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弩小说

幽巷谋杀案 第七章

[英]阿加莎·克里斯蒂2019年08月11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1

次日,贾普来到波洛的住处,一进门他就极其不满地把帽子往桌子上一扔,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

他咆哮道:“她居然是清白的!”

“谁是清白的?”

“普伦德莱斯。她那晚在别人家里打桥牌,一直玩到午夜。男女主人、一位和她一样去做客的海军指挥官,以及两名用人都能帮她证明。没什么可怀疑的,看来我们要排除她的嫌疑了。不过,我还是想知道她为什么对那个柜子里的手提箱有那么大的反应,她当时看起来就像是一只热锅上的蚂蚁。波洛,这是你的专长,你喜欢解决这种无厘头的谜题。‘小手提箱疑云’。这名字听起来真是让人心潮澎湃!”

“我倒是有个更好的名字。‘诡异的烟味之谜’。”

“作为标题有点太长了。烟味——嗯?我们第一次检查尸体的时候你就一直到处嗅,就是因为这个吗?我亲眼看到的——还听到了!窸窸窣窣——呼哧呼哧,我当时还以为你感冒了。”

“你完全搞错了。”

贾普叹了口气。

“我一直以为你只是比别人多了些小小的灰色脑细胞,别跟我说你鼻子里的细胞也比别人的更灵敏。”

“不,怎么会,你冷静点。”

“我怎么没有闻到香烟味。”贾普依旧百思不得其解。

“我也没有,我的老兄。”

贾普疑惑地看着波洛。接着从口袋里摸出了一根香烟。

“艾伦夫人抽的就是这种——廉价香烟。那些烟蒂里有六个是这种,还有三个是土耳其烟。”

“完全正确。”

“我猜你都没看,而是用神奇的鼻子闻出来的!”

“我向你保证,我的鼻子完全没有参与。我什么都没闻出来。”

“那就是脑细胞的功劳了?”

“这个嘛……还是能看出一些端倪的,你不觉得吗?”

贾普斜眼看了一下波洛。

“比如说?”

“比如说,房间里明显少了点东西。同时我又觉得多了些什么……然后,在那个写字台上……”

“我知道了!就是那支羽毛笔!”

“大错特错。跟羽毛笔没有半点关系。”

贾普知难而退地转移了话题。

“我约了查尔斯·拉弗顿—韦斯特半小时后在苏格兰场见面。我觉得你大概有兴致和我一起。”

“我确实非常乐意。”

“还有个好消息,我们已经追寻到了尤斯塔斯少校的行踪。他住在克伦威尔路的一间公寓里。”

“太棒了!”

“不过我想去那里没那么容易,尤斯塔斯少校可不是什么好人。等我们见过拉弗顿—韦斯特,再一起去他那里,你看怎么样?”

“没问题。”

“那好,咱们走吧。”

2

十一点三十分,查尔斯·拉弗顿—韦斯特被带进了贾普警督的办公室,贾普站起身来跟他握了握手。

感觉得到,这位中等身高的下院议员个性鲜明。他的脸刮得很干净,长着一张像演员一样能说会道的嘴巴和一双略显外凸的眼睛,这种长相的人多半是天生的演说家。他有一种低调的魅力,显得有良好的教养。

尽管面容苍白且有些憔悴,他却依旧保持着应有的礼貌和风度。

他坐了下来,把手套和帽子一并放在桌上,然后看向贾普。

“首先,拉弗顿—韦斯特先生,我得说,我非常理解你的心情,你一定十分悲痛。”

拉弗顿—韦斯特没有理会。

“我的心情不重要。警督,你直说无妨,你们是否知道我的——艾伦夫人,到底是因为什么而自杀的?”

“你能为我们提供些可能的理由吗?”

“不,不能。”

“你们两个之间没有发生过争吵吗?或者冷战之类的?”

“完全没有。这件事对我而言就是晴天霹雳。”

“先生,或许这么说你会更容易接受,艾伦夫人并不是自杀的——她是被谋杀的!”

“谋杀?”查尔斯·拉弗顿—韦斯特瞪大了眼睛,像要把眼珠子挤出来,“你说是谋杀?”

“没错。现在,拉弗顿—韦斯特先生,你能想到谁会这么急着想要除掉艾伦夫人吗?”

拉弗顿—韦斯特气急败坏地回答道:“不——不,绝对不可能有这样的事情!光是想想都让人——无法接受!”

“她从没提过和谁有什么过节吗?或是有什么人嫉妒她?”

“从来没有。”

“你知道她有一把小手枪吗?”

“不知道。”

拉弗顿—韦斯特的脸上显出一丝惊恐。

“据普伦德莱斯小姐说,那把枪是几年前她们俩出国时艾伦夫人买的。”

“是吗?”

“目前为止,我们只有普伦德莱斯小姐的证词。艾伦夫人很有可能是因为意识到自己处境危险,才会随身带枪的。”

查尔斯·拉弗顿—韦斯特将信将疑地摇了摇头,一脸茫然,显得困惑不已。

“拉弗顿—韦斯特先生,你觉得普伦德莱斯小姐这个人怎么样?我的意思是,你觉得她是一个诚实可靠的人吗?”

对方顿了片刻。

“我想是吧——是的,可以这么说。”

“你不喜欢她?”一直细细观察着被询问对象的贾普试探性地发问。

“这倒不是。只不过她不是我喜欢的那类女孩子。我不喜欢像她那种言辞犀利又能独当一面的女人。不过她确实是个诚实的人。”

“嗯,”贾普继续发问,“那你知道尤斯塔斯少校吗?”

