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弩小说

第三章 低价租房奇遇记 · 2

[英]阿加莎·克里斯蒂2019年08月11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2

整件事相当有趣,第二天早晨我把这件事当作模拟题说给波洛。他似乎很感兴趣,特别细致地问了我一些问题,比如几个聚居地的房租价格。

“是件怪事,”他若有所思地说,“不好意思,黑斯廷斯,我必须出去转转。”

他大约是一小时以后回来的,眼中闪烁着异常兴奋的光芒。他把手杖靠在桌边,然后像平时那样在说话之前先精心梳理帽子上的细绒毛。

“我的朋友,此刻我们手上也没什么事。可以全身心投入到当前的调查中了。”

“什么调查?”

“你朋友,罗宾逊夫人那套明显便宜太多的新公寓。”

“波洛,你不是在开玩笑吧!”

“我再严肃不过了。你想象一下,我的朋友,那些公寓实际上租金要三百五十镑。我才从房产中介那里确认过。可是这间特殊的公寓八十镑就租了!为什么?”

“一定是有什么问题。也许像罗宾逊夫人说的,房子闹鬼。”

波洛不以为然地摇了摇头。

“还有一点也很奇怪,她朋友告诉她租出去了,而她上楼去看,根本就没租出去!”

“你肯定同意我的观点吧,那个女人一定是走错了公寓。只有这种解释说得通。”

“在这点上你可能是对的,也可能不对,黑斯廷斯。事实上有许多其他想租房的人被带去看房,然而尽管房租如此便宜,罗宾逊夫人去的时候那套房却仍在对外出租。”

“说明其中必定有蹊跷。”

“罗宾逊夫人似乎没发现有什么毛病。非常离奇,不是吗?她给你的印象是个诚实的女人吧,黑斯廷斯?”

“她是个很可爱的人!”

“显而易见!既然她给你这种印象,你就没法回答我的问题了。那给我形容一下她吧。”

“嗯,她身材高挑,皮肤白皙;头发是渐变的红色,非常漂亮——”

“你总是喜欢红色的头发!”波洛低声抱怨,“不过继续说吧。”

“蓝眼睛,气色非常不错,还有……呃,我想就这些吧。”我笨拙地总结道。

“那她丈夫呢?”

“哦,他是个相当不错的小伙子。没什么特别的。”

“皮肤黑还是白?”

“我说不好,介于两者之间,只是张大众化的脸而已。”

波洛点了点头。

“没错,这样的普通人有许许多多。不管怎样,你在对女人的描述里夹杂了更多的同情和欣赏。你对这些人还有什么了解吗?帕克跟他们熟吗?”

“他们是最近才熟识的,据我所知。不过当然,波洛,你该不会认为——”

波洛抬起头。

“慢慢来,我的朋友。我说什么了吗?我只说了——是件怪事。而又没有什么能解释得了;此外也许你能告诉我那位女士的名字,嗯,黑斯廷斯?”

“她叫斯黛拉,”我生硬地说,“但我不觉得——”

波洛一声大笑打断了我。好像有什么事引起了他极大的兴趣。

“斯黛拉的意思是星星[1],不是吗?太好了!”

[1]斯黛拉(Stella)在英语里也有“星星”的意思。

“什么——?”

而星星会发光!就是这样!冷静下来,黑斯廷斯。别摆出一副伤了自尊心的架势。走吧,我们去蒙塔古大厦做一番调查。”

我倒很乐意陪他一起去。大厦是座雄伟的建筑,修建得极为华丽。一位身穿制服的门卫正在门前晒太阳,波洛上去向他打听。

“打扰了,请问罗宾逊夫妇住在这儿吗?”

门卫是个沉默寡言的人,而且似乎心有不悦或是略有疑虑:

“三层四号。”

“谢谢你。能告诉我他们在这儿住了多久吗?”

“六个月。”

我吃惊之中抢上前一步,这时发现波洛在不怀好意地笑。

“不可能啊,”我大声说,“你一定是搞错了。”

“六个月。”

“你确定?我说的那位女士身材高挑,皮肤白皙,红色长发,而且——”

“就是她,”门卫说,“他们是米迦勒节[2]期间搬来的。就是六个月前。”

[2]米迦勒节:基督教节日,纪念天使长米迦勒,在英国定在每年的九月二十九日。

他似乎对我们失去了兴趣,慢慢退回到大厅里去。我和波洛在外面。

“看到了吧,黑斯廷斯?”我的朋友狡猾地问我,“现在你更相信可爱的女人总是说真话了吧?”

我没回答他。

我还没问波洛打算怎么办或者去哪儿,他就转身走向了布朗普顿路。

“去找房屋中介,黑斯廷斯。我很想在蒙塔古大厦租一间公寓。假如我没弄错的话,过不了多久那儿就会发生几件有趣的事。”

我们找房非常幸运。五层八号带家具租金是十几尼[3]每周,波洛立即租了一个月。我们来到了街上,他根本不允许我反对:

[3]几尼:又称畿尼,一畿尼为二十一先令。

“我现在挣着钱!为什么不能一时放纵一下?顺便问一句,黑斯廷斯,你有左轮手枪吗?”

“有,在什么地方放着呢,”我略显兴奋地回答,“你认为——”

“你会需要它吗?很有可能。这个想法让你很高兴,看得出来。惊险和浪漫总是能够吸引你。”

第二天我们搬进了这个临时的家。这间公寓布置得很舒适。它在大楼里的位置与罗宾逊一家相同,只是高了两层而已。

我们搬进去的那天是个星期日。下午,波洛半开着前门,这时从楼下某个地方传来一声巨响,他急忙叫我过去。

“去楼梯扶手那看看。那是你朋友吗?不要让他们看到你。”

我伸着脖子往楼梯那边看。

“是他们。”我语无伦次地小声说。

“好。等一会儿。”

大概过了半个小时,出现了一个年轻女人,身穿五颜六色的艳丽服装。波洛满意地感叹了一声,踮着脚回到公寓里。

“没错。男主人、女主人和女仆相继离开了。那间公寓现在应该是空无一人。”

“我们要怎么做呢?”我不安地问道。

波洛快速小跑到洗涤室里,拼命拉运煤升降机的绳子。

“我们要用运垃圾的方法到下面去,”他高兴地说,“没人会注意到我们。周日的音乐会,周日‘午后外出’,还有周日晚餐后的周日小憩——这就是英国人——他们把精力都灌注在这些事上面,不会注意到赫尔克里·波洛的动作。走吧,我的朋友。”

他走进这个做工粗糙的木质装置里,我小心翼翼地跟着他。

“我们是要私闯民宅吗?”我心怀疑虑地问道。

波洛的回答没法让我放心。

“今天不见得是。”他回答说。

我们拉着绳子缓缓下降到三楼。波洛发出一声满意的感叹,因为他看到通往洗涤室的木门正开着。

“你看到没?白天他们从来都不锁门。任何人都能像我们这样爬上爬下。晚上会上锁——虽然有时也不会——我们要做好准备。”

他边说边从兜里掏出工具,立即熟练地干起活来,他要把门闩放置好,让门能从里面被打开。这步操作只用了三分钟左右。然后波洛把工具揣回兜里,我们就又爬回了上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