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弩小说

死者的镜子 第十二章 · 2

[英]阿加莎·克里斯蒂2019年08月11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是我干的。我承认!我这么做的理由。我……我一直在等待时机。波洛先生说得没错。我跟随杰维斯爵士来到这里,手里拿着事先从抽屉里拿出来的手枪,借着站在他旁边讨论书稿的机会给了他一枪。那时是八点刚过,子弹正好击中了铜锣。我万万没想到子弹会射穿他的脑袋。没时间出去检查了,情急之下,我赶紧锁上门,把钥匙放进他的口袋,然后调整好转椅,砸碎了镜子。在便条上潦草写下‘对不起’后,我从落地窗离开屋子,并像波洛先生描述的那样从外面上了锁。我踩到了花坛,不过用事先放在那里的耙子把脚印抹平了,之后就从外面绕进了客厅。客厅的窗户我事先打开了,我不知道露丝从那里出去过。我想我们两个应该是分两个方向围着这幢房子走了半圈。但我还得把耙子藏到小棚子里,于是我一直等在客厅,直到听见有人从楼上下来,斯内尔去敲锣,然后——”

🍐 鲲`弩-小`说ww w ,K u n N u ,c o m

林加德小姐看向波洛。

“你知道我后来做了什么吗?”

“哦,当然,我知道。我看到废纸篓里的袋子了。你很聪明,能想到那个办法。你用了个小孩子的把戏,把纸袋吹鼓,然后使劲一拍,这样就可以制造出一种类似爆炸的声音。你把用过的纸袋扔进废纸篓,之后匆匆赶去了大厅。如此成功篡改了自杀发生的时间——也同时为自己制造了不在场证明。不过还有一件事让你挂心,你没有时间去把掉在铜锣附近的子弹捡回来了,并且把它放到书房里的镜子附近。我不知道你是什么时候想到要利用伯里少校的那支铅笔的——”

“就是那会儿,”林加德小姐说道,“我们全都到大厅的时候。当时看到露丝我很惊讶,并意识到她肯定是从花园过来的。接着我发现伯里少校的铅笔落在了桥牌桌上。我赶紧把铅笔塞进提包,为的是一会儿从地上捡子弹时万一被人看到,我就假装捡到的是铅笔。事实上我觉得没人会看到。你在检查尸体的时候我把子弹丢在了镜子附近。后来你问到这件事时,我真的很庆幸有那支铅笔。”

“确实,很高明。完全骗到了我。”

“我很担心有人会听到那声真的枪响,不过那个时候大家都在自己的房间里更衣,应该都关着门。用人们在房子的另一个区域。卡德韦尔小姐是唯一可能听到的人,不过她可能会以为是汽车回火的声音。后来我得知她以为那是通知晚餐的锣声。我感觉……我感觉一切都进行得很顺利……”

福布斯先生以一贯的严谨语调开口道:“听起来太离奇了。但你好像没有杀人动机……”

林加德小姐一字一句地说道:“当然有动机。”她又语气激动地补充道,“快点去打电话叫警察呀!你们还在等什么?”

波洛轻声说:“各位可以先回避一下吗?福布斯先生,麻烦您给里德尔上校打个电话。我待在这里等他来。”

大家一个接一个地往外走,困惑、惊恐、疑惑、不安的面孔依次从挺得笔直、一头斜分的灰发梳得一丝不苟、穿戴整齐的中年女子身边闪过。

露丝走在最后面。走到门口时她犹豫着停下了脚步。

“我不明白,”露丝愤愤地对波洛说,语气里带着挑衅,“你刚才明明觉得是我干的。”

“不、不,”波洛摇了摇头,“不,我从没那么想过。”

露丝离开了。

房间里就只剩下波洛和那个刚刚坦白犯下一起精心策划的冷血谋杀案的中年女子。

一脸严肃的林加德小姐说:“是的,你从没怀疑过她。你指控她的目的是为了让我开口。没错吧?”