“尤斯塔斯?尤斯塔斯?啊对,我想起来了。我在芭芭拉家——艾伦夫人家里见过这个人一次。我觉得他是一个很可疑的人。我也跟我——跟艾伦夫人提过。结婚后我肯定不希望他来我们家。”

“那艾伦夫人是怎么说的?”

“哦!她同意我的看法。她总是很相信我的判断。男人看男人总要比女人看男人准一些。她解释说她不能对一个许久没见的绅士表现得太失礼——她这个人最痛恨势利眼了!而且,嫁给了我,她自然会发现很多以前相熟的朋友……怎么说呢?不太适合再有来往了……我可以这么说吧?”

“你是想说嫁给了你,她的身份就抬高了,对吗?”贾普直言不讳。

拉弗顿—韦斯特抬了一下精心呵护过的手。

“不不,我不是这个意思。其实,艾伦夫人的妈妈是我家里的一个远亲,她的出身和我是完全一样的。只是鉴于我的身份,我必须谨慎择友,我的太太也同样要做到这一点。公众人物是不能随心所欲的。”

“哦,当然,”贾普干巴巴地附和着,继续发问,“所以你没什么能提供给我们的?”

“确实没什么。我现在大脑一片空白。芭芭拉!谋杀!这太不可思议了。”

“那么,拉弗顿—韦斯特先生,请你告诉我,十一月五日晚上你都做了些什么?”

“我做了什么?我做了什么?”

拉弗顿—韦斯特一下子拉高了音调,以表达抗议之情。

“这只是例行公事。”贾普解释道,“我们——呃——得询问每一个人。”

“我希望我这个身份的人是例外。”查尔斯·拉弗顿—韦斯特看着贾普,仿如君主俯视臣民。

然而贾普没有接话。

“我那天——让我想想……啊,想起来了,我那天在办公室。十点半离开的,沿着河堤散了一会儿步,路上还看了烟花。”

“幸好现在不再有那么多的叛国阴谋了。”贾普兴奋地说。

拉弗顿—韦斯特迅速地瞥了他一眼。

“然后我——呃——就回家了。”

“几点到的家?据我所知,你在伦敦的住处位于昂斯洛广场[1]。”

[1]昂斯洛广场(Onslow Square)是英国伦敦市中心偏西部的一个花园式广场。该区域是伦敦著名的富人区,地价昂贵。

“我说不准具体时间。”

“十一点?十一点半?”

“差不多那会儿吧。”

“应该有人帮你开门吧?”

“没有,我自己带着钥匙。”

“散步的路上遇到什么人没有?”

“没有——呃——真的,警督,这些问题让我很不舒服!”

“拉弗顿—韦斯特先生,我向你保证,这不过是例行公事,并没有针对你的意思。”

这句话似乎稍微安抚了愤怒的下院议员。

“如果仅此而已的话——”

“目前这样就可以了,拉弗顿—韦斯特先生。”

“有任何新消息,你会通知我的吧——”

“当然,先生。对了,请容我介绍,这位是赫尔克里·波洛先生,您可能听说过他。”

“是的、是的,我听说过这个名字。”

拉弗顿—韦斯特饶有兴致地看着眼前的小个子比利时人。

“先生,”波洛突然用一种非常外国人腔调的方式说道,“相信我,我也和您一样,心在流血。真的是太可惜了!您一定在承受巨大的痛苦!啊,我不该再提的。英国人是多么擅于隐藏内心的悲痛啊。”他拿出烟盒,“请原谅我——呀,没有烟了。贾普?”

贾普拍了一下自己的口袋,摇了摇头。

拉弗顿—韦斯特掏出自己的烟盒,咕哝着:“呃,抽我的吧,波洛先生。”

“谢谢你、谢谢。”小个子波洛从烟盒里取出一支烟。

“波洛先生,正如你所说,”拉弗顿—韦斯特继续说道,“我们英国人确实不喜欢感情外露。谨慎冷静是我们的座右铭。”

说完,他冲二人行了一礼,走出了办公室。

“冠冕堂皇的家伙。”贾普厌恶地说,“头脑还不清醒!看来普伦德莱斯那个丫头说得没错。不过他长得确实不错,没什么情趣的女人或许会喜欢他。那根烟有什么线索吗?”

波洛把烟递给贾普,摇了摇头。

“埃及烟。很贵的一种。”

“不,这说明不了什么。很可惜,因为他的不在场证明实在是太弱了!可以说根本就不算不在场证明……波洛,太可惜了,整件事要是反过来就好了。要是艾伦夫人去敲诈拉弗顿—韦斯特……他才是理想的敲诈对象。为了避免丑闻,他会交出赎金的,他会听话得像只羊羔!”

“我的朋友,要是案子真像你想的那样确实很好,但这毕竟不是事实。”

“你说得对,尤斯塔斯才是敲诈人。我已经掌握了一些关于他的信息,这个人相当难缠。”

“那你有没有按照我说的去调查普伦德莱斯小姐?”

“我去了。稍等,我打个电话问问情况。”

贾普拿起听筒,和电话那边的人聊了一阵之后,他抬头看着波洛。

“没良心的。她出门去打高尔夫了。真是适合朋友被杀的第二天去做的事呢。”

波洛惊叹出声。

“怎么了?”贾普问道。

但波洛只是不停地自言自语。

“当然……当然……这很自然……我真是蠢!怎么就没注意到呢!”

贾普粗鲁地说:“别在那里嘟嘟囔囔了,我们得去对付尤斯塔斯了。”

他惊讶地发现一抹灿烂的微笑浮现在波洛的脸上。

“对——是的,我们得去搞定他。现在,你看,我都知道了——我知道了一切!”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