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弩小说

不可思议的窃贼 第五章

[英]阿加莎·克里斯蒂2019年08月11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波洛走进书房时,梅菲尔德勋爵正坐在写字台旁。看到波洛,他放下手里的钢笔,抬起头,充满期待地望着对方。

“你已经和卡林顿谈过了吧,波洛先生?”

脸上洋溢着笑容的波洛坐了下来。

“是的,梅菲尔德勋爵。他帮我解开了一个谜团。”

“什么?”

“范德林太太出现在这里的原因。希望你理解,我觉得有可能——”

梅菲尔德勋爵马上就意识到波洛为何如此支支吾吾。

“你认为我有把柄在那个女人手里?根本没有这回事。真是可笑,卡林顿他也这么认为。”

“是的,他对我讲了你们之间关于这件事情的对话。”

梅菲尔德勋爵看起来十分可怜。

“结果我失算了。男人总是不愿承认被一个女人打败了。”

“啊,但是她还没有打败你呢,梅菲尔德勋爵。”

“你是说我们还有赢的可能?哦,很高兴听到你这样说。我愿意相信这是真的。”梅菲尔德勋爵叹了口气,“我觉得我就是个十足的傻瓜。还以为我的计谋成功引她上钩了,为此高兴得不得了呢。”

波洛为自己点了一支香烟,说道:“梅菲尔德勋爵,你的计谋具体是什么?”

“这个嘛,”梅菲尔德勋爵有些犹豫,“具体细节我还没想好。”

“你没有和任何人讨论过吗?”

“没有。”

鲲^弩^小^说 🌼 w w w*k u n n u*c o M *

“连卡莱尔先生都没有吗?”

“没有。”

波洛笑了。

“你喜欢单枪匹马地干,梅菲尔德勋爵。”

“我一直觉得这样最好。”梅菲尔德勋爵稍显冷酷地说。

“是的,你很精明。谁都不信。但你还是跟乔治·卡林顿爵士提过你的计谋吧?”

“还不都是因为这个老伙计实在是太为我操心了。”

梅菲尔德勋爵似乎想起了什么往事,脸上露出一丝微笑。

“你们是老朋友了吧?”

“是的,我认识他二十多年了。”

“他的太太呢?”

“当然,我们也认识。”

“不过——恕我直言,你和她的关系并不太好吧?”

“波洛先生,我真的不明白我的人际关系和这件事有什么瓜葛。”

“但我认为有很大的关系,梅菲尔德勋爵。你之前不是也赞同我关于躲在客厅的说法吗?”

“是的。实际上,我觉得那一定就是真相。”

“我们别用‘一定’这个词,未免太自以为是了。但如果确实让我说着了,你觉得会是谁躲在客厅?”

“显然是范德林太太。她既然回去取过一次书,就可以再回去取另一本书、一个手袋或者掉落的手帕——女人要找个理由简直太方便了。她事先和她的女仆串通好,用尖叫声把卡莱尔引出书房,然后就像你说的那样,通过窗户进出书房。”

“你忘了,卡莱尔说当时听到范德林太太在楼上叫她的女仆,所以应该不是范德林太太。”

梅菲尔德勋爵心烦意乱地咬了咬嘴唇。

“没错,这一点我给忘了。”

“不过你看,”波洛柔声说道,“我们有些进展。我们先是简单地认为窃贼是从外面溜进书房,然后带着赃物离开了。我当时说这样想太简单了,简单得让人怀疑其真实性。于是我们放弃了这个可能性。然后我们想到范德林太太的外国特工身份,好像综合起来看也解释得通。但现在看起来还是太简单了——太顺理成章,没办法让人相信。”

“所以你把范德林太太完全排除在外了?”

“躲进客厅的不是范德林太太。有可能是范德林太太的同伙下的手,但也有可能整件事完全是另一个人做的。如果是这样,我们就得考虑一下作案动机是什么。”

“你不觉得这有点牵强吗,波洛先生?”

“不觉得。会是什么动机呢?比如为了钱。偷东西的人可能是想用图纸换钱,这是最容易想到的动机。不过真正的动机有可能与之大相径庭。”

“比如……”

波洛一字一顿地说道:“有可能是为了毁掉什么人。”

“毁掉谁?”

