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弩小说

死者的镜子 第六章

[英]阿加莎·克里斯蒂2019年08月11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与说话意义不明的谢弗尼克-戈尔夫人聊过后,里德尔上校甚至觉得跟精明的律师福布斯聊天都非常轻松。

福布斯先生的戒备心非常强,从不随随便便回复一个字,但他说的每一句都直击问题要害。

他说杰维斯爵士自杀这件事对他的打击特别大,他从来都没想过像杰维斯爵士那样的人会选择自杀。他不知道是什么驱使他对自己下手。

“杰维斯爵士不仅仅是我的客户,更是我自孩提时代就相识的一个老朋友。他是一个非常热爱生活的人。”

“福布斯先生,既然如此,那请你务必坦白地告诉我,你知道杰维斯爵士有为生活中的什么事焦虑痛苦吗?”

鲲 + 弩 + 小 + 說 + k u n n u ~ co m-

“没有。他有些小烦恼,跟大部分人一样,但没什么要紧的。”

“没有病痛?没有夫妻问题?”

“没有,谢弗尼克—戈尔爵士和夫人是非常恩爱的一对。”

“谢弗尼克-戈尔夫人好像隐瞒了什么。”里德尔上校小心翼翼地说。

福布斯先生露出宠溺的微笑。

“女人嘛,总是爱幻想。”

里德尔上校继续发问:“杰维斯爵士的法律事务全部由你处理吧?”

“是的,我的事务所,‘福布斯、奥格尔维和斯彭思’,已经为谢弗尼克-戈尔家族服务一百多年了。”

“谢弗尼克-戈尔家族有没有什么……丑闻?”

福布斯先生扬了扬眉毛。

“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

“波洛先生,能把你给我看过的那封信拿给福布斯先生看看吗?”

波洛未发一语,站起身,毕恭毕敬地把信递给了福布斯先生。

福布斯先生读着信,眉毛扬得更高了。

“这封信很了不得啊,现在我知道你在问什么了。不过,我不知道会是什么事让他给你写这封信。”

“杰维斯爵士没有跟你提起过吗?”

“完全没有。老实说,我也纳闷他竟然什么都没说。”

“他信任你吗?”

“他相信我的判断。”

“你一点都不知道这封信里指的是什么事情吗?”

“无端地盲目猜测不是我的作风。”

里德尔上校暗自佩服这番巧妙的回答。

“那么,福布斯先生,或许你能告诉我杰维斯爵士打算怎么处置他的财产?”

“当然可以。这是我的分内之事。杰维斯爵士给他的夫人留了每年六千英镑的地产收入,朗兹广场和另一处独栋别墅随她选。此外还有一些数额不大的财产馈赠。其余的全都留给了他的继女露丝。而且要是日后她结婚的话,她的丈夫可以继承谢弗尼克-戈尔家族的称号。”

“没有给他的外甥雨果·特伦特先生留些什么吗?”

“有。五千英镑。”

“看来杰维斯爵士是个有钱人啊。”

“他非常富有。除了地产,他还拥有很大一笔私人财产。不过他以前可没这么富有,特别是投资,总是失败。杰维斯爵士在一家公司里投了不少钱——帕拉贡合成橡胶品公司,是伯里少校撺掇他投的。”

“没有什么收获?”

福布斯先生叹了口气。

“退伍军人涉足金融领域都要吃苦头,我发现他们在这方面很容易受骗,而且一投就投很多。”

“不过这些不成功的投资并不会影响杰维斯爵士的收入,对吧?”

“哦,当然,那不算什么。他依旧腰缠万贯。”

“这份遗嘱是什么时候签的?”

“两年前。”

“这份东西,”波洛低声说道,“对于他的外甥雨果·特伦特来说是不是有点不公平?再怎么说他都是杰维斯爵士的直系亲属。”

福布斯先生耸耸肩。

“他可能考虑到了一些家族历史。”

“比如说?”

