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弩小说

不可思议的窃贼 第七章

[英]阿加莎·克里斯蒂2019年08月11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范德林太太像阵风一样飘进了房间,英气逼人。一身剪裁高级的黄褐色运动服衬得她的头发泛着温暖的光泽。她又飘进座椅,露出令人目眩的微笑,看着面前的小个子男人。

有那么一个瞬间,波洛觉得范德林太太的微笑中隐约藏有深意,像是胜券在握的信心,又像是嘲弄。但仅仅是一瞬间的事,马上就消失了。波洛觉得这人十分有趣。

“入室盗窃?昨天夜里?太可怕了!为什么我什么都没听到。警察呢?他们不能做点什么吗?”

又是一瞬间,那种嘲弄的神情又出现在了她的眼睛里。

波洛心想,很显然,这位女士根本没把警察放在眼里。她很清楚他们是不会让警方介入的。

由此可以得出什么结论呢?

波洛镇定地说道:“夫人,还请您对此事保密。”

“哦,这是当然,波洛……先生,对吧?我在梦里都会守口如瓶。我可相当崇拜梅菲尔德勋爵,不会做任何让他增添一丝烦恼的事情。”

范德林太太跷起一条腿,搭在另一条腿上,擦得锃亮的棕色皮拖鞋挂在穿着丝袜的脚尖上。

她绽放出如阳光般的笑容,体现出极好的身体状态和发自内心的满足。

“告诉我我能做些什么?”

“谢谢您,夫人。昨天晚上您是不是在客厅打桥牌?”

“是的。”

“据我所知,牌局结束后所有女士就都去睡觉了,对吧?”

鲲*弩*小*说* 🐱 … K u n N u … c om

“没错。”

“不过有个人后来又折返回去拿书。那个人就是范德林太太您,对吧?”

“我是第一个折返回去的——是的。”

“您说第一个,这是什么意思?”波洛急忙追问。

“我刚走就回去了,”范德林太太解释道,“拿到书以后我就上了楼,按铃叫女仆。可她一直没到,我只好又按了一次铃,然后走到楼梯口那边。在那里我听到了她的声音,于是就把她叫到我房间里了。梳完头发我就把她打发走了,她情绪不怎么好,紧张兮兮的,不止一次让梳子缠住我的头发。就是那会儿,我看到茱莉亚夫人上楼来。她说她刚刚下楼去拿书了。很奇怪,不是吗?”

说完,范德林太太露出妩媚的笑容。赫尔克里·波洛提醒自己,范德林太太和茱莉亚·卡林顿不是一类女人。

“明白了,夫人。能不能告诉我,您当时是否听到女仆的尖叫声?”

“听到了。怎么了,我确实听到了类似的声音。”

“您有没有问她发生了什么?”

“我问了。她说她看到一个白色人影在空中飘——简直是胡言乱语!”

“茱莉亚夫人昨晚穿的是什么?”

“哦,你是不是在想——是的,我明白了。她穿的是一件白色晚礼服。这样就说得通了。当时黑漆漆的,我的女仆一定是把她当成鬼影了。这些姑娘还真是迷信。”

“您的女仆跟在你身边很久了吗,夫人?”

“哦,没有,”范德林太太瞪大了眼睛,“只有差不多五个月。”

“我想马上见一见她,如果夫人您不介意的话。”

范德林太太挑起一边的眉毛,冷冷地说:“哦,当然可以。”

“我想问她一些问题,希望您理解。”

“哦,没问题。”

那一抹嘲讽又出现了。

“夫人,”波洛说道,“请接受我对您毫无保留的赞赏。”

范德林太太第一次显露出一丝惊讶。

“哦,波洛先生,你真是会说话,不过何出此言啊?”

“夫人,您可谓刀枪不入、胸有成竹。”

范德林太太有点心虚地笑了笑。

“我得好好琢磨一下,这到底算不算对我的夸奖。”

波洛说:“说不定,这是一个警告。千万别小看生活。”

范德林太太又笑了,这次看起来自信了不少。她站起来,伸出一只手。

“亲爱的波洛先生,我衷心地希望你早日成功。也谢谢你刚才对我说的那些。”

范德林太太出去后,波洛开始兀自嘀咕:“你祝我成功,嗯?啊,可你明明知道我离成功还远着呢!是的,你对此深信不疑。这真让我不爽。”

怒气未消的波洛拉响了呼叫铃,让人把利奥妮小姐带来见他。

趁着她还在门外迟疑的工夫,波洛上上下下把她仔细地打量了一番。身穿一条黑色连衣裙的利奥妮神情严肃,一头乌黑的卷发被整整齐齐地从中间分开,眼皮下垂。波洛鼓励地点了点头。

“进来吧,利奥妮小姐,”他说道,“别害怕。”

利奥妮走进屋,笔挺地站在波洛面前。

“你知道吗?”波洛突然换了一种语气,“我觉得你很漂亮。”

利奥妮马上用眼角余光偷偷地看了一眼波洛,轻声说道:“先生过奖了。”

“可你知道吗,”波洛又说道,“我问卡莱尔先生你长得好不好看时,他却回答说他不知道!”

