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弩小说

幽巷谋杀案 第十章

[英]阿加莎·克里斯蒂2019年08月11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1

波洛往后退了几步,歪着脑袋审视着房间里的布局。这儿有一把椅子——那儿有一把椅子。突然,门铃响了,是贾普到了。

这位苏格兰场的警督一脸警觉地走了进来。

“好极了,老兄!我得到了可靠的消息。昨天有人看到一个年轻女子往温特沃斯高尔夫球场的湖里扔了什么东西。根据描述,那个人就是简·普伦德莱斯。我们没费什么事儿就把东西打捞上来了。湖里面的芦苇还真不少。”

“捞上来了什么?”

“就是那个手提箱!但她为什么这么做?哦,这真的难倒我了!箱子是空的,连那几本杂志都不见了。为什么一个看起来神智正常的年轻女子要把一个价值不菲的小箱子扔进湖里。我不明白,我想了整整一个晚上,依旧毫无头绪。”

“我可怜的贾普!你不用再苦恼下去了。门铃响了,是答案来了。”

波洛那位无可挑剔的男仆乔治推开门,说道:“普伦德莱斯小姐到了。”

简·普伦德莱斯带着她惯有的自信走进了房间,并问候了波洛和贾普。

“我请你来是——”波洛开了腔,“请坐,坐在那儿,贾普你坐在这儿——因为我有些事情要跟你说。”

年轻女孩坐了下来,来回看了看两个男人,然后一把摘下帽子,不耐烦地放到一边。

“哦,尤斯塔斯少校被捕了。”

“我猜你是在今天的晨报上看到的吧?”

“是的。”

“他目前是因为一件小事被捕的。”波洛继续说,“同时,我们仍在马不停蹄地搜集与艾伦夫人案有关的证据。”

“确定是谋杀了?”简·普伦德莱斯迫不及待地问。

波洛点了点头。

“是的,是谋杀。一个人蓄意要毁了另一个人。”

女孩微微颤抖。

“别这么说。”她小声说,“你不觉得很恐怖吗?”

“是的。但事实就是这么恐怖!”

波洛顿了顿,然后继续说道:“普伦德莱斯小姐,现在就让我来告诉你,我是怎么发现事情的真相的。”

简·普伦德莱斯看了看波洛,又转而去看贾普,后者脸上挂着微笑。

🐨 鲲#弩#小#说# w ww # ku n Nu # co m

“普伦德莱斯小姐,他很有一套。”贾普说,“他说了算,这你是知道的。我们就来听听他要说什么吧。”

波洛开了口。

“如你所知,小姐,我和我朋友是十一月六日上午赶到案发现场的。我们一起去了艾伦夫人的尸体被发现的那个房间,现场的好几处细节一下子就引起了我的注意。你看,那间屋子里的某些东西实在是太反常了。”

“嗯。”女孩应道。

“首先,”波洛继续说,“是房间里的烟味。”

“这你恐怕有点夸张,”贾普插嘴道,“我什么都没闻到。”

波洛迅速转过头。

“一点不错。你没有闻到任何烟味。我也没有。但正因如此,才非常、非常反常。房间里的门和窗都关得严严实实,烟灰缸里有不下十根烟蒂。可这样的房间里竟然——要我说,屋里空气清新。这真是非常、非常反常。”

“原来你指的是这个!”贾普叹了口气,“你想事情的方式总是这么迂回。”

“歇洛克·福尔摩斯也是这么干的。记得吗?他去注意狗在晚间的奇怪举动——最终的结论是狗没有任何奇怪的举动。那条狗整晚什么都没做。另一个引起我注意的细节是,死者手腕上的那块表。”

“这又有什么问题?”

“手表本身没有问题,只是它戴在右手手腕上。人们通常把手表戴在左手手腕上。”

贾普耸了耸肩,刚要说话却被波洛抢先了。

“我知道,这并不是绝对,有些人的确更喜欢把手表戴在右手手腕上。接下来,朋友们,我要说到真正有意思的地方了——写字台。”

“是的,我猜到了。”贾普说。

“这才是真的反常——非常引人注意!原因有两个。第一,写字台上缺了东西。”

简·普伦德莱斯立刻发问:“缺了什么?”