波洛低头不语。

“等着也是等着,”林加德小姐的语气缓和了许多,“你能否告诉我是什么让你怀疑到我的。”

“几件事情。首先是你对杰维斯爵士的描述。像杰维斯爵士那种自大的可怜人,是不会对一个外人说贬损自己外甥的话的,尤其是对你。你那么说是为了增加自杀的可能性。你还暗示杰维斯爵士的自杀可能和雨果·特伦特的名誉问题有关。这同样是杰维斯爵士不会在外人面前承认的事情。接下来是你在大厅里捡起来的那样东西,特别是你竟然没提到露丝是从花园进入客厅的。然后是我在废纸篓里发现的那个纸袋——汉姆郡大宅的客厅里不可能出现这样的东西!而‘枪响’的时候,只有你在客厅里。至于吹纸袋的那个小把戏,暴露了凶手是位女性——这种心灵手巧的家庭自制把戏只有女性想得出来。这么一来,一切就都合理了。你一方面使劲往雨果身上泼脏水;另一方面又尽可能洗清露丝的嫌疑,这既是犯罪手段,也是犯罪的动机。”

“你知道犯罪动机?”身材娇小的灰发女人盯着波洛。

“我想我知道。是为了露丝的幸福——这就是犯罪动机!我猜你一定看到露丝和约翰·莱克在一起了,你知道他们两个是什么关系。而你的工作让你很容易接近杰维斯爵士的文件,于是你偶然发现了他新立下的遗嘱草稿——除非露丝嫁给雨果·特伦特,否则她就会失去继承权。于是,你决定借由杰维斯爵士写给我的那封信,将公正掌握在自己手中。你大概看到了那封信的复印件,杰维斯爵士究竟是出于怎样的恐惧和怀疑才写下了那封信,我们已不得而知。我想他一定是怀疑伯罗斯或莱克正在有计划地盗用他的钱,但他搞不清楚露丝的心意,只能寻求私下调查。你利用了这些,故意制造出自杀的假象,还做证说你觉得他正因为雨果·特伦特的事烦恼,为自杀提供动机。那封电报是你发给我的,杰维斯爵士说我到得‘太晚了’也是你说的。”

林加德小姐语气激动地说:“杰维斯·谢弗尼克-戈尔就是个以强凌弱、势利又八卦的小人!我是不会让他毁掉露丝的幸福的。”

波洛柔声说道:“露丝是你的女儿吧?”

“对……她是我的女儿……我一直……记挂着她。当我听说杰维斯·谢弗尼克-戈尔想找人帮他编写家族史的时候,就立刻抓住了这个机会。我非常想见我的……我的女儿。我确信谢弗尼克-戈尔夫人不会认出我来,她见我已经是很多年前了,我已容颜不再,那件事之后又改了名换了姓。而且谢弗尼克-戈尔夫人不是个刨根问底的人,我对她很有好感,但这也无法浇灭我对谢弗尼克-戈尔家族的憎恨。当年他们简直视我如草芥,现在杰维斯又要为了势利和虚荣而毁掉露丝的一生。我一定要让她幸福。她会幸福的——只要她不知道我的真实身份!”

这是个恳求——不容拒绝。

波洛低下头,说道:“我不会告诉任何人的。”

“谢谢你。”林加德小姐轻声说。

3

警察来了又走了,波洛在花园里找到了露丝·莱克和她的丈夫。

露丝用一种挑衅的口气问道:“你真的认为是我干的吗,波洛先生?”

“夫人,我知道那不可能是你干的——看那些紫菀花就知道了。”

“紫菀花?我不明白。”

“夫人,我在花坛边一共发现了四个脚印,只有四个。你摘花时留下的脚印肯定不止四个。这意味着在你先后两次去摘花的间隙,有人把脚印抹平了。只有罪犯才会去干这种事。而鉴于你的脚印还留在那里,自然就是清白的了。”

露丝的脸色一下子明朗起来。

“哦,我明白了。事实上……虽然谋杀很吓人,但我其实很为那个可怜的女人感到悲哀。毕竟,有了她的供认,我才不至于被抓起来——也许这正是她想要的效果。她这么做可以说非常——高尚。我真不想看到她因谋杀罪被带上法庭受审。”

波洛轻声说:“别太担心了。她不会上法庭的。医生告诉我她有严重的心脏病,活不过几个星期了。”

“那最好不过了。”露丝摘下一朵秋水仙,随意地在脸上蹭了蹭,“可怜的女人。我真搞不懂她为什么要这么做……”

 

发表评论