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弩小说

第八章 首相绑架案 · 3

[英]阿加莎·克里斯蒂2019年08月11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2

三点钟的时候,我们再次站在查令十字火车站的站台上。波洛对我们所有人的劝告都充耳不闻,再三重复着从起点开始并不是在浪费时间,而是必经之路。在路上,他小声和诺曼商量着什么,诺曼在多佛发了一大摞电报。

因为有诺曼的特殊通行证,我们才能在各个地方快速穿行。到了伦敦,一辆大型警车正在等着我们,还有些便衣警察,其中一位把一张打印出来的纸递给我的朋友。他看到了我疑惑的目光,回应道:

“是一个伦敦以西一定范围内的乡村诊所名单。我在多佛时发了电报要的。”

我们飞快地在伦敦的街道间穿梭,来到了巴斯路。我们向前走,穿过哈默史密斯、奇斯威克和布伦特福德。我渐渐开始明白我们要干什么了。接着,我们穿过温莎来到了阿斯科特。我心头一震。阿斯科特是丹尼尔斯的姑妈居住的地方。所以我们要找的不是欧墨菲,而是他。

我们最终停在了一座整洁美观的别墅门前。波洛从车里跳出来,按响了门铃。我看见他迷茫地皱着眉,愁容满面。很明显,没太如他所愿。有人应声来开门,请他进去。过了几分钟他又出来了,一下子钻进车里,使劲地摇头。我的心情也开始变得沉重。现在已经过了四点钟。即使他抓到了丹尼尔斯犯罪的证据,除非他能迫使谁说出首相在法国被扣押的准确地点,否则又有什么用呢?

回伦敦的行程断断续续的。我们不止一次从主路开出去,偶尔在小楼前面停下来,我很快就认出来那些是乡村诊所。波洛在每一所只花上几分钟,每停下来一次他都会变得更加容光焕发。

他跟诺曼窃窃私语,后者这么回答道:

“是的,如果你向左转弯,就会看见他们在桥边等着。”

我们开到小路上。在昏暗的灯光下,我辨别出有另一辆车等在路边。有两个人穿着便衣在车里面。波洛下车和他们说了几句话,然后我们继续向北驶去,那辆车跟在后面。

我们行驶了一段时间,目的地越来越明显,就是伦敦北部的郊外。最后,我们开到了一幢高大的房子门前,这幢房子坐落在距离公路不太远的地方。

我和诺曼留在车里。波洛和一位探长去叫门。一个衣着整洁的女仆打开门。探长开口说道:

“我是警察,要搜查这所房子,我们有搜查证。”

那个姑娘吓了一跳,一位俊俏的高个子中年女性从门厅走到她身后。

“把门关上,伊迪丝。他们肯定是贼。”

然而波洛迅速把脚伸进门里,同时吹了声口哨。其他的警探立即一拥而入,冲进房子,关上了身后的门。

他们命令我和诺曼不能下车,我们对此耿耿于怀,等了有五分钟,门开了,他们押着三个犯人走了出来——一个女人和两个男人。女人和其中一个男人被带进了另一辆车。还有个男人被波洛带进了我们的车。

“我必须跟其他人过去,我的朋友。请照顾好这位先生。你不认识他吧,对吗?好的,让我给你引见一下,欧墨菲先生!”

欧墨菲!车又开动起来,我瞠目结舌地看着他。他没戴手铐,不过我认为他也跑不了。他坐在那里神情恍惚地盯着前面。不管怎么说,我和诺曼对付他绰绰有余。

奇怪的是,我们还在向北方行驶。我们没有回伦敦!我大为不解。突然车慢了下来,我看出来了,这是亨顿机场附近。我一下子明白了波洛的主意,他是打算坐飞机去法国。

不过从表面上看,这个主意是有点冒险了,不大可行。用电报会快得多嘛。时间就是一切。他必须把亲自营救首相的荣誉留给其他人。

我们的车一停下,诺曼少校就跳下车,一个便衣警察坐到了他的位置。少校和波洛商量了一会儿,然后很快就离开了。

我也下了车,抓住波洛的胳膊。

“老伙伴,祝贺你啊!他们向你坦白藏身之处了吧?你得马上给法国那边发电报。如果你直接过去就太迟了。”

🍎 鲲l弩x小x说s = w w w * ku n Nu * Co m

波洛愕然地看了我一会儿。

“我的朋友,不巧的是,有些事靠电报是无法解决的。”

3

这个时候,诺曼少校回来了,跟他在一起的还有一位身着空军军服的年轻指挥官。

“这位是莱尔上尉,他会带您飞往法国。可以马上起飞。”

“穿暖和点吧,先生,”这位年轻的飞行员说,“如果需要的话,我可以借您一件外套。”

波洛在看他的大怀表。他自言自语道:“是啊,时间——时间很重要。”然后他抬起头,微微躬身,礼貌地向年轻军官说,“非常感谢,先生。不过你要送的乘客不是我,是这边这位先生。”

他说着往旁边一闪,一个身影从昏暗之中走了出来。他是坐在另一辆车的第二个男性罪犯。灯光照在他脸上的那一刻,我不禁大吃一惊。

他是首相!