利奥妮轻蔑地扬了扬下巴。

“那个家伙!”

“你说得对。”

“我觉得他这一辈子就没正眼看过哪个姑娘。”

“很有可能。真可惜。他的人生因此少了很多乐趣。不过,这幢房子里还是有一些眼光不错的人的,不是吗?”

“我不懂先生您在说什么。”

“哦,利奥妮小姐,你很清楚我在说什么。你对别人说你昨天晚上见到鬼了吧。我一听你当时站在楼梯中间、双手抱着头,就十分清楚根本没什么鬼。如果一个姑娘受到了惊吓,她要么会捂着胸口,要么会捂着嘴巴不让自己叫出来。但是如果她把手放在了头发上,那就是其他原因了。这个动作表示,她要整理刚被弄乱的发型!好了,小姐,说出真相吧。你当时为什么会在楼梯上尖叫?”

“可是先生,我说的是真的,我看到了一个白色的高大身影——”

“小姐,不要再侮辱我的智商了。你说的那个故事可能骗得了卡莱尔先生,但对赫尔克里·波洛来说可太嫩了。事情的真相是你当时被一个人吻了,我没说错吧?我猜,吻你的那个人是雷吉·卡林顿先生。”

利奥妮无所畏惧地看着波洛,眨了眨眼睛。

“呃,”她问道,“到底什么叫吻啊?”

“是啊,是什么呢?”波洛配合地接过话头。

“就是,有个年轻男人从后面搂住了我的腰——我自然被他吓了一跳,忍不住叫出了声。要是我事先知道的话,那我肯定就不会大叫了。”

“正常反应。”波洛应道。

“他就像一只猫。接着,秘书卡莱尔先生从书房出来张望,那个年轻人就一溜烟儿上楼了,剩下我像个傻子一样站在原地。直觉告诉我我得说点什么,尤其是对……”利奥妮突然开始讲法语,“一个看上去一表人才的年轻男子!”

“所以你就编了一个鬼故事?”

“的确如此,先生,我当时只能想到那个。一个高大的白色身影,飘在空中。我知道那很荒谬,但我又能怎么办?”

“这没什么。所以现在真相大白了。我一开始的怀疑是对的。”

利奥妮向波洛抛了个媚眼。

“先生真聪明,还特别善解人意。”

“接下来我不会再因为这件事让你感到难堪了,作为回报,你能为我做些什么吗?”

“我非常愿意效劳,先生。”

“你对你的女主人了解多少?”

姑娘耸了耸肩。

“不太多,先生。不过我当然还是有些想法的。”

“什么想法?”

“就是,我发现我家夫人的朋友不是军人就是水手,要么就是飞行员。此外还有一些不声不响就来见她的外国绅士。夫人非常迷人,尽管可能会有一天风韵不再。那些年轻小伙子没有一个不为她所动的。有时候我觉得他们的话太多了,但这只是我的个人看法。夫人对我是有所保留的。”

“你其实是想告诉我夫人向来都是单枪匹马的吧?”

“是的,先生。”

“也就是说,你帮不到我。”

“恐怕是的,先生。帮得上的话我一定帮。”

“那你告诉我,你女主人今天的情绪是不是很好?”

“绝对非常好,先生。”

“什么事让她这么开心?”

“来到这里后她的心情一直很好。”

“哦,你对此肯定是最清楚不过了,利奥妮。”

姑娘胸有成竹地说:“是的,先生,我不会看错的,夫人的所有情绪都逃不过我的眼睛。她现在心情很好。”

“春风得意?”

“正是,先生。”

波洛沮丧地点了点头。

“这恐怕……有点让人难以接受。不过我也知道这是不可避免的。谢谢你,小姐,我没什么要问的了。”

利奥妮又抛了个媚眼。

“谢谢您,先生。如果之后在楼梯上遇见您,我一定不会大叫的。”

“我的孩子,”波洛一本正经地说,“我都一大把年纪了,怎么会去干那么轻浮的事情?”