波洛转过头看着她。

“一张吸墨纸,小姐。写字台上放着一沓吸墨纸,而最上面那张干干净净,没有一点痕迹。”

简耸了耸肩。

“说真的,波洛先生,大家都会把用得太久的那张撕掉吧。”

“没错,但是撕下来之后会怎么处理呢?当然是随手扔进废纸篓里了。可我却并没有在旁边的废纸篓里找到那张吸墨纸。”

简·普伦德莱斯显得有些不耐烦。

“那可能是前一天撕掉的,废纸篓也被倒干净了。吸墨纸上没有痕迹,说明芭芭拉当天没有写过任何东西。”

“小姐,这恐怕很难说得通。有人看见艾伦夫人在事发当晚去过邮局,所以她当天一定写过信。她肯定不是在楼下写的信,因为那里没有书写工具,她更不可能去你的房间写信。那么,她写完信用来吸墨的那张吸墨纸去哪儿了呢?当然,人们有时候会把纸直接扔进壁炉里烧掉,但那个房间是用煤气取暖的。而楼下的壁炉那时并没有点燃,因为你告诉过我们,你回来的时候里面的炭是刚添好的,但还没点。”

波洛顿了顿。

“这真是一件奇怪的小事。我翻了好多地方,废纸篓、垃圾桶,但就是找不到有吸墨痕迹的吸墨纸——而在我看来,这张纸至关重要。看起来是有人特意把那张纸拿走了。为什么?因为如果有人拿着那张纸对着镜子看,就能轻而易举地知道信上面的内容了。

“除此之外,那张写字台上还有另一处疑点。贾普,你应该还大概记得上面的东西是怎么摆放的吧?吸墨纸和墨水台在中间,左边放着笔盘,右边放着日历和一支羽毛笔。对吗?你还没明白吗?那支羽毛笔,你记得吧,我仔细检查过,发现那不过是个摆设,从来没被使用过。啊!你还没明白?那我再说一遍。墨水台在中间,笔盘在左边——是左边,贾普。一般来说笔盘不是都放在右边的吗,因为右手拿起来更方便?

“啊,你现在想明白了,是吗?笔盘放在左边,手表戴在右手手腕上,吸墨纸被拿走了,房间里又多了些别的东西——就是那个装了好多烟蒂的烟灰缸!

“贾普,那个房间里没有任何异味,说明房间的窗户之前一定是开着的,不可能整晚都关着……这些,让我想到了一幅画面。”

他转过身,面对简。

“就是你,小姐。你打车到家,付了车钱,跑上楼,喊着‘芭芭拉’——你推开门,却看到你的朋友躺在地上,手里握着手枪,已经死了——枪在她的左手,当然了,因为你朋友是个左撇子,这也就是为什么子弹是从她的头部左侧射入的。房间里还有一张她写给你的字条,上面写明了她自杀的原因。我猜想,那封信一定非常动人……一个年轻、温和,却闷闷不乐的女人,因为遭到敲诈而最终选择了自杀……

“我认为,那一瞬间,你就萌生了那个想法。你知道是那个男人,你想让他受到惩罚——彻底而充分的惩罚!于是,你把枪拿了起来,擦拭掉指纹后放进了她的右手。你收起字条,又撕掉了最上面那张留有字条内容痕迹的吸墨纸。接着你就到楼下点燃壁炉,把这些纸片全部烧成灰烬。你又把烟灰缸拿进了芭芭拉的房间,制造一种曾有两个人在这个房间里谈话的假象。你还把在客厅地板上找到的一块袖扣碎片拿上了楼。找到这个碎片真是你的幸运,你想用它让证据看上去更加确凿。然后你锁好了窗户和门。没人会怀疑你在这个房间里做过手脚。警察会就看到的现场展开调查——于是,你没有先向巷子里的人寻求帮助,而是直接报了警。

“事情发展得很顺利。你一直扮演着替天行道的冷酷角色。一开始你什么都不肯说,却十分巧妙地表露出你对自杀的怀疑。然后你又慢慢地引导我们怀疑尤斯塔斯少校……

“是的,小姐,你这招真够高明的——事实上,这就是一起精明的谋杀案。谋杀对象就是尤斯塔斯少校。”

简·普伦德莱斯站了起来。

“这不是谋杀——是替天行道。可怜的芭芭拉是被那个男人逼死的!她是一个好姑娘,却那么无助。你知道吗,这个可怜的孩子,第一次出国就在印度和一个男人搞在了一起。那时她只有十七岁,而那个男人不但离过婚,还比她大好几岁。她怀孕了。她本可以回家的,但她不愿意。她跑到不知道什么地方去,回来后开始以‘艾伦夫人’自称。她的那个孩子夭折了,于是她回到了伦敦,爱上了查尔斯,一个华而不实、骄傲自大的草包。芭芭拉崇敬他,而他也心满意足地接受她的崇敬。如果查尔斯不是这样一个男人,我就会劝说芭芭拉告诉他实情。可他是,所以我让芭芭拉闭紧嘴巴。毕竟,除了我,没人知道芭芭拉那段往事。