4

“看在上帝的分上,快告诉我们是怎么回事吧。”当波洛、诺曼和我开车返回伦敦时,我急不可耐地问道,“他们到底是怎么把他绑架回英国的?”

“不需要绑架回英国,”波洛冷冷地回答说,“首相从来就没离开过英国。他是在从温莎去伦敦的路上被绑架的。”

“什么?”

“我会把一切都解释清楚的。首相在车里,他的秘书挨着他。突然一块浸有麻醉剂的布捂在他脸上——”

“可这是谁干的?”

“是狡猾的语言专家丹尼尔斯上尉干的好事。首相刚失去意识,丹尼尔斯就拿起传话筒,让欧墨菲向右转,而司机一点都没生疑。沿着荒僻的道路行驶了一段距离,有一辆大型车停在路边,似乎是出了故障。大车司机示意欧墨菲停下。欧墨菲把车速降了下来。那个陌生人走上前去。丹尼尔斯探出窗户,借着瞬间起效的麻醉剂,比如氯乙烷,故技重施。在几秒钟之内,两个毫无反抗能力的人就被拖出来抬到另一辆车上,换了两个人代替他们。”

“不可能!”

“完全可能!你没看过音乐厅里惟妙惟肖的名人模仿秀吗?没什么比冒充公众名人更容易的了。英国首相可比克拉珀姆的约翰·史密斯先生要好学得多。至于欧墨菲的‘替身’,在首相失踪以前,没人会太注意他的,之后他基本不再露面。他开车直奔查令十字火车站,去找他朋友碰头。进去时是欧墨菲,出来时是另一个完全不同的人。欧墨菲失踪了,顺便给人留下了很可疑的迹象。”

“可假扮首相的人却在众目睽睽之下啊!”

“他并没有被私下里熟识他的人看见。丹尼尔斯尽量防止他与别人接触。此外,他的脸缠着绷带,任何异常的行为举止都能被归结为枪击案的后遗症。麦克亚当先生的嗓子不太好,在重要演讲之前总是尽可能少说话。直到去法国之前这种欺骗都很容易。之后就行不通了,根本没办法——因此首相失踪了。我们国家的警察急急忙忙穿越英吉利海峡,没人仔细研究第一次遇袭的细节。丹尼尔斯被堵住嘴,又被迷晕,都是为了让绑架发生在法国的假象更令人信服。”

“那假扮首相的人呢?”

“他自己去掉了伪装。他和假扮司机的人也许被当作可疑分子抓了起来,但人们做梦也想不到他们在这个戏剧性的事件中真正扮演的角色,最终他们会因为证据不足而被释放。”

“那么真正的首相呢?”

“他和欧墨菲被人开车直接带到了‘埃弗拉德太太’的家,在汉普斯特德,就是丹尼尔斯所谓‘姑妈’的家里。她的真实身份是贝莎·埃本赛尔夫人,警察通缉她有一段时间了。这是我送给他们的一个珍贵的小礼物——更别说还有丹尼尔斯了!啊,真是个聪明的计划,可是他没有料到赫尔克里·波洛技高一筹!”

我觉得对我朋友此刻的虚荣心应当不予计较。

“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怀疑到事件真相的?”

“当我步入正轨的时候——从脑子里开始思考的时候!我想不通枪击事件——但当我意识到,枪击会导致首相脸上缠着绷带去法国时,我就开始明白了!而我在调查从温莎到伦敦所有乡村诊所的过程中,发现没有人符合我的描述,那天早上没有人脸部受过包扎和护理,我确定了!那之后的事情,对我这样高智商的人来说就是小孩子的把戏了!”

第二天早晨,波洛给我看了一封刚收到的电报。上面没写发送地点,也没有署名,只是写着:

及时赶到。

后来晚报上刊登了协约国会议的进程。报纸上着重强调大卫·麦克亚当先生受到了热烈欢迎,他振奋人心的演讲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