利奥妮咯咯地笑着离开了房间。

波洛一个人在房间里慢慢地踱步,面容越发凝重和焦虑起来。

“现在,该茱莉亚夫人了。”波洛自言自语道,“我很好奇她会怎么说?”

茱莉亚夫人趾高气扬地走进了房间,礼貌地点头示意了一下就坐在了波洛帮她拉来的椅子上。茱莉亚夫人的嗓音低沉稳重,言辞得体。

“梅菲尔德勋爵说你想找我聊聊。”

“是的,夫人。有关昨天晚上的事情。”

“昨天晚上?请说。”

“打完桥牌后你做什么了?”

“当时我丈夫觉得时间太晚了,结束了牌局。于是我就去睡觉了。”

“后来呢?”

“我睡着了啊。”

“没别的了?”

“没有了。恐怕我说的都对你没什么用。那个……”茱莉亚夫人迟疑了一下,“盗窃,是什么时候发生的?”

“你上楼后不久。”

“哦。到底什么东西被偷了?”

“一些私人文件,夫人。”

“重要的文件吗?”

“非常重要。”

茱莉亚夫人微微皱了皱眉,说道:“那些文件……值钱吗?”

“是的,夫人,值一大笔钱。”

“这样啊。”

两人沉默了一阵,接着波洛问道:“你的书呢,夫人?”

“我的书?”对方一脸疑惑。

“对。范德林太太说你们三位女士一起离开后,你又回去拿书了。”

“对,没错,我是回去了。”

“所以,其实,你上楼后并没有直接上床睡觉?你又返回了客厅?”

“是的,没错。我给忘了。”

“你在客厅的时候有没有听到尖叫声?”

“没有……嗯……我没听到。”

“再想想,夫人。你在客厅里,是一定能听得到的。”

茱莉亚夫人把头往后一甩,坚定地说道:“我什么也没听到。”

波洛扬了扬眉毛,没有回应。

一阵令人尴尬的沉默后,茱莉亚夫人突然问道:“做了什么?”

“做了什么?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夫人。”

“我是说,发生了一起盗窃案,警察肯定要做些什么吧。”

波洛摇了摇头。

“没叫警察,由我全权负责。”

茱莉亚夫人注视着波洛,干瘦的脸绷得很紧。深色的眼睛转了转,企图从对方身上找出破绽。

两人最终都败下阵来。

“你不能告诉我都做了什么吗?”

“夫人,我只能告诉你,我已经使出了浑身解数。”

“你是说去抓小偷……还是去找回文件?”

“找回文件是重点,夫人。”

她一下子变得漠不关心、百无聊赖起来。

“是的,”茱莉亚夫人冷漠地说道,“我觉得也是。”

两人再次陷入沉默。

“还有别的事情吗,波洛先生?”

“没有了,夫人。你可以走了。”

“谢谢你。”

波洛上前帮她打开房门,茱莉亚夫人目不斜视地走了出去。

之后波洛走到壁炉旁,专心地摆弄起壁炉台上的装饰品来,梅菲尔德勋爵从落地窗走了进来。

“怎么样?”梅菲尔德勋爵先开了口。

“依我看非常好。都在意料之中。”

梅菲尔德勋爵盯着波洛,说道:“你很开心啊。”

“不,我不开心,但是我很满足。”

“波洛先生,我真搞不懂你。”

“我肯定不是你以为的江湖骗子。”

“我从来没说过——”

“你没这样说,但你有这么想!没关系。我不在意。有时候摆摆架势对我来说还是有必要的。”

梅菲尔德勋爵怀疑地望着波洛,似乎怎么也无法信任站在眼前的这个人。他搞不懂赫尔克里·波洛,他想干脆对他视而不见,但又觉得这个荒唐的小个子男人并不像看上去那么没用。说起知人善任,查尔斯·麦克劳克林还是很有经验的。

“好吧,”梅菲尔德勋爵说,“我们都听你的。接下来你有什么建议?”

“你能让你的那些客人都回家吗?”

“我想这个不难办……我可以跟他们说为了丢东西这事我得去趟伦敦。他们应该就会主动走了。”

“非常好。你就这么安排吧。”

梅菲尔德勋爵有些迟疑。

“你不觉得这样会——”

“我确定这是个好办法。”

梅菲尔德勋爵耸了耸肩。

“好吧,既然你这么说了。”

他走出了门。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