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弩小说

第一章 “西方之星”历险记 · 4

[英]阿加莎·克里斯蒂2019年08月11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3

我们来到亚德利猎场时是五点半,随威严的男管家走进挂满古老画框的大厅,大厅的壁炉里木柴烧得正旺。一幅美丽的画面映入我们眼帘:亚德利夫人和她的两个孩子,一头美丽黑发的母亲弯下腰,靠向那两个可爱的孩子,孩子的发色都很浅。亚德利勋爵站在旁边,低头朝他们笑着。

“波洛先生和黑斯廷斯上尉到了。”男管家通报说。

亚德利夫人吓了一跳,抬起头看,她丈夫则犹豫地向前走来,目光在向波洛寻求指示。我们这位小个子男人泰然自若。

“非常抱歉!我还在调查马维尔小姐的遭遇。她周五要来你们这儿,对吧?我先四处转转,以确保各方面都安全。我想问下亚德利夫人,您是否还能回想起收到的那些信件上面的邮戳?”

亚德利夫人遗憾地摇摇头。“我恐怕想不起来了。我太笨了。您知道,我一直没太把它们当一回事。”

“你们今晚住在这儿吗?”亚德利勋爵说。

“哦,阁下,我怕给你添麻烦。我们把行李放在旅馆了。”

“没关系。”亚德利心领神会,“我们会把行李取过来。不,不——不麻烦,我向您保证。”

波洛做出恭敬不如从命的样子,挨着亚德利夫人坐下,和孩子们交起了朋友。很快他们就打成了一片,还把我拉进来玩游戏。

“你是个好妈妈。”当孩子们不情愿地被严厉的保姆领走后,波洛微微躬身奉承道。

亚德利夫人理了理弄乱的头发。

“我很爱他们。”她语气中略带哽塞。

“而且他们也爱你——合情合理!”波洛又躹了一躬。

更衣钟声响了,我们起身要回到安排给我们的房间。就在这时,男管家端着托盘走进来,上面放着一封电报,他把电报交给亚德利勋爵。后者简单说了句抱歉就把电报撕开了。他读着电报,人明显僵住了。

他突然叫了一声,把电报递给妻子,然后看了一眼我的朋友。

“稍等一下,波洛先生,我觉得您有必要了解一下。是霍夫伯格发来的。他说他为钻石找到了一位买主,一个美国人,明天乘船去美国。他们今晚会派个小伙子过来查验宝石。天哪,要是顺利的话——”他的话被打断了。

亚德利夫人转过身。她手里依然拿着那封电报。

“我希望你不要把它卖了,乔治,”她小声说,“它在这个家族这么久了。”她停下来,好像在等待回复,但没有人说话,她的脸都僵硬了。她耸了耸肩。“我必须去换衣服了。我想我最好展示一下‘货物’。”她转向波洛,苦笑了一下,“这是设计得最难看的项链之一!乔治总是向我承诺要把那些宝石重新镶嵌,但他从未付诸行动。”她离开了房间。

过了半个小时,我们三个人来到大客厅里等着夫人。晚餐的时间都已经过去几分钟了。

突然间传来一阵轻微的沙沙声,亚德利夫人穿着白色长裙走进门廊,整个人都熠熠生辉。她脖颈上绕着的项链宛如一条燃烧的小溪,她站在那里,一只手恰好触到项链。

“看看这件贱卖品吧,”她愉快地说,坏脾气似乎消失不见了,“等着,我把大灯打开,让你们好好看看这条全英国最丑的项链。”

开关恰好在门外。正当她伸出手去按开关时,难以置信的事情发生了。所有灯光都毫无征兆地熄灭了,门呯的一声响,从外面传来了女人的长声尖叫。

“我的天哪!”亚德利勋爵大叫,“是莫德的声音!发生了什么?”

我们摸黑冲到门外,在黑暗中推推搡搡,花了几分钟才看清。映入眼帘的是怎样一幅景象啊!亚德利夫人昏倒在大理石地面上,白皙的喉咙处现出一个深红色印迹,项链被人从脖子上抢走了。

我们此时尚不知她性命如何,当我们俯身看她时,她睁开了眼睛。

“那个中国人,”她痛苦地小声说,“那个中国人……从侧门。”

💄 鲲^弩^小^说 w w w*k u n n u*c o m *

亚德利勋爵一跃而起,嘴里咒骂着。我跟在他身旁,心脏狂跳不已。又是那个中国人!侧门是在墙壁一角的一个小门,距离发生不测的地方最多十二码。当我们赶到侧门那边时,我大叫一声。因为那条闪闪发光的项链就掉在离门槛不远的地方,显然是窃贼仓皇逃窜时丢下的。我高兴地把项链从地上抓起来。接着我又大喊一声,亚德利勋爵也随之大叫。因为项链中间缺少了一大块。东方之星丢了!

