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弩小说

死者的镜子 第八章

[英]阿加莎·克里斯蒂2019年08月11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伯里少校瘫坐在一把椅子上,摇了摇头,叹口气道:“里德尔,这真是太可怕了。谢弗尼克-戈尔夫人真是太棒了——太棒了。了不起的女人!非常勇敢!”

波洛轻轻地坐回到自己的椅子上,问道:“你们认识很多年了吧?”

“是的,她初入社交圈的舞会上我们就认识了。我记得当时她头发里满是玫瑰花瓣,一袭白裙,轻柔飘逸……在场的没有一个人敢上前搭讪!”

少校正说得起劲儿,波洛把铅笔举到了他眼前。

“这是你的吧?”

“呃?这是什么?哦,谢谢你,可能是今天下午打牌的时候掉的。真是不可思议,我连续三把抓到一手好牌,连胜三局,前所未有。”

“我听说你们是下午茶之前打的牌,对吧?”波洛问道,“杰维斯爵士来喝下午茶的时候精神状态怎么样?”

“正常——很正常。真没想到他会要了自己的命。不过仔细回想一下的话,我觉得他当时可能比平时更兴奋一些。”

“你最后一次看见他是什么时候?”

“就是那会儿啊!下午茶的时候。之后就再也没见过这个可怜人了。”

“下午茶之后你没有去过书房吗?”

“没有,没再见过他了。”

“你几点下来吃晚餐的?”

“第一次锣声之后。”

“你和谢弗尼克-戈尔夫人是一起下来的吗?”

“不是,我们……呃……是在大厅里碰到的。我想她先去餐厅看了看花有没有摆好——之类的。”

里德尔上校接过话头。

“伯里少校,希望你不要介意,我想问你一些私人问题。你和杰维斯爵士有没有因为帕拉贡合成橡胶制品公司的事情有过一些争执?”

伯里少校脸涨得通红,结结巴巴地说:“完全没有,完全没有。老杰维斯是个没办法说理的人。这一点你得记好了。他总觉得他能点石成金!他根本就意识不到整个世界正在经历一场危机,所有的股票和证券都受到了影响。”

“所以你们之间确实是有一些问题的喽?”

“没有问题。只是杰维斯他不讲道理!”

“他因为自己的损失而责备你了?”

“杰维斯他不正常!范达是知道的。不过她总能想出办法来对付他。交给她办我很放心。”

波洛咳嗽了几声。里德尔上校瞥了他一眼,换了个话题。

“我知道,你是这个家族的老朋友了,伯里少校。你知道杰维斯爵士打算怎么分配他的财产吗?”

鲲*弩*小*说ww w_k u n n u_c o m _

“哦,我想大部分应该都会留给露丝。我感觉杰维斯会这么做。”

“你不觉得这对雨果·特伦特来说非常不公平吗?”

“杰维斯不喜欢雨果。从来不会为他着想。”

“可是他的家族观念很强。而谢弗尼克-戈尔小姐毕竟只是他收养的女儿。”

伯里少校迟疑了一下,支吾了一阵之后说道:“哦,看来我最好还是告诉你一些事。请绝对保密。”

“当然……当然。”

“露丝是个私生子,她的身体里确实流淌着谢弗尼克-戈尔家族的血液。她是杰维斯的弟弟安东尼的女儿,安东尼死于战争,他死了以后,一个和他有暧昧关系的打字员写了封信给范达,范达就去见了这个姑娘,这姑娘当时已有孕在身。那会儿夫人刚被医生判定再也不能生育,于是就跟杰维斯商量,等孩子出生后领过来抚养。露丝出生后,他们走法定程序收养了她,露丝的生母放弃了所有权利。杰维斯他们将露丝视如己出,把她当作自己的女儿抚养长大。你只要看一眼,就知道露丝是如假包换的谢弗尼克-戈尔家族的人!”

“啊哈,”波洛说,“我明白了。这样一来,杰维斯爵士的态度就相当清楚了。不过,既然他不喜欢雨果·特伦特先生,为什么还要绞尽脑汁地促成他和露丝小姐的婚事呢?”

“他这么做是为了调整家庭成员之间的地位关系,以满足他对门当户对的执着。”

“就算他根本就不喜欢也不信任那个年轻人?”

伯里少校哼了一声。

“你不懂老杰维斯,他根本不把人当人,他是按皇室的做法安排婚姻的!他觉得露丝和雨果结婚后,雨果就可以姓谢弗尼克-戈尔了。至于雨果和露丝是怎么想的,那无关紧要。”

“露丝小姐愿意接受这样的安排吗?”

伯里少校笑了起来。

“当然不!她可没那么听话!”

“你知道就在不久前,杰维斯爵士打算起草一份新遗嘱,规定谢弗尼克-戈尔小姐只有同特伦特先生结婚,才能继承他的遗产吗?”

伯里少校吹了个口哨。

“看来他是知道小姐和伯罗斯的事了——”

伯里少校马上住口,但为时已晚。波洛紧咬不放。

“露丝小姐和年轻的伯罗斯先生之间有什么事情吗?”

