国人交给你的吗?”

“不是,是邮寄来的;但是请告诉我,马维尔小姐也经历了同样的事吗?”

我向她叙述了早上的事。她聚精会神地听着。

“全都相符。我的信是她的复印件。确实都是邮寄来的,但上面浸有奇怪的香味,有种线香的味道,让人立刻联想到东方。这些都意味着什么呢?”

我摇了摇头。

“这是我们必须要查明的。你的信带来了吗?从邮戳上或许能有所发现。”

“可惜我把它们销毁了。你明白,当时我只不过把它当作一个无聊的玩笑。一帮中国人试图拿回钻石,这是真的吗?似乎太令人难以置信了。”

我们一遍又一遍仔细研究了这件事,但对这起神秘事件还是没能给出更深入的解释。最后亚德利夫人站起身来。

“我真的认为不必等波洛先生回来了。所有的事都由您来告诉他吧,可以吗?太感谢您了,先生——”

她犹豫着伸出手。

“黑斯廷斯上尉。”

“对的!我太笨了。您是卡文迪什一家人的朋友,对吧?是玛丽·卡文迪什[6]让我来找波洛先生的。”

[6]见作者的长篇小说《斯泰尔斯庄园奇案》。

我的朋友一回来,我就兴高采烈地给他讲起他没在的这段时间里发生的事。他相当仔细地反复询问了对话的细节,言语间流露出因没在场而产生的不悦。我也感到这位亲爱的老兄一点都不嫉妒我。轻视我的能力已经成了他的常态,而我觉得他正在为找不到漏洞批评我而懊恼。我暗自窃喜,不过尽量不表现出来,以免激怒他。尽管他有些怪癖,但我还是挺喜欢我这位古怪的小个子朋友的。

“好了!”他最后说了句,脸上表情有些怪异,“故事情节有了进展。麻烦把那边书架顶层的《贵族名录》递给我。”他翻了几页。“啊,找到了!‘亚德利……第十世子爵,服役于南非战争[7]’……这都不重要……‘一九〇七年三月,尊敬的莫德·斯托珀顿,第三世男爵科特里尔的第四个女儿’……嗯,嗯,嗯……‘于一九〇八年、一九一〇年生过两个女儿……俱乐部、居住地’……这里没有告诉我们太多信息。不过明天早晨我们就能见到这位英国绅士了!”

[7]南非战争:又称英布战争或第二次布尔战争。是一八九九到一九〇二年英国同荷兰移民后裔布尔人为争夺南非领土和资源而进行的一场战争。

“什么?”

“没错。我给他打电话了。”

“我记得你不想插手这件事啊?”

“我不想为马维尔小姐办事是因为她拒绝按照我的劝告行事。我现在做的是为了满足我自己——满足赫尔克里·波洛!毫无疑问,这个闲事我管定了。”

“所以你就冷静地给亚德利勋爵打了电话,让他快到镇上来,只是为了满足私欲。他会不高兴的。”

“恰恰相反,如果我能保护他家族的钻石,他应当非常感激我。”

“那你真的认为钻石有可能被偷吗?”我急切地问。

“几乎是肯定的,”波洛平静地答道,“一切都表明了这一点。”

“但是怎么——”

波洛凭空挥了挥手,示意我不要着急问问题。

“拜托了,现在不合适。我们不要扰乱视听。再仔细看看那本《贵族名录》——你怎么放错了位置!你看看,最高的书放在书架最上层,第二高的放在下一排,以此类推。这样我们才有了秩序、方法,我经常告诫你这些,黑斯廷斯——”

“正是。”我赶忙应道,然后把书册放到正确的位置上。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