“显而易见,”我喘着粗气说,“这些不是普通的毛贼。这颗宝石是他们唯一的目标。”

“但这家伙是怎么进来的呢?”

“从这扇门。”

“但这门一直是锁着的啊。”

我摇了摇头。“现在就没锁,看吧。”我边说边把门拉开。

刚一拉开门,我就发现有什么东西在地上飘动。我捡起来。那是一块丝绸,是刺绣,绝对错不了。是从中国人的长袍上撕扯下来的。

“他匆忙之中被门挂住了,”我解释道,“来,快点。他应该还没跑远。”

我们追赶搜寻了一番却终是徒劳无功。在这漆黑的夜里,窃贼要逃跑轻而易举。无奈之下,我们只得回屋,亚德利勋爵吩咐一个男仆尽快去报警。

亚德利夫人由波洛妥善照料。面对这样的事情,她的反应就像一个寻常女人,恢复镇定之后,她便说出了事情的经过。

“我正要去开另一盏灯,”她说,“这时一个人突然从后面袭击我。他从我的脖子上扯下项链,力气大得使我猛然摔到地板上。我倒下的瞬间看到他从侧门逃走了。我通过辫子和绣袍认出了他是个中国人。”她停了下来,身体颤抖着。

男管家回来了。他低声跟亚德利勋爵通报。

“老爷,是一位从霍夫伯格先生那儿来的绅士。他说您在等他。”

“天哪!”这位贵族心烦意乱地喊道,“我想我必须见他。不,不是在这儿,马林斯,在书房吧。”

我把波洛拉到一边。

“看这局面,我亲爱的朋友,我们难道不是最好回伦敦去吗?”

“黑斯廷斯,你这么认为吗?为什么?”

“嗯,”我有意地咳嗽了一下,“事情进展得并不顺利,是吧?我的意思是,你跟亚德利勋爵说让他听你的就万事大吉了——然后钻石从你眼皮底下消失了!”

“确实。”波洛相当垂头丧气地说,“这并非我最受瞩目的一次胜利。”

这种形容方式差点让我笑了出来,但我坚持自己的主张。

“这样,恕我直言——把事情搞得这么糟糕,你不觉得我们立刻离开会更妥当吗?”

“还有晚宴呢?亚德利勋爵家厨师准备的晚宴无疑是无与伦比的。”

“唉,还提什么晚宴!”我不耐烦地说。

波洛惊慌地举起双手。

“我的天哪!你们这个国家,对待美食如此漠不关心,简直是犯罪啊。”

“我们应该尽快回伦敦还有另一个原因。”我继续说。

“是什么,我的朋友?”

“另一颗钻石,”我压低声音说,“马维尔小姐的。”

“好吧,什么意思?”

“你没发现吗?”他异乎寻常的迟钝惹恼了我。他平时机敏的智慧到哪里去了?“他们拿到了一颗,现在他们要去找另一颗了。”

“哎呀!”波洛喊道,他退后一步惊讶地看着我,“你的智力怎么进展到这么神奇的地步了,我的朋友!我都没想到这一点!不过我们有的是时间。满月之时,还没到星期五呢。”

我疑惑地摇摇头。我对满月之时的说法将信将疑。不管怎样,我们给亚德利勋爵留了字条,做了好一番解释和道歉,然后我强行拉着波洛,立刻告辞。

我的想法是马上到华美酒店去,联系马维尔小姐看看是否发生了什么事,但波洛不同意这个计划,坚持认为早上再去时间绰绰有余。我勉强答应了。

到了早上,波洛莫名其妙又不想出门了。我不禁怀疑他是否因为一开始的失误而不愿继续处理这个案子。他对我的劝导是这样回答的,而且极具说服力。他说,鉴于亚德利猎场的事已经刊在了早报上,罗尔夫夫妇肯定已经知晓了,而我们也不能提供比早报更多的信息。我只好勉强同意。

之后发生的事证明了我的预感是有道理的。大约两点钟,电话响了。波洛接起电话。他听了一会儿,然后简短地说了句“好,我会过去。”就挂断了,接着转身对我说。

“我的朋友,你怎么认为?”他的表情既羞愧又激动,“马维尔小姐的钻石被盗了。”

“什么?”我一跃而起,大叫起来,“现在还说什么‘满月之时’吗?”波洛耷拉着脑袋。“什么时候被盗的?”

“我想是今天早晨。”

我遗憾地摇了摇头。“你要是听我的就好了。我说对了吧。”

“看来是这样,我的朋友。”波洛谨慎地说,“人们说表象具有迷惑性,不过看起来的确是这样。”

我们急忙乘出租车去华美酒店,我苦苦思索着这诡计的真相是怎样的。

“‘满月之时’的主意真是狡猾。这让我们的注意力都集中在星期五,而在那之前我们放松了警惕。很遗憾你没有意识到。”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