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弩小说

幽巷谋杀案 第五章

[英]阿加莎·克里斯蒂2019年08月11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贾普正十分投入地跟巷子里的第三位司机夫人了解情况时,波洛像一只猫一样悄无声息地凑了上来。

“哦哟,你吓了我一跳。”贾普说,“发现什么了吗?”

“没找到我想要的。”

贾普转过身去继续询问詹姆斯·霍格太太。

“你说你见过那个男人?”

“哦,是的先生。我丈夫也见过他。我们一眼就能认出他来。”

“好的,霍格太太。我看得出来,你是个精明的女人,我敢肯定这条巷子里的每一个人你都认识。而且,你还是个相当有判断力的女人——通常你做的判断也都是正确的,这我也看得出来——”贾普面不改色心不跳地第三次重复这套说辞,霍格太太渐渐有些洋洋自得起来,像是拥有什么超人的智慧,“跟我说说那两个女人,艾伦夫人和普伦德莱斯小姐,她们都是什么样的人?衣着光鲜?交际花?是这类的吗?”

“哦,不,先生,她们完全不像您说的那样。她们确实经常出去交际——尤其是艾伦夫人——不过她们都是很有品位的人。我这么说您能明白吧?她们可不像住在巷子那头的某些人。我很清楚那位史蒂文斯夫人在搞什么鬼,称她为夫人真是抬举——哦,我其实不该跟您说这些的……我——”

“确实。”贾普巧妙地转移了话题,“您告诉我的信息十分重要。这么说来,艾伦夫人和普伦德莱斯小姐都是很好的人,对吗?”

“哦,是的,先生,她们俩都是非常善良的女人——尤其是艾伦夫人,她对待小孩子总是轻言轻语。我想是因为她自己的女儿很小的时候就已经不在了的缘故吧,真是个可怜的人。啊,我自己也送走了三个。我想说的是——”

“是的,没错,这真让人伤心。那普伦德莱斯小姐呢?”

“哦,她自然也是一个好女人,不过个性太强了些,希望您能明白我的意思。她只会跟你保持点头之交,不会去你家待一天之类的。但我可不是说她不好,完全不是这个意思。”

“她和艾伦夫人相处得好吗?”

“哦,是的,先生。她们从不争吵,也不闹别扭什么的。她们过得很快乐、很满足。我想皮尔斯太太肯定也是这样认为的。”

“是的,我们和她谈过了。你能认出艾伦夫人的未婚夫吗?”

“你说那位要娶她的绅士吗?哦,我认得。他经常来这里。人们说他是什么下院议员。”

“昨天晚上来的那个人不是他吧?”

“不,不是他,先生。”霍格太太挺直了身子,为了掩饰自己的兴奋,她故作平静地继续说,“先生,我可以告诉你,你脑子里想的是错的。艾伦夫人不是你想的那种女人,这一点我可以肯定。确实,房子里当时没有别人,但艾伦夫人是不会干出那样的事情来的。我今天早上刚刚跟霍格先生说过。‘不,霍格,’我说,‘艾伦夫人是一位淑女,一位真正的淑女,所以你不要到处瞎说。’恕我直言,我可知道男人们的内心世界有多么龌龊。”

贾普并没有理会这番对男性的攻击,继续问道:“昨晚,你看到那个男人来了,又看到他走了——是这样吗?”

“是的,先生。”

“你有听到些什么吗?比如有吵架的声音吗?”

“没有,先生,没有类似的声音。这么说吧,吵架的人是不会让别人听到的,因为被别人听到,事情就会传得沸沸扬扬——巷子那头的史蒂文斯夫人和她那个吓怕了的女佣之间的矛盾就成了众人皆知的谈资了,我们都劝那女佣别干了,可是史蒂文斯夫人开出的薪水确实不赖。虽说她是个脾气很差的魔鬼,但她为此付钱了——一周三十先令——”

贾普迅速打断了霍格太太。

“但你没有听到从十四号传出类似的争吵?”

“没有,先生。当时巷子里烟花四起,到处都非常吵闹。把我家艾迪的眉毛都烧光了。”

“那个男人是十点二十分离开的——这点没错吧?”

“应该是的,先生。我不敢保证,不过霍格是这么说的,他这个人很靠谱,可以信任。”

“你看到他离开了。那有没有听到他说了些什么?”

“没有,先生。我当时离得不够近,听不到他们的对话。我是透过我家窗户看到他站在艾伦夫人家的门廊上和她说话。”

“你也看到艾伦夫人了?”

💄 鲲^弩^小^说 w w w*k u n n u*c o m *

“是的,先生。她就站在门里边。”

“注意到她当时穿的是什么衣服了吗?”

“哦,这个我真的说不好。当时没太在意衣服。”

“连睡衣还是出门穿的衣服都看不出来吗?”波洛突然发问。

“嗯,我确实没注意,先生。”

波洛若有所思地抬起头看向上方的窗户,然后往十四号走去。他露出微笑,过了一会儿,他又过来贾普这边。

“那么,那个男人呢?”

“他身穿一件深蓝色大衣,头戴圆顶礼帽。衣着得体,而且看上去很精干。”

又问了几个问题后,贾普转而去询问另一个目击证人了。马斯特·弗雷德里克·霍格,一个两眼明亮,看上去玩世不恭又十分自大的家伙。

“是的,先生,我听到了他们的对话。那个男的说:‘这样,你再好好想想,想好了告诉我。’是很愉悦的语气。接下来是女的说了些什么,然后男的说:‘那好吧,再见。’说完他就回到了车里——我帮他扶着门,可他半个子儿也没给我。”马斯特·霍格的语气里透出一丝郁闷,“然后他就开车走了。”

“你没有听到艾伦夫人说了些什么吗?”

“没有,先生。”

“能告诉我她当时穿着什么样的衣服吗?比如说是什么颜色的?”

“我说不上来,先生。您看,我并没有看到她,我想她当时站在门后。”

“好吧。”贾普说,“接下来,小伙子,我需要你非常认真地回答我的下一个问题。如果你不知道或是想不起来了,你就直说。明白了吗?”

“明白,先生。”马斯特·霍格的眼神中充满了期待。

“是谁关的门?艾伦夫人还是那个男人?”

“你是说前门?”

“当然是前门。”

男孩陷入思考。他眼睛朝上看着,像在努力回忆。

“好像是那位夫人——不,不是她。是男士。他使劲地拉了一下门,门发出轻响后砰地关上了,然后他就飞快地钻进车子里。像是要赶去别的地方约会一样。”

“很好。年轻人,你很聪明,这是给你的六便士。”

把马斯特·霍格打发走以后,贾普看向波洛,两人达成了什么共识,一起慢慢地点了点头。

“很有可能!”贾普说。

“确实有可能。”波洛表示赞同。

他的眼睛闪着绿色的光,像猫的眼睛。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