看起来福布斯先生不太想继续这个话题。

里德尔上校接过话头。

“我们不是想打探陈年秘闻之类的,只是想弄明白杰维斯爵士写给波洛先生的这封信是怎么回事。”

“杰维斯爵士对外甥的态度并非和什么秘闻有关。”福布斯先生马上回应道,“只是因为杰维斯爵士一直以一家之长的身份自居,且十分负责。他有一个弟弟和一个妹妹。弟弟安东尼·谢弗尼克-戈尔死于战争。妹妹帕梅拉出嫁了,不过杰维斯爵士并不赞同那桩婚事,他妹妹未取得他的同意就结了婚。他觉得特伦特上尉一家配不上谢弗尼克-戈尔家族,他妹妹却不以为然。于是,杰维斯爵士便对自己的外甥也另眼相待了。我认为这也是他之后再去收养一个孩子的原因。”

“他不可能有自己的孩子了吗?”

“不可能了。他们结婚后一年谢弗尼克-戈尔夫人怀过一个孩子,后来流产了。医生说谢弗尼克-戈尔夫人无法再怀上孩子。两年后他们就收养了露丝。”

“露丝小姐是从哪儿来的,她是怎么被选中的?”

“我记得她是某个远亲的孩子。”

“我也是这么猜测的。”波洛抬眼看了看墙上的家族肖像画,“看得出来,她跟这家人有血缘关系——鼻子和下巴的线条。墙上的这些画像在这些部分都有些相似之处。”

“她还继承了这个家族的脾气。”福布斯先生冷冷地说。

“可以想象。她和她的继父相处得怎么样?”

“应该跟你想象中的差不多。他们争吵不断,但虽然争吵,两个人又能和谐共处。”

“她有没有让他很焦虑,无论在哪个方面?”

“时不时的会。不过我敢向你保证,那绝对不至于让他自杀。”

“啊,确实。”波洛表示赞同,“没人会因为自己有个任性的女儿就把自己脑袋打开花!这样看来,露丝小姐就是继承人了!杰维斯爵士有没有想过更改遗嘱?”

“哦!”福布斯爵士咳嗽了一声,以此掩盖内心的不安,“其实,我是遵照杰维斯爵士的指示到这里来的——两天前——过来起草一份新的遗嘱。”

“这又是怎么回事?”里德尔上校把椅子往前拉了拉,“你之前可没提这件事。”

福布斯先生马上说:“你们只是问我杰维斯爵士的遗嘱内容啊,你们问什么我就说什么。新的遗嘱还没有成形,更不用说签署了。”

“有什么改动吗?说不定能反映出杰维斯爵士的一些想法。”

“总体来说,跟原先的没什么区别。只是谢弗尼克-戈尔小姐如果想要拥有继承权,就必须嫁给雨果·特伦特。”

“啊哈,”波洛说,“这可是颠覆性的改动啊。”

“我没有同意这一条。”福布斯先生说,“我认为我有责任向他指出,这一条很可能会引发质疑。这种有条件的财产馈赠法院是不会批准的。但是杰维斯爵士却执意这样做。”

“那要是谢弗尼克-戈尔小姐——或者特伦特先生——不同意这么做怎么办?”

“如果特伦特先生不想娶谢弗尼克-戈尔小姐,那么财产就会无条件地转到小姐的手上。但如果特伦特先生愿意,而谢弗尼克-戈尔小姐拒绝,那么财产就会转归先生所有。”

“什么奇怪的条件。”里德尔上校说。

波洛向前俯身,拍了拍福布斯先生的膝盖。

“背后的原因是什么?杰维斯爵士定下这个条件的时候脑子里在想些什么?肯定有什么事情……我想肯定和另一个男人有关系……这个人他很不喜欢。福布斯先生,我想你一定知道那个人是谁吧?”

“波洛先生,我真的不知道。”

“你至少可以猜一猜。”

“猜测不是我的行事风格。”福布斯先生有点不悦。

他摘下夹鼻眼镜,用丝绸手帕擦了擦,问道:“你们还有什么要问的吗?”

“目前没有。”波洛说,“眼下我没什么想问的了。”

福布斯先生略微看了看房间里面,接着视线转向警察局局长里德尔上校。

“谢谢你,福布斯先生。我看就是这些了。可以的话,我想跟谢弗尼克—戈尔小姐谈谈。”

“当然可以。她现在应该在楼上,和谢弗尼克-戈尔夫人一起。”

“哦,好,也许我应该先和——那个人叫什么来着?——伯罗斯谈谈,还有那个搞家族史的小姐。”

“他们都在图书室。我去转告他们。”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