“比如卡莱尔先生。他是最容易被怀疑的。不过说不定是更大的目标,比如掌握着国家命运的人,梅菲尔德勋爵,通过舆论来攻击这些人,是非常容易的。”

“你是说窃贼的目的是要毁了我?”

波洛点了点头。

“我相信有这个可能,梅菲尔德勋爵,大约五年前,你经历过一段难堪的时期。当时你被怀疑和某欧洲势力有来往,这导致你在选民当中非常不受欢迎。”

“的确如此,波洛先生。”

“这年头从政可不容易。一方面要能找到有利于国家的方针政策;另一方面又得兼顾民意的力量。而所谓民意,通常是感情用事、冲动且非常易变的,却又不能忽视。”

“你表述得太到位了!政治家就是活在这样的诅咒下。尽管知道自己将会面临什么样的险境,却还要为了国家而卑躬屈膝。”

“我想这就是所谓进退两难。有谣言说你已经和那个欧洲势力达成了协议,导致国民和媒体都在奋起反对。所幸有首相出面为你澄清,你也亲自否认了谣言,不过你的立场还是暴露了。”

“波洛先生,你说得都对。不过为什么要翻这些旧账呢?”

“因为我在想,可能有人因为你之前成功渡过了难关而耿耿于怀,于是试图再次置你于死地。毕竟那次事件过后你很快就赢回了公众的信任,你现在是如日中天的政治家,还有消息说汉伯利先生退休后,你很有可能接任首相一职。”

“所以你觉得这次的事件是想要抹黑我?简直是无稽之谈!”

“绝对有这个可能。梅菲尔德勋爵,如果让外面知道大不列颠帝国新型轰炸机的图纸在你家的周末派对上被偷走了的话,情况可不会好看啊,更何况你还邀请了那位鼎鼎有名的美丽女士。但凡报纸在你们俩的关系上稍微做点文章,你的信誉都会大打折扣。”

“我不认为你说的这些有可能发生。”

“我亲爱的梅菲尔德勋爵,你很清楚这是完全有可能的!公众对于一个人的信心是很容易被摧毁的。”

“是,这倒是真的。”梅菲尔德勋爵似乎一下子焦虑了起来,“老天!这件事情竟然变得如此棘手。你真的觉得——可是这不可能啊,不可能。”

“你认识的人里面有谁会……嫉妒你?”

“荒唐!”

“不管怎么说,你得承认,我询问你和受你邀请参加这场派对的人之间的关系,绝不是随便问问的。”

“哦,也许吧——也许。你问过我茱莉亚·卡林顿。我真的没什么好说的。我对她没什么兴趣,我想她也没把我放在眼里。她是那种容易焦虑、容易紧张的女人,沉迷打牌到近乎疯狂。依我看,她那种老古板是不会把我这种白手起家的人放在眼里的。”

波洛说道:“来这里之前我在《名人录》上查过你的资料,你手上有一家知名工程公司,而你本人就是一名优秀的工程师。”

“这没什么奇怪的,我确实精通实务,我是从底层一步步做上来的。”梅菲尔德勋爵冷冷地说。

“哦,哈哈!”波洛突然叫道,“我真是个愚蠢的傻瓜——傻瓜!”

梅菲尔德勋爵盯着他。

“你这是什么意思,波洛先生?”

“关于这个谜,我已经看出些端倪了。我之前没注意到……不过现在都说得通了。是的——非常完美。”

看着他的梅菲尔德勋爵却一脸惊恐和疑惑。

波洛带着一抹微笑,摇了摇头。

“不、不,现在还不行。我还得好好理清一下思绪。”他站起身,“晚安,梅菲尔德勋爵,我想我知道图纸在哪里了。”

梅菲尔德勋爵喊了出来。

“你知道了?那我们现在就去找啊!”

波洛摇了摇头。

“不,不能轻举妄动,那样会坏了大事。把一切都交给赫尔克里·波洛吧。”

波洛扬长而去,梅菲尔德勋爵不屑地耸了下肩膀。

他小声念叨了一句:“这人就是个江湖骗子。”接着把所有文件都放到一边,关上灯,回房间睡觉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