“没有。他们毫无关系。”

里德尔上校清了清嗓子,说道:“伯里少校,我建议你把知道的都如实告诉我们。那很有可能跟杰维斯爵士的情绪波动有直接关系。”

“是有可能。”伯里少校迟疑地说,“无法否认,伯罗斯是个长得不错的年轻人——至少女人们是这样认为的。最近他和露丝小姐走得很近,这令杰维斯非常反感——简直厌恶至极。但出于某些原因,他又不想炒掉伯罗斯。与此同时,他对露丝了如指掌,知道她没什么常性。我猜他打算以自己的方式达到目的。毕竟露丝不是那种会为了爱牺牲一切的女孩,她爱钱,爱奢华的生活。”

“你认可伯罗斯先生这个人吗?”

伯里少校说他认为戈弗雷·伯罗斯有点没教养,这个说法让波洛迷惑不解,却让里德尔上校笑得合不拢嘴。

又回答了几个问题后,伯里少校离开了房间。

里德尔上校看了看正坐在那里沉思的波洛。

“波洛先生,你怎么看?”

这个小个子扬了扬手。

“我感觉看到了一幅图画——精心设计好的图画。”

里德尔说:“复杂的图画。”

“是的,很复杂。不过在你一言他一语中,我还是注意到了重要的东西。”

“你指什么?”

“雨果·特伦特的那句玩笑话:‘谋杀也是有可能的’……”

里德尔冷酷地说道:“是啊,看得出来,你一直在向这个结论靠拢。”

“你难道不觉得吗,我的朋友?我们了解得越多,就越觉得杰维斯爵士没有什么自杀的动机。倒是了解到越来越多谋杀的动机!”

“就算是这样,你也别忘了那几点明摆着的事实——门锁着,钥匙在死者的口袋里。哦,我知道,有很多办法——大头针啊、绳子啊这类小零件。我知道,用这些可能能办到……但真的可行吗?我深表怀疑。”

“无论如何,我们不妨先从谋杀案的角度来思考一下,不考虑自杀。”

“哦,好吧。既然你在现场,十有八九就是谋杀案了!”

波洛笑了笑。“我可不喜欢你这种说法。”接着他很快又板起了面孔,“来吧,让我们把这个案子当作谋杀案来考虑。枪响的时候,四个人在大厅里。林加德小姐、雨果·特伦特、卡德韦尔小姐和斯内尔。其他人都在哪儿?”

“伯罗斯说他当时在图书室里。没人能证明。其他人应该都在自己的房间里,但谁知道是不是真的呢?大家都是独自下楼来的,就连谢弗尼克-戈尔夫人和伯里少校也是在大厅才碰到。谢弗尼克-戈尔夫人是从餐厅出来的,伯里少校呢?他有没有可能不是从楼上下来的,而是书房?还有这支铅笔。”

“确实,这支铅笔有点意思。我拿出来的时候他居然毫无表情,不过这有可能是因为他不知道我是在哪里找到的,也没发觉自己掉了笔。想想看,他打桥牌用到这支笔的时候都还有谁在?雨果·特伦特和卡德韦尔小姐。这两个人都不可能作案,林加德小姐和管家能证明他们不在现场。剩下的就是谢弗尼克-戈尔夫人了。”

“你不会真的怀疑她吧?”

“为什么不,我的朋友?告诉你,我怀疑所有人!比如,有没有可能她虽然表面上对杰维斯爵士很专一,实际上却真心爱着对她忠心耿耿的伯里少校?”

“嗯,”里德尔附和道,“说不定这个三角关系已经持续好多年了。”

“而且杰维斯爵士和伯里少校在公司的事上还有些矛盾。”

“杰维斯爵士确实可能变得非常不可理喻。具体的细节我们不得而知,很可能这就是他找你来的原因。比如说,杰维斯爵士察觉到伯里少校在恶意敲诈他,但因为怀疑自己的老婆可能也参与其中,所以他又不想公开此事。没错,这很有可能。这样一来,这两个人就都有了作案动机。丈夫身亡,谢弗尼克-戈尔夫人却一直表现得镇定自若,这的确有点反常。所有这些可能都是在作戏!”

“还有另一种可能,”波洛说,“那就是谢弗尼克-戈尔小姐和伯罗斯这个组合。这两个人一定非常不希望杰维斯爵士签署那份新遗嘱。要是不签,她就可以得到一切,她的丈夫还能获得爵士的姓氏——”

“对,而且伯罗斯刚才对杰维斯爵士的情绪的描述也有点可疑。情绪高涨,像是遇到了什么好事!这跟我们了解到的所有情况都不吻合。”

“还有福布斯先生。从来不会说错话,从来都是一本正经,像一家兴旺的百年企业。不过,就算是最德高望重的律师,也会在陷入困境的时候挪用客户的钱财。”

“我觉得你好像说得有点过头了,波洛。”

“你是不是觉得我像是在说一出戏?可是,里德尔上校,生活有时就是如戏剧般不可思议。”

“但目前为止我们还在这幢房子里。”里德尔上校说,“还是先把所有人都见一遍吧,你觉得呢?已经不早了。我们还没见过露丝·谢弗尼克-戈尔,而她可能是最重要的那个人。”

“我同意。另外还有卡德韦尔小姐。鉴于见她应该不会花太多时间,或许我们该先叫她来,把谢弗尼克-戈尔小姐留到最后问。”

“好主意。”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