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弩小说

幽巷谋杀案 第九章

[英]阿加莎·克里斯蒂2019年08月11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当日晚些时候,贾普开车载着波洛行驶在布朗普顿路上。

“他就这样彻底崩溃了。”贾普带着职业自豪感说道。

“他知道游戏结束了。”波洛心不在焉地应和。

“我们发现了不少他的丑事,”贾普继续说,“他有两三个化名,做过一笔支票诈骗,还化名巴斯上校在丽兹酒店搞出些风流韵事。皮卡迪利大街上一半的商人都上过他的当。但我们要等到这个案子水落石出,再把这些亮出来一起起诉他。我说老兄,我们干吗这么急着出城?”

“我的朋友,要了结一件事也得做得漂亮,要把所有细节都解释清楚。我现在要去查的,其实是你发现的疑点,所谓‘丢失的手提箱疑云’。”

“我说的是‘小手提箱疑云’,我记得箱子就在那儿,并没有丢失啊。”

“别急,我的朋友。”

说话间,车子驶入了巷子。十四号大门外,一身高尔夫球运动装束的简·普伦德莱斯正从一辆奥斯丁七代[1]里走出来。

[1]奥斯丁七代(Austin Seven)是英国著名汽车品牌奥斯丁的经典车系,上市于一九二二年,在十九世纪二十年代的欧洲非常受欢迎。

她来回看了看这两个男人,接着掏出钥匙,打开了房门。

“进来坐坐吗?”

她率先进了屋,贾普跟着她进了客厅,波洛却又在门廊耽误了几分钟,嘟嘟囔囔地抱怨着:“真烦人——这衣服怎么这么难脱。”

几分钟后,终于把外套脱下来的波洛也走进了客厅,他注意到贾普努了努藏在小胡子下面的嘴巴。贾普肯定听到刚才他打开柜门时发出的轻微响动了。

贾普朝波洛投去探寻的一瞥,后者微微点了点头。

💑 鲲=弩=小=说~w w w =k u n n u = C om

“普伦德莱斯小姐,我们不会耽误你太长时间的。”贾普快活地说道,“我们来就是想要问问你,艾伦夫人的律师叫什么名字。”

“她的律师?”年轻女孩摇了摇头,“我都不知道她还有个律师。”

“她和你一起租下这栋房子时,总得有个人拟合同吧?”

“不,不是这样的,你看,这房子是我租下来的,租约上写的是我的名字。芭芭拉把要付的一半房租给我就可以了。纯属私下交易。”

“原来如此。哦!那我看就没什么要问的了。”

“很抱歉帮不到你们。”简礼貌地说。

“这也不是什么大事。”贾普转身朝门口走,“是去打高尔夫了?”

“是的。”简·普伦德莱斯的脸红了,“我猜在你们看来这么做挺没良心的。但事实上对我来说,把自己关在房子里更让人受不了。我觉得我必须出去,找点事情做——把自己累垮,不然我会窒息的!”

她显得很紧张。

“我能理解,小姐。会这么想很自然——再自然不过了。坐在房子里冥思苦想——不,这滋味一定不好受。”波洛语速飞快。

“能理解就好。”简简单地回了一句。

“你有参加俱乐部吗?”

“有,我在温特沃斯[2]打球。”

[2]温特沃斯(Wentworth):伦敦近郊久负盛名的高尔夫俱乐部,位于伦敦西南部昂贵的私人住宅区萨里郡弗吉利亚水域,占地面积三百英亩,拥有三个十八洞的高尔夫球场。

“肯定度过了美好的一天。”波洛说。

“唉,树上的树叶都快掉光了!一周前还是郁郁葱葱的呢。”

“但今天天气很好。”

“好吧,普伦德莱斯小姐,”贾普郑重其事地说,“我这边一有确切的消息就会告诉你的。实际上,我们已经扣押了一名犯罪嫌疑人。”

“谁?”

简·普伦德莱斯急切地望着贾普和波洛。

“尤斯塔斯少校。”

简·普伦德莱斯点了点头,转过身,弯下腰,点燃了壁炉。

“怎么样?”车子即将转出巷子的时候,贾普开了腔。

波洛咧嘴笑道:“很顺利。这次钥匙就插在锁里。”

“接着说——”

波洛面带微笑。

“我的朋友,高尔夫球杆都不见了……”

“这很自然。不管她做了什么,那姑娘的智商肯定是正常的。还有什么不见了?”

波洛点了点头。

“没错,我的朋友,那个小手提箱也不见了!”

贾普猛踩了一脚油门。

“该死!”他说,“我就知道那里面有问题。但到底有什么名堂?我当时翻得很彻底啊。”

“可怜的贾普,但你就是没发现。怎么说呢,‘很明显,我亲爱的华生’?”

贾普怒气冲冲地看了一眼波洛。

“我们现在要去哪儿?”他问。

波洛看了看表。

“还不到四点。我看我们能在天黑前赶到温特沃斯。”

“你觉得她真的去过那里吗?”

“我想是真的——她去了。她想到了我们会再来找她问话。嗯,是的,我们会发现她去过那里。”

贾普咕哝了一声。

“哦,好吧,我们走。”贾普娴熟地驾驶着车子,在车流中穿行,“可我实在是想不出,那个手提箱会和这件案子有什么关系。我看不出其中有任何关联。”

“你说得很对,我的朋友,我同意。手提箱和这案子没有任何关系。”

“那为什么——不,别说出来!无论是顺序还是方法,所有的一切都是那么完美!哦,今天真是美好的一天。”

车开得很快,四点半刚过贾普和波洛就出现在温特沃斯高尔夫俱乐部了。周末路上都不太堵。

波洛直接找到球童主管,以普伦德莱斯小姐明天要换场地打为由,询问她的球杆在哪里。

球童主管高声下令,一个小男孩便去堆在角落里的球杆中翻找起来。最终拉着一个印有“J.P.”字样的球包回来了。

“谢谢你。”波洛说完就拿着东西往外走,中途又折了回去,不经意地问道,“她有没有把一个小手提箱也留在这里?”

“没有,先生。可能是放在会所里了。”

“她今天去过那里吗?”

“哦,去过,我在那儿看见她了。”

“你知道当时陪她的是哪个球童吗?她把一个小手提箱弄丢了,说怎么也想不起来最后放在哪儿了。”

“她没带球童。她先买了几个球,然后只打了几杆。我当时还纳闷,她干吗带一个小箱子呢。”

波洛道谢后就离开了。之后两人围着高尔夫俱乐部散步,走到一处风景秀丽的地方,波洛停下脚步欣赏起美景。

“太美了。墨绿色的松林,还有那一汪湖水。是的,湖水——”

贾普迅速地看了他一眼。

“这就是你的结论吗?”

波洛微笑着说:“我想一定有人看到了什么。如果我是你,我会立刻展开问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