“这时候,尤斯塔斯那个恶棍出现了!接下来的事你都知道了。他一步一步地把她榨干,但在最后那一晚,芭芭拉才意识到这也会威胁到查尔斯,丑闻的威胁。他们俩一旦结婚,尤斯塔斯会更加为所欲为——去威胁一个唯恐丑闻上身的有钱人!那晚,尤斯塔斯拿着钱离开后,芭芭拉就一直在思考这件事。然后她站起来给我写了一封信,她在信里说她非常爱查尔斯,不能没有他,但是为了查尔斯,她又绝对不能嫁给他。所以她决定以最好的方式结束这件事。”

简猛地仰了仰头。

“你想过我为什么要这么做吗?居然站在那里说这是谋杀!”

“因为这就是谋杀。”波洛的语气十分严厉,“有时候谋杀看起来像是替天行道,但归根到底还是谋杀。你是个头脑清醒的人——正视真相吧,小姐!你的朋友死了,是她自己选择的,因为她失去了活下去的勇气。我们当然会同情她、替她感到惋惜。但事实是改变不了的——开枪的是她自己,不是别人。”

波洛顿了顿。

“你是怎么想的呢?那个男人现在就在监狱里,因为其他的罪行他需要服刑很长一段时间。你真的想亲手毁掉一个人的人生吗?”

简·普伦德莱斯盯着波洛,双眼慢慢黯淡。她突然咕哝道:“不想。你说得没错,我不想。”

说完,她倏地一转身,像阵风一样离开了房间。接着传来大门撞开的声音……

2

贾普吹了好长一段口哨。

“好吧,我确实差劲!”他说。

波洛坐在一旁,温柔地看着他。两人默默无言了很长一段时间,最终贾普先开口道:“不是伪装成自杀的谋杀,而是把自杀现场弄成像是谋杀的样子!”

“没错,而且伪装得很到位。没有做得太过分。”

贾普突然问:“可那个手提箱又是怎么一回事?它究竟起了什么作用?”

“我的朋友,我亲爱的朋友,我告诉过你那个手提箱没有用。”

“那为什么——”

“是高尔夫球杆。贾普,是那些高尔夫球杆。柜子里的高尔夫球杆都是给左撇子用的。简·普伦德莱斯的球杆都寄存在温特沃斯球场,柜子里那些都是芭芭拉·艾伦的。所以我们当时打开柜子查看的时候那个姑娘会突然紧张,因为她的所有努力很可能会因此付诸东流。不过她反应很快,马上就意识到自己露了马脚。她看到的和我们看到的一模一样。于是她采取了当下能想出的最好的办法——试图吸引我们去注意错误的东西。她看到我们注意到那个手提箱,于是故意说:‘那是我的——是我今天早上才带回来的。里面不可能有你们要找的东西。’期待我们能注意这条假线索。同理,第二天她出门去处理那些高尔夫球杆的时候继续拿着手提箱,作为——你们怎么说的来着,熏鲱鱼?”

“红鲱鱼[1]。你是说她真正在意的物品其实是……”

[1]红鲱鱼(Red Herring):术语,指转移焦点、扰乱视线的错误线索,多用在公关、政治及侦探小说中。

“你想一想,我的朋友。要处理掉一袋高尔夫球杆,最好的地方是哪里呢?不可能烧掉或直接扔进垃圾桶。随便丢掉很可能会被送还回来。于是,普伦德莱斯小姐把它带去了高尔夫球场。她把那些球杆留在会所,又从自己的球包里取出几根球杆,没有带球童,自己出去转了。可以想象,她一路上不时把球杆折断,然后随手扔进周边的灌木丛里,最后把那个包也扔掉了。要知道,折断的球杆在高尔夫球场上并不稀奇,常见人一时激动把球杆折断!这就是一项会让人恼羞成怒的游戏啊!

“但即便如此,她还是不放心,于是又把那个重要的小手提箱扔进了湖里——以一种非常夸张的方式——而这,我的朋友,就是‘手提箱疑云’的真相了。”

贾普望着波洛,一句话也没说。过了一会儿,他站起身,拍了拍波洛的肩膀,爆发出大笑。

“对一只老狗来说,你真是棒极了!真让我说对了,这种蛋糕正合你胃口!一起吃个午饭怎么样?”

“我很乐意,我的朋友,不过我可不想吃蛋糕。我想吃蘑菇煎蛋卷,白汁烩小牛肉,法式青豌豆……甜品就选杏仁酱朗姆蛋糕吧。”

“没问题,走吧。”贾普说。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