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弩小说

死者的镜子 第十一章

[英]阿加莎·克里斯蒂2019年08月11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次日清晨,被安排在大宅东侧一间睡房里过夜的赫尔克里·波洛睁开双眼时晨光熹微。他下床走到窗边,拉开窗帘,尽情地沐浴在朝阳中。这是晴朗的一天。

他像往日一样一丝不苟地穿戴整齐,洗漱之后又裹上了一件厚大衣和一条围巾。

他轻手轻脚地走出自己的房间,穿过寂静的走廊,来到客厅。小心地打开落地窗后,他径直走进了花园。

太阳刚刚跃出地平线,空气中的雾气仍旧未散,被阳光照亮。赫尔克里·波洛循着小径绕房子走着,走到了杰维斯爵士书房的落地窗边。他停下脚步,探头窥视案发现场。

-鲲-弩-小-说w ww ^ k u n n u^ c o m. 🌂

落地窗外的墙边种有整齐的草丛,草丛外是一道宽阔的绿化带,紫菀花开得正旺。绿化带再往外,就是波洛此时所驻足的小径了。另有一条种着草的小径从这里经过绿化带,通往窗台。波洛仔细地检查了一遍那条小径,摇了摇头,接着转而去检查绿化带两侧。

他缓缓地点点头,因为在绿化带右边柔软的土地上,有一些足迹。

就在他俯下身,皱着眉头准备看个清楚的时候,传来一声响动。他猛地抬起了头。

头顶上方的一扇窗户被推开,他看到了一团红色的头发。紧接着,被闪着光的红发围绕着的那张脸显露了出来,是机灵的苏珊·卡德韦尔。

“波洛先生,这么早你在那儿干什么呢?搞侦查吗?”

波洛毕恭毕敬地鞠了一躬。

“早上好,小姐。是的,你说对了。现在你所看到的,正是一名侦探——可以说是最厉害的侦探——在实地侦查!”

这番言辞引起了女郎的兴趣,苏珊歪了歪头,回应道:“写回忆录时我肯定会记下这一笔的。需要我下去帮忙吗?”

“那真是老天垂帘。”

“一开始我还以为来了个小偷呢。你怎么进到花园里的?”

“从客厅里的落地窗。”

“稍等,我马上就下来。”

苏珊·卡德韦尔说到做到,没用多久就出现在了波洛面前。

“你起得真早啊,小姐。”

“我没睡好。早上五点钟就醒了。”

“那也不算太早!”

“但感觉特别早!好了,我的超级侦探,我们到底要找什么?”

“观察,小姐,观察脚印。”

“确实有。”

“共有四个,”波洛继续说,“来,我指给你看。一对是往窗户那边走的,另一对是从窗户那边过来的。”

“会是谁的?园丁的?”

“小姐,我说小姐!这可都是小巧的女性高跟鞋留下的印子啊。来,不信的话你自己试试看。你在土上踩一下,在这些脚印旁边。”

苏珊迟疑了一下,最后还是按照波洛说的,轻轻地抬起一只穿着深棕色高跟拖鞋的脚,在泥土地上踩了一下。

“看到了吧,大小都差不多。很接近,不过不一样。留下那些脚印的人的脚比你的要大。可能是谢弗尼克-戈尔小姐……或者林加德小姐,甚至有可能是谢弗尼克-戈尔夫人。”

“不会是谢弗尼克-戈尔夫人的,她的脚非常小。她那个年代的人,都崇尚小脚。也不会是林加德小姐的,她只穿平底鞋。”

“那就是谢弗尼克-戈尔小姐的了。啊,没错,我想起来了,她是说过昨天晚上她到花园里来过。”

说着,波洛又带着苏珊沿原路往回走。

“我们还在侦查吗?”苏珊问。

“当然,我们现在要到杰维斯爵士的书房去。”

波洛在前面带路,苏珊·卡德韦尔紧随其后。

破损了的书房大门依旧挂在那里,房间里的一切跟前一天晚上没什么两样。波洛拉开窗帘,阳光立刻洒满了整个房间。

波洛站在窗前,凝视着窗外的花坛,说道:“小姐,我猜你的朋友里没有小偷吧?”

苏珊·卡德韦尔困惑地摇了摇顶着一头红发的脑袋。

“我想没有,波洛先生。”

“那个警察局局长和你一样,不知道和小偷们交朋友的好处。他对待罪犯时总是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但我不一样。我曾经和一个小偷聊得特别尽兴。他跟我讲过一个和落地窗有关的小伎俩——看起来像锁着,但其实是虚掩着的。”

波洛一边说一边转动左边的窗户把手,待窗底的铁闩被提起来后,两扇窗轻而易举地就被拉开了。他先是把窗开到最大,然后又往前推,把窗关了起来——但是没有转动窗户上的把手,因此铁闩没有重新插回锁槽里。波洛松开手,等了一会儿,然后突然重击铁闩的中间部分。在这一猛击之下,铁闩自动滑进了窗框底部的锁槽里。把手也跟着恢复到原来的位置上。

“看到了吗,小姐?”

“看到了。”苏珊的脸色突然十分苍白。

“现在,窗户是锁着的,因此不可能有人从外面进来。但可以从外面关上,然后再像我刚才那样使劲打一下,铁闩就会落进锁槽,窗把手也会复原。窗户就这么紧紧地锁上了,任何人都会觉得是从里面锁上的。”

“也就是说……”苏珊的声音有些颤抖,“就是说……昨天晚上就是这种情况吗?”

“我想是的,小姐。”

苏珊有些激动地说:“我不相信。”

波洛没有理会,他走到壁炉前,猛地一转身。

“小姐,我需要你当我的证人。我已经有特伦特先生做证昨晚发现这一小块镜子碎片的过程。当时我跟他说我会把碎片放归原位,留给警察来处理。我还向警察局长强调过碎镜子对此案的重要性,只是他对此无动于衷。现在,我要当着你的面,把这一小块碎镜片——就是之前给特伦特先生看过的那一块——放进这个小信封里。”波洛一边说一边把碎片放进了信封,“我要在上面做个标记,然后……封起来。这个过程你都看到了吗,小姐?”

“是的……不过……不过我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

波洛走到了房间的另一边。他站在写字台前,凝望着墙上那面破碎的镜子。

“我来告诉你这是什么意思,小姐。如果你昨天晚上站在我现在这个位置往镜子那里看的话,你看到的会是一起谋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